首页穿越小说汉宫春

25.到底是谁

作者:泽恩居士      字数:3423      更新时间:2021-07-24 13:49:09

  关再兴眼神一缩,心道,“这是什么人,他怎么知道这秘密?”

  老道士捋着山羊胡,“天之奥义,无人知晓,是故后人逆天改命无异以卵击石,纵使一时顺利,然必有恶报。除非借助今人之力,却不能为之决断,如此两难啊。”

  老道士凝神望日,“积阳之热气生火,火之精者为日。火上寻,水下流,故鸟飞而高,鱼动而下。此鸟披流火为乌,支三足,居日中,号踆乌。又大荒山中,汤谷上有扶木,一日方至,一日方出,皆载于乌,此金乌负日也。”

  老道士看向关再兴,“金乌负你而来,天纵五只金乌,其志不小啊,可天道悠悠,岂可人力为之,可惜可叹。”

  关再兴跳下马来,“请教先生名讳?我和家人可有什么灾祸?能趋吉避凶吗?”

  库艾伯庆和鲍泰看得关再兴郑重,一时也跳下马来,认真听着。

  老道士高声喝道,“闭门谢客,严防飞鼠,结伴同行向虎山。如此躲得当前大难,万事大吉。”

  关再兴细细品味,心道,“哦,是让我不要声张大事,尽量缩小范围,毕竟霍光也是有眼线的,要成就大事,就得和南阳各豪族一同合作,众志成城吗?这懂易经八卦的道士们真的很神奇啊、”

  抱拳躬身,“受教了。”

  老道士抱拳,“你没懂,请再三思。”

  凭空一声惊雷。

  老道士干咳数声,“只能到此了,天机不可泄露。”转身疾走。

  关再兴再次抱拳行礼,“仙师留下名讳住址,我好日后重礼酬谢。”

  “我受姑祖遗训,在此恭候,此间事了,我也离去也。”

  “仙师受我一拜,再请名讳,以待日后恩主降福。”

  老道士扭头道,“言午之后,绿林山野老叟。”

  老道士哈哈大笑,“好自为之,切莫逞强。”在大路上狂走狂舞,弹剑清歌,“剑光灿灿兮生清风,仰天长歌兮震长空。”

  边歌边舞,歌声响彻云霄,华发轻舞飞扬。

  老道士走远了,库艾伯庆和鲍泰劝解关再兴。

  关再兴笑笑,“哪有没有风险的事情,所谓风险与机遇并存,不妨事,不妨事。”

  关再兴生性豁达,翻身上马,“走,去熊家。”

  关再兴连续多日走访南阳各豪族,一一拜会,无病一直跟着,众人对这义子高看一眼,前途不可限量。

  这些年众多豪族得到关家公孙家鲍家的照拂,生意兴隆,财源广进,关再兴将各家族邀请在一起,计议大事,庞大的南阳商工联盟秘密成立,同荣辱共进退。

  关再兴的大计走出了重大的一步。

  入夜了,无病和无忌哥两个在榻上聊天,无病已经从身世的震惊中恢复过来,义父舐犊情深,情深意切,凡是四目六耳无不叹服。

  无病想通了,便洒脱如旧,哪管窗外刮风下雨,自得怡然其乐,依旧读书练武孝敬爱护家人。

  人总得朝前看,努力过好每一天不是?不留遗憾的人生才是完美的人生,自然要过好每一天。

  守护这个家,热爱这个家,无病的奢望如此而已。

  无病无忌哥两个还没有从考校通过的喜悦中恢复过来,聊着聊着武功就开始聊起了男人间永恒的话题。

  无忌笑嘻嘻地,“今天怎么不陪小师妹了?”

  “哎,这不义父回来了,说有一些大号的珠宝,让玥儿去动刀动剑,给切割加工一下,这两天我就安排她做这个事了。”

  “二哥厉害,几天功夫,终于被你得手了。”

  “别瞎说,我俩清清白白,再说我听义父的话,等二十五岁武功大成,再考虑婚娶。”

  “哎,二哥,是不是师父又要娶个小妾啊?”

  “大人的事,别问别管。”

  “得了,咱们聊点开心的,二哥,你知道吗,那天余家千金主动登门找爹了,娘就差跟人家骂大街了。”

  “哈哈,这叫开心的,娘生气,你就开心,你真欠揍。不过我要是娘,也得骂姓余的。”

  “我倒是希望余家千金嫁进来,这样我就可以和她妹妹做亲戚,多好的理由,没事找她聊聊天。”

  “咦咦,大哥你是不是看上余小妹了?”

  “这都被你看出来了?我打算跟她多聊聊,聊开心了,就聊聊终生大事。”

  “那她大姐更不能进鲍家门了,不然情妹妹变成小姨了。”

  “对呀,不行,我得帮我娘往外赶余大姐。二哥,我打算好好和余小妹聊聊,你给我写几首情诗情文赋。”

  “只有这不行的。我以我多年的经验告诉你,追求女孩子得有实实在在的行动,其他事情都没有意义,为什么女追男隔层纱,因为女孩子很明确的就告诉了男人们,她要下手了,真真切切的投怀送抱,拉进二人距离,感情迅速升温,没事就一起花前月下,吟诗做赋,品鉴美食,四处游玩踏青,男人们用不了几天就拜倒在石榴裙下了。”

  无忌静静的听着,瞪着大眼睛。

  “男追女隔大山啊,女人矜持保守,她要仔细观察确认,所以男人追求女人,就要立即展露自己的优势出来,或家财万贯、或学究惊人,或战功卓越,不要只说不做,聊得互有好感就差不多了,及时的一起游猎、赏花、作诗、写文、吃喝、游戏,要花样不断,每天乐趣层出不穷。

  看准时机,果断的牵手搂腰,从初次见面私会,到牵手决不许超过三天,人家既然跟你一起吃喝玩乐两天了,心意就很清楚了。该出手就出手,拉进二人距离,确立情侣关系。至于巫山云雨这事全靠水到渠成,不能急色,最好还是媒妁之言、父母之命,拜堂成亲再行周公的大礼仪。”

  “二哥,我真的太佩服你了,这套办法真管用吗?”

  “应该管用吧?”

  “你用过好几回了吧?”

  无病摇头,“我需要主动出手吗?街坊邻居的大姑娘小媳妇不都上赶着追我,我很烦恼的。”

  “切,躺着说话不腰疼。”

  “大哥,你放心,这是我看书总结来的经验,书中自有颜如玉,相信书本总不会错的,祝你旗开得胜,马到成功。”

  “借你吉言喽。”

  二人嘻嘻哈哈聊到了后半夜,才哈欠连天,合眼睡去。

  寅时一个高大的黑影映在窗户上,熟门熟路的推门而进,脚步轻盈,身形敏捷。

  无病警觉,登时睁眼观瞧,只见一个黑面人扑到榻上,无病大惊,窜跳起来。

  那人健步窜到榻上,扫堂腿,无病摔倒,一块黑巾按在了脸上,无病反击,那人只死命按着,无病渐渐失去了知觉。

  无忌睁开眼睛,大喝一声,“什么人?”

  又一块黑巾盖了上去,无忌掏出格斗军队扎了过去,那人轻飘飘将格斗军刀夺在手中。

  无忌鼻腔间闻到一股辛辣味道,就此失去了意识。

  不知多久,无病醒来,发现双眼被蒙,双手双脚被绑在木架上,不知什么时辰,身处何地。

  无病心中惊惧,强迫自己镇定下来,抬鼻轻嗅,只觉的空气湿热,偶然传来噼里啪啦的声响,像极了木枝燃烧的声音,想必点燃了火堆或者火把,无病啊啊的喊了两声,不多时,有回声回应,无病心下明白,自己被关在了一处空旷的密室。

  “是谁偷袭抓捕了我?又为了什么?”

  “自己皇室身份暴露了?不应该啊。”

  “难道有人对关家有所图谋?以我作为要挟不成?”

  “到底是谁?”

  无病大声喊道,“有人吗?请出来说话。”并无回应。

  无病等候冥想,觉察不到室内有人呼吸。

  无病运气,施展天部气功,双臂血管嶙峋,脸色很快涨红起来,额头一只红龙若隐若现,紫睛明亮。

  无病暴喝一声,背后横木被折断,木屑散落。无病双腕上耷拉着木棍,无病将眼前的黑布摘掉,眼睛被挤压的一时看不清,光线刺眼,只觉得一个影子飘然而至,一股劲风扑面而来,无病单臂举起格挡,对方力气大,一拳击碎木棍,无病只觉得左臂发麻,扑倒在地。

  无病只觉得绳子箍得脚脖子生疼。又一股劲风袭来,无病平地拧身,对方这一脚结结实实踢到了小腹,无病横飞出去,拖拉着木棍子。

  无病双腿被捆,脚腕好似断了一般,难以行动,视线渐渐清楚,可腹部的疼痛让他一时坐不起来。

  那人跳过来,对无病拳打脚踢,无病护住头胸,暴喝一声使劲积攒的力气,挣断了麻绳,双手撑地,不顾对方拳脚相加,双腿横扫,

  那人轻松跳起躲过,躬身探臂,单掌成爪,奔向无病的后脑。

  无病大骇,这要被抓着,自己绝无逃离希望,此人武艺高强,所图未知,竟然抱着游戏心理,显然胜券在握。

  无病胸腹相贴,缩成一团,双脚踹向一边墙壁,似圆球一般从那人裆下穿过。

  无病地部气功大成,无病个人犹如章鱼伸腿、水母游翔,全身骤然展开,单臂带着木棍,左右横扫,砸向那人的腰和臀,双腿一撩裆一踹对方胫骨。

  那人骤然遇到四处袭击,手忙脚乱,不知如何应对,下意识双手护住了裆部。

  无病的小脚丫子踹倒了对方的胫骨,却觉得一股刺痛从足底传到了膝盖。双臂的攻击倒是砸结实了,那人不顾疼痛,前扑两步。

  无病后跳,做好防御,此刻方才看出这果真是一间密室。只有一门一窗。若非自己和师妹秦元玥日夜苦练武艺,有时还要绑着胳膊,蒙着眼睛同师妹切磋,否则自己绝无作战的机会。

  无病看着那人的背影,有些眼熟。无病目光闪烁,对方的胫骨有铁护甲,只此一条线索,就让无病惊怒交加。

  常言道,家贼难防。
设置 恢复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