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科幻小说不好好种田就只能去宫斗了!

第133章 饥荒缘由

作者:简一宁      字数:2213      更新时间:2021-07-22 20:29:42

  番阳县县令姓钱,名勇。

  听说门外竟是前往京都赴任的大理寺少卿,吓的赶紧跑了出来迎接。

  “大人莫怪,下官不知大人到此,有失远迎,请大人恕罪!”钱勇面色惶恐,见着宋书奕便不停哈腰点头,一副诚惶诚恐地模样。

  宋书奕面色并不好看,摆了摆手道:“进去说话”

  说着,便跨过县衙高高的门槛,先一步走了进去。

  钱勇心下惶恐更甚。

  这大理寺少卿,好似心情不佳?

  哎哟完了!该不会是门口那些个贱民冲撞到大人了吧?那他这番阳县县令可就到头了!

  钱勇想到这个可能,吓的脸色更白了,急忙三步并两步地小跑跟在宋书奕身后,连呼吸都轻缓了几分。

  宋书奕落座后,就那么盯着钱勇看。

  苏染就站在宋书奕身后一言不发。

  钱勇被盯的背后发毛,直冒冷汗,但又不敢出声询问,心中暗道,这个大理寺少卿看起来一副严肃古板的样子,若是真有人冲撞了他,恐怕真的不好对付了!

  直至下人端来茶水,钱勇才赔着笑,亲自为宋书奕斟茶,“大人一路辛苦,喝杯茶暖暖身子,下官已令人备好酒席,稍后便可用餐”

  “哼!”

  宋书奕重重地将茶盏放在桌面,一声冷哼吓的钱勇一个哆嗦。

  “热茶、酒席,倒是丰盛”宋书奕冷笑地看着面前静言令色的钱勇,“我们在屋内喝着热茶,烤着火炉,吃着酒席,好不惬意?可城外饥民呢?他们食不果腹,饥寒交迫,又是抱着何等心态在城门口乞求能有人赏一口饭吃!”

  宋书奕越说越气愤,语气也越来越大。

  钱勇吓得直接便扑腾跪在了地上,惊恐万分道:“下官......下官有罪”

  “你当然有罪!”宋书奕怒目圆瞪,他脾性耿直,有什么不平之处便一定得管,“我问你,你这番阳县怎会有如此饥荒?如实说来”

  “这......”

  “嗯?”

  见钱勇目光闪烁,宋书奕发出了警告的声音。

  钱勇犹豫了片刻,知道自己瞒不过去,还不如坦白从宽,一咬牙,“下官该死......是下官急功近利,才刚上任县令两年,便急于改善番阳县粮食产量问题,这才下令,让......让县内百姓须多施肥,想要、想要提高产量......”

  “胡闹!”

  清冷的女声含着愠怒,竟与她猜测的一点不差。

  钱勇抬头,这才发现出声的是大人身后裹着厚厚冬衣的女子,虽一声简单素衣,容貌却让人惊艳。

  只是,这女子是谁?怎敢插大人的话?

  还不待钱勇猜测出苏染的身份,苏染的声音再次响起,“番阳县内土地多为粘土,质地粘重、保水保肥力强、养分含量丰富,本该是极佳的水稻种植之地,水稻产量当不差!”

  她仔细看过了,番阳县内虽说耕地面积较少,可土质是极好的!

  “那怎会如此?”宋书奕追问道。

  虽说他长自农村,但少时勤于读书,家中做点小生意,而被贬这几年,他又是以书院教书谋生,对于田地......实在了解浅薄。

  苏染看着地上面怯的钱勇,淡声道:“虽粘土适宜种植水稻,可该土质水多气少,养分分解转换慢,盲目加量施肥后肥力见效迟、后劲大,则会造成农物贪青晚熟......若女儿猜的不错,当是在下雪前后,都未有谷物长出”

  苏染的话,让宋书奕一怒,转头便质问钱勇:“此话可是真的?”

  钱勇哆嗦着唇瓣,“是......是真的”

  这姑娘竟是猜的一点不差!

  钱勇在冬日后,见到整个番阳县竟颗粒无收,谷物空瘪、只能在地里活生生烂死掉,内心不知已然懊恼了多少回。

  最为悔恨的便是当时不该因几句口舌之争便意气用事,到头来竟害惨了他番阳县的上千百姓!

  别说过个好年了,光是年后,他收到的统计,便已有几十人已被活活饿死......

  宋书奕气不打一处来,真恨不得将这县令一脚踹出城门,让他也感受一番那百姓苦难。

  倒是苏染,问到了问题的关键,“你为何急于提高产量?”

  番阳县离清河县仅仅一县之隔。

  若是往年也出现过饥荒的时候,他们那边必定有所耳闻。

  可并没有。

  那么钱勇今年为何反常地强制性让百姓多施肥,最后导致整个县都闹出饥荒?

  “这个......这...”钱勇支支吾吾说不出话来,眼神不停地飘忽,不敢面对宋书奕父女二人。

  宋书奕眯了眯眼,神情肃穆,厉声道:“如实道来,若是被我查出你所言有半句虚假,我必将上京启奏陛下!”

  “不要啊大人......千万不要,求求大人了”

  钱勇听说要启奏给皇帝,顿时惊慌到身体不停抖擞,这才结结巴巴地如实交代清楚。

  原来,钱勇是两年前当上的番阳县县令。

  而隔壁桃花县县令,则是多年前同他一个学堂的学子,名为唐林峰,只是当时二人有过摩擦,至此便不对付。

  桃花县与番阳县截然相反,县内地域较为开阔,田地肥沃,且山地较少,因此县内百姓安居乐业,粮食产量也十分可观。

  可反观番阳县,却山地众多,能种植水稻的面积不足仅为三分之一,百姓除了每年的赋税以外,几乎家家无存粮,只能勉强吃饱。

  就在一年前,他与唐林峰碰上了,二人本就不容水火,仅仅表面恭维了三两句,唐林峰便讥讽番阳县是个穷苦贫瘠之地,水稻产量仅为他们县一半都不到。

  话里行间,还不停奚落钱勇。

  钱勇气不打一处来,唇枪舌战之间,钱勇便怒气冲冲地抛下一句:“明年我番阳县粮食产量必要超过你桃花县,我们走着瞧!”

  ......于是便有了后来钱勇急功近利,拔苗助长的事情。

  钱勇说完后,脸上愧色浓浓。

  了解了缘由后,宋书奕提脚对着跪在自己面前的钱勇便是一脚,指着他的鼻子,胸口大起大幅,气的连话都说不出来。

  别说宋书奕气了。

  就是一贯面色清冷的苏染,都想给钱勇一脚。

  若不是她爹已经做了,她必定要踹的更狠。

  苏染默默收回了跃跃欲踹的脚丫子。

  “为了一句赌气话,一一颗攀比好胜之心,你竟将千余百姓生死枉顾,你......你混蛋!”

  宋书奕指着钱勇破口大骂。
设置 恢复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