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武侠小说雪魔刀

四十章望穆楼仙果匿神兵 玄武卫命丧潇湘剑

作者:冬徒      字数:5223      更新时间:2021-07-24 13:47:09

  两个人蹑手蹑脚地走上了龙梯。龙梯守卫的尸气还未彻底散去,一股恶臭飘散在空中。两个人捂住鼻子,轻声地拾级而上,很快便到了二楼。二楼是盛玉龙和盛伊莲的住处。仅仅从外表看去,便已是雕梁画栋,金碧辉煌。两人来到二楼的楼梯口,果然这里已没了守卫,而一股难闻的恶臭再次扑鼻而来。薛桦心想定是刚才的朱头目和大内侍卫玄武故伎重施,杀害守卫后,在毁尸灭迹。

      薛桦和铁铮铮两个人一路沿着龙梯向上,顺利地通过了栽满各种植物的三楼和陈列着琳琅满目玉器的四楼,来到了五楼平台。五楼装满了各式各样的蔬菜瓜果,还未封箱。薛桦将手伸入一个箱子当中,果然瓜果只是掩饰,在下面他摸到了一把把新铸造的武器。

      薛桦查看了好几个箱子,只见箱中刀枪剑戟,一应俱全。薛桦随手拿起一把兵刃,只见这是用昆仑石铸造的一柄长枪,枪头精光锃亮,锐利无比,足见是拿来给士兵使用的上等武器。为何在望穆楼当中陈列有如此大量的武器,难不成盛玉龙要造反?

      突然,薛桦看见朱头目和玄武在远处的箱子旁低语着。两人手中还各自拿着一把刚刚从箱中取出的武器。朱头目情绪激动,不停地向玄武比划着什么。而玄武端详着兵刃,不时地点点头。

      朱头目和玄武忽然转过身,向楼梯走来。薛桦赶紧拉着铁铮铮在一个箱子后面躲了起来。朱头目和玄武步伐迅速地奔向五楼通往六楼的楼梯。朱头目迫不及待地拉开楼梯的门。忽然他一声惨叫,向后连退了几步。只见他的手心嘶嘶作响,掌面被烧得焦黑。玄武急忙点住他大穴,防止他疼痛难忍,咬舌自尽。

      玄武走到门前,抽出背上的一把黑剑,极速一挥,瞬间将门劈得粉碎。忽然,无数条火蛇疯狂地扑向玄武,玄武急忙向后退去。火蛇只喷出门外数尺,便不再蔓延。玄武被吓得满头大汗,靠在墙上一时不能动弹。薛桦和铁铮铮看着朱头目烧焦的右手和从门中喷出的火蛇,又惊又怕,呆在原地,不敢动弹。

      忽然,从楼梯的另一边幽幽飘来一股艳香。那是青楼女子浓厚妆容特有的香味,粗俗不堪却又勾人心魄。玄武急忙回过身去,只见一个妖媚无比的女人缓缓走上楼来。这女人身着大红薄纱衫衣,雪白的肌肤似露非露,十分撩人。她酥媚入骨,一肌一容,无不透露着淫邪的诱惑。轻拨秀发,盈盈眉眼暗送三分轻佻,慢挥纨扇,酥酥媚骨卖弄七分风姿。说她是一个卖艺的,却是抬举她了。看着这从里到外的妖媚,能形容她的,也只有那个粗俗无比的词汇了。

      玄武年纪尚轻,不懂得男女之事,也不清楚妓丨女是什么职业。他十分警惕地将宝剑夜莺横在身前,低声吼道:“你是谁?来这干什么?”

      听了玄武的话,女子轻轻地哼了一声,露出邪魅的笑容,嗲声嗲气地说道:“怎么,玄武大人,不记得妾身了吗?这也难怪,当年韩公公带着你的三个师兄在傲雪山庄剿灭乱党的时候,你才几岁大。呵呵呵呵呵,你不记得也是正常的,只是不知道藏着的那位小哥记不记得?”

      此时薛桦双眼如电,狠狠地盯着眼前的这个女人。他记得她,化成灰都记得。她就是十年前在傲雪山庄上,参与屠杀他全庄的白虹山庄七堂主,“极乐潇湘”潘碧琪。薛桦心想反正已经被这女人发现了,干脆拉着铁铮铮站了出来。他恶狠狠地看着潘碧琪,仿佛要把她吃掉一般,只是无奈此时手中没有兵刃,不然早已上前搏命。

      潘碧琪看见薛桦,眨动一双媚眼,上上下下地仔细打量了一番薛桦,一脸妩媚地说道:“呦!当年的小可怜现在长大了,还生得这么俊俏。要不跟我回去风流快活吧!哈哈哈哈哈!”

      继而潘碧琪转向铁铮铮,轻蔑地一笑,说道:“那边的小小可怜就是梁超华的儿子吧?也真是难为你了,小小年纪便出来找爹,只可惜你的小命今天就要到此为止啦!

      “玉楼哥哥说,和安朋美作对的人,会趁着宴会时警备松懈,跑来这里。他呀,要我守在这里,好把你们一网打尽。嘻嘻,一开始我还不信,没想到竟然还真的逮到了四条。玉楼哥哥真是料事如神呢!”

      此时朱头目右手的疼痛已缓解了一些。他对着潘碧琪破口大骂道:“臭婊子,你是安狗畜养的雏妓吗?”

      还没等他说完,只听得啪啪两声,他的两边脸颊火辣辣地挨了两个巴掌。众人大惊之中,潘碧琪飘然回身,跳回原地。潘碧琪的武功看来不低,玄武的额头上微微地冒出汗来。自己本来是奉韩大人之命,暗中调查炎刀门为何在今年的贡品之中少了几车兵器。而此地发现的众多被瓜果掩饰的兵刃,显然并不是要运入宫中。

  这些足以武装出一支能够踏平一个国家的军队的兵刃,既然不是运入宫中,那又要运到哪里去呢?刚才她说是听秦玉楼的命令,特地来此地守株待兔的,难道炎刀门已经和白虹山庄暗通款曲了吗?如果是这样,那这些兵器是要运到白虹山庄的吗?这么大量的兵刃,白虹山庄是要造反吗?想到这,玄武不禁冒出一身冷汗。他得赶紧把这个重要的信息报告韩大人。可是眼前这个妖媚的女人挡在身前,如果不将她制服,恐怕难以如愿。

      这时,朱头目向着潘碧琪高声叫道:“你这个安狗的婊子,就是三年前安狗来了以后,害得盛门主不理政事,害得炎刀门上下鸡飞狗跳,害得我们兄弟活得战战兢兢。今天我要杀了你!”说着,他拖着自己被烧焦的右手,嘶吼着向潘碧琪冲过来。

      潘碧琪邪魅一笑,拔出腰中宝剑,剑光一闪。只见宝剑从朱头目腹中没入,从后脊骨穿出。潘碧琪抬起雪白的大腿,一脚踹在朱头目肚子上,用力一抽,拔出宝剑。朱头目登时倒地,身体不停地抽搐着,真是求生不得,求死不能。从他伤口中缓缓流出许多黑水,分明是潘碧琪在剑上涂抹了邪媚毒药,令重伤之人死去之前,体会到九分将死的恐惧,还有一分云雨的快感。而她则眯着眼欣赏着那些将死之人的表情,来达到内心的满足。

      朱头目抽搐了一会儿,终究气绝而亡。玄武心中又惊又怕,他强作镇定,拼命地告诉自己不要怕,可是手还是不停地打颤。他想起了和几个师兄一起执行任务时,无论遇到多么险恶的境地,他们都沉着冷静,毫无惧色。这是一个大内侍卫应有的素质。想到这里,玄武冷静了下来,他直直盯着眼前的潘碧琪,决定拼死一搏,以图将信息送到韩如海那里。

      看到玄武怒发冲冠的样子,潘碧琪哼了一声,轻蔑地说道:“玄武嘛,轻功倒是了得,只是太嫩,武功太低,七招之下老娘必定让你命丧我极乐潇湘剑法之下,体会一下你从未体会到的快乐!哈哈哈哈哈!”

      潘碧琪显然是有意激怒玄武,奈何玄武年轻气盛,而且情势紧急,并未仔细思考,便上了潘碧琪的圈套。他挥动宝剑“夜莺”,纵身跃入圈中,来战潘碧琪。

      玄武是青龙、白虎、朱雀的师弟,他们师出同门,所用武功皆是大内深宫的高妙剑法“青衣诏”,招式犀利凶狠,干脆利落,招招攻敌命门,绝不拖沓,是一门十分厉害的外家剑法。可玄武毕竟入门时间尚短,剑法尚未纯熟,只是在轻功上造诣较高,故而潘碧琪的轻视并非盲目自信。

      玄武嘶吼着,双手持剑,迅速地冲到潘碧琪面前,使出一招“布袋压身”,直直奔着潘碧琪印堂而来。潘碧琪从小便居于青楼之中,于平时待客交际之时,对嫖客、老鸨、龟公、妓丨女的武功都各学一点,慢慢地凭借着自己的聪明才智便创造了一门武功,称为“极乐潇湘剑”。

      青楼中为了招揽生意,妓丨女们常常使用催情迷药。潘碧琪平时喜爱在剑上涂抹剧毒药物,便索性将催情迷药也涂抹了一些。死于她剑下的人,因为毒性并未达到最大,不能立刻死去,还能体会到一丝云雨的欢乐,继而才慢慢死去。

      眼下玄武宝剑已悬于面前,顷刻之间便会劈下。潘碧琪倒悬宝剑,转动手腕,使出一招“花街柳巷”,将宝剑在面前划了一个大圈,仿佛一朵巨大的玫瑰花绽放在眼前。两柄宝剑在空中相撞,潘碧琪的宝剑将“夜莺”顺势带飞,“夜莺”便向侧方刺去。

      玄武一剑刺空,急忙回过身来打算再刺一剑。可他刚要挥剑,便看到夜莺上多了一个缺口,他想定是刚才两剑相撞之时,潘碧琪的剑砍伤的。潘碧琪岂肯容他慢慢思考,一招“花月之身”劈将下来。招式如水映弯月,剑光绝情夺目,令人胆寒。

      玄武急忙将“夜莺”横在胸前,对准潘碧琪的宝剑用力刺去。这一招便叫做“钢钉入骨”。大内侍卫在诏狱之中提审犯人时,为了得到所谓的口供,常常使用酷烈的刑罚。而剑法“青衣诏”便是由此而来。

      奈何他终究还是慢了一步,潘碧琪的利剑如疾行先锋,将还未布阵完全的“夜莺”冲得四散。只听得咣的一声,两剑相撞,玄武下盘不稳,向后连着跌出了几步,轰的一声巨响,重重地摔在墙上。

      这一声巨响着实吓了铁铮铮一跳,将他从紧张的战局之中一下拉回了现实。这时,他隐隐地觉得楼上传来男人的呼喊声,他顺着声音传来的方向跑到楼梯门口。刚欲奔上楼去,却被忽然窜出的火蛇打退了回来。六楼的火势过于凶猛,而男人的呼救声极其微弱,似乎是从七楼传来。铁铮铮听得出那是自己父亲的声音,他焦急地大叫道:“爹,是你吗?我是铮铮啊,我是铮铮啊!”

      铁铮铮竖起耳朵,等待着上面的回音。突然,他听到了那个男人的声音,虽然无比微弱,但是他确信,那就是他的爹爹梁超华的声音。他欣喜异常,蹦跳着想要奔上楼去。可是挡在六楼的熊熊烈火,却成为了他的拦路虎。铁铮铮一时愣在原地,束手无策。

      而此时潘碧琪和玄武又过了四招,潘碧琪招招进攻,媚中带凶,邪魅无形。玄武只能苦苦招架。潘碧琪将玄武步步逼退直到墙边,玄武此时已退无可退。而此时潘碧琪也注意到了楼梯口大呼小叫的铁铮铮。她意识到如果不快点解决掉这几个人,难保会生出什么乱子。于是,她将所有气劲集中于持剑的右手,一招“章台之柳”,对着玄武的咽喉狠狠刺下。

      玄武抬起麻木的右臂,拼命将“夜莺”横在喉前。他岂知此时潘碧琪的宝剑已不是“夜莺”所能抵挡,只听得当啷一声,潘碧琪的宝剑将夜莺拦腰切断。噗嗤一声,利刃没入玄武咽喉。玄武在地上抽搐了一会儿,气绝而亡。

      潘碧琪将雪白的手臂伸入内衣当中,摸出一个绣着大红花的手帕。她擦干净宝剑上面的血迹,一脸奸笑着转过身,对着正在大声嘶喊的铁铮铮说道:“小可怜,不要叫了哦,到姐姐这里来,姐姐让你风流快活。”

      说罢她将宝剑立在身前,一边卖弄风姿,一边缓缓向铁铮铮走来。铁铮铮吓得坐在地上无法动弹。薛桦心中暗叫不好,急忙飞奔出来,扑在铁铮铮身上。潘碧琪呵呵一笑,说道:“小可怜要为小小可怜挡剑了。正好,今天老娘便来一个一箭双雕。”

      她将宝剑举过头顶,对准薛桦的后心直直刺下。忽然,一股冰冷的风从她背后袭来。她急忙回过身来,只见一个老人已然到了身前。老人一掌软绵绵地正好打在她的腰上。潘碧琪顿觉双脚无力,站立不稳向后飞去。她身体飞在空中,急忙将宝剑插入地下,才勉强没有飞得太远。

      薛桦和铁铮铮一看救星来了,松了一口气。薛桦站起身,将铁铮铮挡在身后,向老人一拱手,说道:“晚辈薛桦,多谢前辈相救。”

      老人嘿嘿一笑,将自己带的人皮丨面具撕下。薛桦惊得几乎跳起来。他兴奋地说道:“江伯,原来是您,您怎么到这里了?”

      江伯拍了拍薛桦的肩膀,说道:“我看你和铮铮来了上面,便借着出来小解的机会偷偷跟了上来。我刚一找到你们,就发现这个婊子在欺负你们,我上来便是一掌打在她肾俞穴。小娘们,你摸摸你的后腰,是不是很软很冰啊!”

      潘碧琪刚欲发作,忽然觉得丹田之处一股冰冷之气在暗暗凝聚。她心中一惊,急忙运功催逼寒气。幸而江伯参阳酒店一战大量的使用真气,这次不敢随便再多用内力。因而催逼寒气并不困难。

      铁铮铮在薛桦身后,一看是江伯来了,兴奋地扑到江伯身上,激动地叫着:“老村长伯伯,我爸爸和梁叔叔就被关在上面,你一定要想办法救救他们啊!”

      江伯一听心中大喜。三年前昆仑十二村惨遭马匪洗劫。梁超华和铁不平三年来音信全无。当年盛玉龙口口声声说他们私吞了炎刀门的镇派神兵——赤炎剑。而后便出现了马匪入侵的惨剧。这之间到底有什么关系。而那次惨剧的幕后主使到底是盛玉龙,还是安朋美,还是仅仅是一次普通的入侵?这些疑问只要见到了梁超华和铁不平二人,一切便可以知晓。而他也可以找到真正的恶首,报仇雪恨。

      江伯转过身,走到楼梯口。此时熊熊地烈火疯狂扑来。江伯急忙退后一步。他仔细观察了一下火势,发现这并非普通木炭所燃起的烈火。而是天山山脉之中蕴含的独特气体所燃烧。火焰温度超乎寻常。而六楼的烈火燃了三年,说明必然有一个持续输出这种气体的地方。只有找到这个地方,把口子堵住,才可以彻底让烈火熄灭。

      恰在此时,潘碧琪已经将丹田之中的寒冷之气完全逼出。她决心将眼前的一老一小一幼全部扑杀。真相和朋友就在眼前,可是却无法再向前一步,江伯心急如焚。他注意到步步逼近的潘碧琪,于是他拿出手中的拐杖,一运力,将拐杖震碎,里面露出一把长三尺三寸,通身雪白,散发着紫色光芒的宝剑。江伯将宝剑交在薛桦手中,表情凝重地对他说道:“孩子,我知道你武功不错,这个婊子就交给你来对付,我来对付烈火”
设置 恢复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