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玄幻小说未知术

第一百七十四章 如今的404

作者:周德东      字数:3027      更新时间:2021-07-13 17:37:45

  老白继续审视着我,并不说话。

  我不知道我的回答得了几分,心里忐忑起来。

  他突然说:“你跟我来。”

  我跟着他走进了一个房间,里面非常乱,好多衣服都堆在床上。

  老白拉开床头柜,拿出一个户口本,把它递给了我。

  我接过来,愣愣地看了看他,磕磕巴巴地问:“现在就领证?”

  老白说:“怎么着,你还不愿意了?”

  我赶紧说:“不是,我只是没想到这么突然”接着我竟然来了一句:“谢谢爸。”

  他说:“别管我叫爸,你老婆都不管我叫爸。”

  就在这时候四爷走过来了,厨房里飘来一股焦煳的味道,她用锅铲指着老白说:“我说为什么要把我支开呢,你就这么把我卖了?”

  

  我跟四爷的红事定下之后,Asa的白事也定下来了。

  我跟其他人统一了口径,没人提Asa把我们引进404的事,只说他是为了救我们才死的。

  葬礼是西式的,在北京的一座教堂里举行。

  来宾个个西装革履,他们都是些商界精英。主持人光是介绍他们就花了五分钟,搞得像经贸会谈一样。

  我见到了Asa的哥哥,这才知道他十几岁就去国外投奔母亲了,只是Asa从来没跟我提到过他。

  我悄悄观察他好长时间,我发现他的性格确实跟Asa很像,做事认真,待人谦和恍惚中我甚至以为Asa回来了。

  

  陈工死了后,404的大领导回到了404,开始收拾那个烂摊子。听说,404已经恢复了秩序,探照灯再次亮起来。

  国家还计划在404建造一座博物馆,让更多年轻人了解上一代为了打破核垄断所做出的贡献。

  科研人员已经陆续进入,开始了“错”的勘探工作。

  这次,生活是真真正正地步入正轨了。之前,我和悬疑小说家周德东有过一面之缘,没想到,兜兜转转,最后我竟然进入了他的工作室工作,我的笔名就是大家习惯叫我的——“小赵”。

  

  2020年9月19日,我和四爷再次来到了404。

  我们无需犯愁怎么进入了,仅仅一年时间,这座曾经的核工业生产基地,如今的后处理基地,已经变成了旅游胜地,沟镇满大街都是404的旅游广告,十步之内必定会遇到一个导游,他们手里拿着一叠宣传单,大声喊着:“神秘核城大探险,全程八个大景点!包吃包住整三天,往返只需六百三!”

  有商业就有竞争,马上有人喊:“神秘核城大探秘,全程十个大景区!包吃包住过四宿,你只需掏出五百一!”

  我感觉此人有点面熟,忽然想起来,他正是最初那个声称可以把我送进404,结果半路就被交警按住的黑车司机,当然你可能不记得他了,没关系。

  我发现所有广告上只有404的路标,都没有标注距离。

  威斯汀旅社扩建了,包下了旁边的一栋居民楼,更名为“威斯汀国际假日酒店”,还加装了电梯,电梯上有投影仪,反复播放404的宣传片。

  我特意看了看,宣传片上介绍说,404已经变成了庆祝改革开放40周年的重点景区,画面由过去到现在,由黑白到彩色,从东方红礼堂到整个404的航拍航拍影像应该就来自之前直播平台的那架直升机吧。

  虽然一片歌舞升平,实际上,还有一个重大问题没有解决,这个问题比我们七个人、《六壬》、陈工、扎卡、境外组织都大多了,那就是——那40个消失的人到底去了哪里?

  按照境外组织的说法,“错”会开启一个类似虫洞的通道,把附近的人和物吸入另一个次元。另一个次元什么样?面对这个问题,你三岁的大侄子和爱因斯坦的答案是一样的——俺不知道。毕竟,没人从消失的世界回来过,也没人能从那边传递回来任何消息,这么说来,消失的世界很像阴间和地狱。

  但是,猜想还是要有的。

  404这个大IP吸引了全世界的目光,我们离开404半年之后,中科院就和国外某著名3A游戏厂商合作开发了一款5D的VR游戏,力求把中科院对异世界的分析和猜想用最通俗易懂的方式展示给全世界。

  这款游戏被命名为“晷”,听说是外国人起的。他们也不知道这个字是啥意思,可能就是看着美观吧,著名歌星贾斯汀·比伯还在身上纹了一个“怂”字呢。

  我和四爷心照不宣,都没有进去体验,我们直接去了404。

  白色的哨卡还在,只不过道路中间修了个拱门,上面挂着牌匾:核工业404厂旧址。听说还是某位领导人题的。

  进入404不再需要通行证,反而要购买门票了。门票很精致,可以当书签,上面印着404的鸟瞰图。

  哨卡旁边有一块巨大的LED屏,滚动播放着404的介绍。这块神秘之城遮遮掩掩了半个世纪,终于彻底掀开了面纱——核工业404厂是国家根据发展核武器的需要于1958年经中央批准建设而成的规模最大的核工业科研生产基地,占地30平方公里,资产总额约50亿元,行使地区级行政权力

  进入哨卡之后,就有人开始提供电子导游设备了,那是一种声音播放器,一旦来到某个景点附近,它就会响起机械的电子声音,那东西总让我想起Asa的耳机。

  之前通缉我们的大喇叭被换掉了,取而代之的是现代化的草地音箱,播放着根据404厂歌改编的《404之歌》。

  走着走着,我看到了很多景区摆渡车,我和四爷坐了上去。

  一路上,我发现和大多数景区一样,404里的很多植物都被保护起来了,有些树木支上了“三脚架”,有的还打起了“吊针”。不论是高大的树木还是低矮的灌木,全部挂上了身份牌:樟子松、白杄、紫椴、茶条槭在繁复、永动的生态中,任何生命都值得拥有名字。

  然而,只有那棵“树祖宗”是个异类,摆渡车缓缓经过它的时候,我发现它的身上没有任何人工的痕迹,就像不属于这个凡俗的世界。

  最后,为了完成四爷的心愿,我们来到了西区——她要去探望一下那个老姜。404开放之后,原来那些钉子户都从沟镇搬回来了。

  西区依然空荡荡的,我们问了问,原来那些钉子户有的去当导游了,有的去景区摆摊儿了,总之都忙起来了。

  老姜家的门紧锁着,院子里的晾衣绳也断了,有些凄惶。

  邻居大妈告诉我们,老姜在半年前就去世了,他临死之前大脑变得十分清楚,叮嘱大家,一定要把他葬在李红旁边。

  四爷表情淡漠,没有流泪。

  接着,我们又乘坐摆渡车来到了“甘肃”。

  核工业404厂“919事故”烈士陵园被翻修了,四周还种上了花草树木,看着有点像南京的中山陵。

  洁白的墓碑前没有任何祭品,看了旁边的告示板我才知道,此地严禁烧纸、上供等祭拜行为。还好,我和四爷之前通过404官网的网上祭拜给我爸和她妈送了很多豪车。

  四爷找到了老姜的墓碑,跪下磕了三个响头。这次她哭了。

  接着,我们受小差他们之托,依次来到我们父辈的墓前,深深鞠躬

  离开陵园之后,我和四爷再次坐上了摆渡车。

  摆渡车沿着Z字主路慢悠悠地朝前行驶,风很大,砂石打在挡风玻璃上,“噼里啪啦”响。

  我看到了很多之前没有注意到的建筑物——有一面长长的断墙上画着个五环标志,已经褪色了,旁边写着:亚运成功,众盼奥运。我看到了一排商铺,大大小小的牌匾像拼图一样挤在一起,有卖挂历的,有拍证件照的,有修理大哥大BP机的,还有卖全聚德烤鸭和哈尔冰红肠的。我看到了两座制式特别的小屋,它们的屋顶都挂着类似钻石的装饰,那应该是外汇券兑换点和金店吧。

  404陂和石棺四周都被工地挡板围了起来,还在进行景区开发。

  配给站被改造成了游客大厅,忘忧酒吧重获新生,变成了一家西餐厅,办公大楼不再是办公大楼,变成了仅供参观的旧址。

  我们在404经历的那场噩梦已经了无痕迹。

  

  离开之前,我回过头去,想最后再看一眼404,突然在密匝匝的游人中看到了一张熟悉的面孔,那是扈阿姨,接着我又在她身边看到了三个人,他们分别来自上海,来自丹阳,来自余姚

  就在我愣神的时候,他们已经走进人群中不见了。

  我忽然想到——乾叔得到了六张地图,实际上,那已经是一幅完整的地图了,在他把相机销毁之前,会不会已经把这幅地图传送出去了呢?

  四爷拍了拍我的肩,说:“嗨嗨嗨,回家了。”

  故事提供:小赵柒天编写:周德东
设置 恢复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