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恐怖小说我真不想当精神病院院长

第一百七十五章 当一束光照进黑暗

作者:天枢之上      字数:4502      更新时间:2021-10-20 22:41:23

  阴影将一家三口覆盖住。

  夫妻二人惶恐的抬起头就看到两个流里流气的青年站在他们面前,目光贪婪的看着那块巧克力。

  夫妻二人下意识就把孩子护在了怀里,神情警惕的看着两个流里流气的青年。

  “居然还有巧克力吃,大家伙可都在饿肚子呢,你们可不能吃独食啊。”

  青年一脸玩味的笑着,他故意提高了说话的音量,让周围的其他人都听到了他说的话。

  周围的人都把目光投射了过来,一双双饥渴的眼睛死死盯着一家三口,隐隐还能听到口水吞咽的声音。

  一瞬间,这一家三口仿佛被推上了火刑场,如芒在背,那一双双目光几乎要将他们点燃。

  “都这种时候了,大家可都应该同舟共济才对啊,你们这样吃独食可太自私了。”

  “对啊,都什么时候了,人怎么可以这么自私呢,你们一家吃独食,有没有想过还有多少人在挨饿。”

  “这种关头就应该互帮互助,共度难关,大家都会记得你们一家的恩情的。”

  两个青年你一言我一语,一唱一和,站在了所谓道德大义的一边,将这一家人推上了风口浪尖。

  “这是我们的食物......我们自己都吃不饱。”女人不甘心的试图挣扎。

  “这么说,你是不愿意给了。”青年冷冷一笑。

  另一个青年直接就开始大喊了起来。

  “大家都听到了,这一家人不听劝,非要吃独食,根本不管大家的死活。”

  “他们一家都是杀人凶手!”

  “他们这是想谋杀!”

  “......”

  杨锦三人就站在不远处看着这两个小年轻道德绑架给这一家人扣上了一口大黑锅。

  明明是非常低级的手段,可是用在这样的环境下却正好合适。

  他的一言一行挑动每一个人的心弦,竟真让不少人对那一家人生出了恨意,开始出声责怪那一家人。

  三人成虎,无边的谩骂几乎要将那一家人淹没。

  夫妻二人面对着无数人无情的口诛笔伐,百口莫辩。

  只能把怀里的孩子抱得更紧,不让孩子受到伤害。

  薛曼柠皱着眉头。

  虽然知道眼前所发生的一切都已经过去了数十年,眼下的只不过是一段记忆。

  可是对于这种道德绑架的行为还是让她心里很不舒服。

  当然相当于其他更血腥的场面这已经算小儿科了。

  薛曼柠已经不止看到一处地方都是光明正大的硬抢的,甚至直接杀人的都有。

  道德绑架,相对而言已经算是够温和的了。

  薛曼柠很想帮助那一家人,可是这只是一段回忆,她也插不上手。

  关注了一段时间她就转移了视线,相对而言她还是更想找到沈宁在哪里。

  毕竟在这段回忆是属于沈宁的,他才是真正的正主!

  薛曼柠正准备把目光看向其他地方,就在这时,一个穿着黑色T裇,带着一副黑框眼镜,看着普普通通的青年猛然间站了起来。

  一把将两个不怀好意鼓动周围群众的青年推倒在地。

  “你们两个够了!”

  “少他么在这里道德绑架。”

  “巧克力是人家自己的,你有什么资格让人家交出来!”

  这个样貌普通的青年身体在微微颤抖,因为激动和害怕。

  似乎他能在这种情况下站出来已经消耗了他的全部勇气。

  这时候哪怕就站着面对众人都让他紧张的全身发抖。

  在见到这个青年的第一眼的时候,尽管素昧平生。

  可是杨锦三人还是一眼就认出了。

  这个应该就是真正的沈宁了。

  一个看着非常普通的男孩子,二十几岁的样子,扔人堆里都找不着那种。

  可是他现在勇敢站出来的样子却让他多了一种别样的气质。

  “妈的,你特么找死啊!”

  两个流里流气的青年火大,冲上来就要把沈宁暴打一顿。

  不过当他们看到了沈宁手里抓着的一块大石头之后,顿时停下了脚步。

  “小子你有种!”两个流里流气的青年出言威胁道。

  另一个青年冷笑一声,对着周边的人道。

  “这小子一看就是不安好心,你们等着看吧,他一定是想要一个人独吞这块巧克力。”

  “都这种时候了,逞英雄?谁信啊!”

  经过他这么一鼓动,周围的人看向沈宁的目光也变得鄙夷起来。

  浑然不觉他们自己也在馋那块巧克力。

  “你放屁……我没有!”

  沈宁望着周围那一双双怀疑的眼睛,顿时变得有些焦急。

  本身就不善于表达的他,面对这种情况立即变得有些束手无策起来。

  局促不安,手脚都无处安放,感觉干什么都是错的。

  他本身是一个内向不太会沟通的人,刚刚是实在看不惯两个青年人的无耻行径。

  头脑一热就把他们推开了,真就没有其他乱七八糟的想法。

  现在两个青年把节奏带到他身上以后,那种无处不在的压迫感让他只想要立刻逃离这个地方。

  “哼哼没有?就你是好人?大家伙可都看着呢!”流里流气的青年人大声道。

  “就是。”

  “一看就不是好人。”

  “不怀好意。”

  “……”

  无数的窃窃私语仿佛轰炸机一般不断在耳边回荡。

  怀疑的眼神还有一张张鄙夷的嘴脸让沈宁都快要窒息了。

  “这些人怎么可以这样!”

  薛曼柠双拳紧握,为沈宁鸣不平。

  明明他才是做好事的人。

  可是那些围观群众被坏人三言两语就带了节奏。

  还反过来责备他了!

  人怎么可以无耻到这个地步!

  薛曼柠只恨自己无法干预,否则她肯定要冲上去把这些人暴揍一顿。

  彷徨,无助,无奈。

  孤零零的好像天地间只剩下了自己一个人。

  沈宁面对着纷纷扰扰的责备就如同暴风雨当中的一叶扁舟,摇摇欲坠。

  两个流里流气的青年看到眼下这一幕,相视一笑,非常满意。

  他们二人再次看向那瑟缩在一起的一家人,冷冰冰的出声道。

  “识相点就把巧克力拿出来大家一起分了,大家还会念你的恩。”

  “否则,接下来的路,没有大家的帮忙,你们又还能走多远?”

  听到这话,两夫妻脸上已经露出了犹豫之色。

  是呀,一块巧克力并不足以解决饥饿,可是一旦他们被赶出了大部队,他们在这荒野上又能走多远呢?

  而这时,又有其他人凑了上来劝说。

  “不就一块巧克力嘛,多大的事,跟大伙儿分一分呗。”

  “是呀,我们一定会念你的情的,后面的路我们肯定会多照顾你们一家的。”

  “……”

  听到周围的劝告声。

  夫妻二人心中的坚持已经摇摇欲坠了,丈夫颤颤巍巍的递出了巧克力。

  周围的人看着巧克力,眼睛都在冒着绿光。

  两个流里流气的青年露出奸计得逞的笑容。

  不费吹灰之力就能让人把巧克力贡献出来,不仅不用冒风险,还能收获其他人的好感。

  还有比这更划算的买卖吗?

  就在这时,沈宁一把按住了那位父亲的手,焦急的对他说。

  “这是你们自己的东西,你们别听他们胡说,小朋友还这么小,不补充能量,接下来的路坚持不下去的。”

  沈宁这番话简直就像是在滚油中倒入了凉水,周围的其他人一个个都不干了。

  人家自己都要把巧克力贡献出来了,哪里还能让你给耽搁了!

  沈宁话都没说完就被人拖下去了。

  身上肚子上挨了好几拳,显然是有人不满他多管闲事,出手教训他。

  看到一双双拳脚落在沈宁的身上。

  薛曼柠银牙紧咬,眼眶都有些红了。

  一块只有两指大小的巧克力被一群人争抢着瓜分,那两个年轻人趁机掰下了最大的一块,当着众人的面吞入口中。

  其他人虽有不满,可是这时候忙着抢剩下的巧克力要紧,根本没人管他们俩。

  这么多人就抢一小块巧克力又能分得到多少,其实大部分还是进了那两个流里流气的青年肚子里。

  其他人能手指甲里扣到一点就不错了。

  一群人抢了半天没讨到个好处,一个个怨声载道,看向那一家人的目光带着不满。

  像是在怨恨他们不早点贡献出来,也像是在责怪他们的孩子吃的太多了。

  而那献出了巧克力的夫妻非但不敢有半句怨言,还得讨好着笑着,希望后续的路程其他人真的会照顾他们。

  至于沈宁,挨了一顿毒打,一脸鼻青脸肿不说,身上也有了不轻的伤势。

  此时又疼又饿,躺在泥地里半天都爬不起来。

  远远看着这一幕的杨锦三人不由得叹了一口气。

  薛曼柠心里更是感慨万千。

  第二天天刚刚蒙蒙亮。

  就有人轻喊着死人了死人了。

  如果是在和平时期,死人绝对是一件大事了。

  可是这些天里,人们已经见到了太多死亡,身边每天都有人死去,他们都已经麻木了。

  在这样的乱世,人命和杂草没什么区别。

  死了一个人这样的小事甚至都没有在队伍里传播开来,只在少数人之间流传,根本就没有人在意。

  等天亮大部队再次上路之后,昨晚露营的营地里躺下了好几具尸体。

  甚至都没有人掩埋一下,就这么潦草的随意丢在路边。

  杨锦三人走到其中一具年轻男尸面前,看着那张普普通通的惨白惨白的面庞,忍不住叹了一口气。

  谁也没想到沈宁居然会是这么死的。

  昨天夜里在挨了一顿毒打之后,沈宁虽然受了不轻的伤势,但是伤不致死。

  如果能上点药,再吃点食物补充一下体力,重新恢复健康并不困难。

  可是这会儿所有人都在逃难,沈宁似乎又没有什么亲戚朋友,他受伤之后根本就没有人照顾他。

  他就这么孤零零的在泥地里躺了大半夜。

  如果能就这么躺下去,他也不会这么死去。

  真正杀死他的另有其人。

  而杀死他的并不是那两个流里流气的青年。

  居然是一个陌生人。

  原因只是因为天刚蒙蒙亮的时候,他早起上厕所被横躺在地上的沈宁绊倒了。

  当他捡起了路边上一块尖锐的石头捅进沈宁肚子的时候,嘴里还在嘟囔着。

  “让你他么的多管闲事,害老子什么都没吃到。”

  远远看到这一幕的薛曼柠,当时目眦尽裂。

  此时,看着地上沈宁的尸体,薛曼柠表情复杂。

  为什么这个世界上,好人没有好报呢?

  明明是见义勇为,可是却变成了犯错的是他一样。

  当一束光照进了黑暗,这束光就有罪。

  再过不了多久,邪种就会从沈宁的尸体中诞生。

  但是这并非新生,亦非救赎。

  更像是罪恶的种子发芽,破土而出。

  三个人正感慨着,眼前的景象突然变幻起来。

  一个偏僻落后的小山村里,夕阳西下。

  一个五六岁的孩童撵着一只大黄狗在田埂上奔跑。

  远处零星几座砖瓦房,炊烟袅袅。

  “这是……沈宁的小时候?”

  薛曼柠看着那个撵着大黄狗跑的孩童,隐隐能从他身上看到沈宁的影子。

  “他的深层世界应该是在不断的重复循环,难怪浅层幻境中的他无法醒来。”陈夕道。

  “过去看看吧。”杨锦道。

  沈宁出生在一个大家庭里,他的爷爷奶奶生了五个子女,三男两女。

  那个年代的人都喜欢生孩子,因为家里人多就意味着人丁兴旺,干活的人多。

  甚至家里的男丁多,在村里的话语权都要更重。

  沈宁的父亲排行老二,是个老实巴交的乡下汉子。

  吃得了苦,干得了活,有着一把子好力气。

  然而正是这样一个勤恳踏实的汉子却从来都不受父母的喜爱。

  或许家里只有一个孩子的家庭很难理解这种情况。

  可是孩子一多,总有孩子特别受喜欢,也总有孩子被冷落,好像不是一个爹妈生的一样。

  作为老二,既不像长子一样能够让父母多一分关爱,又不像老幺一般多一份宠溺。

  加之沈宁的父亲又老实本分,不太会哄老人家开心。

  仿佛就注定了他得不到父母的喜爱一般。

  家里的重活累活都是他干,偶尔外出打工賺的一点苦力钱还全部都要上交给父母供给最小的弟弟读书。

  一大家子人住在一起,明明最勤恳踏实,结婚多年却连床像样的褥子都买不起。

  也终于在这一天,实在受不了了的沈宁妈妈和他奶奶吵架分家。

  而这一次一向被父母掌控在手心的老实男人选择了站在自己的妻子这一边。

  一家三口星夜兼程的离开这个落后的山村奔向城里。

  虽然他们全身上下只有二百块钱,可是却是对未来的生活充满了向往。
设置 恢复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