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玄幻小说赘婿不赘

第六十一章 黑马

作者:十_五      字数:2741      更新时间:2021-06-06 21:25:15

  肥龙打开了无名的视频。

  三名参赛选手,都是使用武器的选手。

  无名,使用是一柄木刀。

  一人使用一柄柳叶长刀,柳叶长刀细长而锋利。

  第三个人,使用双截棍,舞起来虎虎生风。

  众所周知,一寸长一寸强,作为9阶武器宗师强者,要比同阶宗师实力强大的多。

  长刀与棍棒强烈交织在一起,火花四溅。

  “咦,消失了?”

  林与看着电脑屏幕,发现无名竟然消失不见了。

  “你的表情和现场的观众一样。”

  肥龙对于林与的反应很满意。

  柳叶长刀,轻灵无比,兼容了刀的霸气和剑的轻灵。每一刀挥出,角度刁钻无比,直取对手胳膊肘心窝窝。

  双截棍,虎虎生风,化作一枚圆盾。圆盾密不透风,水泼不进,针刺不透。可攻可守,碎石分金。

  刀棍相击,火花四溅。

  两人来回交战几次,互有胜负,虎口震得发麻。

  柳叶长刀,磕住了双截棍。

  在这个时候,两个人也发现场外观众的差异,观众发现有人竟然凭空消失了。

  “老兄,停一下!”

  两个人停下了彼此的打斗,背靠着背,仔细观察周围,寻找消失得无名。

  “藏头藏尾的老鼠,混蛋!”

  终于发现了吗?

  如果要杀死你们的话,这些时间杀你们十次都够了,还要等你们发现自己在动手。

  “嗖!嗖!”

  两只圆珠笔从场中凭空飞出,直指两人而起。

  “在那里!”

  两人的攻击线路,却被两只圆珠笔封死,想象当中圆珠笔破碎的声音却没有出现。

  圆珠笔高高抛起,却没有失去动能,继续返回来追击着两人。

  “我擦,有古怪!”

  普通的圆珠笔,化作无数道残影,化作追魂的利刃,普通的材质竟然可以与钢铁相抗衡,每一枝笔竟然能与他们打个不相上下。

  “嗖!嗖!”

  两只铅笔,破空而来,杀得两人手忙脚乱。

  如果说一支笔,他们两人还能够打个不相上下,那么面对两支笔的进攻两个人只能苦苦支撑了。

  两支笔,被人控制得灵活无比,在空气中划出无数道笔芒。

  “嗖!嗖!”

  又是两只铅笔,凭空射出,直射两人的四肢。

  一抹鲜血,在空中始绽放,接二连三绽放,宛如雪地里的梅花。

  “我们投降!”

  三支铅笔,在在他们眼前停下来。

  无名,在阴影中出现了黑色的身影,六支笔悬浮在手掌之中。

  “胜利者,无名!”

  无名以无敌的姿态,取得了此次比赛的胜利,也成为第一轮比赛中最大的黑马。

  在投注盘口上的赔率,无名和丁小雨、欧阳靖两个人一样,都是惊人的1:1。

  当然,林与以7阶宗师晋级也算是一匹黑马,但是当人们看了比赛视频就不这样认为了。

  黑是够黑,马也是个马,两个组合在一起那就肯定不是林与了。

  御剑术么?

  林与看着比赛的视频,心中思考道,貌似又不太像御剑术。

  在林与穿越之前的那个时代,御剑术算不得什么高级的功法,而是一些通俗的技能。修为达到筑基期中高级以上,就可以选择学习御剑术。

  但除了专门的剑修之外,很少有人把御剑术作为主攻的技能方向。

  比如林与,虽然贵为剑仙,但依旧喜欢长剑在手的感觉,

  一剑在手,天下我有。

  林与当然不会将这些人放在心上,但这并不妨碍无名成为一个强有力的对手。

  关键是,无名的木刀还没有使用过,也不知道威力几何,但用脚趾头想都知道威力不会差到哪里去。还有这隐身,也是个大麻烦。

  管他呢,谁遇到我,都得挨抽!

  林与就是这么霸气。

  看着自己赔率,林与心中好气哦,一下子就霸气不起来了。

  “10万,全压我自己胜利,你们太看不起人了!”

  “得了,老板!”

  对于林与顾客,肥龙是最喜欢了。明知道必输无疑,还傻乎乎的压注,摆明了送钱谁不喜欢。

  苏小小和林与道乐声晚安,准备早点休息,明天早上继续起来爬好汉坡。

  她可不想与林与分开这么长时间,想早一点陪在林与身边。

  好汉坡入口处,是有几间房子作为一个小旅馆,不过价格也就是高的不是一点点。当然,苏小小不缺这点钱,在这里休息一夜避免白天三四个小时的爬山的路程。

  经过第一天比赛胜利的32名选手,将在第二天通过电脑随机选择的方式,进行一对一的对决。

  因为场地有限,第二轮比赛分为4个赛场进行笔试,在千山的集合操场上有大屏幕进行实况转播。

  你要问千山的其他场地干嘛去了?

  千山的其他场地都搭起了临时得饿帐篷,虽说是临时的帐篷,可最便宜的床位也要580块钱一晚。

  非比赛人员,吃饭也是要花钱的。盒饭,30块钱一位。

  对于武术协会来说,那也是一笔不少的收入。武术协会也穷啊,要不也不会出现马清风这样捐钱当会长的情况。

  据说,这个盈利模式,是马清风喊阿巴阿巴的一个文员设计的。

  实在是比较穷的修行者,那就只好下山,明天再爬一次好汉坡。或者,自己带点干粮或者一天不吃饭,反正一条不吃饭又不会怎么样。

  入场观看比赛还是要门票的,在操场上观看比赛则不需要门票,但需要保留第一天入山峰的门票。

  林与作为第一天的胜利者,当然不需要付住宿费和餐费。不过住宿的条件,跟其他人一样都是帐篷。

  那几栋爬漂亮的建筑物,肯定是给武术协会当官的人住啦!

  吵吵闹闹,乌乌泱泱。

  一大群人忙活了几个小时,才把吃饭住宿之类搞定。

  在感觉比比赛还要累人,主要比赛也就3个人,这吃饭住宿一堆人。

  林与心满意足躺在床上,突然间觉得有点安静。

  人啊,有时候就是那么奇怪,她在的时候你觉得她烦,她不在的时候你又觉得少了一个人。

  千山山顶的风特别的大,吹得呜呜的,林与有点担心风是不是被帐篷给掀飞了。

  幸亏在山上的各位都是练武之人,身体比普通人要强壮得多。实在不行,那就加钱呗,给你多一床被子。

  奸商!

  “严禁吸烟!”

  当然在这样的房间中,是肯定不能抽烟这种事情。因为一个不小心的话,就会把帐篷上点燃了。

  周山,作为此次胜利的优胜者,是个重度的烟瘾者。

  “奸商,帐篷里,连抽烟都没有地方抽。”

  作为一个重度烟瘾者,既然没有帐篷里不能抽烟,周山还是要找个地方抽一根。

  夜晚的千山,除了呼呼的风,还有格外的景色。

  有人居住的山峰,都亮起了灯。悬浮在空中的山峰,在夜色的汇映下,山体呈现出各种的颜色。

  若是被普通人看到,定然惊呼一声“神山”。

  周山坐在天池边,一边抽着烟,一边欣赏着千山山巅所呈现的风景。

  因为已经是深夜,大家都已经回到了自己的房间,所以此刻天池这个地方,只有周山一个人。

  作为一个修行者,他当然不相信怪力乱神之话。

  饭后一支烟,赛过活神仙。他现在享受着神仙一样的生活。

  周山背靠着天池抽烟,却没有料到危险正一步一步的靠近。

  天池里默默冒着气泡,像一个在呼吸一样。冒泡越来越急促,从天池中出现一张血盆大口,直接把周山吞了进去,瞬间回到了水中。

  一支未抽完的香烟落地,就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样。

  周山的消失并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他的经历告诉我们:第一,抽烟不是好孩子;第二,半夜不要一个人出门。
设置 恢复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