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玄幻小说赘婿不赘

第一章 归来

作者:十_五      字数:2663      更新时间:2021-05-13 16:02:17

  “姐夫,你怎么又爬到屋顶上去了,你慢点儿,一步一步下来……”

  “阿大,阿妈,你们赶紧带上你个小板凳,瓜子花生啤酒来看戏。苏家的傻子女婿又上房揭瓦了,这是这几个月第几次了,二十还是三十次爬上屋顶了,你们不是要打赌他几个小时能下来吗?”

  屋顶上的男人名叫林与,原本是上京四大世家林家最小的公子,五年前因为一场车祸撞坏了脑子,成了一个智商如同婴儿的傻子。如今,林与是盐城三流世家苏家著名的傻子女婿,众所周知苏家大小姐苏小小貌美如花,却嫁给一个傻子作为人妇已经五年了。

  “林与,你给我滚下来,我数三声,一、二……哎呦,我去,你怎么真的滚下来呀!小妹,还楞着干嘛,打电话叫救护车啊!”

  苏小小一声河东狮吼,林与很听话的从屋顶上滚了下来。虽说苏家的小别墅地上只有两层,但依旧是一阵手忙脚乱鸡飞狗跳。

  急救,苏小小还是懂一些的,五年前苏小小从临床转为专研究脑的神经学医生。简单的急救之后,救护车来到苏家别墅将林与拉到医院。

  林与在医院昏睡了一天一夜,苏小小在医院陪了一天一夜。

  他从沉睡中醒来。洁白的天花板,洁白的床单。我在哪,刚思考这个问题,大脑传来剧烈的头痛,由此证明自己没有死。

  自己渡劫不是失败了吗?

  他叫林傲之,是一名剑仙,在飞升之际,被昔日的仇家暗算,又在天道无情下五雷轰顶,按照常理来说应该是灰飞烟灭了。

  见林与醒来,一位身穿白制服的女医生走了过来。肤白貌美大长腿,长长的头发,殷桃的嘴,精致的妆容,水汪汪的眼睛带上一副黑色眼镜更加诱人,制服快要遮挡不住胸前的风景。

  难道是天堂吗?

  “小生不才,请问小姐芳名是?”

  “噗!”

  苏小小见他如此打招呼笑了出来,伸手去摸林与的额头,林与本能侧身躲开。

  “难道是摔坏了脑袋,听你这语气,难道是最近古装戏看多了,怎么连自己老婆都不认识了?”

  听说过天上掉下个林妹妹,还是第一次见被天劫雷劈之后,掉下个老婆的。突然感觉到一阵学起翻涌,一身血气往丹田处去,并且还在一直往下去。

  “啊,这位小姐……老婆,我想出宫,茅房在哪里,我快憋不住了?”

  苏小小扶着林与,一股幽香传入林与的鼻腔。如今的林与,或者说林傲之,虽不知眼前女人为何称是自己老婆,但毕竟是佳人在侧,艳福难以消受。

  “咦,你们看到了吗,那个就是苏医生的傻子老公。长得倒是人模人样,可惜是个傻子,据说只有婴儿的智商,每天疯疯癫癫,这段时间天天爬房顶。”

  “可惜了苏医生,我们医院一枝花,嫁给了这样一个废物,我听说他喝马桶里的水,还跟狗抢吃的。”

  “嘘,小声点,不要让苏小小听见了,她可稀罕这个傻子废物呢。”

  “……”

  他自幼修行,虽然才刚刚苏醒,但听力却比普通人好。医院里的人窃窃私语,貌似好像在说苏小小的丈夫是个傻子,自己又不是个傻子?

  苏小小扶着林与来到厕所,想扶着林与进入男厕所。虽然自己算个登徒子,但按照自己那个时代规矩男女还是有别,尤其是像这种肌肤裸露之亲,况且自己修炼的剑诀比较特殊。

  林与进入厕所,看到镜子里面的自己,直接吓尿了,眼前这个人是谁?

  自己可是近200年来最赋天才的剑仙,长得很帅的好不?眼前这个家伙,身材瘦弱,心中暗骂道,他突然想到一件事情……

  他紧握双手,深深吸了一口气,气运丹田……我艹,果然!

  修仙一途本就有轮回转世灵魂一说,自己很有可能是灵魂穿越了,而镜子里面的人就是自己此次穿越的宿主——林与,以后自己在这个世界上就叫林与了。

  但是,这里面有个漏洞,据自己了解到关于穿越的知识,穿越到宿主身上之后应该获得宿主记忆。对于这个世界,对于这个林与,自己是完全陌生。林与没有去深究,因为可以重活一世总归是好的。

  林与,请多指教,就让我好好为你重活一世,而重活一世的目标就是重登剑仙之位!

  刚刚被自己偷瞄吃豆腐的就是宿主的老婆——我老婆,那些在私底下嚼舌子说我废物傻子说的也是宿主——我。

  莫名奇妙多了貌美如花的老婆,林与倒觉得没有什么了不起,但莫名其妙背了一身锅——傻子、疯子、废物,甚至更过分说自己女人都不能要,打脸,打我脸啪啪啪的响。

  婶可忍叔不可忍,要不是老子一身修为尽散,以我渡劫期的修为一剑斩之!

  “你这个死三八,长舌妇,背后叽叽歪歪阿巴阿巴,你这么能说怎么不去说相声啊,怎么不去德云社,郭德纲欢迎你,以你资质,说不定又是第二个曹云金,欺师灭祖,丧尽天良!”

  “你这个小四眼看什么看,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十个四眼九个骚,还有一个是憨包!”

  “你,你,你,说的就是你,人家苏小小愿意喜欢我,你是羡慕还是嫉妒,说我没有男人那功能,我有没有那功能,让你了老婆来试试!”

  “……”

  苏小小一脸吃惊看着林与,嘴巴成了“O”字形。林与入赘到她苏家整整五年了,这五年来他一直痴痴傻傻时好时坏,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讲这么多话,哪怕是骂人也罢。

  此时的叫骂如此愉悦动听,宛如回到7年前,过了一会儿苏小小才晃过神来,这里毕竟是医院,堂堂苏家姑爷像泼妇一样骂街不太好吧,于是微笑着和大家道歉。

  “抱歉,抱歉,大家,非常抱歉,你们不要往心里去,你们也知道,他这里不好!”

  苏家赘婿不是个傻子吗,怎么骂起人来如此之溜呢?

  大概是众人背后说人长短心里有愧,或是苏家在盐城还算是有一定势力,再加上对方不是个傻子,我们就大人有大量不跟傻子一般计较了,大家停止了在背后议论。

  林与觉得,眼前这个自称是自己媳妇的人脑袋是不是有坑,明明是是他们嚼舌根子诋毁自己,自家人还胳膊肘往外拐?

  林与一步一步向苏小小走进,苏小小被逼到墙角。林与的个子比苏小小高,手搭在墙上,形成一个壁咚的姿势。

  “女人,你的想法很危险!”

  苏小小的小心脏扑通扑通跳得飞快,这种略带轻佻的语言,不仅没有让她感觉到生气,这是林与这五年来第一次如此富有挑逗的话,不过她很喜欢。

  苏小小一时间有些恍惚,就像回到了从前,等回过神来才发觉这是在大庭广众之下,毕竟自己是个孩子,难免会害臊,伸手就在林与腰上狠狠掐了一把。

  林与疼得直咧嘴,心中对自己这具身体又开始万般鄙视起来,自己修为尽散连女人的手躲不开了。

  “啪!”

  林与一个巴掌拍到了苏小小的屁股上,对于这种公然调情的行为,苏小小的脸“刷”的一下子,害羞得像个新娘子!

  “你,你,你……回家再说嘛!”

  “小小,你可是这个医院的医生,你要带你们家的傻子是不是要分清场合呢?”

  一个暧昧的男中音打破现场的和谐,让林与心情非常不爽,看了看苏小小的胸徽,发现自己并不认识这个世界的文字,问了一句很莫名其妙的话。

  “老婆,你贵姓?”
设置 恢复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