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都市小说我和大明星闪婚的日子

第一章 郎财女貌

作者:微了个信      字数:4345      更新时间:2021-05-13 16:02:09

  京城机场。

  徐杰魂不守舍的从航站楼里面走出来,望着不知何时开始飘洒的雪花,眼中除了不知所措的慌乱之外,更多的是黯然失落的伤感。

  “你没事吧?”走在前面的女人回头望着他,毛线帽、太阳镜、黑口罩、大围巾,女人被遮的严严实实,没有一寸皮肤露在外面。

  “没事。”徐杰敷衍的回应了一句,脚下也加快了步伐,曾经熟悉的声音,如今听起来却那么陌生。

  他和唐菲是大学同学,也是一对恋人,不过和那些毕业就分手的情侣不同,两人是在毕业后才正式确立关系。

  然而甜蜜的日子仅仅过去一年,一眼望到退休的工作让唐菲感到人生枯燥乏味,于是在朋友的怂恿下报名参加了一档音乐选秀节目,直到通过海选不得不去外地参加全国赛的时候才将这件事告诉他。

  一开始他坚决反对,现如今的选秀节目砸钱、比惨、炒作,没有选只有秀,满满的都是内幕,一不小心就容易被套路。

  可唐菲跟他聊起了人生,聊起了梦想,他也是被对方的执着打动,于是决定成全女友,而唐菲也在临行前向他深情告白:不管结果如何,选秀结束之日,就是咱们领证登记之时。

  唐菲生在一个艺术之家,母亲是京城歌舞团的演员,所以她从小就能歌善舞,再加上外形靓丽,风格多变,一登场就收获大量粉丝,后来一路五关斩六将杀进总决赛,最终斩获亚军头衔。

  接下来的剧情发展不用做过多的猜测就能想象到,签约经纪公司,进入演艺圈,推出个人单曲和专辑,从此走向明星之路,前途一片光明璀璨。

  可是就在他手捧鲜花来到机场迎接唐菲时,等到的不是携手去民政局领证登记,而是一句我们分手吧。

  给出的理由也很简单,恋爱和婚姻会影响她的演艺事业,影响粉丝对她的喜爱。

  “你去哪儿,我送你。”唐菲轻声说道,躲在太阳镜后面的两只眼睛藏着深深的愧疚。

  生活就是如此,必须舍弃一些东西才能得到另一些东西,鱼和熊掌不可兼得。

  “不必了。”徐杰故作轻松的说道,对于两人今天的结局,他其实早有预感。

  自从唐菲进入半决赛以后,跟他的联系就越来越少,有时连信息都不回一句,即使总决赛结束,也是拖了一个多月才回来。

  想见你的人,跋山涉水也会来到你身边,不想见你的人,就算敞开大门她也懒得进。

  死乞白赖的生拉硬拽会显得感情廉价,握不住的不如放下,让自己活的洒脱一些。

  “今后有什么打算?”唐菲觉得自己辜负了男人的一片真心,所以想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帮帮对方,这样会让她的心里好受一些,至少不觉得亏欠那么多。

  徐杰听了目光渐渐飘远,长长的呼了一口气,开玩笑似的说道:“打算赶紧找个媳妇,户口簿都带了,不用可惜。”

  唐雪的心里顿时变的不是滋味儿,好像针扎一样疼。

  “别这样,咱们就算不能做夫妻,也还是最好的朋友。”她从兜里面掏出一张大明星苏芸的演唱会门票,到时她会作为表演嘉宾登台献唱,就在今晚,“这是VIP区的门票,记的来看我的演出。”

  徐杰没有接,他觉得既然分手了就没有必要假惺惺的装亲密,那些说分手后还是朋友的,要不就是想把对方当备胎,要不就是还想找机会耍个流氓。

  唐菲见到他不收,直接把门票硬塞进他的上衣口袋里。

  这时从停在路边的商务车里走下来一个打扮时髦的中年女人,她警惕的观察了一下四周,然后踩着高跟鞋快速来到唐菲身边,压低声音说道:“你先上车。”

  言语中透着毋容置疑的权威。

  唐菲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听话的走了。

  女人看到唐菲回到车里,这才把目光投向徐杰,眼中透着一丝高高在上的优越感,神气的说道:“唐菲形象好,嗓音佳,是近几年选秀中最具潜力的实力新人,未来在演艺圈的发展不可限量……”

  徐杰的脸上露出一丝冷色。

  这是唐菲的经纪人刘晶华,江湖人称“华姐”,是娱乐圈内响当当的金牌经纪人,带出过不少明星大腕儿,今晚举办演唱会的苏芸就是其中之一,唐菲会跟他分手,这人绝对脱不了干系。

  “你跟我讲这些干什么?”徐杰冷冷的道。

  “我的意思是,既然分了手,以后就不要去打扰唐菲。”刘晶华瞥了一眼徐杰的上衣口袋,那里装着唐菲塞进去的演唱会门票,有半截露在外面。

  “我有去打扰她吗?”徐杰反问。

  刘晶华轻笑了一声,有些事就是这样,分手在圈内人看来稀松平常,但对圈外人来说却是怨念极深。

  “你知道吗,爱一个人最好的方式就是成全她。”

  徐杰嗤之一笑:“别喂了,我不吃屎。”

  他就是这样的毒鸡汤听多了才会落到现在这幅田地,其实类似的话他也曾对失恋的室友说过,那种反胃的感觉懂的都懂。

  吃屎?谁让你吃屎了?

  刘晶华不解,可是转而一想立马就反应过来,对方这是暗讽她说的话跟屎一样,直白点就是骂她满嘴喷粪。

  “你……”

  刘晶华气的双眼直冒火,这个男人简直不可理喻。

  可在恼怒之余又发现,自己并不能把对方怎么样。

  老话讲兔子急了还咬人,对方是记者,如果到处大嘴巴,爆出“唐菲选秀成名后与男友分手”这样的黑料,势必会影响到唐菲的口碑和未来的星路。

  她思来想去,觉得还是要以攻心为上,于是压住心中的怒火语气缓和的说道:“其实我这样做也是为了菲菲,一旦你和菲菲的事情曝光,立马就会有粉丝倒戈,到时不光她的人气会下跌,连商业合同也会被取消,苏芸腕儿大吧,有男友一样凉凉,要是再嫁个像你一样的普通人,能凉透透的你信不?”

  徐杰听了浑身不舒服,皱着眉头问道:“我这样的普通人怎么了?普通人就不配娶老婆吗?”

  “配,当然配。不过老话说的好:龙找龙,虾找虾,乌龟找王八,普通男人只配娶普通女人,而菲菲注定不普通。”

  刘晶华的目光变的犀利,神情也变的傲慢。

  “所谓的婚姻,一定要建立在物质基础之上,你能给菲菲什么?住得起别墅吗?买得起爱马仕吗?开得了玛莎拉蒂吗?你不能,你给不了菲菲幸福,再说,唐菲已经把一个女生最好的青春都给了你,知足吧!”

  徐杰张口结舌,面色如土,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被人怼的体无完肤,郁闷的是他竟找不到话反驳。

  以前总觉得自己还年轻,所以面包会有的,牛奶也会有的,一切都会有的,可是刚才听了这个老女人的话才意识到,如今的姑娘要的不是一切都会有,而是现在就都有。

  他突然自嘲的苦笑了一下,寒窗苦读十六载,说来也是前知生命起源,后知太阳爆炸,现在竟搞不懂女人,书都特么读到狗肚子里了。

  活该单身狗!

  “你也别怪我,要怪就怪自己没本事。”刘晶华抖了抖大衣上的雪花,走了几步回头道:“最后送你一句话,相见不如怀念,咱们后会无期。”

  说完上了车。

  徐杰呆呆地站在原地,面部的肌肉却在不自主的抽搐跳动,直到商务车渐渐远去,他终于忍不住用手捂住右边脸,嘴里面嘶嘶的抽着凉风。

  牙痛!

  ……

  ……

  徐杰是京城电视台生活频道《服务民生》栏目组的一名记者,每天的工作就是跑街串巷,走进百姓生活,挖掘有价值的新闻,为百姓解决生活中遇到的各类难题。

  虽然进入这行只有两年,但他早已从初入社会的菜鸟蜕变成一名优秀的出镜记者,并参与策划多期节日特别节目,还客串过外景主持,职场前景可以说是一片光明。

  然而今天当他赶回单位准备写点儿什么交差的时候,脑子里却是一片空白,双眼直愣愣的盯着笔记本电脑只知道发呆,偶尔机械式的写下几行字,等停下却发现狗屁不通,很明显人回来了,魂儿没带回来。

  这种状态一直持续到下班,同事们相继离开,办公室内很快就剩下他一个人。

  因为节目是在晚上20点30分播出,为了避免意外出现,组内通常会留一个人直至节目结束,而今晚轮到他。

  面对空荡荡的屋子,徐杰想了很多,逐渐的冷静下来。

  他不是一个多愁伤感的人,既然分手已成定局,又何必苦苦纠结?

  感情其实很简单,彼此喜欢就在一起,没爱了就分开,当断不断反受其乱,撕扯的时候最疼。

  最近组里打算做个冬日特别节目,大家都在忙,自己也不能落后。

  感情什么的都是特么骗人的,只有工作能够使我快乐。

  他打开电脑。

  “前年的主题是疾病预防……”

  “去年播的是科学健身……”

  “今年……”

  “嗯,今年就写它!”

  想好之后,徐杰坐正身子,手指在键盘上快速的敲打起来。

  ……

  文案就像粥,需要慢慢熬才能出味道。

  等徐杰写完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的凌晨5点多钟了,对他来说通宵写文案是常有的事,想要在激烈的竞争中脱颖而出、崭露头角,不多花费点儿心思怎么行?

  他保存好文件就离开办公室,外面的雪还在下,这是今年的第一场雪,地面已经落了厚厚一层,踩在上面咯吱咯吱地响。

  单位附近有便利店,他买了面包和牛奶,不知道是牛奶太凉还是面包太甜,刚吃了两口牙又开始痛了,跟针扎似的。

  那是一颗长歪的智齿,最近半年总疼,牙医说最好拔掉,

  这个时间牙科诊所都没开门,老话讲酒精是最好的止痛药,他在便利店寻找了一圈,最后买了瓶牛二,又拿了一提喜力,医学上管这叫中西结合疗效好。

  他扭开盖子灌了一口,辛辣的滋味瞬间在口腔内弥漫开,牙还疼,但明显减轻了一些,于是又喝了一口。

  一旁的店员小妹直接看傻,第一次见到有人把牛二喝成牛奶,这位客官你是准备等一下去哪打虎吗?

  徐杰就这么一边喝一边走出便利店,等到单位门口的时候觉得这样有些不雅,有损自己在台里先进青年的正能量形象,于是来到附近的一个小公园坐在椅子上慢慢喝。

  可是酒止了牙痛,却也入了愁肠。

  郎才女貌的年代一去不复返,取而代之的是郎财女貌,有才可以俘获女人,但没财肯定啥也留不住。

  像他这种一直靠才华行走于江湖的人,被抛弃也是一种必然。

  时代的一粒尘,落在一个人的身上就是一座山。

  “啊!”

  他突然吼了一嗓子。

  世道变了,人心也跟着变了。

  有时候他挺羡慕电影中的那些反派,不为规则约束,不为感情牵绊,我行我素,爱咋咋地,哪怕遇到挫折也会哈哈一笑,念叨着“事情开始变得有趣了”之类的话。

  就在徐杰快要黑化的时候,一颗冰凉的雪球狠狠的砸在他的脸上,“啪”的一下,呛了他一嘴的雪。

  “呸,呸!”

  徐杰一边擦嘴一边站起来,身上的雪花散落一地,他四下张望,发现不远处的雪地里站着一个人,手里握着一个雪球,并摆出投掷的姿势。

  “干嘛呢?”他大声呵斥。

  “你没死?”对方疑惑。

  “会不会说话?”徐杰眉头一皱,听声音是个女的,心里也随之升起一种虎落平阳的悲哀。

  以往他在异性缘这一块一直都是拿捏的稳稳的,可是今天却接连遭到女人的奚落和袭击,简直犹如过街老鼠一样。

  等等!

  天黑人静,四下空旷,突然冒出一个女的问他死没死,这场景实在瘆得慌,而且女人的这身打扮也相当可疑。

  从头到脚一身黑,黑帽子、黑口罩、黑围巾、黑衣服、黑靴子,包裹的严严实实,只露出一双眼睛在警惕的盯着他。

  再结合刚才的偷袭,以及手上持有的武器,想来一定是在为下一次袭击做准备。

  智慧的光芒在狗头中来回碰撞,徐杰很快就得出了一个结论。

  这是一个打手。

  对!

  女打手。

  ……
设置 恢复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