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武侠小说我在天庭当差的日子

第六十四章 万鬼夜行之夜 (二)

作者:毛姜      字数:2219      更新时间:2021-08-05 00:03:50

  这晚永和县略不平静,夜风夹杂着少许雪花在县城上空放肆。

  风鼓得像是凶鬼的厉啸,黑夜沉得如同深渊的眼睛。

  于此黑夜,黑色的黑暗之中,万家灯火只如寒蝉凄鸣。

  曾奎初被张启从养鬼瓶之中放出来之际,便听着外面隐隐传来了厉鬼的呼啸声,微微一愣。随即等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张启与老黑之后,面色又黯淡了下去,只恭敬问道:“不知上神找小人有何吩咐?”

  张启问道:“如今永和县有成百上千的鬼魅冒了出来,你可知是何原因?”

  曾奎摇了摇头,“回禀大人,小人不知。”

  老黑瞪着双眼,“你不知?若是你不知,那还能有谁知道?我奉劝你如实告知,以免受那神魂灼烧之苦!”

  曾奎跪倒在地,“回禀大人,小人着实是不晓得。小人被大人关在这养鬼瓶之中,不知外面情况,如此,怎会晓得发生了什么事儿?”

  张启问道:“你说你潜伏在那血煞门下已有一段时间,你难道就没有打听到一丝半点的消息?如今万鬼冒出头来,不杀人,不害人,却情愿冒着被修士斩杀的风险,此等怪异之事,难道你没有留意?这是何事的先兆?还是何等缘由?”

  曾奎苦笑道:“回禀大人,小人不过是两百年修为,就算是潜伏在那血煞门下,也不过是外围之徒,哪里能知晓此事?”

  张启又道:“你得好好回想回想,或许救那正阳真人此事就是关键。”

  曾奎仍然是回道:“请大人相信小的,小人确实是什么都不晓得啊。若是小人知道蛛丝马迹,哪能不告知大人?”

  “你莫不是想魂飞魄散么!”老黑忽然厉声喝道!

  曾奎面色苍白,连连磕头,嘴里只是说求饶。

  张启默然,道了一声晓得了,然后一挥手将其收入了养鬼瓶之中。

  老黑忿忿道:“此人就是在撒谎,只是盘问定然是盘问不出什么事情来,要我看来,还不如直接用三昧真火去烧他。严刑之下,就没有硬骨头的说法!”

  张启转头看向他,“你会三昧真火么?”

  老黑一愣,“不会。”

  “那你有什么好说的?”

  老黑垂着脑袋,显得有些泄气,但更多的是恼火。

  张启自然是晓得这曾奎在撒谎,他说自己只不过是那血煞的外围打手,可若他真是一无关紧要的人,那血煞怎么会派遣他来打探自己与老黑的消息?

  要晓得,血煞可是被老白震慑到的。他必定要来打探老白究竟有没有跟随张启一起来永和县,若是没来,他可放肆,若是来了,恐怕就只有死路一条。

  如此重要的事儿,让一不入流的外围小鬼来干,怕是没人相信。

  而说不通的是,这曾奎不过两百年修为,怎么就真让他来查探消息呢?再者,曾奎收了正阳真人的恩惠,怎么就会死咬着自己“不晓得”这三个字不松口呢?

  难不成是因为他被血煞拿住了把柄?

  张启思索不得。

  老黑问道:“老张,你向来脑瓜子聪明,你有没有猜到这些鬼魅怎么会突然齐齐冒了出来?”

  张启沉默半晌,缓缓吐字道:“这些鬼魅几乎尽数冒了出来,不杀人,也不害人,虽说是吓唬到了人,但这跟去年三圣镇的妖怪是不同的。那妖怪是特意吓唬人,而这些鬼魅,好似不经意被人撞见的,并不存着吓人的心思。”

  老黑眼睛一亮,“我晓得了,今日定然是这些鬼魅过节!就好似凡人中秋节日一般,乃是团聚的日子。因此,他们就全部冒了出来,正通宵达旦快活呢!”

  张启白了老黑一眼。

  张启踱着步子,想了想,道:“若是说这些鬼魅过节,还不如说他们是出来寻什么东西。”

  “不杀人,不害人,只是不小心被人撞上吓唬到了人。”老黑喃喃几句,“老张,你说的有道理啊!”

  张启又皱着眉头,“可是他们要寻什么?”

  “香火呗!”老黑随口道:“你今日不是说了对这些鬼魅最重要的就是香火么?他们绑架了正阳真人,就是让正阳真人给他们提供香火。冒了这么大的忌讳来做此时,若是香火没了的话,他们定然是坐不住的。”

  末了老黑又是眼睛一亮,“我知道了,肯定是正阳真人寻了什么机会逃走了,卷着香火一起跑了,所以这些鬼魅才坐不住!”

  张启道:“非也,若是正阳真人逃了,这些鬼魅下意识不是寻,而是逃。正阳真人乃一地城隍,手中术法对鬼魅而言乃是大杀器。而且,他逃走之后可以联系崇明,立马就有天兵天将赶来,将其尽数剿灭。”

  老黑纳闷道:“那不是正阳真人的话,那还能是谁卷走了香火?食香小鬼么?”

  张启道:“食香小鬼如今在山上,估计明天才能赶来永和县呢!”

  老黑点了点头,“也是。”

  两人沉默片刻,忽然齐齐开口道:“也说不定!”

  “要不去城隍庙看看?”

  “走走走!”

  两人走出这黑暗的小房间,抬头一看,隐约就能看见几个鬼怪在夜空中滑过。

  “疯了疯了,真是疯了。”老黑嘀咕了一句,“无法无天。”

  末了老黑转头看向张启,“这事儿不禀告崇明一声?”

  “等结果出了再说吧,先别打草惊蛇了。”

  两人绕过一条又一条巷子,很快就到了城隍庙附近。

  就只见今日城隍庙大门紧闭,其窗户被鼓得飒飒作响,隐隐约约能听见城隍庙之中传来了鬼魅的啸声。

  而原应当是万人拥在城隍庙之中上香祈福避祸,而这日城隍庙附近不见一人,只远远的灯火隐约着,这一片只余下黑色。

  老黑打了一个哆嗦,“老张,好重的阴气。”

  “略有一些,过去瞧瞧。”

  来到城隍庙面前,张启伸手推开了门。

  老黑深深吸了一口气,然后瞪着眼睛叫嚷道:“见鬼了吧?恁么多恁么多的香火怎么不见啦?真不见了!”

  张启只看着城隍庙之中上百阴魂鬼魄于其中盘旋,如天魔乱舞,好不骇人。

  就只听一声厉啸之声,这些鬼魅转头看向张启与老黑两人,忽齐齐如夺食的鹰犬往两人扑了过来。

  张启面色一沉,土地节杖狠狠敲在地上,沉声喝道:“放肆!”
设置 恢复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