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玄幻小说追杀作家

第19章 在门后

作者:夜行狗      字数:2376      更新时间:2021-07-24 10:40:53

  “不正常?哪里不正常?”段文忍不住询问。

  陈筱耸了耸肩,很坦白的道:“无法描述,接触过后你就知道了。”

  这么一说,段文更是好奇。

  进了一楼客厅后,沙发上坐着两位老人,这是牟长青的父母,两人愁容惨淡,见到段文进屋只是点了点头。

  这两天警察进进出出,老俩口对段文这个陌生人也见怪不怪了。

  客厅开着电视,电视声很小,但没有谁在看,打开电视的目的很简单,只是为了让这家里看上去不那么过于沉闷和压抑。

  “牟长青在二楼书房里。”陈筱压低声音道:“他还没结婚,也没有女朋友。原本是个钻石王老五,与他相亲的人络绎不绝,他父母也让他仔细挑选,不过现在的情况对他们一家人的打击都挺大。”

  此时两人已经往二楼走去。

  段文问:“牟长青报警时怎么说的?”

  “他说他书中的一个角色在现实中出现了,并且正在缠他,说不定很快就会动手杀掉他。”陈筱翻开刚刚在一楼顺手拿来的一本书,指着上面的文字道:“喏,就是这个角色。”

  段文凑近一看:“刀婆婆?”

  因为牟长青的书在悬疑惊悚一类小说中算很有名气,段文之前也追读过《我的探灵事务所》,后来该书写到两百万字后,他就开始养,没有继续看。

  不过他大概有些印象,这“刀婆婆”的角色是书中的邪恶反派,具体来历不明,武器是两把菜刀,据说她的刀极度嗜血,定期要用鲜血浸染一遍,否则会反噬其主。

  将陈筱手中的书接过,快速把刀婆婆刚刚出现时的文字浏览了一遍,此时两人已经走到了二楼的书房前。

  陈筱伸手按住门把手,看向段文:“不管牟长青待会儿的表现如何怪异,你都不要惊讶,这家伙的精神或许已经受不了太大刺激。”

  段文点头,陈筱推开门与他走了进去。

  书房里没有开灯,不过有一扇窗户的窗帘是拉开的,能够清楚看见里面的场景。

  一个高高瘦瘦的男子坐在一张宽大实木书桌的后方,双手垂直在身体两侧,脑袋伏在桌上,额头紧贴桌面,一动不动。

  这个动作非常怪异,要不是这家伙身体随着呼吸在微微起伏,段文还以为眼前的人已经与世长辞了。

  “牟长青。”陈筱开口轻声叫道。

  桌上的人轻轻一动,双手缓缓移动,挪到桌面上,撑着桌子后这才将脑袋抬起来。

  牟长青看上去脸颊削瘦,他这个人本来就较瘦,并不是近来才是这样。

  他的脑门上呈现一片红色的印记,这是刚才那个趴在桌上的古怪动作留下来的。

  见到陈筱和段文后,目光在段文的身上多停留了一会儿,随即再次移向陈筱,嗓音有些沙哑的问道:“你有没有听见那声音?”

  陈筱没有回答,但看她的表情似乎知道牟长青问的是什么。

  段文则是不解问道:“什么声音?”

  “磨刀,是谁在磨刀?就在楼下。”牟长青的面色变得微微惊恐。

  目光投向窗户方向,似乎有人下一秒就会在那里出现。

  段文走到拉开窗帘的窗户前,低头往楼下看去,别墅的后面是一个比前院要小些的院子,有一个小池塘,里面漂着几张落叶,除此之外什么都没有。

  “这后面,没人。”段文回头看向牟长青,随即又看了一眼一直默不作声的陈筱。

  陈筱摇了摇头:“似乎是在告诉段文,那后院本来一直就没有人。”

  牟长青听了段文的回答,满脸的不相信,回道:“你听不见,是因为你没有用心去听,她一直在磨刀,一直有声音传来。那把刀在控制她,她快要抵御不了那股嗜血的渴望了!”

  段文知道他说的是“刀婆婆”,立刻问道:“你看见刀婆婆了?”

  “你是谁?”此时牟长青忽然反应了过来,目光疑惑的盯着段文。

  “他是我同事。”陈筱接过了话。

  牟长青没有怀疑,点了点头:“我看见她了。”

  “她在哪儿?”段文继续问。

  牟长青忽然指了指他身后:“不久之前她还在门后站着,不知道什么时候走的。”

  段文一惊,感觉身后忽然间变得凉飕飕的,立刻回头,只见关着的书房门后面什么也没有,且他也注意到陈筱并没有表现出吃惊神情,似乎已经不是第一次碰见这种情况。

  牟长青继续道:“她的刀是钝的,所以在磨刀,等把刀磨好后,她就会提刀来杀我。”

  “我们有同事一直守在外面,房间前后院子都有人盯着,不用担心。”陈筱安慰道。

  段文此时已经走到书房门后,把手机电筒打开,蹲下身仔细观察着那片区域的地板。

  一边观察,他一边询问:“那刚才刀婆婆不杀你,是因为她手里没刀?”

  “对。”牟长青点头。

  段文站起身,目光再次投向他:“你是不是准备在《我的探灵事务所》这本书中,写到刀婆婆快要死的情节了?”

  段文还记得,自己之前追书的时候,刀婆婆的情节暂时告一段落,不过这位老婆婆并没有被杀死,而是选择蛰伏起来,择机而动。

  牟长青微微点头:“这个高潮情节我压了很久,前面一直在铺垫,就是等待这次爆发,哪里知道……”

  段文搓了搓手,露出微笑:“实不相瞒,其实我也在写小说,不过是一直扑的那种。既然你都说到这儿了,我就想问一下,关于情节的压制和爆发、节奏掌控、配角设定、大纲支线的设置方面,你平时是怎么……”

  话没说完,就听陈筱咳嗽了一声,段文内心叹息,闭上了嘴,他知道这个女人完全理解不了一个老扑街对于写出一本爆款的渴望。

  “我现在感觉很乱。”牟长青双手抱头。

  “你先休息一下,看看其他书,换换脑子,别有压力。”陈筱提醒了一句,目光示意段文和自己离开。

  两人走出书房,刚刚关上房门,段文就听牟长青忽然传来一声大吼,把他吓了一跳。

  正要推门重新进去,陈筱制止了他:“他一天会这样大吼大叫七八次。在惊恐之下,牟长青现在表现出来的行为大部分都有些神经质。我们让心理医生和他谈过,得出的结论是他压力太大,但并没有其他心理疾病。”

  “所以说刀婆婆的出现是牟长青臆想出来的情况可以排除了。”段文点头,随即道:“麻烦你陈警官,想个办法把牟长青现在脚上穿的那双鞋的鞋底给我拓取一份。”

  “你要这个干什么?”陈筱不解问。

  段文看了一眼身后,轻声道:“刚才我在牟长青说的那刀婆婆站过的门后,发现真的有脚印。”
设置 恢复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