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科幻小说天降女帅很猖狂

第343章 讲道理

作者:纸鸢      字数:2235      更新时间:2021-07-28 10:36:02

  “师尊,您一定要照顾好自己。”

  春夏秋冬四位阁下丝毫不敢违背师尊的意愿,纷纷双膝跪地,毕恭毕敬的说了一句,然后便释一放传送法阵,离开了雪山。

  他们不远千里使用法阵传送过来,不过就是为了传一句话,却足以证明了师尊在他们心中的重要性。

  一句话而已,他们完全可以发短信或者一个人过来,虽然孟晚清从来不计较这些细节,但是他们每次都做的非常体贴入微。

  孟晚清转过身,看着毛草屋,双手负在身后,一侧的嘴角微微勾起。

  这世上如果有人能借着她先生的名义做出一些苟且的事,这本身就是在找死。

  有人想把她孟晚清推入万丈深渊,却殊不知她孟晚清,就是从万丈深渊里走出来的。

  她信步闲庭,没有了方才的急切,悠哉悠哉的走进院子里,推开了茅草屋的门。

  从始至终没有和幻齿虎说上一句话,忙着呢,哪有心思搭理它。

  幻齿虎老老实实地趴在一边,一句话都不敢说。它能感觉到,女主人的心情好像不怎么好。

  开门的声音吸引屋内两个人的注意力。

  “晚清,你回来啦!太好了,这段时间那到底都去哪儿了?”

  傅司城当即便从餐椅上站起身,快步的走到孟晚清身边,一双眼中满是激动又藏满了深情。

  “没去哪儿,我只是出去玩儿了。就是没有想到这么久没回来,家里还多了一个人。”

  孟晚清毫不掩盖心中的嫌弃,转头看向一边的小茹,下意识危险的眯起眼睛。

  她算是什么东西也配站在这间茅草屋里。

  “姐姐回来啦,姐姐,实在是司城这段时间太伤心了,我不想看他一个人伤心难过,所以才过来安慰他。姐姐,你不要生气。我只是不想看他一个人被你扔在这里,你知道这段时间她有多伤心,多难过吗?。”

  小茹娇滴滴的说着,明明是她没打招呼就住在别人家,可却被她说成了孟晚清心狠手辣。

  好一招,反客为主。果然是老牌儿的白莲花,筋道极了。

  “这屋子里哪有你说话的份儿,如果说这屋子里飞进一只苍蝇,也该被门外的幻齿虎吃了才是。”

  只可惜孟晚清根本不吃她这一套,当即便轻声嘲讽着,什么东西?她根本不将他放在眼。

  “姐姐,你怎么能这么心狠手辣呢,小茹不过是过来帮你照顾司城哥哥的,你有没有想过你这段时间消失,他一个人是怎么过这段日子的?你也太不负责任了,司城哥哥为了你,连和我的婚约都取消了,可你竟然却把他一个人扔在这里。你这是爱他的表现吗?”

  小茹非但没有半分收敛,反而还变本加,质问起来!

  瞧她的双手叉腰,衣服一种言辞的样子,还真有些不要脸。

  孟晚清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命都要没了,还有心思跟讲道理。

  这个白莲花只怕不知道,她才是道理。

  “好啊!那我就告诉告诉你什么是爱他的表现。”

  孟晚清手中释一放出灵气,强大的黑色灵气,好似一股空中的闪电一般,夹杂着巨大的能量。

  爱他的表现?这一掌打死她算不算是他的表现。

  “姐姐,你太粗鲁了,动不动就打人家。怎么能这样呢?难道你就是不讲道理的吗?”

  小茹有些怕了,她是真有些怕了,孟晚清这一下子别说是她呀,连傅司城也禁不住啊。

  空气中的气还是变得尴尬,那巨大能能量像是一股,无形的黑手包裹着屋内的众人。

  小茹不敢动,一动都不敢动,傅司城咽了咽口水,一双手紧握成拳,他想说什么什么都说不出来。

  “你呢,你没有什么想说的吗?或者是你还有什么想对她说的,再不说,一会儿抱着一具尸体,说什么可都没用了。”

  孟晚清别有意味地转头看着傅司城,青梅竹马,两小无猜,应该有很多话说吧。她这也算是棒打鸳鸯了,有话就现在说吧。

  “孟晚清我想你了。你先告诉我,你这些天都去哪儿了?为什么不和我联系?你知不知道我找你找了多久?我几乎快把雪山的每一寸土地都翻遍了。”傅司城对小茹绝口不提,一双眼深情的看着面前的女人,她那张精致的脸,总容易让孟晚清丧失理智。

  孟晚清转过头去,她不能再看了,再这样看下去,她几乎又要忘了一切。

  “我给你最后一次机会,我问你,你到底是不是我先生?”孟晚清一字一顿地开口说着,她就想要个答案。

  她想让面前这个人知道,她原本是不想动杀心的,只要他老老实实一字一句的,把他所有的情况都交代出来。就算是真的骗了她,她也可以饶他一命,毕竟是这个男人,让她重新找到了希望。确切的说,也重新给了她希望。

  她以为她这辈子都再见不到傅司城了,能见到面前这张脸,她就很开心了。

  “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你是有喜欢的人了吗?你说你先生?你是结婚了吗?”

  傅司城装作听不懂,但其实他什么都听得懂。他就是要演,就是要装,就是要让着女人万劫不复。

  整个圣门的人都被这个女人害死了,三亲六故无一例外,全都是死在面前这个女人的手里。

  此仇此恨若是不报,他誓不为人。

  “我已经给过你机会了,现在乖乖让这个女人滚出去,我可以不计较她刚刚的无理。”

  孟晚清将手中的灵气收回来,既然他不承认是圣门的人,就只有两种情况。

  一种就是他在装,装作不知道。第二种就是他真的是她的先生,是真不知道。

  无论是哪一种都无所谓。

  如果是他真的在装,那就简单了,她随时找到纰漏,都能将她打死,如果是第二种的话,那她就更幸运了。

  “哥哥,这么冷的天,你怎么能把我赶出去呢?哥哥,你求求姐姐好不好?你不知道让我一个人出去,人家害怕。”

  小茹真是婊的茶里茶气,婊的亲无故人后无来者。

  “晚清,毕竟是这么冷的天儿了,先让她在屋子里待一待吧。”傅司城柔声开口。

  “不行。”,孟晚清毫不犹豫,当即摆手,没什么可商量的。

  “如果你要让她走得话,那我也走。”傅司城眉头紧皱,脸上多了几分执拗。
设置 恢复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