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言情小说这里有妖气

第944章 阴月阴日阴时出生的人(4更)

作者:咬火      字数:2067      更新时间:2019-08-12 22:33:45

    “这首杀也太可怕了吧!”

    “一个人就杀了祸斗级鬼物!我原本以为是十大日游使一起出手,然后付出巨大代价才能杀死祸斗!”

    讨论区里,参与讨论的各国人越来越多。

    “听说十大日游使里,最近刚成为日游使的人,就是名女性?”

    “这人就是第十日游使?”

    “有谁能看清最后她是怎么击杀祸斗级鬼物的吗?”

    讨论区有人截图最后击杀祸斗的一幕。

    也就是小小小小小白前辈,怀里抱着白茫茫一物,飞撞向旱尸的画面。

    可不知是视频经过后期处理,还是白前辈有意掩饰,或者是本就该如此,但不管怎样,没有人能看清那白茫茫之物,到底是什么。

    就连形状都看不清楚。

    只有方正这位曾经的当事人之一,才认出了那物。

    “东方女人都这么恐怖的吗?比祸斗还恐怖的吗?我隔壁邻居也住着一对来自东方古国的夫妇,我天天看到身高一百九十公分的丈夫,在他妻子面前连抬头勇气都没有,可我明明感觉他妻子对所有人都很和蔼,亲切。”

    “也许是你长得像小李子那么帅?”

    “虽然小李子也是我偶像,但很抱歉,我是女人。”

    讨论区还在一页页的快速刷屏着。

    “要不是不久前刚看到某个小国击杀祸斗级鬼物失败,看完这段全球首杀祸斗纪录的我,差点就信了邪的以为祸斗都很弱小,随随便便就能杀死,我险些就热血沸腾的也想要去挑衅一头祸斗级鬼物了。”

    有人在讨论区抒发感慨。

    这条评论引起了大多数人的共鸣,立刻获得不少人点赞。

    这下可刺激到某小国的自卑情绪了。

    立刻气急败坏的跳脚大骂视频是假的。

    按照他们的奇葩逻辑,他们国家击杀祸斗失败,最起码其他国家也是击杀祸斗失败。

    怎么可能差距这么大!

    但这个时候,只要是有理智的人,都不会再搭理某小国的蹦跶。

    东方古国在对方一再挑衅的敏感时机下,忽然放出这一段视频,肯定是有想敲打敲打其邻国的意思。

    同时也是想在国际立威,竖立国际威望形象。

    所以这个时候,最明智的选择就是离某小国远一些,然后向东方古国纷纷送上自己的祝福与恭喜。

    不管视频是真是假,眼前都要先跟对方打好关系。

    至于视频真伪,自有别人去鉴别。

    如果视频是伪造的,到时候他们也会毫不犹豫的当墙头草。

    人性就如此。

    弱者攀附强者。

    弱国无外交。

    此时,群里的盲僧他们,精神高度亢奋的探讨着视频里的各种细节。

    都有一种在国际上扬眉吐气的民族自豪感。

    至于那些个邻国小蚂蚱,早已被盲僧他们抛之脑后,懒得再踩一脚,今时不同往日,巨人怎么可能会低头看一眼脚下蚂蚁的诋毁。

    “这次北方行省的干旱,果然是与祸斗旱尸有关,还好及时被我们国家的日游使击杀,没有造成重大灾情。巴蜀的八月飞雪,还有南方暴雨,内涝,看来也是跟祸斗有关了。”

    正激动,亢奋的盲僧,还在群里与人讨论不止。

    方正心中,也同样有着这份怀疑。

    所以,当他回到老街,去接衣衣时,他顺便向福先生打听白前辈击杀祸斗旱尸时,也提出了心中疑问。

    哪知,福先生的回答,就很简单的二字。

    “不是。”

    方正追问为什么?

    福先生依旧还是那张死人脸表情,没有喜怒哀乐情绪变化:“这次连续降雨,波及到几个省?”

    “几乎遍及了半个国土吧。”方正不解看着福先生,不解为什么突然问他这个问题。

    “福先生反问:那你觉得,是什么样的祸斗,或者要达到什么样层次的鬼物,能把天灾影响到这么广?”

    呃,方正仔细一想,还真的是如此。

    如果祸斗真有这么厉害,那简直就是全球灾难了。

    最主要是他之前没见过祸斗,所以一切都只能光凭想象和猜测。

    卖萌衣衣不算在内。

    “应该是灵气复苏,导致南北半球磁场不稳定,临时带来的天气反常。虽然现在是全球灵气复苏,但也不需太过草木皆兵,以平常心态处之就好。”福先生最后道。

    方正若有所悟的点点头。

    然后,他又向福先生提出另一个疑问:“福先生,白前辈体内,冲出那个小小小小小白前辈,到底是什么?灵魂出窍?神话怪志里的第二元神?或者白前辈不是人?”

    福先生先是看一眼方正,然后又看一眼系在方正手腕上的一根女人青丝。

    “你为什么不当面问她?”

    方正被福先生盯得浑身不自在,把手腕往背后一藏,这才感觉福先生的目光终于从他手腕上转走。

    “那我也要能找得到白前辈才行啊。”

    方正厚着脸皮,在冥店里又待了一会,见从一张死人脸,话少不多的福先生口中,确实是再问不出来什么,这才带着衣衣,还有川谱羊、小黑回家。

    路上,方正也同样向川谱羊打听,结果方正差点没被川谱羊噎死。

    “每个人修行不同,都有自己秘密,放羊娃你为啥不直接去问洛水家的女娃娃?”

    “凭你跟洛水家女娃娃的非同一般关系,你跟她要什么,她肯定都愿意给你,更何况区区一个小问题。”

    川谱羊居然还有些艳羡的看一眼方正。

    那艳羡过后的遗憾目光,唏嘘羊生:“为什么英俊潇洒貌赛过放羊娃的俺老羊,怎么就没抱上富二代母羊的大腿,或是抱上八百岁大寿的富一代母羊大腿。反而做人水夸夸,做事梭边边的放羊娃你,轻松抱上洛水家的粗大腿,气得俺老羊真想一坨羊粑粑照照老天,为啥子对俺老羊如此不公。”

    居然被一头羊鄙夷自己长相有问题,方正正要出手薅羊屁股毛时,忽然,手机收到一条信息弹窗。

    “我得到消息,南粤有人在寻找阴月阴日阴时出生的人。”

    是高淑画发来的信息。

    阴月阴日阴时出生的人?

    方正眉头一皱。

    这种人身上阴气最重,也是最容易出现天生阴阳眼,天生就能看到鬼物的人。

    而说到阴阳眼,让他想到了一个人!
设置 恢复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