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言情小说这里有妖气

第935章 这很不方正

作者:咬火      字数:2269      更新时间:2019-07-15 23:23:02

    接下来的路程,方正与高淑画漫步在夜下,两人又交谈了许多。

    两人一问一答,大概诉说各自这两三个月里的情况。

    “我最近留言你的几条信息,你最近有收到吗?”方正想起他在微信上的给高淑画留言。

    高淑画摇头。

    她的回答是,最近事多,并无暇玩手机。

    高淑画口中的事多,也许是在说她最近的烦心事多…方正心里这么解读。

    “有很重要的事?”

    “我回去后,马上就给手机充电,开机查看。”

    高淑画看着方正。

    方正抬起手掌,摇了摇手:“不用马上给手机充电,倒不是什么太要紧的事,不过的确是紧要事。”

    高淑画:“……”

    方正不再调戏高淑画了,他拿出手机,输入一段凌乱打散的字符,然后递给高淑画:“能看懂这些特殊字符的意思吗?”

    这些故意打乱的字符,正是方正在精神世界地牢里,他在关押有高淑画先祖的那间牢房里发现的高家加密文字。

    高淑画接过手机,一看之下,啪,脚下高跟鞋募然停住。

    她抬头紧紧注视方正。

    “这是只属于我高家嫡系高层才能看懂的密码文字,你写的这十几个字,信息很凌乱,但其中有一组字符里提到了‘阴神’二字!这段文字绝对与阴神记载有关!”

    “你是在哪里找到的这些文字?”

    “有完整的文字吗?”

    方正看出来,高淑画脸上神色居然出现了紧张。

    用高家密码文字,记载与阴神有关的信息,这一看就是隐藏着什么天大秘密。

    方正接过手机,找出手机里的一份隐藏文档,并点击打开,然后又把手机递给高淑画。

    高淑画站住不动,她两手抓着手机,目光紧紧盯着荧光屏,这一看就是足足二三十分钟。

    高淑画逐字逐字的仔细看完后,这才神色复杂的抬头看向方正,有些不舍的把手机递还给方正。

    “这些文字密码写的是什么?”方正接过手机,忍不住问出心中疑惑已久的问题。

    “这是跟随我画皮高家先祖一同消失了千年之久的完整阴神境界修炼法典,从秘藏到夜游、日游、阴神,我高家最详细最高深的完整阴神修炼之法,可直通阴神大道!还有一些我画皮高家早已经失传千年的古老神通……”高淑画的脸上,郑重表情说道。

    按照高淑画所说,外界只知画皮高家的曾经辉煌…却不知自千年前,高家先祖消失,完整阴神修炼法典也跟着消失后,高家便很快没落下去,甚至到了后来,连城隍头地位都无法保住。

    只因,高家现在的修行之法早已不完整。

    最高只能练到日游使半境。

    后面的成就阴神之道,更是全部遗失。

    按照高淑画所说,这不管是放在我高家,还是放在其他各大旧城隍世家,都是人人窥觊的法典!

    高淑画紧张询问方正,这门高家先祖的阴神法典,方正是从哪里得到的?

    为什么方正这么清楚,她一定会看懂这些特殊字符?

    面对高淑画的紧张询问,方正倒没有吊人胃口,说起了有人利用活人棺,设下圈套,借由他走阴的机会一同进入古老怨念所化的地牢世界……

    又说到了地牢那几只鬼物,以及那位跟高淑画五官有几分相似的高家先祖的事……

    “后来调查得知,当初给我下套的人,是陶家有一人在背地里搞鬼,但那名陶家人当晚就死了。”方正结尾说道。

    听完这么多重要信息,高淑画过去两三分钟都一直没有接话,一双美眸出现沉吟,思索神色。

    不知道这个城府如海似渊的十八岁高中生,又打算要算计什么?

    “这门完整阴神法典,对我高家至关重要,我们可以一起共享这门阴神法典,另外,我愿意拿出高家一半家产,我高家不会白拿你东西。”

    末了,高淑画又面色平淡的加一句:“从今天起,高家将由我高淑画做主,所以你大可放心,整个高家不会有人反对我和你。”

    方正诧异看一眼高淑画。

    这种话从一名高中生口中说出来,还真是怪怪的。

    “你这种学大人老气横秋说话的中二性格,依旧还是没改变。”

    方正一笑,他本来是想伸手给高淑画来个成年人对高中生的摸头杀,可他发现,高淑画现在是以高钟离身份出现的。

    而高钟离那一百七十多公分的身份。

    再穿上高跟鞋后,身高几乎到了与他平视。

    所以这个时候的摸头杀,并不符合场景,方正只得收起了蠢蠢欲动的手。

    “我又不修炼画皮之术,共享阴神法典的事先放一边,暂时不去谈它。”

    方正不去贪恋完整阴神法典,让高淑画意外的一怔。

    方正当然不是故意在妹子面前装大方,打肿脸硬充胖子。

    他走的是武道路子。

    自然不会舍本逐末的中途更改修炼法门。

    最主要的原因之一,是因为他无法感应天地灵气,没有天地灵气,他就无法修炼。

    “这很不方正。”高淑画皱眉。

    方正:“What?”

    “不如,你还是跟我讨价还价下吧?”高淑画认真脸看着方正。

    “???”

    高淑画看着方正:“你讨价还价下,我才感觉心安。这一点都不像上次强买强卖我一瓶饮料的你,很不方正。”

    方正额头垂下几道黑线,女人的天赋技能果然是随身都带着记仇小本本吗?

    一瓶饮料记了他快半年。

    高淑画:“如果你不讨价还价,那我跟你讨价还价,我把高家家产分你七成。”

    “喂喂喂,我怎么说也是高家外人…我们这样私底下就把高家偷偷分家了,你这样胳膊肘往外拐,你有问过高家高层同意吗?”

    “高家高层?等我平定高家,谁敢不服我高淑画?”方正略感意外看着此时在皎洁月光下,身体曲线蒙上一层银辉,隐隐带着权略江山的气魄。

    像是想到什么,方正恍然:“的确,连那位高家高层的老妇人,都被你神不知鬼不觉炼成了画皮鬼。”

    “这应该也是你和你那位三祖,打算治好这棵树根腐烂参天大树的计划之一吧?”

    高淑画没想到方正居然看透事情本质这么深,她一愣看着方正。

    “你…是怎么看出来了?”

    “因为她身上有你的香水味啊。”

    高淑画:“……”

    高淑画:“就这么简单?”

    方正反问:“这很难吗?”

    方正继续说道:“在婚宴酒席的时候,她身上还没有你的香水味。可杀完三目人,在解剖三目人尸体时,我却在她身上闻到了你身上的香水味。”

    “所以我猜测,应该是在我离开婚姻酒桌后,高家高层发现高策失踪,高家高层大乱,出去寻找高策和你的那段时间里,她定然发生了什么意外。”
设置 恢复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