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玄幻小说最强狂婿发飙的天空

第1615章 带去燕京

作者:小说叶凡秋沐橙      字数:2532      更新时间:2021-06-05 23:40:24

  ()()秋沐橙的声音不大,但落在众人耳中,却近乎有雷霆万钧之势。

  韩丽等人有如当头棒喝,当场便懵在原地。

  便是秋沐橙的闺蜜苏茜,也是美眸瞪大着,死死的盯着秋沐橙。

  一直以来,苏茜本以为秋沐橙留在叶凡身边,并非是真的喜欢他,只是习惯了叶凡的存在罢了。

  是那种割舍不断的亲情,方才让秋沐橙对叶凡不离不弃。

  可如今,苏茜突然间便不这么想了。

  她知道,自己这位好姐妹,是真的喜欢上了叶凡。

  真的已经,无可救药的爱上了那个男人。

  “山无棱,天地合,乃敢与君绝。”

  此时此刻,苏茜脑海之中,突然间便浮现出了这句话。

  如惊雷阵阵,在她脑海之间,不绝不休。

  是啊,秋沐橙刚才那一席话,与这句话,又有何异?

  富贵不离,生死不弃。

  风光时陪他君临天下,落魄时也愿陪他万劫不复。

  苏茜觉得,自己应该为自己这位好姐妹感到高兴吧。

  至少,她寻到了那位,可以让她放弃一切,生死相随的男人。

  对任何一个女人而言,这都是幸福的事情,这都是值得羡慕的。

  因为有所热爱,人生,才会又所期待。

  然而,苏茜这么想,韩丽夫妇两人,可并不这么想。

  “疯了~”

  “你这死丫头,你真是疯了。”

  “那叶凡薄情寡义,你这傻丫头,竟然还愿意陪他去死?”

  “你要气死我们老俩口吗?”

  “我跟你父亲英明一世,到头来,怎么却生了你这个糊涂女儿。”

  “我们不管,你今天必须跟我们走。”

  “身体发肤,受之父母。”

  “我们不同意,你岂敢为他涉险?”

  韩丽此时像个泼妇一般,一边大骂秋沐橙愚蠢犯傻,一边走过去要强行带走秋沐橙。

  可是秋沐橙心意已决,又岂会理会韩丽他们的吵闹。

  她用力推开韩丽,而后头也不回的走向言不平等五大宗师所在之地。

  她面无表情,清冷之声,当即响起:“晚辈秋沐橙,乃是江东之尊叶凡之妻。”

  “如今我爱人不在江东,身为叶凡的妻子,在他不在之时,有权替他处理江东一切事务。”

  “几位前辈,若有事情,可与我言说。”

  “他日叶凡归来,晚辈自然会代为转告。”

  “不过,在这之前,有几句话晚辈要敬告诸位。”

  “我家叶凡,一生行事,道义为先。”

  “通敌叛国之事,定是一派胡言。”

  “希望几位前辈,不要不分青红皂白,便损我爱人声誉!”

  面对五位宗师强者的威严,秋沐橙无惧无畏。

  几句话,更是不卑不亢。

  饶是言不平等一群活了几十年的老东西,看向秋沐橙的目光,也不禁微微改变。

  “那叶凡避而不出,脓包一个。”

  “倒是没想到,他娶的妻子,倒是勇气可嘉。”

  “巾帼不让须眉。”

  “还真是可惜了。”

  “鲜花怎插在牛粪之上?”

  “你若是尚未婚嫁,老夫倒是可以做媒,把你介绍给我孙儿。”

  “但可惜,你已经被那叶凡糟蹋,错失机缘了。”

  柯喆摇头说道,看向秋沐橙的目光之中,尽是可惜之色。

  “不过,纵使你对那叶凡情义再深,也不必再为他辩解了。”

  “他通敌叛国,早已是盖棺定论之事。”

  “你若想争取对他宽大处理,劝你一句,让他不要躲了,赶紧让他出了请罪。”

  “说不定,我华夏武神殿,念及其少年意气,会饶他不死。”

  柯喆沉声说着,言语之中,尽是一副居高临下之意。

  那样子,就好像手握尚方宝剑的钦差,奉命审讯犯人一般。

  “哈哈~”

  “哈哈哈~”

  听到这话,秋沐橙顿时笑了。

  那笑声,带着几分嗤笑,还带着几分嘲讽。

  “嗯?”

  “你笑什么?”一旁的言不平见状,顿时不悦。

  其余几位宗师,也是眉头皱起。

  秋沐橙却是继续笑着,反问道:“好一个盖棺定论?”

  “我想知道,当今华夏,是律法说了算,还是你们说了算?”

  “未经调查,未经审判,仅凭你们几句话,便定我家叶凡通敌叛国之罪。”

  “还说盖棺定论?”

  “几位前辈,真是好大的威严啊。”

  “便是我江东省省主,也没你们这份威严!”

  秋沐橙这话说的很重,直接给他们盖了一个目无法纪的帽子。

  若是寻常人,怕是早已恼羞成怒。

  但是,言不平他们没有。

  反而在听到秋沐橙这番言语之后,随即摇头笑了。

  “姑娘,真不知道是该说你无知,还是说你幼稚。”

  “或许说,你跟叶凡虽是夫妻,但你应该从没有走进过他的世界。”

  “在你男人的世界里,有规则,有底线,但比规则底线更大的,便是力量。”

  “在华夏,掌握最强力量的,便是武神殿。”

  “武神殿做的决定,那便是盖棺定论之决定。”

  “没有人能够忤逆,也没有人能够质疑。”

  言不平淡淡说着,低缓的语气,像是个教员一般,在像自己的学生晚辈,讲述着武道界的规则。

  当然,言不平说的这些,像秋沐橙这些世俗之人,或许很难听懂,也不会懂。

  因为武道界,对他们而言,太遥远,太陌生了。

  人们天生就会对陌生的事物保持质疑。

  “罢了,你一个弱女子,岂会懂武道之事。”

  “不过,既然叶凡不肯露面认罪,那么,你便跟他们去燕山走一趟吧。”

  “那叶凡一日不去燕山请罪,你秋沐橙,也便一日不能回江东。”

  “你不是说叶凡是有情有义之人吗?”

  “那么我们也便让天下人看看,这位年少成名的无双封号,有几份情,又有几分义。”

  长湖之畔,言不平一身长袍飘飘,负手而立。

  淡淡的话语,满是威严蕴含。

  只若叱咤一方的霸主,生杀予夺,皆在他一言一语之间。

  说完之后,言不平便挥了挥手,对着身后追随他而来的一众宗师,发号施令道道:“带走!”

  然而,就在柯喆等人上前准备将秋沐橙擒拿之时,一道纵横剑气,竟骤然斩下。

  柯喆等人当即大惊,连忙踏地爆退。

  紧接着,一道冷笑声,悄然响起。

  “久闻华夏是礼仪之邦,尊孔孟之道。”

  “现在看来,不过笑话罢了。”

  “一群加起来几百岁的老东西,如今却联合欺负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不敢与叶凡相战,却以人之妻为质。”

  “此等作为,几位也不觉得脸红害臊?”

  “我若是你们,早已羞愧自裁。”

  “活着也是丢人!”

  寥寥几句话,却是将言不平等人,骂的狗血淋头。

  湖边围观的众人,也开始指指点点,纷纷为秋沐橙打抱不平。

  “就是啊。”

  “冤有头债有主。”

  “罪不及亲人,祸不及家眷。”

  “这群老东西,不敢惹楚先生,却来欺负一个姑娘。”

  “看起来威风八面,人模人样的,衣冠楚楚之下,怕不都是群软骨头吧。”

  ()

  ()

  ()
设置 恢复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