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科幻小说书穿之拐个反派来种田

第93章:李溶溶社死现场

作者:柳家阿眠      字数:2172      更新时间:2021-07-22 21:02:35

  李溶溶摇了摇头:“高家应该是不知道,不过就算知道以柴家的家业他们也不会拒绝,毕竟和柴家联姻对他们来说百利而无一害。”

  “这又如何说起?”洛秋来了兴致,干脆跟李溶溶边吃边聊起来,明明是两个女人聊出了男人喝酒吃肉的气概,看得一旁的孟真瞠目结舌。

  “我爹跟我说的,说柴家给高家的彩礼不少,够把他整个高家买下来,听说最近高家夫妇尾巴都要翘上天了。”

  “你爹还跟你说这个?”

  “嗯啊,我爹还教我怎么做生意,说以后如果没有门当户对的就找个入赘女婿,让我学着做生意,这样成亲后不靠夫君自己也能把持家业什么的。”

  洛秋有些惊讶,这个时代竟然有这么开明的父亲,难怪李溶溶性格这样单纯,原来是受原生家庭的影响,他们家应该挺幸福的。

  “没错,你学着些以后对你是有好处的,不过分依赖男人,就不会为他的背叛感到难过。”洛秋喝了口果酿,点点头,这也是她心里的真实想法,男人可能会背叛你,事业永远不会背叛你。

  “你说话真有趣儿,我要记下来。”李溶溶乐呵呵的笑了笑,桌上菜已经吃的差不多,洛秋见她意犹未尽的样子,又让孟真添了些鸡翅鸭掌。

  李溶溶直呼过瘾,不顾形象的直接上手啃起来。

  “说起来,这个柴家是做什么生意的?”

  高家似乎是做布料生意的,柴家能在生意上对高家有所帮助,应该是同行吧?

  李溶溶啃的入迷,口齿不清的回答:“柴家生意很广,青楼赌场酒楼成衣铺子几乎都有……”

  洛秋有些惊讶:“别的不提,就青楼和赌场这种东西就不是一般人可以经营的吧这柴家难不成有人当官?”

  李溶溶点点头,有些不好意思的把手里的骨头放在一旁,手指不安分往另一根鸡翅那里伸,假装洛秋看不到,回她:“溯溪县的县令好像是柴家的女婿。”

  只是溯溪县县令?

  洛秋又问:“这么说,柴家主要的产业都在溯溪县?”

  李溶溶迷茫的摇了摇头:“这个我就不知道了,我家跟他们家没什么生意上的来往,我知道的也不是很多,不过我知道柴家并不是真心想和高家联姻。”

  洛秋不太懂柴家是个什么状况,不过这个柴家在溯溪县应该有一定地位,毕竟背后有官家撑腰,可是这样的人家是怎么找上高家的?

  “怎么知道不是真心的?因为冲喜?”洛秋问她。

  李溶溶再次摇头,高傲的撅了撅嘴:“冲喜也有态度诚恳的,柴家态度并不诚恳,只派了个管家来送礼单,本家的人一个没来。”

  “门户之间的确存在差异,不过也能看出柴家对高家的轻视。”洛秋叹了口气,这样的话高琳真嫁过去日子怕是不太好过。

  “而且柴老爷子最大的嫡孙已经开始议亲,真看得起高家也不可能是娶回去冲喜的。”

  说完这句话,李溶溶又拿了个鸡翅啃起来,幸好这个时间没有客人,不然她可就丢人了。

  也不知老天是否听见洛秋的召唤,此时门口黑影一闪,有人飞快走进来,李溶溶根本没反应过来,手上还抱着啃了一半的鸡翅膀。

  “唉?这位姑娘挺眼熟……”

  好巧不巧,来的人竟然是谢遇,他本来是想来找洛秋,视线忽然被这个不顾形象抱着鸡翅膀乱啃的女子吸引了注意力,他还是头一次见到这样奔放的女子。

  谢遇一开口惊得李溶溶手里的鸡翅都掉了,她下意识想捂住自己的脸,但看到一手的油还是放弃了,脚趾头疯狂抓地,恨不能扣出条缝来,直接钻进去。

  感受到李溶溶尴尬的洛秋起身招呼谢遇,尽可能把谢遇的注意力往自己身上引:“谢公子怎么来了?可是想吃点什么?”

  谢遇总算把目光从李溶溶身上收了回去,对洛秋打了个招呼,说道:“之前不是说我做东请你们夫妻好好玩玩?所以特意来找你和裴兄,顺便去你家蹭个饭!”

  “谢公子真是爽快,不如现在就随我回家去吧?”不快点把谢遇带走,李溶溶估计要尴尬的哭出来。

  谢遇看了看李溶溶,不确定的问:“这位姑娘是你的朋友?我怎么像在哪里见过?”

  “只是位普通的客人,毕竟是姑娘家,你这样直勾勾瞧着人家不太好吧?”洛秋尽可能挡住李溶溶,要是真让谢遇想起来,李溶溶估计会当场社死。

  “行,正好也有件事儿想问问你,咱们边走边说。”谢遇不再执着李溶溶,率先走出门去,洛秋安抚李溶溶:“我让伙计给你打包些回去,下次再去贵府拜访。”

  李溶溶感激的点点头,洛秋又叮嘱孟真把每样卤味给李溶溶再打包一份不用收她的银子才急急忙忙的跟上去。

  出了卤肉馆,谢遇面向孙大夫的医馆站在门口等着,见洛秋出来便随她一同往前走,不禁咂咂嘴感叹道:“想不到洛姑娘连公子瑜这样的人都能结识,洛姑娘究竟还有多少惊喜是我不知道的。”

  你以为你是四郎吗?

  洛秋在心里默默吐槽,换上客套的笑颜:“原先我并不知道孙公子就是公子瑜,只因我原先拜了他父亲学了点子医术,沾了点光而已。”

  “哦?”谢遇越发惊叹起来:“洛姑娘还会医术?”

  洛秋汗颜:“不过学了些皮毛,之后就忙着做生意来了,这个徒弟位置实在是徒有虚名。”

  “唉!洛姑娘自谦了,我长这么大还没见过如洛姑娘这般博学多才又能干的女子。”

  这话说的洛秋都有些不好意思起来:“谢公子可别再说了,等下臊都要臊死了……”

  谢遇笑了笑,垂眸思考片刻,最终还是选择开口:“说来近日有一件烦心事,想问问洛姑娘有何看法。”

  “什么事情?”

  谢遇表情变得有些尴尬,张张嘴也没说出什么,似乎是件难以启齿的事情。

  “可是不方便说?还是谢公子某位朋友拜托公子来问的?”洛秋刻意加重朋友二字,就是提醒谢遇未必要直接说是谁的烦心事,只需要把具体的事情说清楚就行。
设置 恢复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