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科幻小说郁先生的小娇妻又翻天了

第308章:没人相信他

作者:流云梨白      字数:2238      更新时间:2021-09-16 23:43:57

  电话打完的很快,郁廷川挂了电话。

  未央看他,“好,好了?”

  “嗯。”

  “你睡吧,我守着你。”

  郁廷川一愣,“什么,你要守着我?”

  “嗯,我睡了很多,所以我要守着你。”她道。

  郁廷川摁了摁眉心,“我去洗澡,你确定不去看看未浓了吗?”

  未央摇头,“不去了,爷爷跟康婶儿去偷偷看过就好了,人多了,未浓也会发现的,一定觉得奇怪,而且她是失忆啊,又不是变成了傻子,所以呢……还是不要了。”

  这个时候,未浓想起什么来,的确不是什么好事。

  有萧崇深守着她,一切还能好些。

  未央也没多问爷爷跟康婶儿,关于未浓的事情。

  怕惹他们伤心。

  郁廷川去洗了澡,未央就窝在沙发上看书,她喜欢看书,总是会在包里放着一本书,走到哪儿到哪儿,这个习惯是真的很好。

  等着他洗完澡,她就过来,靠在床头上,然后小声道:“我守着你。”

  “我多大的人了。”

  “无论多么大的人,都喜欢陪伴的,对不对?”

  郁廷川没再多说些什么。

  因为未央刚刚醒来,而且事情在网上闹了一疼。

  第二天回青城,他的时间也不是很着急,尽量的让未央适应适应。

  回到了青城,郁廷川第二天就消失了。

  反而是晨光跟土土都守着她,对她嘘寒问暖。

  土土小家伙更是抱着她,“你放心吧,我会守着你的。”

  “你哪里学的呀,我哪里需要你守着了呢?”

  “你需要的,乖……”

  晨光这几天去了学校,也一直往家里跑。

  未央觉得对晨光真的是太抱歉了,本来晨光要好好学习的,因为自己的意外,造成了这样的结果。

  她一个人在凤栖湾。

  纪如栩也过来了,红着眼眶,一直都不说话。

  “干嘛呀,哭唧唧的。”

  “太危险了。”

  “没事的,都过去了,吓坏你了吧?”

  纪如栩点点头,“未央,我一定,我一定会护好你的,你放心吧。”

  “我知道了,谢谢小姨。”未央开口,对这个小姨,她是无论如何都讨厌不起来。

  说真的,因为人与人之间的感情就是这样的呀,因为真诚,能够感觉到真诚的嘛。

  纪如栩对她也是真心的。

  “应该做的,我应该跟你妈妈一样,小时候护着我一样,我要护着你。”纪如栩说,眼神很坚定。

  其实接触了这么长的时间,未央算是看出来了,其实纪如栩其实是个很单纯的人。

  她的性格也好,待人也是一片赤诚的。

  “好的呀,我知道了,知道你会护着我的。”

  未央跟纪如栩又聊了一会儿,纪如栩反而歪在沙发上睡着了。

  其实她昏迷的这么些天,除了她自己睡的好好的,其他的人都在熬着,这让未央真的是心里过意不去的。

  纪如栩睡了小半天就跟康叔康婶儿回去了。

  晨光跟土土陪着她。

  她也不觉得无聊。

  而且从郁家老宅过来,还把她的那条黑狗带过来了。

  未央看着黑狗摇着尾巴,未央摸了摸它的头,想起了她看不见的时候。

  这只黑狗一直陪伴着她,是她导盲犬。

  “这么些天,事情太多,反而是将你忘了。”其实她都没时间问问郁廷川,这条黑狗,他到底是怎么弄到手的,毕竟这条黑狗,后来跑了嘛。

  她叹了口气,下午没事做,她也没看手机,大概也知道网上的事情,翻来覆去的跟上几次差不多的。

  所以,她就去了楼上,在玩拼图。

  很有耐心。

  郁廷川从回到青城后,就不见踪影。

  晚上,她都吃过晚饭了,也不见人回来。

  等着她迷迷糊糊睡着的时候,郁廷川才回来,“穿衣服,出门。”

  “现在?”

  “对,现在,快走吧。”他道,一脸疲倦。

  未央一下子就猜到了他去做了什么事情。

  “嗯。”

  未央其实是没这方面的人脉的,毕竟,这件事情,她也不能亲自去查,也怕露出端倪,让对方察觉。

  郁廷川开车,载着未央去了市北监狱。

  这里,关押的都是重刑犯。

  监狱有监狱的规定,除非是亲属,否则不能探视。

  未央去见了怀大富,她觉得挺麻烦的,可是郁廷川却能这么容易让她见到,还是在这样的深夜。她有点了解郁廷川身后的势力了。

  未央见到怀大富的时候,未央几乎有些认不出他来了。

  她眼睛了之后,是跟妈妈在法庭,看着怀大富宣判的。

  记忆中的怀大富是个大腹便便的中年男人,虽然胖些,倒也威风凛凛的。

  可如今,他瘦了一整圈不说,佝偻着背像是个小老头儿。

  怀大富看到未央的时候,愣了愣。

  未央拿起电话来,隔着那道玻璃,隔离的是两个不同的人生,怀大富也拿起电话来。

  “我是墨未央。”

  “我知道,电视新闻上看,而且我们这里也是能上网的。”怀大富说,“我只是没想到你会来找我。”

  “我就想知道当年的事情。”

  怀大富看着未央,脸色平静,那双略显浑浊的眼睛似乎也没有波澜,“我没让人杀他,我没有。”他机械的说,可不知怎么的,未央却听出他的声音里,带着一种没有人相信的绝望。

  未央看着怀大富,当时怀大富的案子开庭的时候,她年纪还小,很多细节她都不知道。

  “可你让人绑了我们。”未央没法同情他,在没有确凿的证据前,怀大富就是凶手。

  怀大富倏地抬起头来,“我只让人绑康琛一个,他是个男孩子,我就是让人吓唬吓唬他,我怕那些人,绑了你们女孩子,做点什么,我就是吓唬吓唬……所以,只绑了他一个,只有他一个,为什么……为什么就没有人相信我?!”

  他的声音很激动,激动过后,他叹了口气,然后那双眼睛再次归于死寂。

  他真的不明白,他当时明明让人只康琛一个,那些人为什么不听话。

  时间不对,地点不对。

  还想杀人灭口。

  他没想过杀人,真的没想过,他只是想让纪董事长跟她合作而已。

  他如果做了不好的事情,那就真的没有余地了。

  他是个商人,不可能做这样的事情。

  可是没人相信他……
设置 恢复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