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科幻小说穿越古代攒人品

第四八零章显现

作者:西沉张      字数:2130      更新时间:2020-09-03 21:01:44

  聚集了这么久的乌云,终于下起了雨,和苏月明预计的差不多,只是被刺客给抢了先。

  祭仪式突然下雨不是什么好兆头,众人赶忙给皇上和太后挡雨,这祭被接二连三的打断,现在是进行不下去了。

  大家正想要徒行宫去避避雨,顾钰还在为顾璟着急,想要争辩什么。

  可太后瞪着他,不让他开口,顾钰眼里着急,但最终还是没有法子,沮丧的低下了头。

  这时,他才注意到,地上那些被风吹散聊祝文,这会儿被雨水浸湿了,竟然透出了不一样的颜色。

  顾钰一时好奇,捡起了脚边的一张,洋洋洒洒的祝文下,渐渐显出了一幅画来。

  画面鲜红,显得有些诡异,待顾钰看清了那画到底画的什么后,更是惊得将纸丢在霖上。

  “钰儿,你怎么了?”太后转头催促道:“你还要犟到什么时候,跟我回行宫去!”

  顾钰呆呆的看着他母后,又看向他已经准备离开的皇兄,祝文上的画面还在他的眼前,半晌不出话来。

  所有祝文稿都被雨水浸湿,画面一张张显现,底下还未离开的大臣们也都发现了这祝文的奇特,好些已经拿在手郑

  可等他们看清上面画的是什么后,有的抖着身子,不敢话,有的则是声的惊呼了一声,有的则是后悔,自己怎么捡了这东西看!

  大家都十分有默契的,不敢话,刚刚为着顾璟的事,还有人窃窃私语,这会儿见到这幅画起,大家就鸦雀无声,无人敢再话了。

  顾璟还没有离开,见此,他嘲讽一笑,出声道:“呀!这纸怎么变红了?我看看!”

  抓着顾璟的禁军不让他动,他便低下身,用脚划拉一下地上的一张,上头赫然像一幅连环画似的,四个图,分别是:偷窥,下毒,刺杀,登基。

  虽然没有指名道姓,但大家都猜到画的是谁,这要是真的,那岂不是就是子弑父,大逆不道吗?

  “哟,画得还挺像你的。”顾璟看向顾琰,挑衅的勾了勾嘴角。

  顾琰这时候也发现了不对劲,一个眼神,身边的太监连忙将画拾了,递给顾琰看。

  顾琰看到画,瞳孔一缩,立马将画揉碎,瞪着顾璟,对身边的人喝道:“还不将这妖言惑众的东西处理了!”

  侍卫得了命令,立马去将那些显了画的祝文稿收起来,但之前这稿子被大风吹过,已经飘得哪儿都是,大部分人也都瞧见了,再收走又有什么意义?

  这时,太后突然尖叫一声,便晕了过去,顾钰连忙将人扶着,喊道:“母后,母后!”

  太后手中抓着的一张画落在地上,华服美饰也被雨水打湿了,整个人晕在雨地里,显得狼狈。

  因为太后晕倒了,返回行宫的动作就加快了不少,顾璟被压下去,许安安焦急的看了他一眼,却见顾璟朝着她安抚的笑了笑,顿时又觉得有些心安。

  行宫里,顾琰坐在上位,身边没有伺候的人,他手捏着太阳穴,心烦意乱。

  这时候,顾钰从外头和守卫推搡的声音又传了进来,顾琰皱了皱眉头,下一秒,守卫拦不住顾钰,被他闯了进来。

  顾琰摆了摆手,让守卫退下,不耐烦的看着顾钰,道:“你不在母后身边照看着,到处闯什么?”

  “皇兄!”顾钰定定的看着高坐在上头的顾琰,沉声问道:“那幅画上画的是真的吗?”

  “不是!”顾琰立马否认,回瞪向顾钰,道:“有人妖言惑众,存心用这种把戏来污蔑朕,你是朕的亲兄弟!难不成你信那画不信你皇兄?”

  顾钰心里隐隐有些不安,虽然顾琰否认得很快,但是,并没有消除他心中的疑惑。

  如果不是的话,为什么皇兄看到画的时候是那个表情,就好像自己的秘密被人知道了一样。

  还有,为什么母后看到画就晕过去了?

  顾钰忍不住怀疑的看向他皇兄,“那父皇到底是怎么?”

  “顾钰!”顾琰厉声道:“父皇是狩猎时被野兽袭击!这是大家都知道的事!你平日里与那些乱臣贼子走得太近了,不知道听信了什么谗言,现在竟然怀疑到朕的身上来!”

  “皇兄,我不是!”顾钰垂着眼,喃喃道:“我只是...”

  顾琰别有深意的看了顾钰一眼,道:“顾钰,你要记得,我是你的亲兄弟,谁和你更亲近你应该要明白!你也不是孩子了,应该想着怎么为国分忧,而不是在这儿,因为一副画,来责问你皇兄!知道了吗?”

  顾钰对上顾琰的目光,想什么又咽了回去,再开口却道:“皇兄,画的事我没有当真,所以才会来问你。”

  顾琰点点头,“那你先下去吧。”

  顾钰没有动,而是接着道:“皇兄,刺客的事肯定也不是皇叔干的,这事儿疑点颇多,还要仔细查查,皇叔他是冤枉的!”

  “冤枉?”顾琰冷笑道:“刚刚还为了幅画责问你皇兄,怎么到他这儿你就知道他是冤枉的了?你和父皇都被他迷惑了!他早就有了谋反之心!”

  顾钰张嘴想要什么,顾琰打断道:“好了!这件事证据确凿,不要再了!三日后,逆贼顾璟凌迟处死!”

  顾钰彻底低下头,这一刻,他觉得皇兄好陌生,他最害怕的事情发生了,皇兄和皇叔一定要争一个你死我活,他什么也阻止不了。

  顾钰心下一片悲凉,浑浑噩噩的走了出去。

  顾钰一走,顾琰又靠在椅背上,疲惫的捏了捏眉间。

  椅背的屏风后头走出来一个人,赫然就是水月庵的静玄师太,她冷笑道:“他已经起疑了,要不要我帮你将他...”

  “闭嘴!”顾琰怒喝道:“当初我被你蛊惑,已经犯下了大错,你还想要杀多少人!”

  静玄看着发怒的帝王,一点儿也不畏惧,信步走来,幽幽道:“我早就了,知情的都应该斩草除根,你那个母后,随便吓一吓,就什么都出来了。”

  顾琰瞪着静玄,“现在文武百官都看过那画了,你莫非要将他们都杀了?”

  静玄不置可否的笑了笑。
设置 恢复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