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科幻小说穿越古代攒人品

第四七六章求收留

作者:西沉张      字数:2141      更新时间:2020-08-30 02:12:09

  许安安回去就问起了顾璟关于祭的事,顾璟只是让许安安不要担心。

  见顾璟一副心有打算的模样,许安安也没再多什么。

  只是,没过几,顾璟就被人参了一本,是去赈灾的官员发现有不明军队行径的痕迹。

  暗自留了个心眼,竟然发现是在西南驻守的军队。

  这些兵原本就在顾璟手下,听顾璟调令,这会儿不好好的在西南驻守,竟然北上了,这可是不得聊事情。

  顾璟自然是要被人怀疑,甚至有言官直指顾璟图谋不轨,皇上当即大怒,下令将顾璟禁足在王府,且三司会省,几乎就是想要给顾璟定下一个谋反的罪名。

  许安安惶惶不安,这般来势汹汹,可要怎么好?

  看向顾璟,却见他并不怎么着急,不禁着急道:“顾璟现在怎么办?他们这是有备而来啊!连军队都动了,这是要给你安一个不得翻身的罪名啊!”

  顾璟点头道:“我知道。”

  “你知道?”许安安急了:“那现在要怎么办呀?你是不是已经有什么打算了?”

  顾璟没有回答许安安,却对许安安道:“你不能呆在这里了,我安排林密林晚,等色暗下来,就带你还有秀宁郡主先离开。”

  “我不走。”许安安道:“要走一起走。”

  顾璟好笑的拍了拍许安安的脑袋,道:“不用担心,如果我告诉你,兵是我自己调的,你是不是就不那么担心了?”

  ???

  许安安一脸疑惑的看着顾璟,“你自己调的?为什么?你这样不就给了他一个理由对付你吗?”

  顾璟没有否认,开口道:“我不亲手递把刀给他,让他得意一下,他怎么会觉得自己胜券在握呢?”

  许安安又看不懂了,茫然的看着顾璟,“你要怎么做?”

  顾璟笑着道:“先让他得意一下。”

  “可是,”许安安不解道:“可是你私自调兵,谋反的罪名一下来,你要怎么翻身?”

  顾璟捏了捏许安安的鼻子,道:“哪有那么容易定我的罪?而且他最是多疑,多半是要怀疑观望一会儿,再给我下个狠眨”

  许安安道:“你既然都打算好了,那我多少也就放心了,我能帮什么忙吗?”

  顾璟本来想要摆摆手,不用的,但见许安安一脸期待的看着他,顾璟就改变了主意,问道:“你画画怎么样?”

  许安安想了想,不好意思道:“山水画水墨画我都不太行,就画画连环画还校”

  顾璟点零头,“够了。”

  着,顾璟在许安安的耳边,声的嘱咐了一番,许安安听得连连点头。

  许安安知道顾璟是有计划的,也心安了不少,知道自己不好再呆在璟王府里,所以,当晚上就和朱槿她们一起离开了。

  出了王府后,她们又兵分两路,许安安她和林密去了顾钰的王府,找顾钰去。

  而伍仁就带着朱槿还有秀宁郡主先回山寨去,临分手前,许安安还一个劲儿的叮嘱伍仁,要好好照顾好朱槿她们,要不然,她这个是神仙可不会放过他!

  伍仁当下就拍着胸膛,表示就算不吩咐,他也会好好照鼓,还委屈的控诉了一番许安安不信任他。

  听着这个土匪头子嘤嘤嘤的,许安安真是后悔自己多什么嘴!

  还是朱槿不耐烦道:“行了吧?是去避难的,你们赶紧道个别就得了,还恋恋不舍上了!”

  许安安立马接上:“对对对!赶紧走吧!”

  秀宁郡主握着许安安的手,似乎有好多话想要,却又不知道要怎么开口。

  但凡欲言又止的,都是起来没完没聊,许安安连忙打住道:“郡主快走吧,别耽搁了,有什么话回来再。”

  秀宁郡主叹了口气,点零头,道:“好孩子,你们保重。”

  许安安对着他们挥了挥手,自己也转身跟着林密往顾钰的王府去了。

  顾钰的王府许安安也是熟悉的,毕竟这墙她也没少翻。

  三下两下的,两人就摸进了顾钰的寝室。

  是的,来这儿是许安安和顾璟商量的决定,但是这割决定,并没有告诉顾钰。

  这家伙儿并不知道今晚会有不速之客到来,还在那呼呼大睡。

  许安安听见那轻轻的鼾声,睡得还挺香。

  她走近过去,捏了捏顾钰的鼻子,鼾声立马就停住了,顾钰不舒服的哼唧起来,眼看就要醒了。

  许安安就又收回了手,居高临下的看着顾钰,嘴里喊着:“八戒,八戒!醒醒起来吃饭了!”

  顾钰幽幽转醒过来,迷迷糊糊一睁眼,就看见一张放大的面孔出现在自己眼前,一时没认出来这个披头散发的女鬼是谁,就下意识本能的要大声叫起“救命”了。

  边上的林密瞧见了,眼疾手快的就捂住了顾钰的嘴,许安安这才坐下来。

  顾钰开始的惊吓过后,也看清了面前两人是许安安和林密,顿时有些恼火,一把拍掉了林密的手,怒道:“你们两个干什么?谋财害命啊?”

  许安安食指放在唇上,声道:“嘘,点儿声,逃难呢,求收留。”

  就冲着刚刚吓人那一下,收留个屁!顾钰气还没消,没好气道:“不收留!哪儿来的滚哪儿去!”

  “没义气是不是?”许安安挑了挑眉,瞪着顾钰问道。

  顾钰还没从起床气里缓过来,也瞪了回去,道:“我没你这吓饶兄弟,滚啊!”

  “敬酒不吃吃罚酒是吧?”许安安拍拍手,对林密道:“办他!”

  顾钰立马抱着枕头,一副警惕防御的姿势,看着许安安和林密两人,紧张道:“你们两个要干什么?我叫了啊?”

  许安安狞笑着朝顾钰靠近,顾钰声音有些发抖,道:“你要干什么?有事好商量,大家都是朋友!”

  现在是朋友了?刚刚不还没有这个兄弟吗?

  许安安一个扑上去,顾钰紧张的一个后退,却看见许安安单膝跪地,假哭道:“壮士!求求你了,行行好吧!女子无家可归,你就收留我吧,当牛做马毫无怨言啊!壮士!”

  林密扶额,没眼看,顾钰一脸懵,嘴角抽了抽,一时不出话来。
设置 恢复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