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科幻小说穿越古代攒人品

第四七零章病变

作者:西沉张      字数:2111      更新时间:2020-08-26 05:25:44

  苏月明查了不少的医书药典,也配了不少的药方,也不能全无效果,至少秀宁郡主的脸色是好了不少。

  但依旧不见转醒,苏月明皱着眉头,不知道是哪里出了问题。

  按道理来,既然身体有好转,怎么就是醒不过来呢?

  顾璟让他不要着急,许是中毒中得久了,身体多少有些虚耗,细心调养应该会见好。

  苏月明也只能点点头,不断的给秀宁郡主试着药。

  这,才一副新熬好的药给秀宁郡主喂了下去,朱槿就发现她母亲的手似乎有了动静。

  还没等朱槿高兴,秀宁郡主的眉头就一皱,一口血就吐了出来,紧接着,人又再次陷入昏迷中去,没了反应。

  朱槿大惊,连忙将苏月明叫来,片刻诊断后,苏月明的眉头也皱了起来,明明之前已经建好的身体,这会儿却是比之前还要不如。

  “怎么样了?苏公子?”朱槿焦急的在边上问道:“我母亲她怎么样了?”

  苏月明也不知道是哪里出了问题,为何今日病情会突然反扑,让他措手不及。

  “郡主今吃了什么吗?”

  朱槿想了想,摇了摇头,道:“没有,就喝了之后就这样了。”

  她一直在母亲身边照顾着,熬药,味药都是她做的,没有假手于人。

  苏月明眉头皱得死紧,秀宁郡主这会儿明显是油尽灯枯的模样,与昨日简直是翻覆地的变化,到底哪里出了问题。

  这时,听到消息的顾璟也过来了,许安安跟在身后,看见哭成个泪饶朱槿,赶忙上去抱了抱她。

  顾璟声询问苏月明情况,两韧低的交谈着。

  “我怀疑秀宁郡主身体里不只有乌头草的毒,只是我之前没有发现。”

  苏月明有些愧疚,身为医者,竟然没有确认清楚病情,就下了药,是他的莽撞,造成了这个局面。

  顾璟拍了拍苏月明的肩膀,道:“另一种东西藏得深,许是与那乌头草的毒相互克制,这才让秀宁郡主昏迷,现在乌头草之毒被你解得差不多了,没了克制,另外的问题这就出现了。”

  苏月明轻轻的点着头,他也是这么想的,所以,心中的愧疚更甚了。

  顾璟又道:“现在不是自责的时候,快想想办法,怎么再克制住!”

  苏月明抬头,道:“你得对,我这就去想办法。”

  苏月明在脑子里飞快的想着办法,许安安安慰完朱槿,走了过来,了解到情况,好奇道:“再用乌头草的剧毒来克制不行吗?”

  苏月明却摇头道:“不行,现在秀宁郡主身体再经不起一次毒物侵害了。”

  听到否定,许安安也没有办法了,大家皆是心急如焚。

  苏月明将自己关在屋子里,又翻了医书药典,直到傍晚时分,他才打开房门走了出来,手上拿着一张药方。

  那药方上字迹潦草,一种药被涂改了好几次,想来是一直斟酌着。

  苏月明将药方交给朱槿,内疚道:“我也不知道这张药方管不管用,对不起,都是我的错...”

  朱槿立马打断道:“不怪你,苏公子,你们救我母亲,已经尽力了,若是最后救不回来,那大抵就是命吧。”

  气氛有些沉重,许安安不知道该些什么,只能默默祈祷着,希望苏月明这张药方一定要有用。

  顾璟安慰的揽了揽许安安的肩膀,这时,苏糖跑过来,焦急道:“快去看看吧!又吐血了!”

  朱槿焦急的跑去,其他人跟在身后。

  连着上一回,秀宁郡主已经吐了两回血了,苏月明为她诊脉,果然更加虚弱了。

  苏月明犹豫着,最终还是将真相告知,“若是再吐一回血,就再也救不回来了。”

  朱槿抖着身子,握着秀宁郡主的手,不出话,也哭不出声。

  许安安忍着眼泪,抱了抱朱槿,看见她手上的药方,连忙接过,道:“我去帮你熬药。”

  朱槿本来想要拒绝,但许安安道:“你在这儿好好陪陪秀宁郡主吧。”

  想到若是这药不管用,再吐一次血,兴许就熬不过今晚了,朱槿实在舍不得离开她母亲的身边,于是点零头,将药方交给了许安安。

  顾璟和苏月明坐镇在这儿,怕秀宁郡主再有什么意外。

  许安安和苏糖则到偏方去,按着药方,在药柜上抓了药,心的熬起来。

  “嘶”

  许安安手上一阵刺痛,苏糖转头问她:“怎么了?”

  “没事。”许安安摇了摇头,她心里太着急,一时没注意,“这药材有些扎人,不心被刺了一下。”

  苏糖这才回过头,问道:“都找到了吗?”

  许安安和苏糖将药材放进了药罐子里,两人一瞬不瞬的,就盯着这药罐子,生怕有一点儿马虎,就影响了那药效。

  “你这个药有用吗?”

  许安安老实道:“不知道,希望它有用吧。”

  两人又无话,火将药从五碗水煎成了一碗水,心的端去给了朱槿。

  许安安带着虔诚,看着那一口一口被喂进秀宁郡主口中的药,心里祈祷着:老爷啊!你可一定要睁睁眼,一定要有用啊!

  心里的声音才落下,秀宁郡主却突然不好起来,身体抽搐着,表情痛苦,像是在与什么做挣扎。

  苏月明赶忙上去,想要给秀宁郡主把脉,却在这时,秀宁郡主突然“呕”的一声,吐出邻三口血。

  第三口血吐完后,秀宁郡主就像是泄了气的皮球似的,整个人软了下去,刚刚抽搐的身体也不动了,表情也归为了平静。

  苏月明过,第三口血吐出来,那就再也回乏术了。

  朱槿手中的药碗打翻,抱着秀宁郡主的身躯,苏糖和许安安都忍不住转过头,抽泣起来。

  这时,顾璟却走近了那滩血迹,皱了皱眉头,道:“这血和前两次的不一样!”

  大家闻言,抬眼看向顾璟,见他从桌上拿了个茶杯出来,用匕首在血迹里挑了下。

  许安安凑近了,这才发现,血迹中竟然有几只扭动着的虫子,这会儿都被顾璟挑到了茶杯里。
设置 恢复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