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科幻小说穿越古代攒人品

第四六九章天地良心

作者:西沉张      字数:2176      更新时间:2020-08-26 05:25:44

  等顾璟来到酒窖的时候,看到的就是一群酒鬼,横七竖八也不管脏不脏就躺下了。

  顾璟叹了口气,越过不知道谁的胳膊,将许安安抱起来,转身就要走。

  剩下的就看林密和林晚有多少耐心吧。

  等许安安再睁眼,已是又一的阳光普照,根本不记得自己怎么回来的许安安,自然也就没有多少反思的意思。

  就连桃后来都醉了,今也没看见桃来服饰,大抵是也醉得不省人事了。

  许安安便本着去慰问慰问的心情,顺路就先到了苏糖的院子。

  还没进院子,就听见苏糖委委屈屈的着好话,走进去一看,苏糖正顶着张宿醉的脸,一个劲儿的和她三哥哥保证以后不喝酒了。

  许安安看着好笑,不心发出动静,被苏糖听见,一转头,发现是许安安,立马瞪了她一眼,“都是你这个罪魁祸首!”

  许安安两手一摊,“关我什么事?喝酒可不是我提议的。”

  “但是灌酒是你灌的!”苏糖怒视许安安。

  许安安立马转头对苏月明道:“苏公子你看,苏糖还没认识到自己的错误,还找借口呢!”

  “许!安!安!”苏糖怒吼一声:“我杀了你个告状的!”

  见苏糖真的扑过来,这哪能不跑的呢!

  俩人闹了一会儿,待累了,才喘着气停下来。

  许安安这才好奇问道:“苏公子你不是都在闭关找毒物吗?是不是有什么发现了?”

  苏月明点零头,道:“是有一些发现。”

  许安安立马坐正,洗耳恭听。

  “还是安安姑娘提醒我的。”苏月明慢条斯理道。

  “我?”许安安指了指自己,“我什么了?”

  苏月明解释道:“安安姑娘不是水月庵中种有很多的乌头草吗?我觉得秀宁郡主中的就是乌头草之毒。”

  “乌头草?”许安安喃喃着,这东西听林密的意思可是毒性非比寻常,那,“那秀宁郡主能治好吗?”

  苏月明又道:“乌头草毒性猛烈,想来秀宁郡主应该中毒不深,否则不可能活到现在,但是,要解乌头草的毒,在下没有什么把握,只能试一试。”

  “一定能找到办法的。”许安安肯定道:“你和顾璟都那么厉害,你们一定有办法。”

  苏月明笑了笑,道:“我倒是觉得安安姑娘很厉害,有安安姑娘在,麻烦都能解决。”

  “三哥哥!”苏糖一听这话,立马出声道:“你这话的不对,解决什么呀,她就是那个麻烦的制造者!”

  许安安瞪着苏糖,苏糖对着许安安吐了吐舌头。

  苏月明却道:“那道是解铃还须系铃人,关键还是安安姑娘功不可没。”

  许安安被苏月明夸得都不好意思了,连忙道:“还好,还好,我也就是那么偶尔碰巧了。”

  苏月明笑道:“安安姑娘过谦了。”

  两人谦虚的互相推辞了一会儿。

  苏糖看得翻了个白眼,看着许安安的眼神里明晃晃的写着“不要脸”三个大字。

  许安安一点儿也不气,对着苏糖吐了吐舌头,一副“你哥哥夸的你有本事反驳啊”的表情,把苏糖气了个半死。

  过后,苏月明要去给秀宁郡主看病,许安安正好想要去看看朱槿,于是便一起跟了过去。

  秀宁郡主一直住在朱槿的院,顾璟对外朱槿病了,于是苏月明便日日去给朱槿瞧病。

  朱槿也是一副宿醉之后的样子,看到苏月明过来,又打起精神,等着苏月明给她母亲诊脉,声询问着情况。

  苏月明将刚刚与许安安的好消息告诉了朱槿,知道是什么毒了,应该就能解了,这也是朱槿的想法。

  虽然苏月明没有什么把握,但朱槿觉得已经成功了一半了。

  好在之前为了造成朱槿确实病了,而且病得很重随时可能会挂聊感觉,这个院子里,连药柜都搬过来了,每都在院子里熬点草药,将整个院子变得药气十足。

  不过,这会儿倒是方便了,苏月明直接就在这院子里抓药,熬药就行,倒也不会引人注意。

  许安安受不了今这药味儿,估计是熬了黄连,连空气都是苦的,呆了一会儿,见自己暂时帮不上什么忙,就离开了。

  左右也不能到处乱走,毕竟顾璟的王府里也还是有那么几双眼睛的。

  这么一想,许安安也不想要在这个时候给他们添麻烦,于是决定回自己院子呆着去,也许顾璟就在院子里等她呢!

  回去的路上,花园径,左右倒是没有丫鬟厮,可以放心走过。

  不过,才走到一半,边上的花丛里就传来一阵响动,许安安一惊,这大热的,蛇虫鼠蚁什么的最多了,该不会要在花丛里蹦出一条蛇来拦路吧?

  许安安加快了脚步,打算快些跑走,却在这时听到一声喷嚏声。

  当下就反应过来,是个人啊!

  但又马上反应过来,怎么这里有个人啊!她可不能让人瞧见了,脚步直接跑了起来。

  伍仁丛花丛中站起身来,抚去一身的露水,打了个寒颤,远远看到一个很像神仙的背影丛他身边飞快的跑走。

  伍仁刚想要开口叫住,身后就传来一个人声:“你醒了?”

  伍仁一回头,原来是林密,想要话的伍仁,鼻子一痒,一个哈欠又打了出来,这一下可不得了,就像是碰到了什么开关似的,接二连三,一炼打了七八个,喷嚏打得他差点儿喘不上来气。

  好不容易停住了,伍仁吸了吸鼻子,回忆道:“我怎么在这儿睡着了,昨好像喝酒来着。”

  到这儿,抬头看了一眼有点儿心虚的林密,问道:“我怎么在这儿?”

  林密顿了顿,反问道:“你问我,我问谁?”

  伍仁挠了挠脑袋,觉得这个问题问别人好像确实没什么答案,但是昨他喝多了,死活想不起来,鼻子又痒了起来,唯恐喷嚏又要打个不停。

  “那什么,我去找点儿药吃吃!”伍仁趁着还能话,赶紧告辞了。

  林密呼了一口气,昨他和林晚两人抬这群醉鬼抬得精疲力尽,谁知道这伍仁抬到这儿,抱着树皮树叶草根泥土,是下酒菜来了要再喝两坛!

  地良心,实在是拉不走这才把他丢这儿肯树根的!
设置 恢复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