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科幻小说千面皇妃有萌娃

第一千零四十六章 回辛者库

作者:兰若春风      字数:2236      更新时间:2021-09-17 00:05:18

  马车的铜铃,随着马儿轻晃着,那一声声的清脆而有幽怨的声音,将她的心荡的更远。

  “那你说去哪?”

  “去哪都好。”

  梦桃听着她的声音嘟起了嘴,道着:“那我可不知道,你如今可跟我不一样,你可是镜圆宫的主子,是有二三十个牛逼丫鬟伺候的人,比不得我……”

  “你是淑妃,你不回镜圆宫,也不去去金銮殿,问你什么你也不说,这可让我如何是好?我可不想被安嬷嬷骂,你可是主子……”

  梦桃牵着马车,一边走着,一边独自喃喃自语着。

  “那就送我去安嬷嬷那里吧。”

  提到了安嬷嬷,姜瑶闭上眼睛,那就去安嬷嬷那里,她知道安嬷嬷是个外冷心善之人,断然可以收留她一夜,就一夜就好,她实在不想回到段景延的视线里。

  “啊?你可是淑妃,你去辛者库做什么,安嬷嬷也不能……”

  “求你了,梦桃,别问了。”

  姜瑶冷笑着,她不想说任何的言语,梦桃看着她这么执拗,也觉得分外的忧伤,与会死啊她调转着马车头。

  板车上水桶内的水溢了出来,浇了姜瑶一脸,那时从井底刚打上来的水,就这么洒在姜瑶的脸上,她被冷的倒吸了一口凉气。

  她不自觉的用手抹去自己脸上的水迹,就在摸得同时,她摸到了头上的那个红色的海棠发簪,她举着发簪,在眼前看着。

  姜瑶苦笑着,转动着发簪上,看着没有任何一个刻字,她可是记得在寒梅园外的海棠林内,段景延送给她的上面是有着。

  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可是如今空空如也,他说这是做来亲自送给她的,难怪……送给她的,做工精细,却像是没有了灵魂,变得空空如也。

  只是一个好看发簪,姜瑶想要大哭出声,可是却像是被扼住了喉咙,丝毫哭不出来,她只能轻轻的笑着,在笑着……

  段景延,你爱的不是我啊,是我的过去啊,可是过去那个也不是我啊,现在的我你都不会看一眼。

  即便知道所有的荒唐,姜瑶还是舍不得将那发簪扔掉,毕竟那是他亲手所做,送给她的,是唯一在她姜瑶心里存在过的痕迹,她珍惜着。

  而她还是将发簪揣入了怀里,紧紧的压在胸口上,她苦笑连篇着。

  眼角的眼泪流了下来,她一个侧头,任凭那马车上荡漾的水桶,水泼洒在脸上,像是一遍遍的羞辱,自取其辱着。

  那条长街上,午时各宫都在安睡,没有人迹,姜瑶就躺在班车上,进了辛者库,没有任何人发现和察觉,辛者库的奴役们都出去做工了。

  梦桃将马车停在安嬷嬷的寝屋门前,她蹙起眉头叹息的看着姜瑶道:“瑶瑶,到了辛者库了。”

  而姜瑶则是一直捂着胸口,眼睛一眨一眨的失神,梦桃见她仍旧不想说话吗,就走到安嬷嬷寝屋门,手敲上了安嬷嬷的门。

  “咚咚……”

  梦桃焦急的敲着木门,倾听着里面的动静,而门内的安嬷嬷则被声音吵醒。

  她打着哈欠从寝房内走了出来,瞧着门外的梦桃,一个嗔视念叨着:“你个死丫头,大晌午的敲什么门,没瞧见老婆子我在午睡呢?”

  梦桃此刻也顾不得安嬷嬷的训斥,拉着安嬷嬷的胳膊,扯着她就往台阶下走去。

  “嬷嬷,你快过来……”

  安嬷嬷紧皱着眉头,不明白这是发生了什么,但是看着梦桃一副不同寻常的情急,往常一向尊老爱幼的梦桃,竟然拉着她往下面而去。

  只见马车上,姜瑶的身子缓缓坐了起来,安嬷嬷一个惊愣,她面色当即惊慌着,然后拉着梦桃赶紧对着姜瑶,诚惶诚恐的作揖着。

  “奴婢拜见淑妃娘娘,淑妃娘娘万福金安。”

  姜瑶眉眼中没有丝毫的波澜,她手抓着马车的围栏。这一个触碰,手上钻心的疼痛,这才令她斯哈一声,垂下眼眸看向了手上的伤口。

  梦桃也直起身子看向姜瑶顿时惊呼着跑过去,她慌张的看着姜瑶的手,道着:“瑶瑶,你这是怎么了?可是刚才在祥福宫摔的?”

  而姜瑶则是苦笑着摇了摇头,借着梦桃的力气的艰难的从马车上走下来。

  “梦桃。不得无礼,怎么能直呼娘娘的名讳,还不快给娘娘赔罪?”

  梦桃这才恍惚的看着姜瑶,她有些惶恐的瞧着她,喃喃的道着:“是啊,你如今可是位份尊贵的淑妃娘娘,我只是一个小宫女……”

  姜瑶则是深吸一口气,手疼的很,但还是握着梦桃的手,嗔视着道:“你觉得我在意过哪些吗?”

  而一旁的安嬷嬷眉眼加深着,她又看向了姜瑶,心里不禁有些疑虑,“祥福宫……”

  “淑妃娘娘,此时到辛者库是有什么吩咐吗?”

  “没有任何事,”姜瑶眉眼满是沉郁甚至有些哀默之色,她一声苦笑着:“倒是有一事要求嬷嬷,我能否在你的辛者库里,找个容身之处?”

  姜瑶说的恳切,倒是令安嬷嬷眉头一紧,恭敬的回着:“淑妃娘娘这是说的哪里的话,您的镜圆宫可是比这辛者库要好上万千许,听说寝殿的床褥都是用了缥缈阁的冰羽……”

  姜瑶眉目一皱,她自然是知道镜圆宫是要比这辛者库舒服万分,但是此刻她想到段景延就是满心的怨怼。

  “我不想回去,安嬷嬷。”

  姜瑶说着此话,声音低沉着,身上满是冷清之意,而姜瑶却大步走向了安嬷嬷的寝房。

  “娘娘,奴婢住的肮脏的地方,娘娘怎么能住呢,奴婢还是给娘娘叫个銮驾吧,想必皇上也定会……”

  姜瑶听安嬷嬷的话语,嘴角更是带着冷笑,她眼神昵着安嬷嬷道:“皇上要找的也是淑妃而不是我……”

  她说的很是酸楚,但是在安嬷嬷和梦桃看来,倒是有些听不明白,觉得姜瑶举止有些不可思议着。

  她径直进了安嬷嬷屋子里内,往床榻上倒了下去。

  “瑶瑶!”

  梦桃高呼了一声,生怕姜瑶晕了过去,可是瞧着她躺在床上的模样,像是已经没有了魂识一般,只是那双桃花眼里还在眨着,像是唯一昭示着生命的存在。

  眨动之间像是有万千的风华,里面泛着星辰的光芒,一张一合的眨动着,随后哗的一下子,那眼中的星辰顺着眼角滑落下来,被日光照耀着,带出一行银丝的光芒。
设置 恢复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