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武侠小说我能追踪万物

第八百九十五章 源初之恶的滋生

作者:武三毛      字数:2113      更新时间:2020-05-15 17:13:58

  半日之后,陈沉在一群人的护送之下回到了地球。

  “各位,我就在这颗星球上修养一段时间,如果有什么事,我再告知你们。”

  地球只是一颗普通星球,经不起太多强者折腾,所以陈沉准备一个人独自在地球疗养。

  “嗯,主上,我去唤醒其余至尊,这段时间,还请主上务必保重。”

  厄运至尊拱了拱手,一脸关切地道。

  “放心吧。”陈沉笑了笑后,便辞别了众人。

  ……

  回到地球,陈沉随意地出现在了一座城市的公园之中。

  此时的他满头白发,宛如普通的老人。

  找了一条长椅坐下之后,陈沉将手放在了心脏的位置。

  源初之心跳动的极为微弱,但陈沉能感应到其中隐藏的力量。

  其实之前那一战,源初之心并不是完全没有发生变化。

  只不过发生变化的时机很微妙。

  并不是自己斩杀巨灵族至尊的时候,也不是自己掠夺坚心甲的时候,更不是封印虫族女帝的时候。

  源初之心真正变强的刹那是在战斗结束之后。

  当时,炼神冥帝对自己说了声谢谢,就那刹那功夫,源初之心突然变强了些许,连带着自己掌握的所有箴言掌控度都提升百分之一左右。

  “源初之心,何为源初?”

  陈沉靠在长椅之上轻声自语。

  如今可以肯定的是,想让源初之心变强,想完全掌控“源”字箴言,依靠的并不是杀戮,更不是掠夺,而是其他东西。

  公园的空气十分新鲜,其中没有灵气,更没有仙气,陈沉安坐在其中,陷入了沉思。

  “其实也是理所应当,与源初之心相对的是源初之罪,源初之恶这两道万恶之源,杀戮,掠夺,严格来说都算恶,如果源初之心靠杀戮,掠夺来变强,那和万恶之源又有什么区别?

  ……

  难道靠帮助他人?”

  陈沉脑海中闪过这个念头,但又感觉没那么简单。

  就在这时,不远处一个六七岁大小的男孩儿由于跑的太快,噗通一声栽了个跟头。

  陈沉见此下意识地走了过去,将那男孩儿扶了起来。

  男孩儿站起身后,礼貌地回了一句“谢谢爷爷”,然后又沿着公园的路向着远处快步跑去。

  陈沉待在原地,默默地看着男孩儿的背影。

  源初之心并没有因为男孩儿的一句谢谢发生变化,事实证明,要想源初之心变强,不是单纯的乐于助人那么简单。

  回到公园的长椅上坐下,陈沉没有继续苦思冥想下去,而是闭上了眼睛,开始享受公园的清新。

  不知不觉间,他竟然睡了过去。

  ……

  等再醒来时,已是月朗星稀,公园里再无一人。

  陈沉站起身,伸了个懒腰,竟觉得神清气爽。

  黑夜之中,他目光所及之处,隐隐有一缕淡淡的黑色气流正在空气中流动。

  看到那黑色气流,陈沉脸色微僵,随后眼神变得有些诧异。

  “源初之恶?”

  他拥有源初神识,自然一眼就看出这黑色气流是什么东西。

  说实话,万恶之源从名字来看,不难理解,但具体到底是什么东西,他内心并没有准确的定义。

  眼看着黑色气流朝着远处飘去,陈沉缓缓跟了上去。

  片刻之后,他来到了一间看守所。

  那黑色气流飘进看守所之后,最终落在了一名平头,神情疲惫的中年男子身上。

  中年男子对此并没有什么反应,就那么静静地坐在看守室中,眼神中有恐惧,有后悔,有茫然,在深处,还有些许疯狂,这种眼神经常出现在犯下大罪的犯人眼中。

  陈沉隐去了身形,找到了这个男人的案件调查报告,开始仔细翻阅了起来,看完之后,他眉头下意识地皱了起来。

  男子名为云某,其犯下的罪行很简单,也很恶劣。

  在一个漆黑的夜晚,他将他瘫痪的生母给活埋了。

  骤然一看,这可以说是极致的“恶”的体现了。

  百善孝为先,他不孝也就罢了,竟然还对生母下如此狠手,按理说,这罪行死个数十次,也不为过。

  放下调查报告,陈沉再度看向了那个看起来普普通通的中年男子。

  强大的源初神识在他身上横扫。

  没过多久,他便看到了这个男子的一生。

  这人出生之时和寻常人一样,身上并没有源初之恶的气息。

  事情的变化发生在他八岁那年,八岁时,他生母带着弟弟妹妹改嫁到异地,唯独没有带上他,致使他由叔父代为抚养。

  从那时候起,他身上便沾染了一丝源初之恶。

  陈沉转过头,目光穿越数十里,看向了远处某家医院的病房。

  病床上,一个瘫痪的老人面如死灰,正是这男子的生母,其身上同样有着源初之恶的气息,和男子八岁时沾染上的那些同源。

  收回目光,陈沉又看向了那男子。

  男子从小由叔父带大,自然享受不到多好的待遇,于是身上的源初之恶的气息越来越重,并且开始出现各种不同来源的源初之恶。

  就这样,三十多年后,那和他没感情的弟弟妹妹将瘫痪的生母丢给了他。

  自此,他身上源初之恶的气息开始飞速暴涨,怨恨,不甘,愤怒,各种各样的负面情绪接连出现。

  除此之外,还有自己家庭的压力。

  一年之后,恶念已经充斥了他的整个身心,陈沉甚至在他体内看到有阴影正在疯狂吞噬他的灵魂。

  于是悲剧就这么发生了。

  收回源初神识,陈沉再度看向了那个被源初之恶吞噬了灵魂的男人。

  他走到今天这一步,其实从他被源初之恶侵蚀的第一天就已经注定。

  可这又应该怪谁?

  怪他自己?可他刚来到这个世界时明明是善良的。

  怪那位当初抛弃他的生母吗?

  可谁又知道此时病床上那位面如死灰的老人,她身上的源初之恶来源于谁?

  最终的最终,追溯到根源,或许只能怪鸿蒙之中那两道万恶之源。

  如果那两道万恶之源真的肆意扩散,未来整个鸿蒙世界会变成什么样子?

  陈沉无法想象,也想象不出来。

  有些恶念没诞生出来,你永远不知道它具体表现出来是什么样子。

  还有,就算真能毁灭了万恶之源,这世界就会立刻变好吗?

  也未必吧?毕竟那些被侵蚀的,已然无法改变,并且还在肆意传播。

  想到这里,陈沉心中愈发茫然。

  
设置 恢复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