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玄幻小说猎天争锋

第990章 又死一真人

作者:睡秋      字数:5414      更新时间:2021-07-30 19:37:30

  有身份,有背景的武者商夏并非没有遇到过,但那些人或有矜骄之内心,但却从未有过矜骄的行为,甚至一个个可以说是精明透顶,无论是手段还是心智都堪称凌厉,无愧于自身或者真传、或者继承人的身份。

  然而眼前这个一上来就一副生怕别人不晓得他出身背景的奇葩又是怎么回事儿?

  这样的人居然到现在都没有被人打死,甚至还敢跑到异域世界耀武扬威,真当武者不是热血匹夫吗?

  尽管商夏觉得自己的遭遇有些不可思议,但眼前之人显然不放在他眼里,真正让他感兴趣的反而是发生在眼前之人身后的事情。

  这位灵琅界的史灵素在商夏的提醒下,这才忽然意识到自己的两位跟班打手居然没有跟着现身,他甚至连身后发生了什么都无法以神意感知察觉到。

  此人虽然奇葩,但却并非蠢货,第一时间拿出了身上的几件保命物品,随即祭出一张遁符便欲逃走。

  岂料他的身形刚动,眼前似乎便有一道五色光华闪过,四周的虚空忽然如同幻影一般晃了一晃,随即他便发现自己仍旧停留在原地,而他手中的那张遁符分明已经启用却偏偏没有起到任何作用。

  史灵素忽然意识到了什么,猛地回过头来看向商夏,惊呼道:“是你……”

  商夏双目微微一眯,随即又是一道五色罡气横扫,史灵素走又走不得,退又不敢退,只能硬着头皮在身后幻化出四翼罡刀,试图割裂眼前的罡气。

  岂料他的本命罡气在遭遇到五色罡气的瞬间便开始急剧消融,虽然也抵消了部分五色罡气,但却并未阻碍五色罡气覆压而来的速度。

  不过商夏对此倒是稍显惊讶,他能够感受的出来,眼前之人非但有着五阶第四层的修为,而且所炼化的四道本命罡气品质也很是不凡,原本应当有着不错的实力才对,只不过此人似乎斗战的经验极少,甚至对于厮杀还有些……畏惧?

  五色罡气扫过,史灵素的身上连续出现两声龟裂噼啪之声,他身上两件用来保命的物品已经碎裂掉了。

  商夏见状不由哂笑,连跟人对战的勇气都没有,修为再高又有什么用?

  随即便见得商夏伸手凌空一点,被指尖点中的虚空顿时荡漾起一层涟漪,随意一层五色光华便沿着荡漾的虚空向着对面的史灵素反向包围过去。

  “商公子,手下留情啊!”

  史灵素真的是想要逃的,可偏偏这个时候他站在原地却是一动也不敢动。

  眼前可是一个身怀圣器,在五重天就敢向六阶真人出手,而且还能全身而退的狠人呐!

  商夏早在刚刚对方说出“是你”的时候,便已经意识到自己的身份已经暴露,但此人终究还是没有说出商夏的姓名。

  但已经意识到危险的商夏,已然不会再给此人任何说话的机会了。

  五行空间一成,这片空间已然同外面的世界完全割裂,他便是叫破了喉咙也不会有人听见。

  不得不说,眼前这位灵琅界的奇葩武者的确在作死,如若他一开始没有认出商夏,又或者认出来了也装作不认识,那说不定还真有可能在商夏手中留得一条性命。

  可惜的是此人非但认出了商夏,还要将商夏的身份暴露出来。

  如今身处苍奇界,更有数位六阶真人环伺的情况下,为了不暴露身份,商夏就不得不将眼前之人灭口了。

  “商公子,饶命!放过我,家师……”

  身上又有一道用来保命的物品报废掉,生死存亡之下的史灵素终于爆发,没头苍蝇一般试图突围除去。

  然而早已经不知道错过了多少次逃生机会的史灵素觉醒的实在是太晚了!

  火山群上空厚重的云尘当中,被分割除去的虚空再次回归,商夏的身形从中走出,目光仿佛能够刺穿眼前浓重的云尘,道:“几位,既然已经来了,何不现身一见?”

  云尘深处突然传来一道警惕的声音:“你是谁?”

  商夏笑了笑,随口道:“你们觉得我是谁?”

  之前那一道警惕的声音再次传来:“你不受天地本源意志压制,可见本该是本界之人,可我等为何从未见过你?”

  商夏心中了然,眼前之人果真是苍奇界的本土武者。

  于是商夏笑了笑,道:“苍奇界虽仅是苍级世界,但诸位又岂能保证识得所有的五阶武者?”

  那一道警惕的声音犹自道:“不可能!若是寻常五重天也还就罢了,可如你这般武道本命元罡齐聚之人,纵使我等不识得,孟、庄两位真人又岂能不知?”

  商夏“哦”了一声,随口问道:“那你们事先知晓余姬会进阶六重天么?”

  对面的云尘深处陷入了沉默,商夏却也不急,一副好整以暇的神色。

  “余师姐已经在宗门被破之际便身陨了,她进阶六重天本就借了外力,自身存着很大的隐患。”

  终于有另外一道声音从云尘深处传了出来,是一位女武者哽咽的声音。

  商夏之前曾经感知到了苍奇界天地本源的哀鸣,便已经知晓六位真人已经动手,孟源修所在宗门的守护大阵必然被攻破,洞天秘境也定然已经失守。

  可听刚刚那女武者的声音,似乎孟源修还不曾陨落的样子。

  “孟真人呢?他还活着?”

  商夏想了想便直接开口询问。

  见得对方没有回答,不过商夏却知晓对方仍在,于是便又问道:“庄真人可有消息?之前外域六位六阶真人围而不打,是不是就是冲着庄真人来的?”

  一开始那一道警惕的声音再次传来:“是的。”

  商夏又问道:“那为什么外域真人突然又开打了,可是庄真人那里出了什么意外?”

  这一次是那位女武者开口道:“余师姐说庄真人在外域虚空被各方真人追杀的过程当中,突然反杀了一位灵裕界的真人,激怒了包围山门的六位外域真人。”

  “反杀?”

  商夏一听便晓得这其中古怪。

  那位庄真人充其量不过六阶第二品,那么各方各界派出围杀他的六阶真人至少也有三五位,且每一位的修为都不会比他差。

  那些个六阶真人一个个斗战经验丰富无比,甚至可以说奸猾似鬼,更兼手段丰富,怎么可能会被轻易反杀?

  又是那一道警惕的声音开口道:“孟真人说庄真人不太可能在对方多人围剿下反杀对方一人,除非是另有臂助!但他觉得庄真人即便是有人暗中相助,能反杀对方一人也必然是要以己身为饵,因此,他料定庄真人必然被重创,已经没有可能再来接应我们了,于是在山门被攻破之前,余师姐拼死拦阻,而孟真人则将我们当中的一些人送了除去,让我们自寻生机。”

  对面的几位苍奇界武者虽然始终不曾露面,但商夏却知道他们此时应该已经相信了自己乃是苍奇界武者的身份。

  “那你们接下来打算怎么办?”商夏想了想便直接开口问道。

  浓重的火山云尘忽然向着两侧翻滚,一艘乌金小舟缓缓穿过云尘出现在商夏的视线当中,小舟之上站着三男一女四位五阶武者,而且商夏发现四人的年龄应当都不算太大,同样的修为也不算太高,仅仅只是在五阶第一、第二层左右。

  这让商夏立马便能笃定,刚刚能够在悄无声息当中击杀史灵素的两位同伴,这四位的身上定然另有手段。

  商夏的目光在四人身下的乌金小舟上一扫而过,便听得小舟之上一位面相老成,同时修为气机也是最为强大的武者道:“不知这位师兄如何称呼,可有什么办法能够逃出苍奇界?”

  商夏却没有直接回答四人的问题,而是反问道:“你们之前是在火山的山腹之中藏匿?”

  乌金小舟上的四人相互看了看,最后还是由那为首之人开口道:“不错,只是因为火山爆发,我等被喷发的熔岩推了出来,却也正好遇上了师兄。”

  商夏点了点头,道:“不管怎么说,你们都助我剪除了刚刚那人的两位同伴,算我欠你们一个人情。”

  说到这里,商夏的语气微微一顿,道:“想要破开虚空将你们四人全部送到外域星空,我没有这个本事,更何况现如今整个苍奇界都在各方各界的包围和监视之下,否则孟真人也不可能只是将尔等送到本界的偏僻之地,令尔等自谋逃生之路。”

  “那师兄你……”

  四人当中唯一的女武者刚一开口,便被为首的那位男子止住了。

  “师兄的意思是……”

  他显然从商夏的语气当中听出了另外一层意思。

  商夏笑了笑,道:“既然没有本事将你们送往域外,那么只能蒙混过关了!”

  说到这里,商夏笑了笑道:“当然,这事儿并不一定能够成功。”

  那名苍奇界武者深深地看了商夏一眼,沉声道:“师兄所说的办法是?”

  商夏收敛了笑容,正色道:“我可以改换你们自身的武道气机,让天幕之上的外域之人无法从气机上判断出你们乃是苍奇界武者,但最后能否成功离开,就看你们的运气了。”

  乌金小舟上的四人相互交换着视线,神情间难掩犹豫之色。

  最终还是为首之人苦笑道:“我们没有什么选择了,还请这位师兄出手相助!”

  说罢,此人率先从乌金小舟当中走了出来,来到了商夏的面前。

  商夏见状面露赞赏之色,遂直接以五行本源禁锢了他们的丹田本源,随后便开始任意改换他们自身的气机,这可是商夏的拿手好戏。

  在其自身本源被禁锢的时候,这位苍奇武者一时间还面露惊慌之色,可在见到商夏似笑非笑的表情之后,他自己反倒平静了下来。

  “记住了,不到生死关头,最后不要与人动手,我在你丹田当中设下的禁制并不牢靠,你可以轻易将其冲垮,但自身气机也会随即改换回来。”

  商夏看着正在以不可思议的目光进行自我审视的苍奇武者,道:“当然,即便是你什么都不做,我设下的禁制也会在三天之后自行消解,到时候你改变的气机也会自行恢复。”

  “多谢这位师兄!”

  此人先是朝着商夏拱了拱手,然后回头朝着乌金小舟之上的三位师弟、师妹点了点头。

  于是三人一一走下乌金小舟,令商夏以秘术手段改换了自身的气机。

  四人在回到乌金小舟之上后,商夏想了想,又将身上的那块锦绣天宫外围弟子的铭牌交给了他们,道:“拿着吧,或许能够用得上!”

  那站在小舟船头之人看了看手中的铭牌,郑重道:“多谢这位师兄!只是……师兄不与我们一起离开吗?”

  商夏笑了笑,道:“不了,我还有一些其他的事情需要处理!”

  那位最小的师妹似乎张口想要说些什么,不料却被为首的武者以眼色制止了,然后道:“这位师兄,不知日后可有相见之日?”

  商夏想了想,道:“你们若能逃出生天,日后有机会去星原城,可以去找一个叫罗七的引路人,便说是一个姓商的公子介绍你们来的,让他带你们去寻找一个叫黄宇的人。”

  商夏总觉得这四个人以及他们脚下的那艘乌金小舟不一般,此番若能逃出生天,日后未必不会拥有一番成就。

  因此,他也不介意帮上一把,反正自己没什么损失,而日后这些人成长起来想要报复的,也只会是灵丰界的竞争对手。

  不过那小舟之上的四人却并未急着离开,站在船头的那个为首的老成武者伸手向着小舟当中一招,当即便有一尊巴掌大小的铜炉落在了他的掌心之上。

  “这位师兄,我观你身后那团金焰似乎难以收摄,不妨试一试这尊铜炉,便当是我们师兄妹四人的谢礼了!”

  说罢,这尊小巧的铜炉便从他手中飞向了商夏。

  商夏神情一讶,虽然不大相信这个东西能够承受得住六阶太阳金焰的烧灼,但对方一片好意他倒也不好拒绝,便伸手将此物接了过来。

  小舟之上四人见状,当即朝着商夏拱手告别,脚下的乌金小舟自行后退,四人的身影随即再次隐没在了浓重的火山云尘当中。

  商夏没有追踪几人的行迹,而是把玩着手中的这尊铜炉,隐隐间觉得此物似乎有点儿意思。

  他以自身本源将铜炉洗练之后,才发觉此物品质居然也达到了上品利器的级别。

  只见他将铜炉盖掀起,以自身本源催发,炉中顿时便产生一股专门针对漂浮在他身后的那一朵金焰的吸力。

  随即在商夏略显惊愕的目光当中,就见得一缕缕如同丝线一般的金色火焰从中抽出,并最终落入到了铜炉当中。

  商夏将盖子放回,随即便感觉到手中的铜炉正在渐渐变成炙热,但却仍旧在他的忍受范围之内。

  至少自己不用在身后拖着一朵金色的火苗四处乱走了,仿佛生怕别人发现不了似的,也省去了诸多觊觎的目光。

  而就在这个时候,苍奇界整个天地再次发出哀鸣之音,在商夏的感知当中,此时整个苍奇界的本源之海都处于暴乱当中,大片的天地本源正在疯狂的向外散溢流逝。

  商夏忽然就明白了过来,孟源修终于身陨了,可能连带着苍奇界唯一的一座洞天秘境也在大战当中崩毁了。

  当然,更大的可能应当还是孟源修在临死之前拖着洞天秘境一同毁灭了。

  而差不多就在这个时候,已经穿过了天幕,并在出示了铭牌之后,在驻守天幕的外域武者有些羡慕和讨好的目光注视之下,乌金小舟上的一行四位苍奇界武者大摇大摆的向着星空深处而去。

  可就在这个时候,苍奇界骤然发生的变化也一下子影响到了小舟之上的四人,他们同时感觉到自己的身上仿佛同时失去了什么东西,一瞬间悲伤和沉闷的情绪压得他们喘不过气来。

  四个人仿佛同时意识到了什么,齐齐站在小舟之上回头张望,就仿佛那座庞大的位面世界此时正在他们的眼中失去生机和色彩。

  小舟之上,年龄最小的师妹终于忍不住问道:“钟师兄,你相信刚刚那个人真的是本界的一位隐藏高手么?”

  站在乌金小舟船头之上的那位面向老成的武者轻叹道:“我们就当他是!”

  小师妹又问道:“那他在临走之前说的那些话……”

  面相老成的钟师兄淡淡道:“那也要等我们真正能够逃出生天,并能够到达星原城的时候再说。”

  小师妹“哦”了一声,整个人就像是霜打了茄子一般闷闷不乐。

  钟师兄扫了她一眼,道:“不过那人既然帮我们逃了出来,便没有理由再骗我们。况且……以那人的修为和实力,他也没有欺骗我们的必要。”

  小师妹听到这里,原本萎靡的神情也显得精神了一些,但她接着又问道:“师兄,那我们接下来还要等待其他从本界逃出生天的同道么?”

  钟师兄看了这个师妹一眼,摇头叹息道:“我们自顾尚且不暇,哪里能管得了别人?不要忘了,那位师兄说我们身上改换的气机仅仅只能维持三天!”

  见得师妹无法掩饰的失望目光,钟师兄无奈道:“师妹,别忘了我们身上的传承,让他们不落入那些外域之人的手中,才是最重要的事情!”

  ————————

  五千字大章,求月票支持!
设置 恢复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