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玄幻小说猎天争锋

第984章 灵裕界的千年谋划

作者:睡秋      字数:4356      更新时间:2021-07-26 11:32:43

  商夏能够借助幻境符伪装自己的修为境界,他还可以借助五行本源伪装自己的气机,偏过灵裕界天地本源意志的排斥,甚至在天湖洞天当中就连唐瑜真人都不曾看破他的底细,然而他却骗不了曾经与他有过直接照面的沧溟岛真人赵无恨!

  尤其是商夏那近乎完美融合且独树一帜的五行本源罡气,更是往往令人印象深刻。

  商夏也没想到自己的运气会这么差,居然就这么寸的遇上了赵无恨。

  不过想想北域三州本就是沧溟岛的传统势力范围,此番遇上赵无恨倒也不能说是他运气不好,而纯粹就是商夏明知在人家的地盘,可最终还是没能压制住对于北极灵韵的贪念。

  不过事已至此,再后悔也是无用,当务之急商夏还是该想一想如何摆脱这位沧溟岛六阶真人的追踪。

  商夏虽然以五行本源轻而易举的蚀穿了天幕屏障,但却并不意味着巡守天幕屏障的灵裕界武者不会发觉。

  事实上,就在商夏出现在天幕屏障上方后,在他的神意感知范围内,便至少惊动了两处巡游驻地当中的巡游武者,这些人正在向着他所在的方位包抄过来。

  只不过此时的商夏却并未急着向着天外星空的深处逃遁,反而是在收敛了自身气机之后,便开始全力鼓动丹田之中的五行本源进行蓄力,同时还以自身神意感知仔细查看着周围天幕屏障表面的动静。

  而仅仅只是几个呼吸间的功夫,在距离他仅有数百丈之外的天幕屏障某处,一道虚空门户自行在天幕之上开启,磅礴浩大的气机伴随着一位身着白袍的中年武者出现在了天幕之上。

  果然仅仅只是一具本源分身!

  商夏心中庆幸之余,心头却也没来由的涌起一股兴奋之意。

  虽然仅仅只是蓄力了几个呼吸的功夫,但却足以令商夏挥舞起那一根刚刚从耳孔当中逃出来的石棍。

  赵无恨之前发现商夏的时候仅仅只是武道意志降临,纵然能够远距离干涉虚空,但到底还是让商夏给逃出了天外。

  不过赵无恨在意外之余,却也让他对商夏的实力有了一定的了解。

  此时的赵无恨因为一直在沧溟岛闭关疗伤,尚未知晓天湖洞天之事,在本尊真身不愿出动的情况下,自忖一道本源分身已经足以应付眼下的情形。

  可当赵无恨分离出一具本源真身出现在天幕屏障之上的瞬间,望着那从天而降的一道棍影,顿时大惊之色道:“圣器?!”

  不仅仅是圣器,还是能炼化完全,甚至已经能够在五阶武者的手中都能够借用几分天地之力的圣器!

  更何况这个五阶武者还是商夏本人!

  横贯数十里的棍影挟势而降,磅礴的天地之力肆无忌惮的在灵裕界的天幕之上散溢开来,强猛无铸的罡风向着棍影砸落的两侧波及开来,远处正在包抄过来的两队巡游见势不妙立马掉头就跑。

  棍影尚未完全砸落,天幕屏障已然被虚空挤压开始下陷,一条数十里长的巨大壕沟从赵无恨的本源分身处直接连接到商夏此时的位置所在。

  然而在距离的虚空之力镇压之下,猝不及防的赵无恨本源分身根本来不及做出任何闪躲的动作。

  轰隆隆——

  沉闷的巨响回荡在灵裕界的天幕上空,这一击不知道惊动了多少潜藏的存在。

  大片的青光伴随着砸落的棍影溅起,只是赵无恨的本源分身在最后关头的竭力抵抗,然而那些散溢流散的青光此时看上去却显得散乱无序,四散飘溢。

  原本凹陷下去的天幕屏障此时更是被一棍砸破,天幕屏障之上直接被破开了一道数十里长的口子。

  而此时在灵裕界位面世界内部的北域,有武者被头顶上空的动静吸引,抬头望去时却震惊的发现头顶的天幕裂开了一道长达数百上千里的巨大口子,一根遮天蔽日的棍影正从天幕上破开的口子当中抽离。

  天幕之上,崇山真人的一具本源分身最先赶到,望着正在缓缓自行合拢修复的天幕眉头一皱,可紧跟着感知到周围正在无序散溢的青光,眉头便皱得更紧了。

  而此时的商夏,早已经在用石棍砸落后的第一时间便已经逃得无影无踪了。

  被圣器搅动的虚空,再加上天幕屏障破裂所引发的灵裕界元气外泄,干扰了崇山真人对于商夏踪迹的追踪和判断。

  片刻之后,一缕剑芒划破虚空,一位六阶真人的本源分身从剑芒之中走出,看着崇山真人在收集散溢的青光,微微一怔道:“赵无恨怎得落到了这步田地?”

  崇山真人“嗯”了一声,道:“本源分身所寄托的一缕神魂意志被彻底抹去,已经无力收集散溢的虚境本源了。”

  刚刚到来的这位真人奇异道:“谁做的?”

  不过他似乎很快便察觉到了残留在天幕之上的圣器气息,诧异道:“天湖洞天的那个人?”

  “应该是了,此子不但盗走了天湖洞天的撑天玉柱,而且看样子已经完成了炼化,甚至已经能够通过圣器借助一部分天地之力,赵真人本就有伤在身……”

  崇山真人的本源分身当初寄托在单云朝的身上,但当时只是出于沉寂状态,而商夏又有各种伪装在身,因此,当时崇山真人并未从商夏身上察觉到不妥。

  “这一下他可要伤上加伤了!”

  一道声音突兀的在天幕之上响起,一道若隐若现的青色身形出现在距离刚刚那位剑光真人不远的地方,只是语气听上去却多少显得有些幸灾乐祸。

  “我已经派人手持鉴息镜在元弧地星通往星原城的传送石台处布控,任何想要去往星原城的武者都会被鉴息镜暗中辨认身份。”

  苏坤真人的本源分身此时也来到了天幕之上,目光随即落在了先她而来的两位真人的本源分身之上,讶道:“原来是花真人和朱真人,幸会!”

  花剑楼,灵裕界九大洞天圣宗之一的灵冲剑派六阶真人。

  朱青衣,则是九大洞天圣宗之一的七色楼的六阶真人。

  此时赵无恨散落的本源青光凡是能够收集到的,崇山真人都已经尽力帮他收集了,可据他估算,刚刚赵无恨的那具本源分身至少也损失了近一半虚境本源,再加上被直接抹除的一缕神魂意志,正像朱青衣刚刚说的那般,赵无恨怕是要伤上加伤了。

  说曹操,曹操便到。

  一缕青光闪过,满脸阴霾的赵无恨再次剥离出一道本源分身来到了天幕之上。

  “诸位为何不亲自追踪那盗走撑天玉柱之人?”

  赵无恨说话之际语带质问,不过在接过崇山真人送返的本源青光之后,还是连忙道谢,按照他重新返回来的速度,前一道本源分身散溢的本源能够收回四分之一都是得天之幸了。

  赵无恨的语气当即便激怒了七色楼的朱青衣,只听他冷笑道:“你沧溟岛在天外寒潮当中瞎搞,将整个灵裕界搞得风声鹤唳,将我等的本尊真身都牵制在洞天之中,谁有余力去管你赵无恨的破事”

  赵无恨一听顿时仿佛炸了毛一般,怒斥道:“天外寒潮的谋划事关……,你觉得这是我沧溟岛在搞事?还有,你觉得那个盗走天湖洞天撑天玉柱的人是我赵无恨的原因?”

  赵无恨虽然表现的极为愤怒,但在提到关于天外寒潮一事的时候,却忽然恢复了理智一般跳过了一些东西。

  朱青衣依旧冷笑道:“天外寒潮的事情七色楼本就没什么兴趣,至少现在还没兴趣,一直都是你沧溟岛在上跳下窜,至于那座撑天玉柱,你沧溟岛本就应该更为操心才对。”

  灵裕界九大洞天圣宗当中,原本浮空山、沧溟岛和岳独天湖的关系更为密切,而七色楼则唯大钧皇朝马首是瞻,只不过现如今入主岳独天湖的六阶真人原本却是与锦绣天宫关系密切,但因为撑天玉柱失窃,唐瑜真人似乎又有与锦绣天宫反目成仇的迹象。

  崇山真人见状连忙插口平息事端道:“天外寒潮一事事关整个灵裕界安危,沧溟岛行事也是得到九大圣宗共同认可的,这一点朱楼主不能否认吧?至于撑天玉柱之事,苏真人已经遣人去往元弧地星,料想那人暴露也只是时间问题……”

  崇山真人到底活得足够长,资历足够老,朱青衣闻言闷哼一声,并未再说什么。

  然而赵无恨却沉声道:“你们知道什么,那个盗走了撑天玉柱的小辈来自灵丰界,他是寇冲雪的传人,不,是比寇冲雪还具潜力的武者,这是报复!独孤远山便死在灵丰界,他潜入天湖洞天是早有预谋的!”

  “什么?”

  在场几位真人的本源分身均露出了惊愕的表情,他们几个人当中除了赵无恨之外,均为参与针对灵丰界的第二次征伐之战。

  但对于这个两次击退己方世界征伐的异世界,灵裕界的高层武者却是异常重视,对于灵丰界有潜力的武道高手更是尽力收集他们的各种消息。

  而在目前所掌控的关于灵丰界六阶真人的资料当中,寇冲雪无疑便是被他们公认为最具潜力,同时也是最具威胁的高手,哪怕目前此人仅仅只是初入六阶第一品。

  至于商夏的名字,在灵裕界高层武者当中也同样挂着号,特别是曾经直接或者间接介入到了第二次征伐的六阶之战当中,陆平渊之所以重伤逃遁,以及赵无恨最终受伤,似乎也都与这个施展着诡异的五色罡气的五阶小辈有关。

  此时赵无恨提及那个盗走撑天玉柱之人,不但来自灵丰界,而且正是那个施展着五色元罡之气的诡异五阶小辈,便一下子得到了在场几位六阶真人的共同重视。

  朱青衣甚至还不忘借机斥责道:“这么重要的事情,你为何不早说?”

  不知道为什么,看着眼前几人有些气急败坏的神色,赵无恨没来由的心底畅快了许多,嘴上却冷声道:“你等可给了赵某说话的机会?”

  一直少有吭声的花剑楼这时道:“那怎么办,我等亲自去追踪么?”

  花剑楼说的亲自追踪乃是眼下这五具六阶真人的本源分身。

  苏坤真人否决道:“算了,来不及了,况且接下来寒潮将会变得越发的强劲,需要我等亲自坐镇各家洞天化解,毕竟而今各家大半的精力都已经放到了苍奇界身上,我等便更加不能出错了。”

  说到这里,苏坤真人语气一顿,接着又道:“与天外寒潮角力上千年,而今九大洞天好不容易刚刚占得上风,这是本界谋求晋升的最佳途径,千万不能在这一点上出错,否则后果会发生什么诸位心里清楚。”

  各大洞天圣宗对于天外寒潮一事早有共识,但却也值得苏坤真人再三强调。

  不过在几位真人的本源分身即将散去之际,朱青衣却忽然道:“天湖洞天里面的那位如今状态如何?不会再出什么幺蛾子吧?”

  苏坤真人冷声道:“除非她真的想自己变成一根撑天玉柱,否则自然是会识大体的!”

  “那就好……”

  …………

  便在几位灵裕界的真人各自返回自家洞天,只是派遣了宗门弟子在元弧地星守株待兔的时候,却不知道此时的商夏从未打算返回星原城,而是向着元弧地星不同方向的虚空深处飞遁而去。

  这倒不是商夏在反其道而行之,而是他与黄宇在事先便已经约定好的退路。

  他们不会星原城,反而是要伺机去往苍奇界!

  只不过商夏在从灵裕界的天幕屏障之上远离了上万里之后,四方碑忽然在隐约间给了他某种提示。

  待他骤然回头望向灵裕界之际,遵循着四方碑给予他的某种提示,商夏忽然意识到在灵裕界的天幕屏障上空浮现了九座巨大的旋涡。

  而对于灵裕界已经有了一定的整体认知的商夏,很快便通过这九座旋涡所在的位置联想到了九大洞天在灵裕界五大域的分布。

  商夏的心中忽然升起了一道明悟:灵裕界的九大洞天似乎作为重要节点,构建了一座庞大而完整的阵法体系,而整座阵法却是以整个灵裕界作为承载,至于这座庞大阵法所针对的对象……

  商夏的目光再次循着四方碑的提示移动,最终落在了天外虚空的某处,那里对应的应当正是北域极北之处!

  “难道正是那天外寒潮……”

  ————————

  四千字大章,求月票!
设置 恢复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