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玄幻小说猎天争锋

第982章 天外寒潮

作者:睡秋      字数:3444      更新时间:2021-07-24 23:52:42

  商夏可以肯定他是第一次前来灵裕界,更是第一次来到了北域三州。

  那么这种强烈的熟悉感又是源自于何处呢?

  随着商夏在这片寒冷荒原之上继续深处,他渐渐发现这种奇妙的熟悉感并非是来自于地形地貌,更非是周围的环境气候,而应当是来自于天地之间的元气,乃至于天地本源?

  这方世界的天地本源自然源自于本源之海,但灵裕界何等广袤,虽然各方地域的天地本源在本质上都相同,但在不同的地域环境当中往往又会呈现出某些独有的特质,进而影响到天地元气。

  而商夏的这种特殊的熟悉感,便是来自于北域三州的某些天地本源上的特殊延伸、变化!

  当商夏越是在荒原上向北行进,这种熟悉的感觉就会变得越发的强烈。

  而在他数日后来到一处荒原上的小城,接触到了北域的武者之后,这才从其他北域武者的口中得知,北域三州的霸主级势力沧溟岛,便是极北之地浮冰洋中的一座浮动的巨大岛屿上面。

  故老相传,北域同样也有五州之地,然而在数千年前的一场剧变当中,极北两州之地被割裂之后从灵裕界当中分离了出去,最终在星空之中消失无踪。

  而沧溟岛则是那两州之地从北域分离出去的时候掉落的一座地陆碎片,最终便漂浮在了极北的浮冰洋之上。

  后来因为那两州之地是从极北割裂分离而出,使得极北天幕屏障也跟着撕裂。

  为了修补那处破碎的天幕屏障,同时也为了防备外域敌人趁虚而入,当时灵裕界的诸多高手汇聚极北之地,并以那座漂浮的地陆碎片作为驻守之地。

  后来天幕重新修复,汇聚在那里的灵裕界高手大部分撤离,但还是有一部分继续留在了那座浮岛之上开宗立派,并渐渐的发展成为了现在的九大洞天圣宗之一的沧溟岛。

  直到这个时候,商夏终于知道了那种熟悉的感觉来自于何处。

  那从北域分割出去的两州之地,若是他没有猜错的话,应当便是商夏最初接触的那座外域世界蛮裕洲陆了。

  当初商夏在蛮裕洲陆亲历了位面世界崩塌的过程,并从中掠走了一部分洲陆碎片以及天地本源,并最终将其融入到苍宇界之中,因此,商夏对于蛮裕洲陆的天地本源自然不会陌生。

  而蛮裕洲陆曾经作为灵裕界北域的两州之地,其天地本源从本质上来讲,自然也是与灵裕界同出一源,那么商夏对于北域有着莫名的熟悉感也就不那么意外了。

  商夏在与小城之中武者的交流当中,意外得知他此时所处的位置其实就在北域三州当中最北端的漠伯州,而他所在的小城便是乃是漠伯州最北方的一处聚集地,再往北就是浮冰洋的海岸了。

  “那这里是不是距离沧溟岛也很近?”

  商夏为在交流过程当中告知了许多北域逸闻趣事的本地武者叫了一壶价值不菲的冷火酒,同时随口问了一句。

  那本地武者没有马上回答,而是待冷火酒上来之后,忙不迭的满上一杯一口闷掉,口中喷出一股炙热的白气,神情一片惬意很是享受了片刻,这才道:“第一次来北域?”

  商夏笑了笑,抬起酒壶又给对方满了一杯。

  “是冲着极北之地的天外寒潮来的吧?”

  本地武者这一次没有马上动身前的酒杯,而是目光盯着商夏问道。

  商夏拱了拱手,道:“还请您指点!”

  本地武者点了点头,道:“你运气不错,或者说你的选择不错,如今本界不少中高阶武者纷纷随着九大洞天圣宗征伐外域,据说是一次必胜之战,大家都想着跟去外域捞好处,使得此番前来极北之地天外寒潮碰运气的人少了很多。你没有选择去外域,而是留下来等待天外寒潮降临,竞争的人少了,你的机会自然也就大了。”

  商夏挥手让店小二又上了一条产自浮冰洋的冰麟烤鱼,继续请教道:“还请兄台说一说这天外寒潮!”

  那本地武者见得硕大的一条烤鱼抬上桌面,顿时食指大动,笑道:“今日可算是有口福了。”

  说罢,直接从鱼腹处夹出了一块晶莹剔透且冒着一缕浓香的嫩肉直接送进了口中,嘴里含糊不清道:“这位同道放心,在下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北域的天外寒潮乃是一处闻名整个灵裕界的奇异天象。

  此天象的出现便是在数千年钱北域两大州被分离出去之后。

  此寒潮通常每隔五年降临一次,每次寒潮来临之际,便会直接透过天幕屏障渗入极北之地。

  因为寒潮本身至阴至寒,因此在寒潮当中往往都会蕴育或者夹杂一些寒煞、寒罡,或者其他各种各样的诞生于寒潮之中的天材地宝,引得灵裕界各方武者汇聚此地争夺机缘。

  “据在下所知,这天外寒潮定然还有其他隐秘之处,传说即便是六阶真人也对这天外寒潮趋之若鹜,而沧溟岛之所以能够稳坐九大洞天之一,便极有可能与天外寒潮有着莫大的联系。”

  这本地武者一口烤鱼一口酒,连吃带喝好不惬意,不过却也将自己所知的关于天外寒潮的一切,不管有用没用、合理与否,竹筒倒豆子一般说的一干二净。

  商夏想了想,道:“难道北域之地就没有人猜测过天外寒潮产生的原因?那些六阶真人在寒潮之中寻觅的时候,是在天幕之下还是天幕之外?”

  “这谁能说得清楚?”

  本地武者此时被一壶冷火酒喝得有些目眩神迷,舌头都有些大了,道:“有人说这天外寒潮的产生与当年北域两州之地突然被割裂失踪有关;也有人说这天外寒潮的产生是因为在极北之地天幕之外的星空深处隐藏着一座破损的寒冰世界,每隔一段时间便会定期向外泄露一部分天地本源,进而引发了天外寒潮;还有人说当年灵裕界两州之地被割裂,其实是因为大神通者在天外斗战,一不小心波及到灵裕界,直接将两州之地撕裂并送往了星空深处,而天外寒潮的产生便是因为大神通者留下的斗战印记;更有甚者,认定了当年的那场撕裂两州之地的大战,定然有修为还在六重天以上的大神通者身陨,而天外寒潮便是因为身陨的大神通者溃散的本源尸气造成;但也有人认为大战之后并未有大神通者身陨,但肯定是受创极重而不得不陷入沉睡,那天外寒潮便是这位大神通者在疗伤过程当中呼吸或者排除体内的伤患才造成的……”

  “至于那些六阶真人,”说到这里,这位本地武者语气一顿,指了指自己道:“你觉得我能知晓他们的行踪?不过那些人大概率可能还是会在天幕之外,探寻天外寒潮的真相吧?”

  天外寒潮的诞生距今至少也在千年以上了,甚至都不止千年。

  每隔五年就会爆发一次的天外寒潮,岂不是说灵裕界的六阶真人探寻寒潮的秘密至少也有数百次了?

  商夏摇了摇头,眼见得已经无法从这位本地武者口中问出些什么,便打算告辞离开。

  不料就在这个时候,这位已经有些迷糊的本地武者忽然间仿佛想起了什么,道:“对了,据说十多年前能够发现当初那被分离出去的两州之地所处的星空所在,便是因为几位六阶真人在天外寒潮爆发之际,不知道通过什么方法找到了什么蛛丝马迹。”

  商夏闻言微微一怔,转头看去时,却见那位本地武者已然趴在了桌上鼾声四起。

  这北域的冷火酒不愧为是专为中高阶武者酿制的本源烈酒,哪怕眼前这位本地武者接近五重天的修为,一壶冷火酒下去也要小半天才能够缓回来。

  不过此酒对于中高阶武者的修炼的确有所裨益,而且对于地域北域酷寒的气候大有帮助。

  可惜此酒明显酿制不易,商夏在离开的时候原本想要用源晶购买几瓮,可最终却仅仅带走了一小坛。

  出得这座荒原小城之后,商夏一路向北直至走到浮冰洋岸边,沿途再无人的踪迹,冷冽的酷寒之下,纵使武者若非必要都不愿在这里居住。

  至于沧溟岛所在的浮冰洋深处,原本面临更为酷烈的严寒才是。

  不过沧溟岛本身乃是一座庞大的火山群,纵横澎湃的地火不但给整个沧溟岛提供了足够的热量,甚至还将整个沧溟岛改造成了一座天然灵妙之地,使得这里生长和蕴育有诸多在外界难得一见,乃至于完全绝迹的奇珍异宝。

  商夏来到浮冰洋之后便没有再行深入,他甚至都没有打算在天外寒潮降临的时候做些什么。

  按照他先前打探来的消息,天外寒潮的降临之期应当就是在三日之后,而且应当是在浮冰洋深处的灵裕界尽头。

  按照商夏的计划,在天外寒潮降临之后,北域不少高阶存在的注意力恐怕都会放在这件事情上面,特别是寒潮极有可能还会吸引六阶真人前往查探,而他逃离灵裕界的最佳时机应当便是在这个时候。

  三日之期一晃而过,浮冰洋深处的天际不知何时已经染上了一层乌蒙蒙的灰色,而商夏此时所在的浮冰洋岸边原本就酷寒的天气更是一下子变得刺骨!

  要知道这种冰冷刺骨的感觉可是针对商夏这般的五阶高手而言,由此可见,若是换成其他人感受又会如何?

  而这个时候,天外寒潮或许已经在浮冰洋的天之尽头降临,但却远远尚未波及到商夏所在的海岸边上。

  不过让商夏感到意外的是,周围天地之间的本源之气正在以一种显著的速度大幅提升。

  但这种大幅上涨的天地本源却并不纯粹,透过四方碑商夏可以明显的感知到,原本弥漫在北域的灵裕界天地元气当中,此时已经混杂了些许不属于灵裕界的外域本源!
设置 恢复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