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玄幻小说蛮皇录

第三百三十七章 常立武的行踪

作者:四支筷子      字数:2193      更新时间:2021-09-17 10:26:08

  段飞有些愣然的看着她:“你不是说你是老师的外甥女?”

  云书瑶嫣然一笑:“谁规定辛酒词的外甥女就不能是女捕快了?”

  “什么?你是辛酒词的外甥女!”

  相比浮云仙子,众人显然对云书瑶辛酒词外甥女这个身份更感惊讶,除了段飞,其他几个人都被这个消息震撼到了。

  过了一会儿,张三道:“这么说你跟着我们相遇也并非偶然了?”

  云书瑶点了点头,道:“如今蛮皇陛下东征太子罗白摄政,典狱长司马长风上书谏请殿下彻查兽皇执政期间积存下来的重大冤假悬案并得到批准。

  殿下下令由八扇门来整理卷宗并审查案情。

  结果门主查到数十年前正一教镇教之宝“天师引”失窃致使天师张道常下山与各大派火并引发辛丑之乱一事另有隐情。

  于是令我追查“天师引”的消息,经过调查,我发现十年前被常立武灭门的南疆张家与正一教关系密切。

  而且常立武似乎知道有关天师引的消息。

  后来我偶然间从舅舅那里得知他的生死之交廖非凡将军被单斌所害。

  而据我所知那单斌正是常立武的化名,舅舅曾在祭奠廖将军时说到已派他的得意弟子去为他报仇,恰巧被我偷听到,于是我便偷偷跟了过来。”

  说完,云书瑶看了看众人,抱了抱拳,郑重其事的说道:“这是我八扇门的秘事,我本不该告诉你们的,我得到消息,常立武今天会独自出现在一个地方去见一个人,但凭我一个人实在没把握对付他们,通过这些天的相处,我知道各位都是深明大义之人,书瑶在此恳请各位助我一臂之力。”

  张三跨前一步,道:“常立武与我有血海深仇,如果云姑娘肯将他交给我处置,我想我们可以合作。”

  “但有一个条件,让我先问出天师引的线索。”云书瑶提出了自己的条件。

  “成交!姑娘若需要帮手,张某随时愿意效劳。”张三爽快的答应了下来。

  墨灵拍了拍胸脯,傲然道:“想那常立武真是流年不利,才会遇上了你。”

  段飞用眼角瞟着云书瑶,缓缓的说道:“我一直以为,你只不过是个什么事都不懂只会抬杠的小姑娘,想不到我错了,错的如此离谱。”

  云书瑶的神情已变得很严肃,说道:“我也知道你们决不会走漏这消息的,可是为了预防万一,今天晚上我已非下手不可,而且从现在起,听到了这秘密的人,都决不能再离开我身边,也决不许再跟别人说话。”

  她居然似已变成了另外一个人,变得又谨慎,又沉着。

  血无形肃然道:“从这里起,我们大家都惟姑娘之命是从。”

  云书瑶又瞪了段飞一眼,道:“你呢?”

  段飞苦笑道:“我一直都很听你的话的,你要我往东,我从来也不敢往西。”

  这时,花梓妍说道:“只不过……”

  墨灵、云书瑶、张三,血无形立刻同时问道:“只不过怎么样?”

  花梓妍道:“为了万无一失,我们一定还得另外找个帮手。”

  云书瑶又问:“找谁?”

  花梓妍道:“南疆脉阵堂的堂主。”

  云书瑶道:“百里登封?”

  花梓妍点了点头,道:“想要活捉一个人,随时可能要用到强力的脉阵。”

  云书瑶沉吟道:“你难道有办法找得到他而且确定他一定会帮我们又不泄露此事?”

  花梓妍笑道:“当然!”

  谁能想到鼎鼎有南疆脉阵堂堂主竟是一位风姿绰约的女子。

  原来,她就是原来被炸毁那个画舫上,大家见过的那个花梓妍身边的那个女仆从。

  女仆从用眼角瞟着张三和墨灵忍不住对花梓妍说道:“你怎么又把他们俩带来了?上次他们用我的脉爆阵炸死了那么多人,这次又要去炸谁?”

  花梓妍笑道:“这次我们不炸人,只活捉。”

  云书瑶这才知道,原来普刹寺众人被炸死的那座脉爆阵便出自她的手里。

  本来艳阳高照的天气,突然变得阴云密布,接着,竟有雨点落了下来……

  雨下得还不小。

  看看檐前的雨滴,大家都不禁皱起了眉。

  云书瑶却笑了,道:“这倒真是天公作美。”

  花梓妍皱眉道:“你喜欢下雨?”

  云书瑶道:“别的时候不喜欢,现在这场雨却下得正是时候。”

  花梓妍不懂:“为什么?”

  云书瑶笑了笑说道:“我们这么多人一起,目标太大,无论走到哪里都难免会惹人注意,要易容改扮,一时也不容易。”

  她微笑着,又道:“可是这场雨一下,问题就全都解决了。

  花梓妍更不懂,别人也不懂。

  云书瑶将墙上挂着的一副蓑衣笠帽拿下来,笑着说道:“穿上蓑衣戴上笠帽还有什么人认得出我们是谁?路上大家走得分散一点,就更不引人注目了。”

  有很多人都认为,南疆的妙处,就是不但宜春,也宜冬,不但宜雨,也宜雪。

  穿着干净的衣裳,坐着宽敞的画舫在金水湖上观赏雨景是件多么风雅、很美的事。

  可是穿着蓑衣,戴着笠帽,淋着雨踏着泥,去偷偷捉人,那就完全是另外一回事了。

  湖边有个六角亭,亭子里有个卖茶叶蛋和卤豆干的老人,正在看着外面的雨发怔。

  雨点打在金水湖面,就像是一锅煮沸了的汤,他这一天的生意也泡了汤。

  云书瑶停下脚步,道:“大家不如先吃几个蛋,填填肚子,今天还能不能吃到别的东西,还是问题。”

  花梓妍道:“我们为什么不先到酒楼吃了饭再去?”

  云书瑶冷冷地说道:“干我们这一行的人,本就已吃惯了苦的,花小姐既然要跟我去办案,就免不了得受点委屈。”

  花梓妍不说话了,愁眉苦脸地买了几个蛋,慢慢地吃着。

  雨下得更大了。

  云书瑶道:“大家最好再多买几个蛋,在路上吃。”

  血无形道:“我们现在就动身?”

  云书瑶道:“现在时候已不早了,路却并不近。”

  张三也不禁压低了声音,问道:“那地方究竟在哪里?”

  云书瑶伸手往湖岸对面的山峰指了指,道:“就在那边。”
设置 恢复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