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玄幻小说没钱谈恋爱的我只能去斩妖除魔了

第187章 姐姐与妹妹

作者:夜落杀      字数:8834      更新时间:2021-07-22 23:19:07

  下午上课时。

  洛飞一直神情恍惚,魂不守舍。

  暮千雪以为他是因为即将觉醒的缘故,给他传了一张纸条。

  【美衣学姐刚刚给我发短信了,说你同意让她保护你了,你们中午谈过吗?别担心,明晚我会尽量赶回来,跟她一起守着你的】

  洛飞看着纸条,犹豫了一下,拿起了笔。

  【嗯,班长小心】

  他并没有答应清水美衣的保护,但……

  他没有理由拒绝。

  因为这显然并不是第一次,而且,也不是她要保护他。

  暮千雪看着纸条,犹豫了许久,又写了一条信息。

  【洛飞,如果,我是说如果,如果我明天不能赶回来,或者……我没有回来,你一定要去美衣学姐那里,听她的吩咐,以后……多跟她接触,希望你可以成为她的朋友】

  洛飞看着纸条上的这段话,抬起目光,看着班长那清丽唯美的侧脸,以及那乌黑笔直的长发,顿了顿,拿起笔回复。

  【班长的语气,像是在交代后事。这次的任务,非常危险,对吗?】

  暮千雪默默地看着纸条,并未再回复。

  等到下课铃声响起,老师走出教室后,她方回过头看着他道:“只是随便提醒一下,学姐可以帮你很多的。”

  “班长在说什么?什么学姐?有学姐要包养洛飞吗?”

  宋琪琪突然转过头来,目光狐疑而警惕地看着两人。

  暮千雪看了一眼,没再说话,起身离开了教室。

  宋琪琪无视好友方思彤和秦菲的眼神召唤,直接转过身,趴在洛飞的课桌上,道:“洛飞,老实交代,是不是有哪个高年级的学姐看上你了,准备用钱砸晕你,用身体诱惑你?”

  洛飞没有理她,从童颜颜那里拿来了刚刚上课做的笔记,拿起笔,在课本上记了起来。

  “洛飞,我也可以的,我也有钱,我也有身体哦。”

  这句话,宋琪琪是趴在他的课桌上,下巴抵着他的课桌,眨着妩媚的眸子,呵气如兰说出来的。

  可惜洛飞看都没有看她一眼。

  “洛飞,今天我生日,晚上放学后去我家,我爸爸妈妈都不在家,我们可以吃烛光晚餐哦。”

  说完这句话,她又低声道:“吃完饭,你可以进我香闺哦,可以明早再出来哦。”

  洛飞终于忍不住看着她道:“你每天都过生日吗?”

  宋琪琪毫不脸红道:“只要你一天不陪我过生日,我天天都过,一辈子都过!”

  洛飞懒得再理她,继续记着笔记。

  旁边的童颜颜装作很老实地看着课本,两只小耳朵却是竖了起来,大眼睛也时不时偷偷看着两人。

  “洛学弟!洛学弟!”

  这时,窗口突然传来一道熟悉的声音。

  洛飞转头看去,竟然是楚飞扬。

  “嘿嘿,洛学弟,信写好了,帮我……”

  楚飞扬满脸笑容地把信从窗口递了进来,准备递给坐在窗口的童颜颜,让她递给洛飞的。

  童颜颜正低着头,侧着脸,偷看洛飞和宋琪琪,他站在窗外,一时之间并没有看到。

  但是,当他说话递信时,童颜颜已经把脸转向了窗口,睁着水汪汪的大眼睛,一脸疑惑地看着他。

  楚飞扬当场就傻眼了,

  这……这甜美白皙,童颜巨……可爱的女生,不就是……

  “楚学长,信是让我帮你交,还是你自己直接交了?”

  洛飞忍着笑看着他。

  楚飞扬满脸尴尬,手里握着信,有些不知所措。

  而正在此时,宋琪琪突然站起来指着他怒道:“渣男!你还敢过来找死?”

  楚飞扬听到骂声,定眼一看,愣了一下,道:“这位同学是……”

  他显然已经忘记了那天的事情,因为他那天骗的女生实在是太多了,完全记不清了。

  “渣男!你给我等着!”

  宋琪琪立刻怒气冲冲地向外跑去,同时抄起了墙边的扫帚,还大声道:“彤彤!菲菲!快出来,帮我打渣男!”

  方思彤和秦菲一听,立刻跟了出去。

  楚飞扬一见这场面,虽然还是没有记起来这位突然暴怒的女生是谁,但这画面看起来很熟悉,今天可不是第一次遇到。

  此时不跑,更待何时?

  “洛学弟,下次聊!拜拜!”

  楚学长果然是个有礼貌的帅气男,狼狈逃跑时还不忘打招呼,不过手里的信肯定不敢再递了。

  至于这位白富美童颜巨可爱小姐,估计他也只能忍痛放弃了。

  “洛……洛飞同学,他是谁啊?”

  眼见宋琪琪带着两名好友,把那位男生追的抱头鼠窜,没了影踪,童颜颜睁着茫然的大眼睛,很好奇地看着自己的同桌问道。

  “一个渣男。”

  洛飞低头记着笔记,淡淡地道。

  如果告诉童大小姐,这个渣男已经处心积虑,正准备渣她的,不知道她会不会吓哭。

  童颜颜睁着大眼睛看了他一会儿,突然道:“洛飞同学怎么会跟渣男认识呢?而且关系好像还很好的样子呢。”

  洛飞:“……”

  这个问题……有些深奥。

  “我不认识他。”

  洛飞直接否认,道:“只是见过几次,他在路上跟我搭讪,想让我帮忙给班里的女生递信。”

  单纯的童大小姐,似乎相信了他的解释,好奇道:“递什么信,给谁递信?”

  这时,宋琪琪拿着扫帚,怒气冲冲地回来了,然后手持扫帚,站在他的课桌前,怒目而视道:“洛飞,说!你怎么会跟那个渣男认识!”

  洛飞记着笔记,没有理睬她。

  旁边的童颜颜连忙道:“琪……琪琪,洛飞同学刚刚跟我说了,他……他不是认识那个……那个渣男,是那个人在路上拦着他,跟他搭讪,想让他帮忙,给我们班级里的女生递信的。”

  “真的?”

  宋琪琪可没有她那么好忽悠。

  刚刚那渣男在窗外很热情,明显跟眼前这家伙很熟悉,根本就不像是只说了几句话的样子。

  “是真的,洛飞同学没骗人。”

  童大小姐睁着清纯的大眼睛,天真地道。

  宋琪琪没理她,拍了拍洛飞的桌子道:“洛飞,哪个渣男准备给哪个女生写信?你这是在同流合污,狼狈为奸,助纣为虐,跟那个渣男一起祸害咱们班的女生,你知道吗?”

  洛飞抬头看着她道:“他准备让我把信递给你的,可能是上次伤害了你,准备给你道歉。”

  “我呸!”

  宋琪琪挥舞着手里的扫帚道:“要不是那渣男跑得快,我一扫帚把他扫飞进垃圾桶里去!”

  洛飞竖了个拇指,继续低头记着笔记。

  宋琪琪平复了一下情绪,又拍了拍他的课桌道:“洛飞,以后不准再跟那个渣男来往!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小心人家也帮你当成渣男!”

  “琪琪,你怎么知道他不是渣男?”

  宋琪琪后面的方思彤,扯了扯她的衣服,小声道。

  宋琪琪冷哼一声,挺起鼓鼓的胸脯,很得意地道:“洛飞要是渣男,早把我给渣了,我也愿意让他渣,可是他根本就不理我!这怎么可能是渣男呢?”

  “说不定这家伙在欲擒故纵呢。”

  后面的秦菲也小声嘀咕道。

  这两名女生自从那次在公交车上被洛飞语言攻击后,一直都耿耿于怀,找机会就说他坏话。

  不过这坏话实在没点重量,洛飞的积分纹丝不动。

  “那我也愿意!”

  宋琪琪哼了一声,又拍了拍洛飞的桌子,当着全班同学的面道:“洛飞,你要不要渣我,我可以给你一个机会!”

  此时无论是男生,还是女生,目光都看了过来,觉得她肯定是疯了,原来那么嫌弃这个家伙,怎么现在比舔狗还舔呢,竟然主动要求人家渣她。

  不过……

  最近班里的许多女生,都忽然发现洛飞这家伙,似乎长的挺好看,而且越看越好看,比刚刚站在窗外的那个男生看着舒服多了。

  原来可能是他太孤僻,根本就没有注意,现在因为童颜颜和宋琪琪的关系,大家都经常会偷看他,结果就发现了这个了不得的事情。

  就连上次怒怼他的张悦,现在看到这个家伙,都不得不承认他长了一幅好看的脸。

  “洛飞,我跟你说话呢!”

  宋琪琪见他不理睬自己,又拍了拍桌子,在全班同学的目光注视下,有些恼羞成怒。

  “你可以闭嘴吗?”

  洛飞抬起头看着她,面无表情。

  “你……”

  宋琪琪顿时气的脸上一阵红一阵白,手里的扫帚握的紧紧的,看情况是要挥起来了。

  班里那些羡慕嫉妒恨的男生,皆是目光发亮,幸灾乐祸地准备看好戏。

  宋琪琪的大小姐脾气,几乎全班都知道,这家伙竟然敢当着这么多同学的面这样对他,简直是找抽啊!

  “洛飞!有种你就再说一遍!”

  宋琪琪瞪着眼睛,满脸怒气地举起了手里的扫帚。

  “你可以闭嘴吗?”

  洛飞又说了一遍。

  宋琪琪“啪”地一拍桌子,吓了全班同学一跳,都正以为她即将动手时,却见她怒道:“闭嘴就闭嘴!”

  说罢,正闭上了嘴巴,转过身,在众人目瞪口呆的表情中,去把扫帚放回了原位,然后回到座位,不再说话。

  全班同学:“……”

  寂静了大概一分钟,靠在她课桌上的方思彤低声问道:“琪琪,你没病吧?”

  “你才有病!”

  宋琪琪白了她一眼,随即脸上的生气表情瞬间变成了得意,笑道:“刚刚你们看到没,我让洛飞再说一遍,他就又说了一遍,是不是很听我的话?”

  方思彤:“……”

  秦菲:“……”

  其他同学:“……”

  “叮铃铃……”

  上课铃声响起。

  方思彤和秦菲面面相觑地回到了座位。

  其他同学心里都在纳闷和百思不得其解,宋大小姐这是怎么了?真被那家伙给迷的傻了?怎么人家那样对她,她都能笑的出来,还能自我解嘲呢?

  上课后,在班长还没有进教室时,宋琪琪快速转身,把一张纸条放在了洛飞的课桌上。

  洛飞记好了笔记,把本子还给了童颜颜,看了一眼桌上的纸条。

  【baba,别生气,今晚我生日,去我家,我给你道歉好不好?穿上性感的小睡衣跪着给你道歉好不好?】

  洛飞直接把纸条撕碎,从抽屉拿出了这节课的课本。

  老师正讲课时,洛飞感到大腿被人戳了一下,转头看去,童大小姐正伸着指头在戳他,见他看了过来,连忙红了脸,把笔记本推给了他。

  【洛飞同学,琪琪好像很喜欢你呢】

  洛飞犹豫了一下,还是拿起笔,给了她回复。

  【好好听讲】

  童颜颜满怀期待地拿过笔记本,低头看去。

  然后:“……”

  童大小姐撅起了嘴巴,胸部又不自觉地架在了课桌上,当起了垫子,盯着笔记本上的字,怔怔发呆,整个小脸几乎埋了进去。

  放学后。

  洛飞无视了宋琪琪的纠缠,与班长一起出了教室,下了楼。

  暮千雪把单车钥匙递给了他,道:“把我单车骑回去,我就不回去了。”

  “今晚就要走?”

  洛飞接过了钥匙,看着她。

  暮千雪点了点头,道:“有点远,不过你放心,明晚无论如何,我都会赶回来。如果实在……”

  “班长,祝你一路顺风。”

  洛飞没让她再继续说下去。

  “嗯。”

  暮千雪也没再多说,挥了挥手,快步离开了。

  看着她那高挑苗条的身影渐渐远去,洛飞拿着钥匙,转了个方向,去了班主任的办公室,请了两天假。

  班主任对他印象还不错,知晓他不会随便请假,所以问了一下情况,很痛快地批准了。

  从办公室出来,洛飞去了车棚,打开了班长的单车。

  这时,旁边突然传来一道冷喝:“小偷!竟敢偷班长的单车,找打!”

  宋琪琪一下子跳了过来,然后直接坐在了单车后面,笑嘻嘻地看着他道:“哥哥,带我。”

  洛飞皱了一下眉头,有些奇怪地看着她:“怎么又叫哥哥了?”

  他就是单纯的好奇,真的没有别的意思。

  宋琪琪挑了挑眉,低声道:“怎么,不喜欢听哥哥?那我以后在大庭广众之下,也叫你baba好不好?”

  洛飞一把把她推下了车,毫不怜香惜玉。

  宋琪琪撅起嘴巴,双手抓着后面的座子,道:“哥哥,人家今晚生日,你去陪陪人家嘛,我可以叫你一晚上哥哥,或者……”

  “松手!”

  洛飞语气严厉起来,脸色不善。

  宋琪琪委屈地松了手,眼圈一红:“洛飞,你为什么看不上我呢?是因为我原来那么对你,你心里还有怨恨吗?那我向你道歉,还不行吗?跪在地上道歉,可以吗?”

  洛飞推着单车,准备离开,见她竟然噙着眼泪,真的要跪下了,只得道:“宋琪琪,我没有怨恨你,原来的事情我都已经忘记了。只不过,我现在不想谈恋爱,跟你没有关系,是我自己的问题,快回家吧。”

  说着,骑上单车离开。

  后面突然传来了奔跑的声音。

  随即,“嘿”地一声,单车一晃,宋琪琪已经坐在了后面,双臂直接抱住了他的腰,笑嘻嘻地道:“我就知道,不是我不够漂亮。洛飞,没关系的,那我们现在不谈恋爱,我们就在一起,也可以的。今晚去我家,给我过生日呗。你就当我是你同学,同学之间在一起吃饭,在一起睡觉,很正常啊。”

  洛飞停了下来,一把掰开了她的手,随即一推,直接把她推了下去,然后骑着单车快速离开。

  宋琪琪差点摔爬在地上,红着眼睛看着他快速离去的背影,跺着脚怒道:“洛飞!我不会放弃的!你给我等着!”

  洛飞骑着单车,出了学校后,在外面的街道上看到了一辆熟悉的黑色轿车。

  后排的车窗缓缓打开,露出了一张戴着墨镜的冷酷脸颊来。

  洛飞迟疑了一下,骑着单车驶了过去,停在了车门前道:“我需要回家一趟。”

  隐藏在墨镜下的眸子,看了一眼他骑着的单车,脸上看不清表情:“这么说,你是答应了?”

  洛飞沉默了一下,突然看着她道:“清水小巷,你认识吗?”

  “认识。”

  她淡淡地道。

  洛飞直视着她墨镜后面的目光:“我和洛嘉嘉现在租的房子,也是你们的?”

  清水美衣微微摇头:“不是,但是梨衣给你们提供的消息,我们小时候在那座小区住过。”

  洛飞没有再问下去,骑着单车离开,留下了一句话:“七点半,在小巷外等我。”

  看着他骑着单车的背影渐渐远去,清水美衣收回了目光,缓缓地靠在了后面的座椅上,闭着眼睛寂静了一会儿,方自嘲一笑,开口道:“那么拽,好像我们在求着他似的。”

  墨兰开着车,仿佛一个透明人,没有发出任何声息。

  “我们的确是在求着他。”

  许久之后,清水美衣又喃喃的道:“只要对梨衣好,他怎么拽都没关系的,对吗?”

  “我恨他,可是,我更恨我自己……”

  “你觉得我该怎么办呢?”

  “虐待他,折磨他,羞辱他……梨衣会难过的……所以,我就只能这样了……”

  洛飞把单车停在了班长家的小区里,犹豫了一下,并没有去她家。

  既然班长提前知道今晚要走,肯定已经把她的爸爸安排好了。

  他现在也要赶时间。

  回到家时,洛嘉嘉正在厨房做饭,扎起的马尾,随着她的动作,如精灵一般,在身后调皮地跳动着。

  “好香。”

  他站在厨房门口,看着认真做饭的少女,心头有些愧疚。

  说好每晚都在家里陪着她的,可是现在,却又要离开,明晚也肯定赶不回来。

  还好,那名邪恶觉醒者已经被杀。

  其他的危险,只希望不会在这两天突然到来。

  这次的任务,他不能不去。

  所以,他答应了清水美衣的要求。

  当然,即便不是因为这次任务,在听到她突然说出的那些事情后,他也没法拒绝。

  那道在记忆中模糊的身影,这些年来,原来默默为他做了那么多,即便香消玉殒后,也不曾忘记他。

  或许他没有任何责任。

  但,他不能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

  “洛嘉嘉,问你件事。”

  洛飞看着厨房里忙碌的少女,突然道:“以前我们那个邻居,就是那个叫南宫美骄的女孩,她……跟我关系很好吗?”

  洛嘉嘉正在炒着菜,闻言顿了一下,把菜装进了盘子里后,方转头看着他道:“不好。”

  洛飞与她那冷漠的眸子对视着,微微笑道:“真的不好?还是说,其实是跟你的关系不好?”

  洛嘉嘉眯起了眸子。

  “我就是随口问问,别太在意。”

  洛飞耸了耸肩,看了一眼她手里的铲子,道:“你继续,我回房去看书。”

  回到房间,在书桌上坐下,翻开抽屉,寻找了一会儿,又突然停下。

  “日记好像都被洛嘉嘉扔掉了。”

  他坐在那里,苦笑了一声,随手拿起了书桌上一本已经有些泛黄的书籍,想着心事,翻动了几页,突然一愣,从书页里拿出了一张纸。

  这张泛黄的纸,他很熟悉,似乎是从他的日记本上撕下来的。

  他看向了上面的记忆。

  【我脏了】

  【完了,我完了,我的第一次没有了,我被南宫美骄那个坏丫头亲了。

  她用棒棒糖把我骗到了学校的墙角,趁机把我按在墙上,强行亲了我,还拍了照,威胁我,让以后每天也像跪舔长腿小兔子那样,跪舔她。

  我哭着说我脏了,我再也不是一个干净的男生了,她嘲笑说,没关系的,以后我娶你,然后又趁机咬了我的嘴巴,把我咬流血了,还威胁我说以后不准别人碰我,说我是她的。

  我要不要跟长腿小兔子告状呢?长腿小兔子肯定会为我做主,把她揍哭鼻子的,但在那之前,应该会先揍我……

  今天就发生了这些,但我一辈子都不会忘记,我在这个夏天,知了在叫蝴蝶在飞的操场上,被一个坏女生给弄脏了……】

  看着这段记忆,洛飞的脑海里,那道模糊的身影,似乎渐渐清晰起来。

  一段段记忆,似乎也在慢慢浮现。

  但无论如何,都想不起她的脸,都记不起她的模样。

  “吃饭。”

  背后想起了洛嘉嘉冷淡的声音。

  洛飞转头看去。

  不知何时,她已经站在了他的后面,冷漠的眸子,正看向他手里残破的日记。

  “从书里翻出来的。”

  他把纸张重新夹进了书页,把书放在了书架上,站起身道:“吃饭。”

  洛嘉嘉看着他。

  他也看着她。

  两人目光相对,脸上似乎都没有什么表情。

  “只是突然想起了一些以前的事情,有些记得,有些已经忘记了,感觉记忆有些支离破碎。”

  洛飞解释道。

  洛嘉嘉没再说什么,转身出了房间。

  两人在饭桌坐好,开始吃饭。

  依旧是安静沉默的晚餐。

  吃完饭,洛飞去洗碗时,洛嘉嘉来到厨房门口,看着他道:“她来找你了?”

  洛飞洗碗的手一顿,点了点头道:“嗯,来了。”

  十四岁那年夏天来的,然而并没有见到他,在外面的街道上白裙如花,鲜血如蕊,香消玉殒。

  洛嘉嘉看着他,没有再说话。

  洛飞洗完了碗,洗着手看着她道:“你原来很讨厌她吗?”

  洛嘉嘉沉默了一下,看着他道:“我讨厌你。”

  说完,转身离开,进了自己的房间。

  洛飞:“???”

  在厨房里站了一会儿,平复了一下刚刚看到那页日记的情绪后,他走了出去,站在她的房间门口看着她道:“洛嘉嘉,你讨厌现在的我,还是那个时候的我?”

  洛嘉嘉坐在床上,两条大长腿并拢,手里捧着书,面无表情地道:“都讨厌。”

  “我做错了什么?”

  洛飞耸了耸肩,看起来有些无辜。

  洛嘉嘉没有回答,目光停留在手里的书上。

  洛飞靠在门口,盯着她那毫无瑕疵的美俏脸蛋儿看了一会儿,突然问道:“洛嘉嘉,问你一个问题,你别生气。那个时候,是你漂亮,还是她漂亮呢?”

  随即又解释道:“我没有别的意思,就是想知道,她那个时候长的什么模样,我完全没有记忆了。”

  洛嘉嘉翻着书页,只说了一个字:“我。”

  “好吧,她肯定不能跟你比。”

  这洛飞倒是没有什么怀疑,又问道:“那你觉得,她长的漂亮了吗?不是跟你比,是跟其他女生比,够漂亮吗?”

  洛嘉嘉翻着书页,又只说了一个字:“丑。”

  洛飞知道她在说谎。

  从清水美衣的模样来看,那个女生肯定不会丑,即便没有她漂亮,也绝对比大多数女生漂亮。

  “那我跟她关系怎么样?我……喜欢她吗?”

  洛飞再次问道。

  洛嘉嘉眯了眯眸子,目光终于从书页上抬起,看向了他。

  “我是说,那个时候的我。两小无猜,青梅竹马,我们又经常在一起玩,我当时喜欢她吗?”

  洛飞解释了一下。

  洛嘉嘉盯着他看了片刻,又收回目光,看向了手里的书,翻了一页,道:“那个时候,你眼里和心里,就只有一个人。”

  “谁?”

  “我。”

  她面无表情地道。

  洛飞:“……”

  不用想,那肯定是被逼被压迫的啊。

  每天被这只长腿小兔子欺负和虐待,眼里和心里能容得下别人吗?肯定全是她那恶霸可怕的身影啊,像是阴影,挥之不去!

  “我跟她关系好吗?”

  洛飞又问道。

  “你跟她没关系。”

  洛嘉嘉看着书,面无表情地道。

  洛飞想了下,只得又问道:“那她……是不是喜欢我?”

  洛嘉嘉这次没有说话。

  “好吧,我知道了。”

  洛飞站直了身子,看着她道:“洛嘉嘉,跟你说个事,今晚……”

  “不会腻吗?”

  洛嘉嘉目光冷漠地看着她。

  洛飞无语,知道她那小脑袋里又在胡思乱想什么,解释道:“今晚我有别的事情,可能明晚也不会回来,你一个人在家,要小心,不要给陌生人开门,知道吗?”

  洛嘉嘉放下了书,看着他道:“我有同意让你出去吗?”

  洛飞:“……”

  “我今晚真有事,别人还在外面等着我呢。”

  洛飞只得哀求。

  “男生女生?”

  “……女生。”

  “漂亮吗?”

  “漂……”

  洛飞突然停住,很认真地思考了一下,小心翼翼地看了她几眼,方道:“没你漂亮。”

  “那去吧。”

  洛嘉嘉重新拿起了书,看了起来。

  洛飞:“……”

  这个回答,绝对是满分!

  “叩谢女王大人!”

  洛飞殷勤地帮她关上了房门。

  正准备出门时,突然想起了那枚驻颜丹,要尽快让长腿小兔子吃了,别放忘记放变质了。

  他又推开门,看着床上的少女道:“洛嘉嘉,我又给你买了一颗糖。”

  洛嘉嘉眯起眼睛,放下了书。

  洛飞握着手里的驻颜丹,走了过去,道:“这次的糖是甜的,我保证好吃,你尝尝看。”

  洛嘉嘉翻开了床单。

  床单下,露出了一把水果刀,锋利的刀刃,在灯光下闪烁着寒芒。

  “其实我只是给你看看好不好看,你不吃的话也没关系,我吃。”

  洛飞直接退出了房间,把驻颜丹重新收回了储物栏。

  今天时间有些赶,下次吧。

  “那我走了,晚上早点睡,记得锁好门,水果刀最好别放在床单下,小心划伤自己。”

  洛飞在门外叮嘱了一句,然后走到玄关处换了鞋子,开门离开。

  听着关门声和下楼声,洛嘉嘉放下了掀起的床单,又拿起书,看了起来。

  看了一会儿,她放下书,从床上下来,站在了镜子前,看着里面那张曾经给她和他招来了无数麻烦的脸蛋儿,喃喃地道:“腻了吗?”

  洛飞出了小区,那辆黑色轿车已经停在了小巷里。

  天已经黑了,昏暗的路灯亮起。

  那道苗条性感的身影靠在车门上,戴着大大的墨镜,正看着不远处闪烁的霓虹发呆。

  洛飞曾经以为有钱人根本就不会有烦恼。

  但现在他觉得,有钱人的烦恼,跟没钱人的烦恼只是不一样,也有很多。

  “还以为你舍不得呢。”

  清水美衣转过头来看着他,冷酷的嘴角露出了一抹讥讽,即使是讥讽,也很有味道。

  洛飞没有理她,从另一边打开车门,上了车。

  清水美衣又在外面站了一会儿,方打开车门进来,斜靠在后排宽大柔软如沙发的座位上道:“坐后面来。”

  洛飞坐在副驾驶,一动不动。

  于是,轿车也停在这里,一动不动。

  他只得坐到了后面。

  清水美衣扬起了包裹着黑色的脚,正要说话时,洛飞突然转头看着她道:“你跟她,谁更漂亮?”

  清水美衣扬起的脚,顿了一下,放了下去。

  “她。”

  她毫不犹豫地道。
设置 恢复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