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科幻小说想养一只小奶糯

第119章 无

作者:掩耳作势      字数:1574      更新时间:2021-07-24 00:01:47

  这话自己说出去的时候无甚感觉,从旁人口中再听得,却这般不好受。

  贺焰嚣一直没再触及的记忆开始抖落,纵然现在听到的这些她都曾亲身事中,这会儿却又全像是成了没经历过的事情一样。

  一字一句都泛着苦气,一丝一毫都不见痛快。

  可正因为这都是她经历过的,所以她知道,后面还有什么。

  “那一晚我们在羌喻住下,不在驿站,是一处单独的小院。”

  “有郎中过来给主子擦了药,上了绷带。在屋子里,就听见贺将军那一屋要了酒,还要了不少。主子担心她,又太清楚她现在有多不待见自己,于是摸着夜色才敢过去看看。”

  “军吏都在前院就地休息了,主子和贺将军在后院厢房。因着就在羌喻城内,后院里守夜的也只是偶有三两人过去,没多大防备。所以啊,很顺利让人钻了大空子。”

  “白天的那波人,夜袭了贺将军的屋子。”

  “我听见主子叫喊声赶过去的时候,她正拉着贺将军往外跑。那时候的贺将军差不多已经醉透了,全凭主子拉着搀着走动,周围一水的人圈的严实。直到前院来了人,她们攥着的一扎扎火把带来了光亮,我才发现主子的刀伤早就扯开了,血崩的外衣上都能看得见一大片。”

  “就是因为她右手拉着人,扯开了伤口;也就是因为她还试图拉着这个人跑出来,被一剑刺在了那一片血迹上。”

  ——“原本是刀伤,不久又叠了一戳剑伤。”

  闻菁全的话混着初来的声音在林轻然的脑海里来回,闯破了她原先所有的预判。凭什么说焰嚣从没有恨过啊决?焰嚣到了这还有资格跟谁谈恨。

  贺焰嚣比她也好不到哪儿去,毕竟她也是到了今天才知道,那一份记忆里所谓的亲身经历,都在骗她。

  那一天她确实喝了酒,因为兮儿的死,也因为对待江决的矛盾心理。她知道自己没什么可跟江决闹的,这一切的错不在江决,可那时候的她真的受不住兮儿的离开。

  明明出征前他还在跟自己说着,等自己回来,欢诚就该学会走路了。可最后他离开的时候,甚至没来得及听欢诚喊过他一声爹亲。

  切肤的痛,无名的怒火,她也不想牵扯到江决身上。但她没有办法做到多平静,所以她索性不再说话:她想要压制。可她看到那一刀砍伤江决,她烦躁的没办法考虑再考虑任何。乱了。对错,情绪,就像是沙场倒折的乱旗,敌旗我旗,被将士踩上第一脚后,敌我清晰,又敌我不分。

  她那时确实是近乎失智了的,脑子的思虑心里的伤痛多的搅做一团,没法子再多想一丁点了。

  所以她要了酒,想要从短暂的麻痹里获得清醒。

  但那一晚她真就喝的太多,一切都是模糊的,第二日醒来,仍旧什么都是原样。手下说昨夜有贼人来刺,江小姐把她带出了屋子,不过又扯开了伤口,延迟起程,暂不见人。

  于是后来,从羌喻一直到京城,江决都是坐在她自己从羌喻搞来的一辆马车里,没再露过脸。

  到了京城后,她想她自己该平静了。可一切又在女儿轻轻一声“娘”里崩溃了——下人说,这是主君教小世女的,小世女还只会说这一句。

  “那一剑刺的太深,留了一戳很严重的伤口。一时间血止不住,到第二日辰时过了,才算是安稳下。”

  “但主子没让人告诉贺将军,她知道贺将军已经够乱了。只是那时候才刚从阎王边上抢回来,她的面色实在称不上好,所以拖延了出发的时间,还买了一辆马车来遮掩。”

  “到了京城后不久,她更是知道,自己没多长时间了。她那时的模样,倒像是无所谓的,唯独放不下公子一个人。”

  “于是她让我第一次的,主动请了贺将军来。那一日主子起了早,收拾了好了一番,换了亮色的衣裳,倒显的有了几分精神。贺将军来的不慢,就是走的也挺快。没答应任何事,无关的话倒是丢了些,总归只能称得上不欢而散。”

  “同一日午时,那许小贼来了。”

  “主子答应了她的事,也跟公子说了会儿话。”

  “撑着入了夜色,也没能等到次一日的未央。”

  这一句讲完,她终是停了。箍着腿直起身板,看向这些话里还站在这的另一位主人公,陷入沉默。

  “贺焰嚣。”

  这一句是林轻然喊的,很轻,很硬。
设置 恢复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