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科幻小说农家福女有点田

第二百九十章 我的布偶

作者:啊囧三号      字数:2083      更新时间:2021-03-10 14:13:51

  她把筷子放下唉声叹气的样子引起了陆络珩得注意,赶紧着急的询问她还以为她又身体哪里不舒服了:“你怎么了?”

  “没事!”齐若卿现在都已经后怕的开始手脚发凉了,甚至还了手都开始抖了起来自己都控制不住。

  陆络珩在旁边握住了她的手,给予了,他一切的温暖稳定一下情绪,陆络珩大概已经猜到了是因为高氏的事情。

  其实最近齐若卿都在忙着陆络珩的事情,并不是把自己的那一些事情忘记,而是因为都压藏在心里,压抑了很久。

  闻心早就已经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她当街看到了一个卖兔子布偶的,从小都喜欢这些玩偶,闻业也没少给她买,但今天就是被这个给吸引了。

  但只可惜晚了一步,被别人给先拿走了,只是那个人并没有付钱,闻心拿出钱就丢给了老板想把布偶拿走。

  结果被那个熊孩子直接就给抢了过去,还把闻心推到了地上,本来闻心下意识想哭的时候就想起了齐若卿曾经跟她说的话,一定要强大起来。

  平常闻业身边没稍有一些习武的人,所以闻心从小看到大的人看会了好几个招式,于是就对抢她布偶的那个人动起手来。

  不小心的把她推倒在地,结果那个女孩文文弱弱的,闻心也没有用多大的力气,却不知道她居然这么不堪一击,就是她就慌了。

  因为女孩坐在地上看样子应该是手气那么破了皮,已经掉下了她的珍珠眼泪,齐若卿和陆络珩听到声音也都赶了过来,就看到了这一幕。

  陆络珩首先是把地上的小女孩扶了起来,然后去责怪闻心,而齐若卿则是非常耐心的蹲下来与闻心面对面互相对视的去询问情况。

  “你为什么要推倒小朋友?你知道错了没有。”

  陆络珩非常大声的指责闻心,引来了大街上许多人的注意,闻心看着他们过来指指点点,就像她做错了事情全世界都责备她一样,有一种罪恶感在她的心里萌芽。

  眼框里早就已经有泪水在打转了,但是齐若卿并不相信闻心是随便欺负小朋友的人,当然会非常温柔以及有耐心的去询问:“闻心!你跟姐姐说一说过程好不好!”

  闻心就非常委屈的强忍着泪水去讲述了全过程,话说这件事情齐若卿是有责任的,因为齐若卿曾经教育过她无论什么事情都要强大起来,不能随意的就去装可怜博得别人的同情。

  却没想到这句话在她的心中却成了欺负别人的理论,只是因为她年龄尚小根本就不懂得活灵活现的去运用这句话,差点就酿成了大错。

  齐若卿拉着小闻心一起去给被推倒的那个小女孩一家人道歉,并且闻心态度很诚恳而且他们一家都是那种文文弱弱特别通情达理的人。

  就这样闻心也开始越来越讨厌陆络珩了,陆络珩的教育方式是没有错的,只不过就是没有分场合的去怒斥闻心,这样会让她很没有面子。

  三个人在大街上走着,闻心却故意的来到了齐若卿这边躲开了陆络珩。

  本来今天就应该是她寿辰最开心的时候,但是却没想到就因为一个布偶影响了她整个的心情。

  晚上闻心不想回到自己的府邸,因为她早就已经听到陆络珩把她的父亲贬出京城的事情了,再加上今天对他的印象完全就开始讨厌他了。

  在分别的时候闻心一直都在拉着齐若卿的手不放开,小样子在恳求齐若卿:“姐姐,我今天住在你这里好不好!父亲不在家。”

  齐若卿看了一眼陆络珩什么都没说就答应了,他们两个现在就像是真正意义上的好姐妹一样,齐若卿教她一些为人处事的东西。

  第二日闻心还在睡梦中就有人敲响了她的门,但是出来开门的时候阳光有些刺眼眼睛使得台有一些睁不开眼睛。

  当她把眼睛全部睁开的时候,眼前却一个人都没有,想踏出房门出去看看,脚下就像有什么东西一样,把视线移到了脚下就看见了昨天那个新爱的布偶。

  她虽然不知道是什么时候送过来的,可依旧是开心的,把它搂抱在怀里在地上乱蹦乱跳的。

  齐若卿过来叫她吃饭,脸上有隐藏不住的兴奋向齐若卿炫耀着:“姐姐你看!就是我喜欢的布偶。”

  当看见那个布偶的时候,齐若卿可能就已经明白了,这一定是陆络珩的做法,虽然不知道他用什么方法让那个小女孩这么喜欢的布偶可以忍痛割舍。

  “好好好!我们快去吃早饭吧。”

  其实闻心没有得到她自己喜爱的布偶齐若卿心里也是有一个疙瘩在那里纠结的,毕竟昨天是他的生日,还因为不好的事情,闹得大家都这么不愉快,最后不欢而散。

  就包括闻心现在对于陆络珩的态度大不如从前,至少之前的时候还可以把陆络珩当做哥哥,现在甚至只能做到认识的感觉。

  闻心小孩子什么都不懂,她以为陆络珩故意把她父亲贬出京城的,陆络珩又不喜欢去跟别人解释自己做过得事情,就会让闻心更加的误会。

  这几日闻业就已经回来了,可是却没有找到陆络珩想要的东西,于是他早就已经想好了第二个计划。

  那个布偶才是最重要的东西,只要还在闻心小丽,那他的大计就一定可以成功。

  闻业回来假装痛恨陆络珩把他贬出京城这几日饱受痛苦受尽了折磨,来到了太子的御风阁里去告状。

  就是为了能够让大家更加的相信他,不过闻业知道陆络珩在宴会上把他贬出京城的这个理由未免有些太牵强。

  所以早就已经想好了如果太子问的话他该怎么样去回答,他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物,这几日往返受尽奔波。

  连休息都没有来得及直接就来到了太子御风格阁,太子还是挺欣赏闻业的,只是在心里不知道是否还能相信他,就打算借着今天的事情去测试一下。
设置 恢复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