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科幻小说[名侦探柯南]假如远山家生的是男孩儿

第67章 第六十四章

作者:Silver米饭      字数:3371      更新时间:2020-10-17 04:54:26

  64.

  远山香纪在嫁给银司郎之前名叫黑羽香纪。——她是家里的老二,上面有一个同父异母的哥哥,名叫黑羽盗一。盗一比香纪大7岁,据说当时远山凛的外祖父是想让盗一直接继承家业的,不过这个儿子真的对金融提不起丝毫兴趣,高中毕业之后就申请了英国的大学跑到欧洲开始“自立门户”,年纪轻轻就成了享誉世界,受人敬仰的天才魔术师。

  远山凛之前还在网络上看到了舅舅当年接受采访的视频,然后在黑羽盗一调侃般地说出“如果不好好钻研魔术的话,可能就得回去继承银行了吧”之后不自觉地抽了抽嘴角。

  这是什么奇奇怪怪的“不努力就只能做富二代”的言论!

  总之,远山凛对于自己舅舅了解得并不多,也就小时候见过几次,香纪也不常在家里提起自己那个哥哥,主要原因是盗一去世得早,人们对已故之人总是很少提及,不是忘了,是不想勾起当时的回忆让“物是人非”这个词戳得自己眼睛发胀。

  说起来很有趣,虽然黑羽盗一比香纪大很多,按理来说孩子也应该比远山凛大才对,但是这位天才魔术师成家很晚,婚后又和妻子天南海北地玩了一段时间,以至于黑羽家的孩子比远山凛还小。远山凛对于自己的表弟的近况也知道得不多,甚至脑子里对于表弟的印象还是个八九岁的孩子。

  自盗一舅舅去世之后,他基本上就没怎么去过江古田,再加上黑羽千影常年不在日本,渐渐的似乎就没什么感觉了,提起“舅妈”这个词还不如“静华伯母”来的亲切。每次香纪去千影家小住的时候正巧都是6月的三连休,他为了要和平次在一起玩而拒绝了。于是香纪便和银司郎前去拜访,然后从舅妈那里带回来一些亮晶晶的小礼物,顺便再和自家儿子念叨几句诸如“快斗真是越来越懂事了”之类的话。

  哦,对了。黑羽快斗就是盗一舅舅的独子,他的小表弟。

  少年在接到自己母亲打来的电话之后就去了一趟家里的阁楼,按照香纪的指示在一个大木箱里翻出了一个巴掌大的铁盒,然后又被任命为“邮差”,负责把这个铁盒送去江古田。

  “不能发快递吗?”远山凛打量着手中带着铁锈的小盒子,随口问了一句。

  电话那头沉默了半晌,然后香纪否决了他:“这么多年了你都没怎么去看过舅舅,你小时候的玩具一大半都是他买的呢,正巧过几天就是他的忌日,去扫扫墓吧。”

  母亲这么一说,一种浓浓的负罪感就漫了上来。

  虽然那些玩具早就随着远山凛长大而逐渐褪色老化然后进了垃圾桶,但是现在没有不代表以前从来没存在过。

  少年几乎都要忘了舅舅以前站在自家门厅前当着他的面变出了一只毛茸茸的鸽子送给他养的事情。——那只鸽子很好看,也不怕生,送来的头天晚上就开始黏着远山凛求挠头,除了盗一和凛谁都不许摸,第二天还狠狠地啄了熊孩子平次,在他的手上留下了一个深深的伤口。受害人平次还恶狠狠地表示说要把那只鸽子谋杀了,以至于某天早上起来,远山凛再也找不到自己的宠物之后还真的一度以为是平次对鸽子下了毒手,冲着对方发了好大一通脾气,骂的平次一愣一愣,既委屈又生气,脸都憋红了。

  最后一问,才知道银司郎居然对鸽子羽屑起了过敏反应,前些天平次在远山家和鸽子打得不可开交的时候差点儿让银司郎上不了班,权衡利弊,香纪最终还是把鸽子给送回去了。

  嗯,去一趟江古田吧。他真的很久没去舅舅家了。

  于是六月的三连休,服部平次被远山凛放鸽子了。——当这位关西的名侦探带着假期海边出游计划来找好友的时候,少年刚好给黑羽千影打完电话说他假期的时候要来拜访。于是服部平次又不高兴了,一直在凛的耳边叨叨,企图劝对方回心转意。

  “这是我好不容易做好的旅行计划!就我们两个人!我发誓绝对不去处理任何案件!不然你下一周再去你舅舅家吧,假期先跟我去海边行不行?”

  答案是不行,毕竟黑羽盗一的忌日又不可能推到下一周。

  于是服部平次又开始动脑筋说他要一起跟着去扫墓,然后又被远山凛拒绝。最后只能一脸生无可恋地给柯南打电话聊一些有的没的,听得某小学生现在一看到手机来电显示上是服部平次的名字就有一种直接挂断的冲动。

  但是他不敢。——服部平次还捏着他的把柄呢。动不动就说要去找小兰谈一谈工藤新一最近都到哪里去了,吓得柯南连“啊嘞嘞”都不敢说了。

  可恶,远山凛一告白,他手里服部平次的把柄都没了!!!下次见面一定要想想办法再抓一个!!!不然每次都要被那个黑皮侦探牵着鼻子走!!!

  而与此同时,远山凛怀着有些紧张的心情下了车,然后打算先去事先说好的出站口处等着,舅妈说黑羽快斗要来接他。

  路痴的苦真是说都说不清,作为路痴的亲戚也得费不少心,不然远山凛就跟拆了项圈的萨摩耶一样撒手没。——这是远山香纪给黑羽千影打电话时透露的事,不然千影还不知道原来自己侄子在上学路上都走丢过。

  少年拉着一个小行李箱一边走一边尴尬。——虽然有人来接他确实省了不少功夫,但问题是,他怎么知道站外那么多人里面哪个才是来接他的?!他真的不好意思说出“舅妈,快斗长什么样”之类的言论,毕竟他和黑羽快斗这么多年没见了,小表弟在他的印象里还是那个握着双拳站在盗一墓碑前坚强得不肯掉眼泪的小卷毛,完全不知道现在长成了什么样子。

  是彪形大汉还是鬼畜眼镜?

  远山凛扶额,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突然会产生这种想法,是不是前段时间跟铃木园子聊得太多了,导致他现在脑袋里全是那些奇奇怪怪的东西。这位大小姐不久前还给他安利什么“KIDSAMA”,好像完全把他当成了闺蜜。

  远山凛心很累。——当他看到园子把他,小兰以及名为“本堂瑛佑”和“世良真纯”的人拉成一个讨论组之后就应该觉得有什么不对!

  虽然没见过面,但是看名字这四个都是女的啊!!!把他拉进闺蜜讨论组公然讨论喜欢的男生类型真的没问题吗?!

  退吧,其他人都能看到他退组的提示,有些不太好意思;说话吧,不知道该说什么;窥屏吧,聊天内容太尴尬。所以远山凛索性给讨论组设置了一个“只接受信息不提醒”的模式,只有在里面有人圈他的时候才上来冒个头。

  哦,扯远了。

  远山凛重新把自己的注意力从“闺蜜讨论组”转移到“我的表弟长什么样”上,一边思考一边拉着一个小行李箱从电梯里迈出来,一眼就看到了站在出口处的“工藤新一”。

  工藤不是因为某些原因身体缩小了不能暴露身份吗?怎么突然一下又变成高中生了?还穿着个白色连帽衫在人最多的品川站到处乱晃?

  正巧“工藤”站着的地方正好是自己应该去的地方,少年便打算顺便和对方打个招呼,于是径直走了过去。离对方还有好几步路的时候,他看到“工藤”从衣服里摸出了一张叠得整整齐齐的A4纸,展开之后举了起来,上面印着三个清楚的大字:“远山凛”,汉字上甚至还标了假名。

  远山凛的脚步顿了一下,嘴角抽了抽,然后迅速排除了“小表弟和工藤认识,他临时有事,拜托工藤来接自己”的可能性。——他和工藤都认识多久了,怎么可能接人还举牌子啊!直接喊不就好了?!

  少年一时沉浸在“他是谁,他是快斗吗?不,他不是快斗,快斗只是一个代号,他可以叫快斗,我也可以叫快斗,把这个代号拿掉,他又是谁?他为什么和工藤长得这么像?世界上有这么巧的事情吗?”的难题中,犹豫着不敢上前。

  如此一来黑羽快斗立即就注意到了那个一脸“卧槽我该怎么办”的人,想着这大概就是自己表哥了,不过同时又很好奇为什么表哥会一副“想过来又不敢过来”的样子。——黑羽快斗可以肯定自己今天的打扮没什么问题,脸上也没有粘奇奇怪怪的东西,但是远山凛为什么看着他就跟看着鬼一样?

  快斗还特地看了一眼自己身后,发现除了新干线日程表和旅游广告之外只有带着行李的路人,一时间心里更疑惑了。

  他收起手里的纸,走向距离他不远的远山凛,然后试探性地叫了一句:“表哥?”

  少年眼见得抖了一下,面对黑羽快斗的脸,不知为何口齿都变得不清楚了:“好,好久不见,快,快斗。——你……你和舅妈,最……最近好吗?”

  感觉表哥好像很怕他???到底为什么???

  黑羽·双商同样高得不可思议·快斗意识到这一点之后就在心里罗列出了无数可能性,然后打算开开玩笑缓和一下他和表哥之间的相处气氛,顺便搞搞清楚对方为什么那么怕他,结果还没来得及开口,就见远山凛把带给舅妈做礼物的高品质大鲷鱼举了起来。

  “对了,你喜欢(吃)鱼吗?”

  黑羽快斗的视线自然而然地随着表哥的动作而落在了面前硕大的鱼眼上。

  “啊——!!!怪物啊!!!”

  远山·根本不是故意的·凛在时隔多年见到自己表弟的第一面就把对方吓出了女生坐富士急过山车才会发出来的尖叫。
设置 恢复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