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科幻小说[名侦探柯南]假如远山家生的是男孩儿

第53章 第五十一章

作者:Silver米饭      字数:5290      更新时间:2020-10-17 04:54:19

  51.

  当天边的火烧云逐渐被黑暗侵蚀的时候,卡车驶入了武田家的宅邸。

  在路上听闻了“蜘蛛公馆”的完整版故事之后,远山凛还以为自己会看到一个“山林鬼屋”,结果没想到这座让周围人避之不及的“蜘蛛公馆”如此干净整洁,连大门外侧的铜卯都打了蜡,看得出来修葺花了不少功夫。大门左侧靠近围墙的地方还建有一座大仓库,其主宅和庭院的面积让少年不禁感慨果然住在山里的都是有钱人。

  在日本,土地就是黄金,宅邸就是传家宝啊!

  远山凛跳下车,跟在服部平次身旁,手里还拿着柯南刚刚给他的威化饼。

  这处“蜘蛛公馆”死了三个人,泰勒先生喜欢的女孩儿美沙和她妈妈死于三年前,而且还都是吊死在仓库里的,因为发现的时间晚,找到尸体的时候已经有很多蜘蛛在上面结了网。而前几天一直和家里关系很好的岸根先生也吊死在了同样的位置,死的时候浑身都缠满了蛛丝一般的钓线,简直就像被蜘蛛妖诅咒了一样。而为了避免这种事情再次发生,武田家当家花重金雇佣了毛利小五郎帮忙调查这件事情。

  而平次——

  平次是不请自来的。

  原本武田先生看到这几个跟过来的孩子还以为毛利小五郎有三个儿子一个女儿,正想调侃他家庭幸福就被服部平次的自我介绍打断了。

  “……就是这样,我在报纸上看到了一些传闻,想着自己可能会帮上什么忙,所以就不请自来了——”

  “哦哦哦!原来是服部平次啊!欢迎欢迎!”武田先生听了平次的解释之后拍了拍他的肩膀,“荣幸之至啊!小小年纪就这么出名,长大了一定是个和毛利先生一样的顶尖侦探——”

  什么叫“和毛利先生一样的顶尖侦探”啊!这个大叔明明就是靠着工藤的推理才出名的嘛!!!我可是完完全全靠自己啊!!!

  服部·今天也很不服气·平次抽了抽嘴角,然后把严厉的视线投向了身后的柯南。

  后者越演越来劲,故意装可怜藏在远山凛身后,伸手抱住了少年的腿。

  【你还敢抱他腿!!!】

  服部平次跑过来揍柯南的脑袋,柯南跳起来躲,结果被脚下的青砖绊了一跤,眼看着就要从台阶上摔下去。强大的求生欲让这位小侦探伸手条件反射地一抓,只听“哧”的一声——

  “那,那个,凛哥哥——你这是什么牌子的裤子为什么这么容易扯——以后不要再买了……”柯南低着头,说话声音越来越小,越来越小,越来越小——

  ……

  ……

  ……

  “腿好长。”

  “是的呢,而且还很白。”

  武田家那对儿一模一样的双胞胎女孩儿凑在一起说着悄悄话。

  “但是,那个哥哥没有来吃饭呢。”武田绘未看了看面前的几位客人,对自家姐妹说道,“为什么呢,是因为没有鱼了吗?”

  “那我们两个可以把鱼分给那个哥哥。”沙绘说道。

  两个小女孩儿的碎碎念被正好坐在对面的服部平次听到了,他抓了抓自己的发丝:“没关系,那家伙不喜欢吃鱼的——”

  然而这对儿双胞胎根本不和他说话,只顾凑在一起小声嘟哝。

  “黑哥哥怎么知道白哥哥不喜欢吃鱼呢?”

  “怎么会有人不喜欢吃鱼呢?一定是黑哥哥喜欢吃鱼,然后白哥哥为了把自己的鱼分给他吃才说自己不喜欢的。”

  “就是这样吧。”

  “一定是这样。”

  然后两个小女孩儿一起看向面前的服部平次——

  “黑哥哥你真不懂事。”

  “哈?!”

  我怎么就不懂事了!!!

  服部·小孩儿缘差到天崩地裂·平次差点儿被自己嘴里的鱼呛死。——远山凛不肯出来吃饭是因为他脸皮薄!!!被工藤当众扯了裤子之后没当场把自己的脑袋埋进土里就不错了!!!和晚饭没有鱼毫无关系啊!!!而且凛真的不喜欢吃鱼!!!从小就不喜欢!!!

  服部平次被那句“黑哥哥你真不懂事”搞抑郁了,再加上自己吃得快,坐在餐桌旁也没事干,索性提前离席跑去客房找好友,刚想拉开虚掩的纸门就看到远山凛站在房间另一侧的开放式阳台上,此时正穿着一件纯白色的夏日浴衣,肩膀上披着深色的羽织。

  少年的四肢纤长,脖颈又细又白,所以套在这种领口略深露着小腿和手腕的宽大服装中显得更瘦了,白色的底色又衬得他肤色更白,黑发更加显眼。

  看惯了总是在舞台上穿着礼服的远山凛,服部平次都快忘了这家伙换上日本的传统服饰有多好看,于是一时间忘记了拉门,整个人凑在虚掩的纸门处偷偷地看向里面,仿佛又变成了多年前那个扒在佛堂窗口去看“女孩儿”拍球的家伙。

  远山凛的手里有一把日本折扇。——好像是从一旁的架子上取下来的,拿在这位身材高挑的少年手里竟然也不显小。

  他就这么靠在阳台的门框旁抚摸着手里的东西,只一会儿的功夫,少年便收回了左手将它垂在身侧,拿着折扇的手腕猛地抖了一下,将它展开了,对着天上的月亮。

  皎洁的月光透过了丝质的扇面,上面的图案似乎是一只白色的狐狸。

  和服部平次的剑道推理射击飙摩托不同,远山凛的多才多艺更倾向于一般人对于“特长”的认知,也更柔和一些,比如他会拉琴,他会唱歌,会书法,也会跳舞。——只是大多数人只知道前三个,和他一起长大的服部平次倒是知道他小时候半途而废学了一段时间的爵士,但完全想不到他也会折扇舞。

  当然,关键是他觉得太羞耻了不敢跳。

  远山凛看了看外面又大又圆的月亮,转了转手里的折扇。——反正现在有月光,有和服,有折扇,也没人嘲笑他一个男人居然会跳这种舞。

  少年把羽织丢在地上,从置物架上取下另一把折扇拿在手里,闭上眼睛,右脚点地迈出了舞姬步——

  正巧此时楼下的武田夫人为饭后的余兴节目奏了一曲日本琴,远山凛在抛完扇子之后原地转了个圈,直接合上了节奏。

  男性到底是不如女性的身姿妖娆,少年没有办法完全表达出舞姬的美感,不过也正因为如此,跳出来的舞不阴柔也不阳刚,倒是有一种别样的风味。像是流水凝成的刀剑,穿透乌云的阳光,屋檐下浅浅的水坑,海岸线上拦住浪花的礁石。

  而服部·偷窥狂魔·平次在看到远山凛抛起折扇将领口拉至一侧露出肩膀之后就什么也记不清了,因为他当时大脑一片空白,记忆如同穿堂风一般无形,只有手掌内侧的指甲印能证实它确实曾经存在过。

  【可恶,这家伙到底藏了多少秘密啊!!!我和他从小一起长大的都不知道他还会跳折扇舞!!!】

  心脏如乱鼓,脸颊如火烧,此时的大侦探真的有一种想要将眼前的人藏起来据为己有的冲动。

  人们说舞姬会勾魂或许是真的,听说当年远山凛的表姑就是在表演时跳了这么一曲折扇舞之后把一位极道少主迷得不要不要的,自此那家伙天天来送花,两个人都打算结婚了却遭到双方家庭的反对,一方家里是极道一方家里是检察官,这样的黑白对立似乎注定了结局会是个悲剧。——最后那位少主好像是因为车祸去世了,而远山凛的表姑也离开日本远渡重洋定居了海外,听说是再也不愿意回国了。

  远山凛靠在门框旁边,似乎也想到了自家表姑的事情,眼睛直直地望着窗户外面的月亮,半晌之后叹了一口。

  【那我和平次呢?】

  少年有些苦恼地想着,老妈和外公外婆另当别论,不知道自家传统的老爸和更加传统的爷爷奶奶能不能接受他出柜。

  【恐怕是……不能吧。】

  ———————————————————————————————————————

  服部平次进来的时候远山凛还在发呆。

  银灰色的月光洒下来,将细长的睫毛染成了浅浅的金属色,细小的阴影投在眼眶下方,到是显得他眉眼非常立体。

  远山凛的黑眼睛一动不动地注视着天上的明月,瞳色均匀如同手机的黑色光面屏,仔细看过去不难在他的眼睛里捕捉到一个完整的倒映。

  服部平次把地上的羽织捡起来,从背后捂住了好友的眼睛。

  “别那样死死盯着看。”

  “我看的是月亮又不是太阳。”远山凛抱着双臂说着,倒是没把好友的手拉开。

  “那也不行!——这身衣服哪里来的?”

  “向武田先生借的。本来只想借裤子,但是没有我能穿的……最后就只能借我一套和服浴衣……”少年低下头,这才意识到自己刚才跳完舞之后就忘了把拉至肩膀的衣服穿好,脸一热,刚想抬手就看到平次伸手摸向了他裸露在外的肩膀,眼睑低垂,只能透过那些细碎纤长的睫毛看到对方的瞳孔。

  在远山凛的记忆里,服部平次很少露出这种表情,这种……渴望却又不敢接近的表情。

  有那么几秒钟他甚至要以为服部平次会凑上来吻他。

  或许在这位大侦探的认知里,没有告白就接吻会显得有些奇怪。也或许是在今天那个小马脚被“拒绝”之后,他对于远山凛会不会把他推开这件事抱有怀疑态度,又或者……他对于自己的吻技相当不自信。总之——这个一碰到这种事就怂的不行的家伙最终还是没敢这么做。

  平次略微清了清嗓子似乎是在提醒自己不要做出什么“奇怪的举动”。落在好友肩膀上的手动了动,替对方把领子拉回了它原本的位置,然后抖了抖刚才从榻榻米上捡起来的羽织,把它披在了远山凛的肩膀上。

  “真是的,你这家伙好歹也把衣服穿好吧?”

  “嗯。”远山凛的眼睛仍旧注视着面前的人。片刻之后,他向前迈了一步,抬起右手撑在好友身后的门框上,略微低下头,歪了歪脑袋。像是一只正在打量猎物的大猫。

  “……干,干什么啊!”服部平次瞟了一眼少年的嘴唇,说话都在结巴,心跳声随着两人距离拉近而越发响亮。虽然整个人表现出一副“你要是敢做点儿什么我马上就跑”的样子,但是脑袋里却在期待远山凛能离得更近。

  然而下一秒,少年就低下了脑袋,额头抵在他的锁骨上,笑得整个人都在颤抖。

  “喂!!!你笑什么啊!!!”

  “哈哈哈哈,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但是我忍不住,哈哈哈哈!!!”

  “……”

  服部平次抬手在好友的脑袋上不轻不重地揍了一下。

  远山凛把平次的拳头移开,拉了拉自己肩上的羽织防止它掉下去,心里同时也在思考自己要不要现在就开口告白。然而他还没来得及组织好语言,这位大侦探就别过脸转移了话题,一下子就把刚才的气氛打破了。

  “你吃过了吗?”

  “吃了面包。”

  “真的吗?你把包装袋扔哪儿了?”

  “……”

  于是这位大侦探生气了,气冲冲地质问对方为什么不吃东西以及为什么要骗人。

  “……不饿。”

  “不饿也得吃!现在厨房肯定没人,你跟我去找盐谷小姐问问还有没有吃的。”

  “我现在就去拿面包!”

  “不行!晚了!”说罢拉着远山凛的胳膊,作势要把人从房间里拽出去,后者一看架势不对,死命不从,刚才还相处得万分和谐的两个人转眼间就在房间里“大打出手”,最后少年如同玩老鹰捉小鸡一样从服部平次的胳膊下钻过去,使出了一招擒拿术把对方摁在了榻榻米上。

  就在此时,柯南一头撞了进来——

  “平次哥哥!武田先生出事了!你快来看看——”

  眼前是趴在地上的服部平次以及坐在平次屁股上、俯下身右手捏住对方下巴、嘴唇几乎贴在平次耳尖上的远山凛。——柯南敢发誓,要不是这两个人身上的衣服都在,他会以为自己看到了什么少儿不宜的场景。

  这个体、位,刺激!!!

  “对不起,打扰了呢。”柯南飞快地说道,如同刚才闪电般跑进来一样,闪电般地跑了出去。

  他一直以为如果这两个人真的在一起的话,服部平次应该是上面的那个。结果……好像这么看来远山凛才是?

  ……

  ……

  ……

  “兰,你要监督这个家伙吃东西啊!实在不行就拿出你的空手道和他打一架!他前一段时间的胃病就是饮食不规律搞出来的!不能心软!”服部平次离开客房去查案的时候还不忘向前来找远山凛的毛利兰叮嘱道。一旁的柯南听到了,一边往仓库跑一边思索什么食物对胃好一些,下次远山凛来东京的时候可以请对方吃。

  不过这两个人一看到尸体就什么都忘了,沉迷推理,沉迷还原现场,沉迷揣测犯人心理完全没想到真正的犯人正打算搞事情。

  毛利兰陪着远山凛去了一趟厨房,等凛吃饱喝足之后在回主宅的途中突然发现到自己钱包上挂着的幸运物不见了。

  “是工藤送你的吗?”

  “嗯?啊——这……这个……”

  “我猜到了,不用害羞啊!——会不会是丢在厨房或者车上了?你晚饭前不是还和泰勒先生一起去祭拜了美沙小姐吗?”

  “嗯,有可能——”

  “那我去车子那边帮你看看吧,你先去厨房找找。”

  “嗯!那就麻烦你了!我去厨房找过之后马上来找你哦!”

  小兰挥了挥手便跑向了拐角处。

  远山凛返回客房拿了自己的伞,然后来到仓库旁边,蹲下来打算看看附近有没有掉掉落物品的痕迹,结果别的没找到,只找到了几颗BB弹。

  话说他和平次在附近的安全屋里过夜的时候也发现了这种白色的BB弹——

  “奇怪,附近的人都喜欢这个玩意?”还是说……那个在木屋旁边用了BB弹的人此时就在武田家?

  少年抬起头,看到了黑乎乎的仓库窗户,不知道为何突然觉得有些不对劲,正准备站起来给平次打电话就感觉到自己耳后刮来了一阵风。

  他条件反射地去拦,结果不知道碰到了什么东西,手掌像是扎进了一根不断旋转的钢针,眼前有一秒种突然爆盲。

  他感觉到自己后退了几步,伸手想扶住车门却因电击后的肌肉痉挛而握不住东西,最后整个人还是栽倒在了泥水里。

  远山凛努力睁着眼睛,想看看到底是谁袭击了自己,能不能找机会把对方放倒。然而身体根本不受控制,只能看到这位把自己全身包的密不透风的黑衣人向前走了几步,几乎踩在了他刚才碰到电击棒的手上。

  男人见眼前的少年只是失去了抵抗能力还没有完全晕厥,于是开口“呵”了一声,反手抬起自己手里的电击棒,打开开关把它伸向了对方的胸口——

  “滋滋滋”的声音带起了银白色的电火花,把旁边的树干都照亮了一瞬。
设置 恢复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