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科幻小说[名侦探柯南]假如远山家生的是男孩儿

第52章 第五十章

作者:Silver米饭      字数:5382      更新时间:2020-10-17 04:54:18

  50.

  被服部平次抱在怀里取暖的远山凛原本已经做好了通宵数柯南的心理准备,结果没想到自己的大脑最终还是败给了强大的生物钟,到了平日里该睡觉的时候他还是犯了困,然后就在数了两次一千八百二十四只柯南之后脑袋一歪,睡着了。

  一夜无事。

  第二天早上醒过来的时候木屋外面的鸟鸣声吵得要命,听起来像是几只麻雀为了求偶而打起来了,然后剩下的几只就远远地站在树枝上如同看比赛一样叽叽喳喳地助威。

  “叼他脑袋!”“薅他屁股毛!”“搞他搞他!”——如果那几只麻雀能说话的话大概此时正在如此呐喊着。

  远山凛仍旧和服部平次抱在一起,不过是面对面的那种。——一睁眼就看到两根锁骨的少年脑子还没转过弯来,还伸手摸了一把,结果反应过来之后第一个念头居然是:平次的锁骨很好看,皮肤也很光滑摸起来像极了市面上卖的天鹅绒枕头。

  【话说我不是背对着他睡的吗?!】

  结合上次帝丹高校学园祭时服部平次的所作所为,远山凛觉得旁边这个人再次犯案的可能性很大。

  【淦!怎么就忘了这家伙有前科呢?!】

  少年抽了抽嘴角,突然很想把服部平次扯起来,什么都不问先打一顿就对了。但是看着对方那副睡得很熟很香的样子,原本打算使坏去扯好友耳朵的手最终还是轻轻地落了下来,如同讨好一只怕生的文鸟一样轻轻蹭了蹭对方粗黑的眉尾。

  其实这家伙睡着的时候还是挺可爱的。——幼儿园时期的平次住在他家的时候也曾抱着他睡过,究其原因好像是太皮被静华揍了,委屈的直抹眼泪,最后“离家出走”跑到他家来了,说什么都不肯回家睡觉。静华来找人结果平次就叫的跟杀猪一样往远山凛身后一躲抱着好友的腰说什么都不肯松手。于是,在远山香纪的劝说下,服部平次在远山家留宿了一晚,和凛睡在同一张床。

  记得那时的平次还小心翼翼地询问远山香纪:“如果我改姓远山的话是不是妈妈就不会揍我了?她从来不揍凛啊!”

  刚上幼儿园的那个软绵绵的服部平次啊……想一想还真有点儿怀念,那个时候的好友小胳膊小腿的,真是可爱到爆炸。然而你说那个家伙怎么就没有一直软下去呢?上了小学之后就变成了热血动漫的男主角,沉迷推理沉迷警察游戏沉迷battle,整天叽叽喳喳的像外面的麻雀一样吵。

  服部·大多数时候是个热血硬汉一点不软也推不倒·平次其实在好友抬手的那一瞬间就醒了,此时听到对方的叹息声心里正止不住地冒问号。——他又不像远山凛那样睡着了雷都打不醒,虽然他嘴上说不会有事的让对方快睡,可实际上自己警觉地如同一条训练有素的警犬,木屋周围有什么风吹草动都会立即睁眼,在确认过不会有安全问题之后才迷迷糊糊地继续睡过去。

  所以远山凛在凌晨时分开始做噩梦的事情他也是知道的。——少年握紧了拳头,眉毛紧皱,浑身上下的肌肉都绷紧了,看起来似乎很难过的样子,也不知道到底梦到了什么。一般漫画描写里男主此刻就应该抱紧怀里的人,揉揉眉心拍拍后背安慰一下什么的就能让对方安静下来,然而……事实证明漫画真的只是漫画而已。

  怎么劝都劝不好的服部平次最后只能把远山凛晃醒了。

  因为梦境一个接一个搞得大脑区域根本得不到需要充足的休息,远山凛醒了之后就感觉自己的脑袋像是被什么东西压着一样,难受的要命。意识迷迷糊糊的他根本分不清自己是醒了还是又跌入了另一个梦里,一边嘟哝一边翻了个身,平躺的时候又觉得地板太硬腰部不舒服,于是他停顿了几秒之后就又转了转身,面对着平次抱紧了这条怎么拉都展不开“被子”。

  差点儿被扒了衣服的服部平次能说什么呢?只能重新贡献出手臂让对方枕好,躺在旁边小心翼翼地瞅了半天才把好友重新抱住了,右腿抬起来压住对方的小腿,不让他再动了。

  远山凛就这样继续睡了过去,天亮的时候根本想不起来自己不久前做了噩梦还醒了一次。

  而服部平次就很委屈了。——他这一晚上感觉都没怎么睡,好不容易做了一个梦,结果还没来得及在梦里破案就又被远山凛搞醒了。

  好友的手指落在了他的眉毛上。带着薄茧的指尖一寸一寸地由眉尾滑向眉头,再缓慢地落回去把刚才蹭得翘起来的眉毛一根根地抚平。然后指尖缩了回去,不一会儿又食髓知味地贴了上来,轻轻地刮蹭着睫毛,搞得他有些痒,差点儿没露馅。

  哼,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刚才是想揪我耳朵把我弄醒!帮你守了一晚上的我可是很累的啊,一定要补偿我!别想跑!——服部平次如此想道,收紧了双臂把试图坐起来的远山凛紧紧揽住。

  【那么……按照计划好的那样,先露个小马脚吧。】

  大侦探心里盘算着,装作自己还在做梦的样子略微敛首,下巴凑近了远山凛的鼻梁,嘴唇几乎都贴在了对方的眉心上,甚至能感觉到好友脸上细小柔软的金色绒毛。

  “……喜欢。”服部平次轻轻地说道。少年独特的嗓音在刻意压低时显得成熟了很多,而又因为这是在模仿梦话,略微沙哑的声音听起来又多了几分性感。虽然吐字有些含糊,但是他知道,耳朵天下第一的远山凛是能听清楚的。

  远山凛僵住了,然后不安地动了动。——曾经被那个梦到一大桌子美食的平次小傻狗当排骨啃过一次之后,远山凛听到对方说梦话吐出“喜欢”这个词之后就会以为对方又梦到了什么好吃的东西,心理阴影面积迅速扩大。反应过来之后便去摸平次的手腕把腰上的手臂丢开,自己跳得越远越好以免平白无故遭到平次一顿痛咬。

  我跟你讲服部平次的犬牙可尖了,别问我是怎么知道的!——BY:远山·小腿上还有当年被服部平次咬出来的牙印·凛。

  而一看好友是这个反应,服部平次郁闷了,不知道自己的小马脚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

  【等等……难道他不喜欢我吗?!】

  【不喜欢我为什么还要那么温柔地摸我的眉毛啊,混蛋!!!】

  最近好不容易树立起来的自信心如同被针扎破了的气球一样,“啪”地一声,没了。

  ———————————————————————————————————————

  如果服部平次的内心世界有天空,那么此时的天空肯定乌云密布电闪雷鸣。

  其一是因为好友一听他说“喜欢”就溜了,其二是他还没有找到去武田家的路,其三是那个搅了他一天好心情的家伙对此毫无察觉,正在低头研究刚刚从木屋附近捡到的塑料子弹和钓线。

  “那些东西有什么好看的啊……”服部平次心情不佳地说道,负面情绪全都堆在脸上了。

  “我以前也喜欢玩这种玩具□□——嗯,怎么了?为什么脸色这么差?不舒服吗?”少年把手上的东西塞进口袋里,伸手打算去探探好友的额头。

  服部平次见状立即躲开,推着摩托车自顾自地往前走。

  远山凛没想到对方躲得那么快,手在空中僵了半晌才悻悻地收回来,心里直嘀咕,不知道服部平次怎么突然就心情不好了。

  “平次!”

  “……”

  “喂,平次!”

  “啰嗦!快点跟上!”

  “……”

  两个人沿着小路往山上走的时候谁也没说话,一时只能听见脚步声和微风穿过树林抚过枝叶发出的“沙沙”声。

  远山凛走了几步之后不小心踩到了右脚松开的鞋带,踉跄了一下差点儿扑倒。于是一时间忘记了其他事,也没多想,自顾自地蹲下来系。右脚系好了,左脚的却散了,再蹲下来的时候兜里的手机掉了出来,于是他又手忙脚乱地查看了一下手机有没有被磕出印子——

  结果等他抬起头,服部平次已经走得看不见了。

  前方正好是个岔路口。

  少年思索了一番,打算研究一下面前的路标。然而由于长时间没人维护,原本应该指着左侧或右侧道路的指示标现在直直地指向地面,伸手拨一下就像超市里的抽奖大转盘一样转得飞快。

  “平次啊啊啊!!!”远山凛冲着眼前的山路大吼了一声,站在原地等了几秒钟根本没等到回应,山里信号时有时无,网络一直不好,电话也打不出去。正想着自己是不是随便挑一条路走几分钟看看就听到右侧的道路上传来了奔跑的声音,由远及近——

  “白痴!!!你在干什么啊!!!”服部平次拐了个弯,气喘吁吁地冲过来揪着好友的领子大声吼道:“万一迷路了我去哪儿找你啊!!!”

  “我在系鞋带——”

  “你不会提前说一声啊!!!”

  “我哪里知道你走得那么快!!!”

  “这不是常识吗?!”

  “好了好了,有话好好说嘛。不要吵架——”

  服部平次和远山凛一起回头,看到一个明显有着西方人长相的高个子男人从树林后面走了出来,背后背着一个登山包,脖子上挂着一台黑色的单反相机,脸上带着友好的笑容。

  “年轻人要好好相处嘛!”末了还补上了一句。

  ……

  ……

  ……

  这人是谁啊?——服部平次眨了眨眼睛,打量了对方几秒之后还是决定不去理会那个奇奇怪怪突然冒出来的男人,拉着远山凛就要去找那辆被他丢在路边的摩托车。

  然而那个家伙最后还是跟上来了。经介绍,他叫罗伯特·泰勒,是美国人,职业是自由摄影师,据说是来这里拜访三年前对他有恩的武田一家。

  这周围应该不会再有其他姓武田的人家了。听到对方的目的地和他们相同,服部平次觉得自己大概是有救了,立马询问对方认不认识路能不能带他们一起去,结果泰勒先生闻言依旧笑得如沐春风——

  “这附近的景色太吸引我了。”

  意思就是他也迷路了。

  “切……还以为有救了呢,今晚大概是真的要露宿了——不知道这附近还有没有那种小木屋……哼,反正今晚我是不会再跟你睡了。”

  “……哈?”

  “我早上差点儿连包都提不起来了!(肩膀和手臂)又痛又麻!”

  “这怪我吗?!明明是你自己主动的!”

  “我不管!”

  “我又不是故意的!”

  走在旁边的泰勒先生听着这两个少年的对话,越听越不对劲,最后还是礼貌性地开口关心了一句:“你们两个孩子这么小……有做好安全措施吗?”

  “安全措施?有啊。”服部·单纯的一批·平次想了想昨天晚上被他用木栓cha起来的房门以及放在炉子旁边以备不时之需的甩棍,十分认真地说道,“不能再安全了。”

  “……”罗伯特·泰勒不得不在心里感叹了一下原来日本的小孩儿其实根本没他想象的那么保守。

  听了以上对话的远山·老司机·凛反应过来了,捂着肚子蹲在原地闷笑。服部平次见状害怕好友又因此掉队,立即跑回来把人从地上拉起来,一边训他一边往前走,直到一行人找到摩托车之后才松开,因为他要推车,估计还得推一天。

  这位大侦探很生气,但是他看了一眼提出要和他换的远山凛,哼了一声没有答应。

  好在不久,身后便传来了汽车引擎的声音。

  开车的人好像完全没有看到路边的三个迷路者,“嗖”地一下就从他们身边经过,并且越开越远,越开越远——

  “给我停下啊啊啊啊啊!!!”服部·在改方学园的运动会上拿奖拿到手软的运动健将·平次如同掷铁饼一般,把自己手里的头盔丢了出去,正中那辆卡车的车顶。

  远山凛发誓那辆车突然“僵硬”了一秒,似乎是熄火了,重新发动之后才缓慢地倒了回来。

  坐在副驾驶位置上的毛利小五郎一把揪住服部平次的领子大吼——

  “你到底要干——嗯?啊!!!你不是——”

  “咦?这不是服部吗?好巧啊!”闻声偏过脑袋的毛利兰在看到服部平次的时候眼睛亮了亮,随后又看向路边——

  果然!!!这次有好好地带着凛嘛!!!

  “居然是你们啊!”服部平次笑得眼睛都眯起来了,“哈哈哈,真是太巧了——好久不见啊小鬼!”

  同小兰一起转头柯南抽了抽嘴角,然后向对方展示了什么叫做“双标”。

  “凛哥哥!好久不见!”

  凑到远山凛旁边坐下,然后——

  “凛哥哥!你要喝水吗?”

  “凛哥哥!我这里有点心——”

  接着便在服部平次试图跟他友好交谈的时候抱着双臂别开脸:“哼,你也来了啊,我就说为什么我总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

  ……

  ……

  【工藤你这个混蛋!!!不就是上次把跟你约好的凛拉回大阪买粉底了吗?!你至于这么记仇吗?!】

  被区别对待的服部平次很不爽,开口就要告诉柯南:你已经掉马不需要再装小孩儿了你觉悟吧,结果还没说出口就被远山凛狠狠地掐了一把腰上的软肉,气息一滞,脸都白了。

  远山凛不想让柯南知道这件事的原因很简单,就是怕对方有顾虑。虽说多一个人知道,工藤隐瞒起来就少一些压力,但是压力减小的同时,责任就更大了。

  毕竟知道这种事情的人——按照服部平次的说法——一个疏忽都会被某个犯罪组织抹杀掉。

  远山凛不愿给工藤添麻烦增加负担,所以打定了主意要装作自己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该怎么做就怎么做。包括占工藤“便宜”,把他抱起来举高高。——反正工藤在他这里掉了马的事情除了平次之外没人知道。

  服部平次一见那个小学生和远山凛凑的那么近,眼睛都绿了,一把将柯南抓到自己旁边,防止这个家伙如同狗皮膏药一样黏在远山凛身边。

  “喂,我要生气了啊工藤!”

  “他是我崇拜的小提琴手嘛,话说我和凛认识的时间可比我和你认识的时间长多了,我和他关系更好一点很正常吧?”柯南笑眯眯地说着,双手垫在脑后然后故意抬高了嗓音,“咦,平次哥哥你难道是在吃醋吗?!那我离凛哥哥——唔!”

  服部平次捂住了柯南的嘴,紧张兮兮地看了一眼前方的远山凛。——少年正在和毛利兰说话,似乎并没有注意到这边的事。

  你都不关注我!!!——服部平次吸了吸鼻子,如此想道。

  然而当他转过身去“修理”柯南的时候远山凛却偷偷看了过来,望向自家竹马的时候脸上的表情都温和了许多。

  嗯,其实服部平次醒着的时候也很可爱。

  少年弯了弯眉眼,趁着毛利父女和武田勇三讨论晚饭无心顾及这边的时候带着水杯和药盒走向那个正在扯柯南脸的家伙,弯下腰伸手勾住对方的脖子,如同猫咪打招呼一般,用额头轻轻地撞了撞平次的太阳穴——

  “大侦探,该喝药了。”

  末了还抬起那只勾住服部平次脖颈的手,在对方的脑袋上薅了一把。
设置 恢复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