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科幻小说[名侦探柯南]假如远山家生的是男孩儿

第51章 第四十九章

作者:Silver米饭      字数:7589      更新时间:2020-10-17 04:54:18

  49.

  服部平次非常少见地感冒了。——这个裹着被子只露个头,两只鼻孔里都塞着纸团,脸颊通红还不断咳嗽,连水杯都握不稳的人真的是不久前那个能把他抱起来再掂掂重量的家伙?

  “还……还不是因为那个案子……我在海水里泡了很久啊!!!没被冻死就算我命大——咳咳咳……”

  嗯,说到那个案子——

  远山凛头天凌晨才睡下不久,外面天都还没亮就接到服部平次的电话,说是让他天亮之后去服部家找来衣服鞋子带上,然后去小笠原警署找他。少年还以为出了什么大事,想着还是早点到比较好,于是立即爬起来收拾东西,服部家也没去,拿了自己的衣服就急匆匆地赶到了小笠原警署,结果一进门就看到服部平次身上裹着个毯子坐在警署的沙发上,左腿光溜溜的什么都没穿甚至连鞋子都没有,抬头冲远山凛挥手的时候也能清楚地看到他上半身是裸着的。

  再结合此时的地点以及旁边坐着的几位受过严格训练无论多好笑都不会笑除非忍不住的警察——

  “你……你这是sao】黄的时候被抓了吗?”

  “为什么是sao】黄啊!!!我怎么可能被抓啊你在想些什么?!”服部平次在一片“哈哈哈哈哈我忍不住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的背景声中冲着远山凛大吼,“我这是掉到海里了!!!衣服吸水之后太重游不了那么远才把衣服都脱掉的!!!”

  哦,怪不得要他把衣服和鞋子带上。

  “……那你最后是怎么上岸的?”

  “被正巧开船路过的人救起来了。”

  “救起来之后呢?”

  “……然后我就披着这块毯子上岸了啊!然后借了手机联系你!”服部平次大声说道。——他才不会告诉好友,他被人从水里拉出来的时候,那个大叔,一副见了鬼的样子嘴里不断嘟哝:“美人鱼还有男的?啧,这个肤色不对啊——”

  ……

  ……

  ……

  不过因为服部平次没有说清楚连内裤袜子都要带,所以远山凛手上只有一条长裤一件外套和一双鞋,于是这位大侦探最后只能挂空档回家。在厕所里换衣服的时候少年还顺便瞟了一眼对方的屁股,有些惊讶这个许久没和他一起洗过澡的“矮子”居然发育得这么好。

  察觉到好友的视线,服部平次竟然一点儿都不觉得尴尬,甚至骄傲了起来。——他索性把衣服往肩膀上一搭,双手叉腰转过身大大方方地让好友看——

  “怎么样?不错吧?”

  如果远山凛是个女的估计都能一巴掌把服部平次扇到原地旋转然后自己掩面跑回办公室告对方性】sao】rao了。然而他是个爷们儿,平次胯_下的东西他也有,根本见怪不怪了。

  然而!!!这并不表示他能内心毫无波动地去点评对方的丁丁!!!

  【服部平次你是变态吧?!仗着我喜欢你就耍流氓吗?!】

  远山凛觉得自己脸颊有些发热,于是立即看向天花板:“怎么样我不清楚,反正报纸上一直强调你又小又细又快。”

  “那是我年龄小,心思细,破案快!!!”服部平次在意识到远山凛在跟他讲段子之后整个人都不好了。

  可恶,他怎么忘了这家伙早就开始看成、人、漫、画了!就算是开车也比他熟练啊岂可修!

  而且凛马上就满18岁了也不能举、报啊!!!

  ……

  ……

  ……

  想到那天的事情服部平次的脸上隐隐约约浮现一抹红色。——鬼知道为什么他当时那么大大咧咧,结果回想起来却娇羞得一批。

  “你不许想了!!!咳咳咳——”我怎么可能又小又细又快啊!!!

  “我什么都没想!你在说什么啊?嗓子痛就不要喊这么大声了,你这家伙是真的不知道自己病得多重吗?”少年伸手在好友背上拍了几下,伸手接过对方手里的水杯,皱着眉头以示不满,“你躺下好好休息吧,我去看看厨房有什么吃的。”

  “啊?老妈不在吗?”

  “嗯,伯母有事要去一趟朋友家,她拜托我过来照顾你。”

  “切……感冒而已,我不用照顾——”虽然嘴上这么说,但是服部平次又不想让远山凛走,眼睛瞟啊瞟的,像是那种正在盘算什么的样子。

  然而少年根本没对这句话做出什么反应。他直接过滤掉了平次的话,低下头看了一眼温度计,在发现上面的数字跳到40.1的时候吓了一跳,立即站起身去翻好友的柜子,把衣服一件一件地抛给对方,要求平次和他一起去医院。

  “不去……头好晕,我不想动。”

  “喂!”

  “我……咳咳吃退烧药,咳,就好了——明天要是咳咳咳,还降不下来再去医院……”服部平次裹着被子倒在床上,一边说话一边咳,听得远山凛立即妥协“行了行了,明天再去,你别说话了”。

  计划通。

  于是“病的很重”的服部平次满心欢喜地躺在床上等着远山凛叫他吃饭,不久之后便在餐厅里喝掉了好友亲手做的骨汤,吃了一个溏心蛋,一碗炖菜,几根小香肠和几块炖的很香的排骨配饭,然后这才在远山凛“你不能再吃了,你是猪吗?!”的咆哮中放开了盘子,舔了舔嘴巴显得意犹未尽。

  其实今天早些时候在母亲的照顾下这位关西的名侦探已经不怎么烧了,但是为了在喜欢的人面前装可怜,这个家伙还特意跑去洗了个热水澡给自己升温,然后吹干头发把温度计塞进了热水里。

  不然一个烧到40度的家伙哪里来的胃口吃这么多东西。

  发烧一时爽,一直发烧一直爽。——服部平次指的是待遇。

  远山银司郎和服部平藏今晚又要加班睡警局,再加上外面狂风大作的远山家电箱被掉下来的树枝压塌断了电,所以少年索性找来被褥打算今晚就睡在服部家。而此时他已经铺好了“床”,为了不打扰平次休息而把作业转移到了客厅的茶几上。

  那个吃饱了就开始犯困的家伙早就回房间了,此时跟头小猪一样裹着被子睡的正香,完全不用担心这么多作业什么时候才能写的完的问题。

  【果然……没有平次的话写作业真的是一项要命的活儿。】

  在物理练习册上划上最后一个句号,远山凛丢下笔仿佛虚脱了一般躺在沙发上,双眼无神地盯着头顶的天花板。——还好剩下的作业都能抄,不然连“readingandcomprehension”都不认识了的家伙估计得写到明天早上才能把任务完成。

  无法集中注意力的少年闭上眼睛躺在软绵绵的垫子上休息了一会儿,然后突然想到了什么事,翻了个身就从沙发上跳下来伸手去抓自己的书包,从里面捧出了一个巴掌大的小玩偶。

  这个玩偶人有着棕黑色的“皮肤”,穿着深蓝色短袖和黑色裤子,脑袋上斜斜地扣着一定棒球帽。——脸上傻傻的表情先不提,这小胳膊小腿的缝的还真不错,总之是一眼看过去就会让人觉得精致的东西。

  这个平次玩偶当然不是远山凛自己做的。——虽说少年动手能力很强,但也只限于制作御守,不可能做出这么一个如此栩栩如生的服部平次出来搞事情。

  这是服部平次后援会的限量发行玩偶,是平次的粉丝们找网店订制的,那天看到论坛上在说这件事,远山凛就点进链接看了一眼。在发现这个玩偶平次和他本人相似度高达百分之九十九之后,少年没忍住,下单买走了最后一个。

  不过收到快递之后他就后悔了。——不是玩偶的成色不好,是他意识到自己不知道把它放到哪里。

  家里是不敢摆,他怕自家老爹指着平次的玩偶问他为什么男孩子要买另一个男孩子的娃娃而且这个娃娃的原型还住的不远。而随身带着又显得很奇怪,不管是挂在包上还是塞进包里都一样,毕竟他又不是个女孩子——

  不如把它送给平次算了。——既可以每天都见到也不会对外露出马脚。

  我真机智。

  远山凛如此想着,带着平次玩偶蹑手蹑脚地上楼,打算趁服部平次睡觉的时候把它塞进对方的书包里。

  然而他刚把拉链拉开,那个大侦探就醒了,转了个身揉揉眼睛迷迷糊糊地看向他——

  “你在干什么——”

  “没,没什么,我过来借你的练习册。”

  “哈?!我没写啊,你借它干嘛——”

  “不是有答案吗?借一本放旁边抄就不用来回翻页了。”少年说着,把平次的书包从椅子上提起来放在桌面上,自己侧着身子飞快地把手里的娃娃塞了进去。

  大功告成!!!

  远山凛抽出服部平次的练习册开心地把书包放回去,正想转身就看到好友如同鬼魅一样光着脚站在他旁边,被吓了一跳一时间回不过神。

  这个鬼,哦不对,这个平次伸手把玩偶从包里拿了出来,打量了半晌之后瞪大了眼睛——

  “这是你做的?!做的不错嘛!就是为什么腿这么短?”

  “……不是我做的,是我买的。玩偶而已你指望它腿有多长?”事已至此远山凛不打算遮掩了,反正已经被平次看到了,那就直接说这是送给他的不就好了?

  “哈?!”服部平次看了看好友,有些狐疑,不过他的注意力很快就转移到玩偶上了。——虽说他作为一个男性对于娃娃之类的东西无感,但是眼前的这个东西做的真的很精致,于是他立即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是谁做的?”

  “你的后援会定做的,连接就在论坛上。喏,我替你买了,别客气。”

  “……你是傻瓜吗?我干嘛买自己啊,要定做的话肯定……”服部平次看了一眼旁边的远山凛,心想着自己这里好像还有远山凛当年在关西儿童组小提琴比赛上的照片,第一次穿小礼服抱着小提琴紧张的一批的样子真的无敌可爱。

  “你不会想做个安室先生然后拿它擦屁股吧?”

  “???你是白痴吗?!去写作业!!!看看这都几点了!!!”服部平次抽了抽嘴角把人推出房间关上门,上了锁之后没几秒又打开了,“你快点写,早点儿上来睡觉!”

  切,幼稚。

  远山凛嘟哝着,走下楼梯坐在茶几前。在翻开练习册之后习惯性地拿起手机,想看看自己离开的这段时间有没有消息,结果刚解锁就收到了毛利兰发来的信息。

  【呐,凛,你是怎么看待同性之间的爱情呢?】

  哈?同性之前的爱情?怎么突然问这种问题……话说小兰现在也还没睡吗?

  少年抓着手机默默地思考着,还没来得及想出什么充满哲理的答复,第二条信息又过来了。

  【我觉得感情和性别是无关的!真正的喜欢是不会在意对方的性别的,不是吗?】

  “哈?”远山凛盯着屏幕上的字,看了半天才都想不出来为什么毛利兰突然半夜给他发信息说这些事情。

  于是他敲了敲屏幕:【是不是铃木拉着你去看dan美漫画了?】

  【才不是!是我朋友的事!他比我小一些,喜欢上了另一个男孩子,上次见面的时候对我说过这件事,说虽然他准备告白了但是还是很害怕万一对方不能接受怎么办。】

  【然后呢?你就像刚才那样安慰他了吗?】

  【嗯。不过还是想问问你有没有更棒的说法,或者有什么好的建议吗?】

  这样啊……建议啊。

  远山凛思索着,然后给出了这辈子最(sao)气的回复:

  【那就先接策划一个意外接吻吧。——如果对方很抵触,就当是个意外,如果对方不反对,那就直接告白吧。】

  【啊!听起来不错诶!我这就告诉他——】

  工藤新一总是说毛利兰是个“笨”女人,指的是对方太善良而不是真的笨。其实这家伙敏锐极了,尤其是在感情这件事上。

  在那起“新佛尼号连续杀人事件”中,小兰把服部平次从甲板上拉到船舱里悄声询问为什么远山凛没有来,当时平次就有点儿慌,说话都结巴:“我,我,我为什么要每次都带着他啊——他又不是我的什么人……哪里像你和工藤——”

  接着,小兰好像很失望一般抛出一个重磅炸弹:“咦,我还以为你们已经在一起了呢。”

  “为,为什么会这么认为啊?!”

  “很明显啊,你还对其他人那么好过吗?”毛利兰竖起食指在平次少年的眼前晃了晃,“别以为我没注意到哦,你的视线可是一直往凛身上瞟呢。”

  “……我,我才没有——”

  “所以……服部君打算什么时候表白呢?”

  ……

  ……

  ……

  服部平次关上门之后就按照远山凛的说法去论坛上看了看,点进了那个发售娃娃的链接,找到了负责的店铺。主人似乎就住在京都,好像口碑还不错的样子,主页下方还有邮件地址,说是只接受邮件下单。

  于是这位大侦探就按照店家的要求发了邮件,得到“订单受理”的自动回复之后才喜滋滋地把手机放下。——他决定定做一个娃娃然后送给远山凛,其原因居然和好友出奇的一致。——他不可能随身带着,也不能把它摆在桌子上不然肯定会被自家老妈看见。所以就先买来,等自己rua够了之后再送出去。

  我真机智。——服部平次想着,翻了个身刚闭上眼睛就听到了手机震动的声音,以为是店家给的回复,结果拿起来一看居然是小兰。

  毛利小姐大晚上的不睡觉,把她和远山凛的邮件C了过来,末了还加了一句话:“加油!”

  【兰这家伙真是自作主张啊……不过……意,意外接吻吗?听起来……好像不错的样子。】

  ———————————————————————————————————————

  服部平次的日常活动除了睡觉上学剑道推理和吃之外,还有就是看新闻。——报纸和网络是最容易收集信息的地方,对于一个侦探来说更加如此。

  所以当他看到报纸第三版“鸟取蜘蛛公馆的怪事”的标题时,侦探的第六感立即发挥作用,以至于他还没看完这篇报道就开始翻日历打算什么时候去一趟鸟取县。——他坚信,一切怪事的后面都是人类在作怪,身为一个侦探,他有责任和义务帮助人们解决麻烦。

  这件事被远山凛知道了,说什么也要跟着。

  “……为什么你非得跟着我啊。”

  “还不是答应了伯母要好好看着你。”远山凛坐在后座上一手扶着好友的肩膀,一手举着手机去拍山路下面的景色,“毕竟鸟取县这里有很多妖怪传说,万一你真的被蜘蛛妖怪抓走了怎么办?她会把你裹起来,然后给你注射某些具有消化作用的分泌物,然后不出几天你的内脏就变成一滩水了,这个时候她就把你整个儿吸干只剩一张皮。”

  ……这家伙为什么今天话这么多。是因为好不容易等到假期出来逛逛所以心情很好吗?

  服部平次通过倒车镜看了看脸上挂着微笑的好友,自己也忍不住勾起了嘴角。

  然而这样的好心情随着黄昏时分的临近而逐渐消失——起因是服部平次借了摩托车之后忘了给它加油,两个人在鸟取的大山里人生地不熟的又迷了路,估计今晚可能要露宿山林了。

  “这样的话我们就只能找一棵树爬上去,把带来的所有衣服都穿上,然后抱在一起取暖。”服部平次推着摩托车说道,片刻之后又转头看向旁边的远山凛,“喂,你可不要趁机占我的便宜啊!”

  “……对不起,我本来就打算趁你睡着的时候对你做点儿什么。——比如说把你卖了。”少年没好气地说道,“你这个家伙是不是脑子里哪根弦搭错了,有时间担心这个不如快点儿找到路啊!”

  “哼。”

  两个人又顺着小路走了半个小时。此时光线已经很暗了,再走下去估计也到不了那个所谓的“蜘蛛公馆”,于是服部平次开始在这周围寻找能过夜的地方,最后还真的让他找到了一个临时搭建的小木屋。

  日本的山里经常可以见到这种木房子。它可能是由以前上山打猎或是采药的人搭建的,没有人看管也不属于某个人的财产,就像公共休息室一样,只要是来到这座山里,需要休息的人都可以进去。

  所以服部平次把摩托车往外面一锁就推门进去了。

  有生火的地方还有窗户,屋顶也不漏雨,大门也可以插起来,虽然角落里有不少蜘蛛网但总的来说是一个不错的过夜地点。——总比露宿好很多,起码不用担心野兽和下雨的问题。

  两人齐心协力点燃了屋子中间的小火炉,在旁边收拾出了一个可以供人休息的地方,然后就坐在这里开始大眼瞪小眼。

  “……你困吗?”

  “还不困。”

  “困的时候给我说一声。”

  “嗯。”

  然后两个人继续在火堆前坐着。

  五月初的山里还是有些凉意的,尤其是晚上。远山凛还是坐在火炉旁边的都觉得自己背后透风,鸡皮疙瘩一个挨一个地往外蹦,更别说平次这家伙感冒还没好,如果不好好取暖的话可能会加重病情。

  看来晚上睡觉的时候真的得抱在一起了。——他盯着火炉,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而此时的服部·变态·平次虽然看起来是在查看地图,但脑海里已经想象了七八遍自己抱着远山凛看着对方枕在自己肩膀上睡觉的场景了。再往下说,他连好友的腰搂起来是什么感觉都想象出来了,且远山凛一向睡得很死,可能他做什么都不会被对方察觉——

  服部平次想着想着就觉得自己鼻子里痒痒的,像是要流鼻血。借了纸之后发现只是鼻涕。

  少年看到好友又开始流鼻涕了,于是立即把背包拉开,想想办法将两个人的衣服扣子对扣子拉链对拉链地拼到了一起,吹了一声口哨对着服部平次勾了勾手指。

  “来啊,这位小哥~”

  “好好说话啊喂!!!”

  “是不是觉得冷啊,过来。”远山凛再次勾勾手指,“快点,等会儿万一鼻涕流得止不住了我看你怎么办。”

  服部平次这才一副“嗨呀没办法既然你都这么说了我就过来吧”的表情,直挺挺地躺在了自家好友身边。

  远山凛立即伸手把衣服甩到平次的肩膀上,伸了伸手:“我抱你了?”

  “啊啊——”这种事情还用打什么招呼……

  服部平次转了个身面向好友侧躺着,然后自己也张开手臂,等对方的胳膊环在他肩膀上的时候,顺势将自己右手落在了少年的侧腰上。——还不是简简单单搭上去的那种,是结结实实抻开五指贴在腰线上,手掌和远山凛身上的布料完完全全地相贴的那种。

  呜,这个手感!这个曲线!虽然都是男人但是远山凛为什么这么软啊!这家伙真的是生错了性别吧?!

  服部平次收了一下手臂,略微调整了一下脑袋的角度,鼻尖几乎都能感觉到好友身上的热量了,搞得他很想吸吸鼻子嗅清楚远山凛身上的味道。

  好气啊为什么他的鼻子什么都闻不到!明明这么好的机会!

  少年被这位大侦探搂得有点儿紧,但他脑袋还得去枕背包,不然两个人就离得太近了,鼻尖贴鼻尖什么的到底还是有些尴尬,而背靠背又不够暖和。——所以这个姿势让他的脖子和脑袋很难受,根本睡不着,他安静地躺了两分钟之后就放弃了,只能先让平次松手。

  “不然你先睡吧,我望风,后半夜我再跟你换——”

  话音未落,服部平次就伸手把人摁下来了。

  “别突然坐起来啊!衣服都被你带起来了很冷的!这周围全是林子没有人哪里会有什么问题嘛,快点睡了。”

  顺便把远山凛的背包推到一边,自己往上拱了拱。

  “喂,你把我的包推走了我枕什么?”

  “啊啊啊,就枕我身上。”服部平次闭着眼睛一副快睡着了不太想解释的样子拍了拍自己的肩膀,然后摸到好友的腰强行把对方揽了过来。

  于是远山凛此时就一副“小鸟依人”的样子缩在这位大侦探的怀里,额头还抵在对方的下巴上。

  太羞耻了吧喂!!!这样能睡着就怪了!!!

  “……你好烦啊,为什么总是动来动去的。”服部平次看着再次坐起来的好友,皱着眉头表示自己的不满,“快点安安静静地躺下来睡觉啊,你不困吗?”

  “你转过去。”

  “哈?为什么啊?”

  “转过去。”

  “为什么?我不要!”

  “……”那我转!!!

  远山凛背对着好友躺下,脑袋戳在地板上说什么都不肯面对着平次。而身后的人似乎也妥协了,没有再说什么,只是往前凑了凑把胸口贴在少年的后背上,然后右手从后方伸过来抱住了他的腰。

  “晚安。”

  “啊?哦——晚安——”

  ……

  ……

  ……

  个屁啊!!!这家伙搂得这么紧,连心跳都能感觉到,鼻息全喷在脖子后面了,这样能睡着?!

  远山凛躺在地板上耳尖都开始充血,身体累的一批但是大脑极度兴奋完全睡不着。

  淦,早知道让这家伙冻死算了。——少年如此吐槽着,完全不知自己身后的服部平次开心地背景都变成花了。

  抱到了抱到了,醒着的时候抱到的!!!而且这家伙真的一点儿也不反抗!!!

  接下来就想想怎么露出点儿小马脚让他知道我喜欢他吧!!!——某关西的名侦探喜滋滋地想着,紧了紧自己的手臂把远山凛抱得更牢了。
设置 恢复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