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科幻小说[名侦探柯南]假如远山家生的是男孩儿

第50章 第四十八章

作者:Silver米饭      字数:6132      更新时间:2020-10-17 04:54:17

  48.

  “你真的没事吗?”远山凛拍了拍工藤新一的肩膀,小声问道。

  “啊!完全没事!”工藤新一笑得脸上都能开出花了,“黑暗骑士不是有一段受了伤被杀手抓走,最后被公主找到两个人一起逃出来的剧情嘛,演出中断了只能这样让大家入戏了……我演的像吗?”

  “……”真的是这样吗?那服部平次突然把人扛走是为了演那个抓走骑士的杀手?

  想了想刚才听毛利兰说她找人找到一半,正主突然出现然后拉着她去舞台“告白”还接了吻的事情……

  所以说工藤你刚才叫得那么惨是在即兴发挥吗?

  远山凛看了看前方正在和同学说话的工藤新一,突然觉得挺想笑的。

  【你是不是当我傻?你真的觉得有人会相信你的鬼话吗,工藤?】

  结果他一转头,就看到围观的各位被最后那段骑士和公主告白接吻的场景感动到痛哭流涕,一边抹眼泪一边夸两人演得真棒……

  好吧,收回刚才的话,好像他们都信了呢。

  果然粉丝滤镜使人失去理智。

  远山凛看了一眼角落里的柯南,眼里都是了然的情绪。——刚才他弯下腰和“柯南”说话的时候立即就听出来对方的声音有些问题。虽然瑕疵已经很小了,但是那种经由电子变声器处理过的声音骗得过别人却骗不过耳朵逆天的他。

  这个“柯南”是个女孩子,不是他认识的那个小迷弟。——然而工藤新一在看到“柯南”之后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反应,两个人甚至还开开心心地说过话。

  所以这个女孩子一定是工藤新一找来的“演员”。——这就很能说明问题了,既然没什么需要掩饰的为什么要让另一个人装成柯南的样子?

  远山凛关于工藤新一和江户川柯南的猜想几乎已经石锤了,但是他什么都没说,也什么都没表现出来,对毛利兰也保持了沉默。

  平次一定也知道这件事,所以他才反应这么快,把工藤新一藏了起来。但是他藏起来做什么呢?而且明明之前痛苦到动都动不了的工藤又是怎么恢复正常的?还有……工藤究竟是怎么以江户川柯南的形象出现在别人面前?一个高中生如何才能变成小孩子?

  远山凛刚才在仓库找到平次的时候莫名其妙地睡着了,所以这大概成了一个未解之谜。

  少年想不通,索性不去想了。

  嘛,以后再看到工藤新一的时候怕得调整一下心态。——想想那个瞪着不灵不灵的大眼睛奶声奶气地叫他“凛哥哥”的小迷弟居然是大名鼎鼎的高中生侦探,远山凛抖了抖。——他还把柯南抱起来举高高过!!!现在想起来觉得自己好像占尽了工藤的便宜一样,整个人都不好了。

  不多时,终于把身上的粉底液全部洗干净了的服部平次一边擦脸一边坐在了远山凛身边,少年回头看了他一眼,然后便直直地注视着舞台的方向——

  “呐,平次。”

  “嗯?”

  “对重要的人隐瞒什么事的时候是很痛苦的吧。”他看着台上的工藤和小兰,像是在喃喃自语,“我觉得工藤他……应该很想说出口才对。”

  沉默的背后一定是辛酸和无奈。——就像年幼的他一直在苦苦挣扎一般,这一点他感同身受。

  只是毛利兰不像平次那么强硬。这个女孩子太温柔了,无法做出那种剥开对方伪装的举动。——况且工藤新一也不是他。精明如那个大侦探,肯定有办法让对方放心的吧?

  听完好友这番话的服部平次愣住了。——工藤不是说他自己能搞定的吗?!为什么解释了之后还是没有用啊!!!掉马掉得飞快根本兜不住!!!

  “喂,凛!你把这件事给我忘掉!”服部平次伸手抓着少年的肩膀,表情很认真:“我不管你是怎么猜到的,马上给我忘掉!也不许给其他人说!”

  果然。看到服部平次这个反应,远山凛更加坚定地认为工藤有苦衷,怕是和某个案子有关。——还好他当时选择相信平次没有把小兰也叫过来,不然到时候可能真的好心办了坏事。

  “我不会提这件事的。——那你呢?”

  “啊?”

  “你会忘掉吗?”

  “切,我不一样,我还要帮工藤查案呢。”

  “那样不会有危险吗?”

  “嗯?为什么这么说?”

  “我在担心你啊蠢货。”远山凛抬起胳膊勾住大侦探的肩膀,偏过头狠狠地揉了揉服部平次还带着水珠的发丝,“谁让我的死党是个傻子呢?要知道那个家伙从来都不为自己着想的。——我要是不看着他,万一他把自己玩死了怎么办?”

  只要是服部平次认定了的朋友,他都会掏心掏肺地去对待。

  远山凛最开始被平次这家伙吸引,也是因为这一点。

  “算了,你就放心地去拯救别人吧!至于我嘛,我就专门拯救你好了。”少年咧开嘴,笑得很好看。

  ———————————————————————————————————————

  原本远山凛打算接受工藤的邀请,在东京待一晚上再回大阪的,然而学园祭结束之后平次那个家伙说什么都要把他拉回去——

  “我要是明天回去老妈就该发现我偷了她的化妆品了!”

  “……所以你快点去商场里买了新的带回去啊。”

  “不行,你也一起来。”

  “为什么非得让我跟着啊!”

  “总之你来帮忙嘛!拜托了!”

  服部平次双手合十做出了一个请求的动作,模样看起来像极了爷爷家抬起前爪讨食的秋田犬阿布,再加上那对儿水汪汪的眼睛……对不起,远山凛最终还是沦陷了。

  “好吧,我跟你回去。——抱歉,工藤,下次再去你家做客吧,不然平次这家伙可能真的得被他妈妈揍死——”

  计划通!

  于是服部平次拉着自家好友上车,末了还笑嘻嘻地给工藤新一发了一条信息:“没想到吧,比起你的邀请还是我更重要,你气不气?”

  车窗外面某位来送行的大侦探看了看自己的手机,然后嘴角不住抽搐:“你是小孩儿吗?”

  是小孩儿无误。——而且还是即将被自家老妈暴揍的熊孩子。

  “什么?!限量版一瓶要三万三千块日元?!”服部平次和好友跑了好几家商场都被告知断货,天都黑了他们才终于在关西国际机场附近的大商场里找到了一家还有存货的,结果一问价钱,他吓得下巴都要掉了,“这是什么化妆品啊,居然这么贵?!”

  “小弟弟是要送给女朋友吗?这样的话我推荐旁边的平价品牌,CPB不太适合呢。”

  “不是啊!是要买给老妈的——”平次的钱包里大大小小的纸钞加上硬币一共就只有两万多的样子,买一瓶都不够的那种,更别说要两瓶。于是他只能看向旁边的远山凛。

  少年此时正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靠在柜台旁边玩手机,只有在服部平次叫他的时候回几句话,连头都不抬。

  “我手头大概还有6000多现金。”

  ……

  ……

  ……

  完全不够啊!而且现在营业时间都要到了,回家取肯定来不及,现在开始借钱也十有八九借不到,毕竟五万块钱对于普通高中生来说算得上是一笔不小的数目了,而他又没有其他认识的其他朋友住在这附近……

  服部平次烦躁地抓了抓自己的头发,然后对着售货员露出了小奶狗招牌笑容:“呐,大姐姐,可以给我打个折吗?或者我分期付款也行啊!拜托了,我今天至少得带一瓶回去——”

  售货员大姐姐莞尔一笑:“对不起哦,小弟弟,限定量商品不参加商场活动而且不支持粉底付款哦,姐姐帮不了你。”

  服部平次意识到自己似乎躲不过母亲的制裁了。——他现在已经长得比静华高了所以对方应该不会总是揪他的耳朵,那么……他想了想自家老爸书房里放着的□□,很有自知之明地打了个哆嗦。

  会打架的老妈真可怕!!!

  某侦探烦躁得不行,挣扎了一番之后只能转向自家好友——

  “凛——你别玩手机了——”

  这个声音怎么听怎么委屈。

  远山凛被他逗乐了。

  少年终于抬起头看了他一眼,然后拍了拍对方的肩膀语重心长地说道:“早知如此何必当初啊,平次。你怎么自己不去药妆店随便买几瓶便宜的呢?”

  “……你以为我没试过啊,就是因为我买的那些不好用我才试了老妈的,觉得不错才带过去用了,就是没想到居然这么贵。”

  废话,三万块日元的粉底要是不好用它能卖这么贵吗?!——远山凛翻了一个白眼,继续语重心长地劝平次接受现实。

  “其实我觉得伯母不会把你揍得很惨的,你回去道个歉不就好了?和化妆品比起来当然是儿子重要啊!”

  “不行!你也听到那个粉底有多贵了!老妈一定会揍死我的!”

  “……那你下次还敢吗?”

  “哼,没有下次了!辣鸡工藤明明自己都计划好了居然不告诉我!害得我白跑一趟!”

  喂喂喂重点不是这个啊!重点是你偷你老妈的粉底吧?

  “啊啊啊,凛……等会儿陪我回家吧——不然我要死定了——老妈拿刀劈死我的时候你一定要挡在前面啊,她绝对不会对你动手的——”服部平次继续薅自己的头发,也亏得他基因好发量惊人,不然那一头漂亮的短毛迟早给他薅成地中海。

  远山凛笑到肚子痛,拍拍平次的肩膀把人赶去上厕所,美其名曰“提前解决完生理问题就不怕被吓到尿裤子”,而自己则站起身走向CPB的柜台,靠在玻璃橱柜上亮出一张银行卡,同时指了指下方的化妆品:“我要两瓶,刷卡,不用包了。”

  售货员小姐姐看他的眼神都不一样了,远山凛脑袋上贴的标签瞬间就从“高中小奶狗”变成了“金主爸爸”。

  一个高中生居然有这么多钱!!!小弟弟你是睡在矿里的吗?!

  于是服部平次从厕所里出来的时候就被远山凛塞了一个纸袋子,低下头看了看,里面是两瓶贵的吓人的粉底。

  “你又没工作怎么一下子搞来那么多钱!”

  “我借的。”

  “哈?!找伯父吗?”

  “这种事怎么可能向老爸借!!!而且就算问了他也不会答应的好吗?!——我向安室先生借的。”远山凛把自己的银行卡收好,走路的时候脚步都带风,“安室先生真是好(you)人(qian)啊,我一说借钱他立马就抽空转给我了。”

  “哈?!”服部·得知自己刚才花了安室透的钱·平次立马就不干了,转头就想进去把东西退了,结果被远山凛揪住领子只能原地踏步。

  “你想被伯母揍吗?”

  “我不管,反正我不要他的钱——”

  “你是蠢货吗?!我都说了是我借的!最后还钱的还不是你!”远山凛在服部平次的脑袋上敲了一下,“你这个家伙今天怎么了,是不是粉底抹太多渗到脑袋里了?!”

  “我不管!我就是不要——”服部平次挣扎着,都被少年一路扯到车站了还在强调他不要,他不管,他要退货。

  “那如果我说是问工藤借的呢?”

  “可以。”

  “那为什么安室先生就不行!!!”

  “不管,他就是不行!!!”

  “……”

  反正怎么问都是“我不管”,听得远山凛太阳穴直跳,最后只能揪着服部平次的领子告诉他:“你要是想退就退了吧,既然钱没用那你一退货我就去给安室先生转钱,他一定很好奇为什么我还得这么快,然后就会打电话问我。”

  “我不退了!!!”

  只要一想到远山凛和安室透打电话他就不爽。

  服部·遇到这种事就双商掉线且本身情商就不高·平次最终还是蹑手蹑脚地把一瓶已开封的粉底放在梳妆台上,另一瓶塞进柜子里,确定服部静华没有察觉到有什么不对才下楼去找那个帮他望风的好友。

  于是这天晚上就这么被混过去了,然而千算万算没想到服部平次居然忘了把用完的空瓶子丢掉,所以第二天一早突发奇想打算帮自家儿子洗背包的静华在翻出两个空瓶子之后还是知道了这件事。

  当远山凛去服部宅的时候,那位一直以来冷静端庄宛如大和抚子的服部夫人揪着服部平次的耳朵似乎正打算家法伺候,吓得他立即跑去转移注意力——

  服部静华一看远山凛来了,表情终于温和了不少,少年好说歹说才把人劝进厨房。——对于哄静华开心这件事,少年远比服部平次在行多了。比如他知道伯母此时在气头上,直接求情的话恐怕会让对方产生抵触情绪,所以对平次偷化妆品的事情闭口不谈,先说说最近住宅区附近发生的事情,见对方终于有心思听他闲扯之后再讲笑话给对方听,这样一来二去的,静华不知不觉地就被转移了注意力,然后再突然说出重点——

  “那个,伯母,你就原谅平次吧……”

  “哼,那个臭小子——”服部静华嘟哝了一声,倒是眼看着没有刚才那么生气了。

  虽然服部家的收入很可观,但静华作为家里的财务部长一直精打细算地帮家里存钱,也从来没考虑过用那么贵的化妆品。前些天她去商场买新电饭锅的时候正好碰上活动,就这么抽中了一等奖带回来了两瓶粉底,结果还没怎么用就没了。你说说这个熊孩子,既然是为了查案那用完就用完了嘛,回来告诉她一声,她最多训斥他两句罚他跪书房就过去了。这家伙居然还花那么多钱重新买!!!

  远山凛有些不好意思地挠了挠自己的鼻尖。——他意识到自己是个损友了,昨天他就应该坚定一点儿见死不救不去向安室透借钱的,但是一看服部平次怕成那个样子他就心软了,最后“助纣为虐”变成了帮凶……

  “那,那个……伯母。”少年不安地动了动,“其实……昨天我和他一起去了商场……但是我……”没阻止还帮忙借了钱。

  服部静华看了看旁边小心翼翼承认错误的远山凛,把手头的东西往案板上一放,擦擦手向前迈了一步。

  少年眼睛都闭上了,结果最后也没听到对方的责怪声。

  “嗯,我知道。——平次肯定会拉上你。”静华摸了摸远山凛的脑袋,表情很温和,“你们这个年龄的孩子自我和领域意识都很强,所以我也不是要你们把所有事都告诉我们。——但是记住了,不管是什么事情父母最后都是会原谅你们的。有些弯路你们大可不去走。”

  听得少年脑袋都低下去了。

  “其实我也理解,有的时候我对平次确实有点儿严格了。”静华话锋一转,开始自我反省是不是她以前把平次熊孩子揍太狠了导致自家儿子现在偷用个化妆品都怂成那样。

  “……还有一个原因。——嗯,可能是最大的原因。”远山凛吞了吞口水,“他觉得如果您发现了这件事之后就会误以为他有什么特殊的爱好。”

  “特殊的爱好?”

  “比如……男孩子化妆穿裙子之类的。”

  “啊啦,我怎么会那么想?难道他用粉底不是去帮忙破案的吗?”服部静华惊讶地问道。

  “……”看来是平次想多了。——伯母根本不会误以为自家儿子奇奇怪怪的啊!!!所以平次究竟为什么一定要买两瓶粉底蒙混过关啊!!!早点儿承认错误不就好了?!

  听了远山凛解释的服部静华瞪大了眼睛:“原来平次是这么想的吗?怪不得我怎么问他都不肯告诉我……话说回来你爸爸小时候也被扮成过女孩子呢——”

  “哈?!”远山银司郎?女装大佬?怎么从来没听说过?

  “嗯,那个时候唇红齿白的样子也真像那么回事。”

  少年想了想那样的场景,然后浑身鸡皮疙瘩都冒出来了。——怪不得表姑说“没穿过裙子的男孩儿人生是不完整的”原来梗是从老爸这里来的吗?!卧槽我好像知道了什么要命的东西,现在忘掉还来得及吗?!

  “还有啊,你老爸小时候还偷过别人的西瓜,被你爷爷爆打……”

  于是被少年支出去买东西避避风头的服部平次一回家就看到自家母亲一边切菜一边和少年聊天,你说我笑的气氛相当和谐。末了还说了一句在他听来如同嫁女儿一样的话——

  “呐,凛。平次那家伙以后也拜托你了。”

  “放心吧!我会替伯母您好好看着他的。”正在盛汤的远山凛完全没有意识到服部静华话里有话。

  其实服部平次以前的吐槽没错,最可怕的恐怕不是大阪警署的本部长,而是那个把本部长收于麾下的女人。——她在其他家长们都对此毫无察觉的时候发现自家儿子喜欢上了远山凛。

  不同于一般的家长,服部静华只在乎平次是不是过得开心。就像她不阻止服部平次去调查案件一样,她也不会去干涉平次的感情。至于自家儿子之后需要承受的各种压力,她想,若是服部平次连面对这些的勇气和实力都没有,那就枉为服部家的人了。所以即便是喜欢上同性,对于这位母亲来说也并不是什么很难接受的事情。

  而至于远山凛,这是她看着长大的孩子,也是她永远都心疼的孩子。——这个从小就肯用生命去保护平次的家伙肯定比任何人都值得托付。
设置 恢复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