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科幻小说[名侦探柯南]假如远山家生的是男孩儿

第48章 第四十六章

作者:Silver米饭      字数:7254      更新时间:2020-10-17 04:54:16

  46.

  四月,大阪的樱花开了。

  那些生长了百年的老树在经过了一冬天的休眠之后终于苏醒,光秃秃的枝条上包裹了一层淡雅的粉,远远看去,如孩子们最喜欢的棉花糖一样蓬松柔软,将绿色砖瓦的天守阁整个儿浸在淡淡的樱花香味中,给人一种骤然穿越到战国时期的感觉。

  对于这些喜爱樱花的日本人来说,樱花季可以算得上是他们一年中最开心的一段时间,甚至比新年还开心。——尤其当服部平次因为告白地点而烦恼的时候,这样的场景总是能给他一些启发。

  “不如……我把他叫到我们大阪最大的那棵樱花树下,然后送花给他?”服部平次坐在学校的天台上兴致极高地说道。

  “你真的对于自己喜欢上的人是个男性这件事没有一点自觉吗?——可行,但是我觉得送花没必要,你不如送他几盒松香。”柯南举着手机,眼睛都快瞪成死鱼眼了。——这人有必要刚接通电话就说这些吗?日常问候呢?

  “哈哈哈,开个玩笑嘛,我认识他这么长时间了还能不知道他的喜好吗?不说这个了。——你最近怎么样?伤好点儿了吗?!”

  “……马马虎虎吧。”前些日子跟着少年侦探团跑去探索某个钟乳石洞结果好死不死地撞到了一群抛尸的银行抢劫犯运气不好被崩了一枪的江户川柯南靠在枕头上看了看门外同样正在打电话的青梅竹马,半晌才回过神,“对了,我们学校过几天有学园祭,你要来看吗?兰好像在邀请凛的样子。”

  “哈?那你们不如直接开免提好了为什么要分开打电话啊……”

  “还不是因为你每次都工藤工藤地叫!!!我只能私下给你打……嘶——疼疼疼……”一激动扯到伤口的小孩子整个人都不好了,差点儿没眼泪横流。

  “小心点,枪伤可是很麻烦的。作为一个过来人,我提醒你最近最好不要乱动啊。”

  “……我知道。——话说园子写了一个剧本,好像本来是打算让我去演男主角的,但是我现在这个样子肯定不能露面,所以……”

  “所以好像最后只能麻烦新出医生来演了。新出医生是我们学校的校医,人很好,园子去找他的时候他一口就答应了呢。你们到时候会来看吗?那天刚好是周六。”毛利兰靠在墙壁上向远山凛发出邀请,“我们好久没见了,柯南这几天只能待在床上,总是念叨你——”

  “嗯,我没问题,等会儿去问问平次。——柯南这几天怎么样?那天你打电话过来说他中弹了真的吓了我一跳。”

  “医生说他恢复的很好,很快就能出院了。”

  “嗯,那就好。”

  “啊,对了,我的一个好朋友也想见见你,她叫铃木园子。——那天柯南告诉我他收到你寄过来的练习谱的时候不小心被她听到了,所以……”

  掉马了。

  “铃木园子?有点儿耳熟,好像听平次说过……没问题,到时候就麻烦你帮忙介绍了。”

  “真的吗?!太好了!”她和工藤新一一样一度以为1756是个成熟的中年男人,最后跟着妃英理来大阪参加一审的时候才在旁听席上得知远山凛才是正主的消息,当时非常惊讶,然而一看柯南的表情,好像一点儿也不意外。

  “你什么时候知道凛是1756的?”她悄悄地问道。

  “是,是平次哥哥告诉我的!他还说,一开始不告诉我们是想给我们一个惊喜呢!阿嘞?我没有给兰姐姐说过这件事吗?”柯南装起蒜的时候其实不逊于平次那个装蒜大王。于是小兰信了,抱怨柯南不把这件事告诉他,事后还给工藤新一发了个短息:“我今天见到1756了哦!但是我才不会告诉你他是什么样的人!想知道就早点回来!”

  越过柯南的肩膀看到这条短信的服部平次捏住了自己的鼻子:“你有没有闻到一股狗粮的味道?”

  远山凛挂了电话之后看了看时间,距离午休结束还有一个小时,班里的同学们基本上都在吃饭,边动筷子边聊天的一时间竟然还有些吵。

  服部平次那家伙又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

  少年打了个哈欠,把左手摁在肚子上。——他最近不知道怎么了总是胃疼,而且是吃了饭就加重的那种,导致他这段时间根本不想吃东西。正巧平次那家伙不在管不着他,他就悄悄地抽出对方的便当盒把自己的米饭拨进去,再用勺子压得严严实实的,配菜一块垒一块地把空余的地方都挤没了,然后便像个没事的人一样把便当盒放回原处趴在桌子上睡觉。

  反正他便当里也没有多少东西,就权当给平次加餐了。

  而对此毫不知情的服部平次还在和柯南东拉西扯,直到毛利兰收走了柯南的手机告诉他先吃饭才能聊天之后这位侦探才意识到自己耽误了人家日常进食,识相地挂了电话。

  嗯,时间还早嘛。

  服部平次伸了个懒腰,从天台上跳下来跑到学校西侧的便利店里和老板打了一声招呼,这才挤过人群从对方手中接过了一个热乎乎的樱饼,又一路跑回教学楼。

  此时远山凛已经趴在桌子上睡熟了,整个脑袋都埋在校服的布料下面,只能看到几撮略长的发丝和直挺的鼻尖。他枕在右胳膊上,左手习惯性地伸出去,都搭在前排的椅背上了。

  按理来说应该是人见打的“侵略领地”的行为,不过前排的同学不介意,因为坐在这里的是平次。——高二开学的时候班导重新调整了座位,远山凛因为假期长高了不少的缘故,被调到了服部平次后面,现在是靠窗的倒数第一排,很不显眼。于是少年每天上课睡得更随意了,导致平次经常听课听到一半就感觉到后面伸过来一只手贴在他的后背上,再结合某人的习惯,他就知道好友注意力集中不了又开始睡觉了。

  其实远山凛不笨,这一点服部平次也没质疑过。只是对方注意力太差,往往懒得去想,所以在这个高智商的大侦探身边就被衬托得很平凡。而一旦离开了平次需要他自食其力的时候,优秀的逻辑思维在短时间里还是能发挥作用的。

  比如刚开学的时候班里几个人一起去游乐园玩,在过密室逃脱项目的时候凛没有和平次抽到一组。服部平次本来想换到好友那里去的,不过怎奈班长大人眼泪汪汪地看着他说别啊我们这组就靠你了服部,没有你我们几个渣渣怕是得死在里面,于是只能作罢。等好友出来一问才知道,原来远山凛一进场就成功地解开了四道题,然后就开始疯狂划水了。

  “远山!!!楼下有人找!!!”班长突然闪进教室里冲着这边大吼了一声,然而少年已经对午休时间的各种吵闹声音免疫了,动都没动一下。

  班长惊了,看向刚刚回到教室的平次:“他不会是装睡吧?”

  “啧,你要是不晃他,他是不会醒的。”说罢,平次十分有经验地伸手摸到远山凛的肩膀摇了几下。

  少年把自己脑袋上盖着的校服拉下来,一副睡得浑浑噩噩的样子看向面前的服部平次:“要上课了?”

  “没有,楼下有人找你。”

  “唔——你买了我们学校的限量版樱饼吗?我也想尝尝。”远山凛站起来伸了个拦腰,然后俯下身从服部平次的手中叼走了那个装着点心的纸袋,两手穿好校服,迈开他的大长腿在服部平次“你这个家伙不是不爱吃甜吗?!”的抱怨声中走出了教室。

  于是目睹了这个场景的几位女同学激动地开起了小会。

  “呐,你说远山和服部哪个是攻哪个是受啊?”

  “我觉得是远山!身高决定攻受!”

  “而且他刚才叼走纸袋的样子好攻啊!!!你们不觉得吗?!”

  “这么说来,是年上肤白贪睡美人攻和年下黑皮炸毛暴躁受了?!卧槽有点带感!”

  然后她们不约而同地看向那个正靠在椅背上歪着脑袋疑惑地看着自己便当盒的“年下黑皮炸毛暴躁受”,相视一笑。后者莫名其妙打了个寒颤。

  “话说老妈今天怎么给我放了这么多吃的?”

  ———————————————————————————————————————

  远山凛原以为服部平次会对帝丹高校的学园祭很感兴趣,结果他把这事给对方一说,好友就一副兴趣缺缺的样子:“学园祭哪个学校都差不多吧,再说了工藤又不在……而且我周六还有剑道部的训练得参加,就不去了。”

  于是少年点点头:“那我一个人去。”

  然后平次就不干了。——他那天和柯南打电话的时候从对方口中得知工藤新一即将掉马了,于是想着借着这个机会假扮成工藤帮小兰打消疑虑。要是远山凛也去了的话……按照竹马对他的了解,估计得当场穿帮。

  所以远山凛不能去!!!

  这位大侦探好说歹说才看到好友露出一副迟疑的样子,立即趁热打铁,拍了拍对方的肩膀:“你看,万一你去了他们学校的同学都以为你是兰的男朋友那就不好了。——工藤会吃醋的,这不是给兰添麻烦吗?”

  有道理。——少年想到。于是他表示自己晚些时候会给毛利兰打电话。

  达到目的的服部平次非常满意,一时间忘了确认一下远山凛到底打没打电话,直接开始为自己的易容做准备。

  他和工藤新一的体型身高都差不多,在这方面他不用下太大的功夫,主要就是发型和那张脸。

  如果想把黑皮变白,最简单的方法自然就是化妆。

  再试了自己买来的粉底发现根本没什么用之后,服部平次当晚就跑到他爸妈的房间里“借走”了静华的粉底液,打算试试水。

  然而平次化妆怎么可能和小姑娘一样步步到位精细如画。——这家伙试了一下效果之后倒头就睡了,妆都没卸。而第二天早上也就简简单单地洗了个脸,之后便开始往脸上涂粉底了,还是如同刷墙一样一层一层抹上去。好在他本身皮肤很好再加上自家母亲选的产品不错,一时间看起来居然还行,不过这天碰巧比较热,车厢里也没开空调,所以一下新干线就开始油了,看起来有点儿假。于是这位大侦探不得不去厕所里补了一次。——当时进厕所的上班族看到眼前一个男子高中生对着镜子糊墙一般地往自己脸上抹粉底,直接被吓得尿不出来了,站在小便池前从头看到尾。

  然而服部平次对此毫无察觉,甚至还在补了厚厚一层粉底之后学着自家母亲的样子拍了拍自己的脸颊,“啪啪啪”三声之后对着镜子竖起了大拇指。

  【这样准能骗过兰!我的发型都是临时找托尼做的,和工藤完全就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嘛!】

  少年,你妈知道你偷了她的化妆品还用掉了这么多肯定会把你打死的。

  对此,服部平次表示这都不是事儿。——回到大阪站的时候打个电话把远山凛叫出来去商场里买个一模一样的带回去不就好了!

  我这可是为了工藤两肋插刀啊!

  服部平次如此想着,把他的帽子戴在头上心情极佳地乘车前往帝丹高校。殊不知那个在他看来应该在家里睡懒觉的家伙已经早早到了东京,此时正在小兰和园子的带领下前往体育馆。

  “诶?!新出医生被道具砸到脚,不能演出了?!”铃木·2年级B组的导演兼编剧·园子手握剧本一副崩溃的样子,“那怎么办啊!!!我们根本没有找替补啊!!!”

  她一转身,看到了站在小兰身旁侧着身帮对方拿东西的远山凛,双眼又重新绽放出了光彩。

  不愧是1756!!!她就知道自己粉的人一定是个大帅哥!!!就算不是那种社会精英男也是优质小奶狗!又高又瘦演骑士一定不会有问题的!和兰站在一起郎才女貌太配了!工藤什么的都退散!那家伙把兰一直晾在这里学园祭都不回来,渣男无误!哪儿像人家远山凛一个电话就从大阪跑来东京应援!她铃木园子今天就要吃凛兰CP!!!

  “……可是这么短的时间我根本记不住台词啊。”远山凛抓了抓自己的头发,心里是拒绝的。——他还记得服部平次告诉他工藤会吃醋的事情,然而因为早已经答应了小兰要来捧场,所以那通电话最终还是没有打出去。当然,他也没告诉服部平次他来了,不然会被对方碎碎念好久。

  “没关系!黑暗骑士的台词本来就很少!你只要了解大概故事内容就行了!”

  “可是——”

  “呜呜呜,我辛辛苦苦熬了这么久写得剧本……结果要因为没有男主角而失败了吗?呜呜呜呜今天来了这么多人都在期待我们的表演,结果连个男主角都没有……呜呜呜——”

  ……

  ……

  ……

  远山凛换好衣服之后开始思索万一这件事变成某八卦消息然后传到工藤新一的耳朵里怎么办。——果然还是……溜吧?

  他看了看舞台前面的人。

  溜个屁啊!!!这么多人都在看!!!他要是溜了小兰的舞台剧怎么办!!!

  于是只能坐下来让女同学帮他化妆,然后坐在空荡荡的更衣室里等着出场。

  而就在远山凛努力记台词的时候,房间的门被推开了。他下意识地转头看了一眼,然后愣住了。

  “听园子说你叫远山凛对吧?你好,我是工藤新一。”

  太好了!!!工藤出现就意味着他不用上台了!

  所以当面前的大侦探提出要出演黑暗骑士的时候少年满口答应,然后因为出场时间临近两个人飞快地换了衣服。

  斗篷放下来的同时远山凛看到了工藤新一光裸的后背。——虽然只有一瞬,但他还是发现工藤新一后背左侧皮肤上有一处还未完全愈合的伤,一看就是枪伤。

  “喂,你真的可以吗?”少年有些担忧地问道,“如果状态不好的话还是让我来吧。”

  “嗯?啊!没关系,演戏什么的我很擅长。——不好意思啊,突然出现说要代替你上场什么的……等会儿别急着走,我和兰可以带你在学校里转转。”工藤新一如此说着,随后带上头盔上了二楼打算到时候“从天而降”。

  奇怪,工藤也中枪了?还和柯南伤在同一个地方?

  远山凛觉得有些疑惑,而这处疑惑在他走出更衣室看到一脸惊讶的铃木园子时存在感更强了。

  “诶?!远山君怎么出来了!你还没有换好戏服吗?!”她指了指舞台的方向,黑暗骑士已经登场了,此时和毛利兰抱在一起,“不,不对,你在这里的话……那个人是谁?!”

  她不知道刚才工藤新一来过?可是工藤说“远山凛”这个名字是铃木园子告诉他的。

  这么说来,工藤新一早就知道他是远山凛,但是又为了隐瞒这一点才提到了园子。

  为什么说谎呢,工藤?

  此时好像所有曾经出现的疑惑都排列到了一起。

  博客里的“平成年代的福尔摩斯”和“柯南道尔”。

  服部平次总是对着柯南叫“工藤”,每次向远山凛转述案件的时候经常“柯南”“工藤”傻傻分不清楚。

  柯南和工藤又碰巧伤在同一处。

  听说柯南是在工藤新一离开米花去查案子的时候才借住在毛利家的。

  柯南太过聪明,有时候看起来真的不像一个一年级的小学生。

  最近小兰对柯南的态度有些不一样。

  工藤新一从没和他接触过却认识他。

  当这些线索排列到一起之后,远山凛得出了一个让他自己都觉得很不可思议的结论:工藤新一和江户川柯南……可能是同一个人。

  可是这不科学啊,一个高中生怎么能以小学生的形象出现?

  少年从一位同学手中接过卸妆湿巾的小样,刚准备把自己脸上的妆都擦掉就听到舞台下面传来了一声尖叫。

  黑暗之中突然死了一个人?

  思量再三,远山凛决定去看看。

  从后场到体育馆中央花不了多长时间,他的个子在高中生里算是很高了,就算是站在人群后面也能毫不费力地看到面前的场景:一个熟悉的身影摘下了头顶的帽子,用一种浓厚的关西腔说道:“什么嘛,我这才离开了多久你们就把我忘了……还真是无情啊!——我是工藤新一。”

  ……

  【哈?!平次在搞什么鬼?!骗我说不来又不允许我来结果最后自己偷偷跑到东京来算是怎么一回事啊!!!】

  少年抽了抽嘴角,然后抽出一张卸妆湿巾,抖开了,走到那个正在小兰面前装蒜的大侦探面前,一把捏住了对方的下巴。

  服部平次在认出远山凛之后心里大喊“牙白”,条件反射就想溜,但是少年动作更快——

  “你要是敢动我就杀了你。”远山凛低声说道。

  服部平次本来是要无视掉少年那句话继续双脚抹油开溜的。——然而他在看到自家竹马凑上来之后大脑就变得一片空白,眼里只有对方那张白净的脸和漆黑如墨的瞳孔。

  于是在场的所有人都目睹了一位从舞台后场走出来的少年捏着“工藤新一”的下巴凑得近近的,左右打量了几秒钟之后抬手像是给小猫洗脸一样把“工藤新一”的左脸蛋变成了一坨黑炭。

  “啊,这不是服部吗?”

  “我……我,没错,我就是服部平次……哈哈哈哈哈哈,想给你们一个惊喜嘛,哈哈哈哈哈哈——”

  然后他被毛利小五郎和目暮警官骂了个爽。

  作为报复,他们甚至不让他参与案子,直接把人赶到了一边。

  正牌工藤见状心里窃笑。——让你偷你妈的粉底,那么粗的眉毛不刮一下就想冒充我,怎么可能骗得过凛嘛!

  随后把头盔一摘:“我才是工藤。”

  得到了全场迷弟迷妹爆炸一般的欢呼声。

  “那家伙怎么跟个明星一样。”服部·很有自知之明地想到东京是工藤的舞台所以自己不想上前抢对方风头·平次坐在角落里瞪着那个把食指贴在嘴唇上“嘘”了一声的关东名侦探,嘴里嘟嘟哝哝地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而他旁边的远山凛正在试图把这个家伙身上的粉底液都卸干净,擦了右脸之后又看了看对方的脖子和手——

  “怎么身上和手上都涂了啊!你到底用了多少粉底!”

  “不涂均匀一点不是人人都能看出来我原本的肤色吗?——喂!不要擅自把手伸进来啊!!!”服部平次一手握住远山凛的手,视线在周围飞快地瞟了瞟,在发现没有人看向这里之后才松了一口气,随后整个人都烧了起来。

  少年好像完全不在乎会不会有人看到平次“香肩外露”的样子,没好气地拉下了好友的领子露出了右侧的肩膀。

  远山凛低着头,右手落在他的锁骨上,像是在他皮肤上修改画作一样一下接一下地擦去那些厚重的粉底。

  虽然皮肤上贴着一层冰凉湿润的卸妆纸巾,但服部平次还是感觉自己浑身上下的血液都沸腾了,像是已经放在火上煮了多时,咕咚咕咚地跳动着,几乎要冲破他的血管。

  他看着远山凛的嘴唇。——为了提升舞台效果而上了淡妆的嘴显得比平时更加红润。

  于是他一个没忍住,抬起脸凑了上去想吻对方——

  然而此时的远山凛已经意识到手中的两片卸妆湿巾根本擦不干净,打算去后台再借一点。起身的同时服部平次就不知为何狠狠地撞在了他的肩胛骨上,一秒之后眼泪汪汪地捂着鼻子躺在地上大吼:“出血了!!!”

  “因为我揭穿了你所以刚才要趁机打击报复吗?哼,我都看穿了,你活该。”掏出纸巾丢给好友的远山凛都快把自己身上的鄙视情绪具现化了,“提前说好,你以后要想进军美妆界请不要拿我做实验。——我家壁布都没你脸上的粉底厚,你说话的时候都没感觉脸上像是糊了一层墙皮吗?你到底用了多少瓶粉底?”

  “前后加起来……一共两瓶。”

  “……你不怕烂脸吗?话说你哪里来的粉底?”

  “我老妈的。——对了,你知道哪里有卖这种粉底液的吗?”服部平次从自己的背包里抽出了两瓶CPB晶钻粉霜。

  远山凛不懂化妆品,甚至分不清水和乳有什么区别。但是他在自家老妈和姨妈聊天的时候听过这个名字。——据说是一种贵妇粉底。

  至于为什么说它是贵妇粉底……

  很简单,因为一般人要么买不起,要么下单的时候心都在滴血。

  远山凛在网上查了一下价格,他觉得自己已经可以预见到服部平次回大阪之后会被揍成什么样了。
设置 恢复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