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科幻小说莲镜

第53章 第五十三章

作者:嘻皇上人      字数:3151      更新时间:2020-10-17 04:53:48

  连澈置气不说话,苏湛张嘴却不知道该说什么,两人大眼瞪小眼,沉默下来。好一会儿,连澈撇开目光,手伸到苏湛胸口,手上是与眼中截然不同的轻柔力度,他将渗了血的纱布撕开,然后又将浸了药汁的纱布轻柔地缠上。

  苏湛原本被他无礼地态度弄得有些恼火,这会儿也不由缓了神情。不管怎么说,这孩子都是在担心自己,毕竟自己才受了如此重的伤。

  他叹息一声,手抚上连澈柔软的发顶,轻声道:“这次是师尊错了,师尊下次一定小心,就算要冒险,也一定问问你同不同意。”

  连澈仍然冷着脸:“师尊说话从来不算话。”

  苏湛一噎:“嗯……前几次都是意外,这一次,师尊绝不再食言!”

  连澈缓了神色,他抬起头,抽空瞥了一眼苏湛,只道:“这间石室就是那怪物的老巢,师尊还是要小心一些。”

  苏湛惊讶,突然想起方才所见的石室,心知那怪物想必是回来了,只是……

  “既然那怪物两次三番救我们,为什么这一次会突然发难呢?还有,路之游怎么会在这里?”

  连澈抬起头,面色诡异:“我不是说过了么?路之游和无念掘了那怪物的坟头,自然会遭到报复。”

  “它的报复方式,就是……”

  “当然是生啖其肉、食其灵髓。”

  “无念呢?”

  “谁知道呢?或许是死了吧。”连澈轻笑一声,话中有许多不以为意。

  苏湛敛了眸子,陷入深思。

  那怪物还真是喜怒无常,前一刻还可以与你亲昵相拥、抚摸示好,下一刻就能卷起烟雾,夺你命门。

  好半晌,他抬起头来,轻声道:“澈儿,你是不是有什么东西瞒着我?”

  连澈正在为他系带,闻言,手指顿了一下:“师尊不妨明说。”

  “无念,路之游,以及那个怪物。”

  连澈目光直直望着他,轻笑一声:“我有什么好瞒师尊的?无非是借助那怪物的力量,逼问当年的事情罢了。”

  苏湛闻言沉默了。灭族之仇,不共戴天,这是连澈的使命,所以他不该对此事指手画脚,但有一点,若是连澈执念太深,误入歧途,他作为师尊,也不能撒手不管。

  思及此,他叹息一声:“报仇之事,不可操之过急。慢慢地来,会有师尊帮你。”

  连澈双眸闪烁、神色动容,忽地伸手轻轻将苏湛搂住,脸伏在他肩上,声音闷闷的:“这件事,师尊就不要管了。莲镜一事,非同小可,我不希望再像那天……在客栈里的那样……”

  苏湛回抱住他,温声抚慰:“傻孩子,你如今孤身一人,除了我,大概没有人可帮你了。”

  ——

  那件怪物的事情,苏湛不予多问。两人就这样,在洞中依偎了几日,待到苏湛的伤彻底结痂后,才决定出来。

  碧溪山自发生了石棺事件后,行人渐稀;那群修士在舒府门前讨不到说法,只能自叹倒霉,悻悻离去了,这碧溪山就越发没有人迹。苏湛与连澈沿着山中一条幽径慢悠悠地行走,连澈用剑细心地挑开路旁杂草,露出萎靡在路边的植株。

  苏湛想到一个问题:“舒老爷在碧溪山种植药材,难道没有惊扰到石棺的主人?”

  连澈沉吟一番,道:“或许那时候,它还在石棺里沉睡,无法感知到外界。”

  苏湛点点头,这个解释很合理。

  两人沿着小径向前走,一路曲径通幽、林木葱茏,然而越往前走,树木就越稀疏,眼前也就越开阔,一处悬崖凸显出来。连澈的眼睛在悬崖上凝视了几秒,随后不动声色移开。倒是苏湛,突然刹住脚步。

  “那……是不是舒眉?”

  悬崖边,一女子一身白衣,迎风而立,长发蹁跹如蝶舞。

  连澈皱了皱眉,轻声道:“舒小姐怎么可能来这里。”

  苏湛又注视了几秒,却觉得怎么看怎么像:“不管怎么说,还是去看看吧。”说罢,转身欲去,却被连澈抓住。

  “师尊,小心有诈!”

  苏湛犹豫了一下:“……那该如何是好?”

  连澈知道,自己若是不去,苏湛只怕总要记挂在心。他叹息一声,道:“我去看看。”未料还未走开,就被苏湛拦住了。苏湛定定地望了那个女子几眼,最后撇开头:“算了,我们走吧。”

  连澈讶异:“师尊?”

  苏湛笑道:“我再不可为了自己的鲁莽害了别人,或者害了自己。”

  连澈勾唇一笑,搀扶着苏湛,欲走。

  这四处十分静寂,连飞虫走兽都不敢随意造次,两人的声音便尤为突兀,早已传到崖边人的耳中,她一转头,看见竟是两位熟人,微微惊讶。

  苏湛端详片刻,对连澈道:“是她。”

  只是今时的舒眉与往日不同,她披头散发、脸色苍白、形容憔悴,更是一身缟素。此时见了苏湛二人,短暂的惊讶后,就撇过头,纵身一跃,竟是要寻死!

  苏湛一惊,五指伸出,一股柔和的水灵之力向前蹿去,追上正在不断坠落的舒眉,将她拉回原地。

  两人急急赶上去,苏湛急道:“舒小姐,何故轻生?”

  舒眉一掌将腰间缠绕的水灵拍掉,面对苏湛,竟是神色癫狂、竭斯底里:“你为什么要救我?就不能让我安安心心地去死吗?”

  连澈眯起眼睛:“你若真要一心寻死,早就去了,何必在这崖边徘徊犹豫?”

  舒眉一双哭的通红的眼睛瞪着他,却一句话都说不出口。

  苏湛乜了连澈一下,从怀中掏出帕子,递给舒眉:“舒小姐先擦一擦吧。”

  舒眉垂眼伫立许久,才接过手帕。

  连澈望着手帕边角上的“湛”字,眉头轻轻皱了一下。

  苏湛一双眼睛看着舒眉,柔声道:“舒小姐有什么困难,不妨直说,或许我们还能帮一帮忙。”

  舒眉静默良久,忽地扑到苏湛怀里,嚎啕大哭,身体抖如风中落叶:“没有了……没有了……什么都没有了……舒家没有了……我爹也没有了……”

  苏湛胸口有伤,被她一撞,立时皱起了眉头。连澈目含担忧,欲将舒眉扯开,却被苏湛制止了。苏湛此时已感到肩头微微湿润,他手掌张合,犹豫片刻,还是将手放在舒眉背上,轻轻抚拍:“到底什么没有了?舒小姐先缓缓,慢慢说,我们思量思量对策。”

  舒眉抬起头,露出红彤彤的眼睛,哑声道:“我家……没了。”

  苏湛一时反应不过来:“你家……没了?”

  舒眉低声道:“何怨冬不知道从哪儿找到了我爹私自贩卖盐铁的证据,我家被抄了……全家下狱,我爹为了保我一命……自杀了……”

  苏湛一时感叹造化弄人,几十天前舒眉还在客栈里飞扬跋扈地盘问人,几十天后就孤零零站在悬崖边意欲寻死。他道:“舒小姐,你以前说过你父亲不重视你,但如今他以命相抵,换你一条生路,足以见得你对他来说有多么重要。你现在这样轻易舍弃掉这条命,对得起你父亲吗?”

  舒眉听到伤心处,掩面抽泣:“我知道……可我有什么办法?我孤身一人,身无分文,更无处可去……从前那些亲友听说我家出了这样的事情,纷纷退避三舍,谁敢收留我?我到底该怎么办……”

  苏湛轻声一叹,这样的处境,也的确只有死路一条了。况且舒眉千金大小姐一个,肩不能挑、手不能提,到哪里去讨生活呢?他左思右想,也只有一个办法了:“舒小姐,你愿意随我回玉虚山么?”

  此话一出,苏湛反应更甚:“师尊……”

  苏湛警告地瞥他一眼,以免他口不择言,平白的惹人伤心。

  收到苏湛的眼神,连澈只能将想说的话咽进肚子里,脸色很是有些难看。

  舒眉听到这句话也是一惊,她小心翼翼道:“可以吗?我年纪也不小了……听说玄门只收童男童女……”

  苏湛道:“这倒无妨,玉虚山救你一命,也是积德。况且招徒主要是看资质,年龄倒是其次。”

  舒眉点点头,欣喜道:“那我愿意拜仙师为师!”

  连澈眼珠一转,目光轻飘飘落在舒眉身上,眼底藏着凉意。

  苏湛看了连澈一眼,语气无奈,却带着浓浓的宠溺:“我生来就不是照顾人的料,光澈儿一个已经应付不过来了,怎么可能照顾得好你?”

  舒眉急了:“仙师,没关系的,我自己可以照顾好自己,不会给你添麻烦的!”

  苏湛没有再次收徒的心思,何况是一个娇滴滴的姑娘?想要回绝却不知该如何对一个穷途末路的姑娘开口,只好转移话题:“姑娘眼下有什么规划?”

  闻得此言,舒眉脸上的欢欣潮水般褪去,她垂着头,思索着,道:“何怨冬害我至此,无论如何,我都要报仇。”

  苏湛与连澈对视一眼,俱都不知该如何作答。舒眉与何怨冬的事情,那就算得上是凡尘俗事了,他们没有管的必要。
设置 恢复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