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科幻小说灰姑娘陷阱

第73章 汹涌

作者:鲤查      字数:3990      更新时间:2020-10-17 04:50:23

  柏瑾叫保镖将人带出去后,裴聿光还红着脸,眼神飘忽道:“我、我给你倒杯水。”

  他在柜子里找水杯,柏瑾问:“你在找什么?”

  “我在找上次给你喝水的那个杯子。”

  柏瑾指了指上面:“这不就是吗?”

  裴聿光定睛,杯子明明就在他手边。

  他面颊更烫,将杯子重新洗过,接了杯温水,这才低声道:“之前……之前怎么不告诉我?”

  要是知道有保镖跟着,他绝对不会跟柏瑾在大马路上黏黏糊糊、拉拉扯扯。

  柏瑾无辜地眨巴眨巴眼:“习惯了呀。”

  因为习惯,所以对保镖跟在身后的事也不在意。

  “再说了,他们离得很远的呀。”

  保镖自从来到这边,都会和柏瑾拉开距离,以免妨碍她的正常生活和学习。

  裴聿光忍不住抬手捂住眼睛,他真的很难想象,之前亲密的牵手或者拥抱的时候……几双眼睛都目不转睛盯着。

  柏瑾伸出食指戳戳他:“怎么了呀?不要害羞嘛,以后也要习惯啊。”

  裴聿光面颊燥热,闻言,揉了揉她的脑袋。

  正在这时,裴兰走到厨房门口,面色讪讪:“小光……那个,门口有人找那个女同学。”

  柏瑾点头,捧着水杯:“我出去看看。”

  柏瑾走了出去,裴聿光神色淡下来,对裴兰道:“妈你进来,我问你点事儿。”

  柏瑾将母子俩扔在厨房里,走到客厅,就看见其中一个保镖靠着门框,捏着耳机正在和人说话。

  她坦然地在沙发上坐下:“走到哪儿了?”

  “快到了。”保镖站直身子道,“威克兹先生也在过来的路上。”

  在到达A市后,这还是保镖第一次拿人,罗伊得到消息就坐不住了,吵着嚷着要过来看看。

  “他来就来吧。”柏瑾道,“虽然没什么用。”

  罗伊对这边的法律并不熟悉。

  柏瑾看着地上的花瓶碎片,蹲下去捡,保镖惊愕地愣在原地,好一会儿才回过神:“小姐,请放着我来!”

  他蹲下身麻利地捡花瓶碎片。

  柏瑾又去拉被踹飞的沙发,保镖扭头一看:“小姐,请放着我来!”

  保镖飞快将碎片扔进垃圾桶,又转身去拉沙发。

  柏瑾又环视一圈,去把被踹翻的凳子扶起来。

  保镖忍不住了:“小姐——”

  小姐哪儿能做这些活的?

  这时裴聿光走出来,看见保镖正在拉茶几,快步走过来:“请放着吧,我自己来收拾。”

  这样最好不过了。

  保镖松了口气,刚想退到一边,一抬眼却对上柏瑾平静地目光,他心头咯噔一下,弯下腰:“我来就好。”

  他动作麻利,一会儿就将家具归位。

  柏瑾这才神色微缓,拉着裴聿光的衣服:“先坐下,我们来看看这个合同!”

  裴聿光点头:“我之前上网查过相关的案件纪录,和我妈情况相同的大有人在。不过法院并不支持出借方。就算走法律渠道,我妈应该也能得到法官的支持。”

  柏瑾眨了下眼,惊讶地看着他:“你什么时候查过?”

  裴聿光无声叹了口气:“之前听说有个借贷公司的时候……就查了下。”

  如果可以他也希望不要派上用场。

  柏瑾托腮看着他。

  她觉得自己对裴聿光的了解还是太少了,至少今天那几个混子在屋里闹事的时候,她从来没想过裴聿光能平静地处理这件事。

  她爪子动了动,慢吞吞覆盖在他手背上。

  面前有个保镖,背后的厨房里还有他妈,裴聿光面颊又烧起火,却没有拒绝,反手将她的手扣在手心里。

  手心的温度渐渐比脸庞更热。

  裴兰刚要走出来,远远的看见裴聿光发梢掩映的耳朵通红,不由得脚步顿住,默默退回厨房里。

  一刻钟后,律师先到了。

  时汶的律师团队非常优秀,但他最近正在忙这一带的项目,只临时分出最优秀的一位律师过来。

  他坐下,甚至连水都来不及喝一口,就飞快的翻看了合同,随后微微笑道:“柏小姐,这个合同交给我完全没有问题,裴女士一定会得到法院的支持。”

  屋内紧张的气氛这才彻底松懈下来。

  律师带走了相关证件和裴兰的委托书,全权处理这件事,很快就离开了。

  柏瑾看着脚尖:“那……我也走啦。”

  裴聿光站起身:“我送你下楼。”

  柏瑾听罢,赶紧对保镖道:“你们先出去,不要跟着我。”

  “……”保镖默默先下楼了。

  明明有保镖裴聿光还要跟着下楼,柏瑾知道他一定有话对自己说。

  两人一前一后下了楼,刚迈出单元楼,柏瑾就连忙转身,紧张地揪住衣服摆:“你先听说我好吗?”

  裴聿光停住脚步,漆黑的眸子凝望着她。

  柏瑾看不出他的情绪,有点紧张:“我……我喜欢你。所以你不要生气,我觉得……”她喉头哽了哽,“我觉得我们关系已经很好了……帮你处理一下这个事情也没什么,你不要有心理负担,也许、也许以后也会有要你帮我的时候,那个时候、那个时候你再帮我吧,现在先欠着,先欠着吧?”

  裴聿光沉默地望着她,目光下移,落到她紧张地有点泛白的双唇上。

  他心头酸涩。

  柏瑾这样的……他知道,她一定是含着金汤匙出生的大小姐,比冯珂还要娇贵,才能这样有胆有识,出门都带着五六个保镖。

  可她现在为了他那点自尊,在小心翼翼地圆着场。

  他感到又心酸,又心疼,更有种自己什么也做不了的无力感。

  但也有一种难以言喻的滋味涌上心头。

  从来没有人会这样,小心翼翼关心他的情绪。

  “我……”他刚说了一个字,喉头又哽住,双眸微红望着她,“我没有生气。”

  他说完,轻咳了一声,呼吸顺畅后,又才缓缓道:“我只是……”

  他只是感动,也为她心动。

  心脏砰砰砰跳了个不停,像找到了生存的方向,血液炙热又沸腾,情感满溢,恨不得冲破束缚,汹涌而出。

  “我只是……”他呼出一口气,缓和了鼻腔的酸气,弯起唇瓣微微笑道,“谢谢。”

  柏瑾看着他忽然绽开的笑容,不由得道:“那我们还可以抱一下吗?”

  她索要拥抱都很直接,每次遇上这种时候,裴聿光都会不好意思,红着脸拒绝,但最终还是会依她。

  这次裴聿光却没有。

  他走到柏瑾面前,弯下腰。

  那双睫毛长长、漂亮的眼眸近在咫尺,他俊秀的五官陡然放大,接着,柏瑾感到唇上一热。

  天空繁星漫天,流星划过天际坠落,仿佛迷乱她的眼。

  耳边像有烟火炸开,噼里啪啦响得让她几乎停止思考。

  他的吻和他很不一样,有点凶,有点急,犬齿轻轻咬着她的唇瓣,小狗一样一寸一寸舔舐,全都染上了他的味道。凑得很近的呼吸急促又炽热,将皮肤也传染得滚烫。

  柏瑾用力攥紧他的衣襟,整个人像被他狠狠嵌在怀里,难舍难分。

  好半晌,两人才分开,他呼吸急促地贴着她的面颊,轻轻问:“这个能不能代替拥抱?”

  他拉开一段距离,唇上泛着光亮的水色,舌尖一点点沿着粉色的唇线游走,仿佛在回味。

  柏瑾心头也燃起了火,脑子一热,正要扑过去,就听见一声嘹亮的哨响。

  两人扭头,罗伊站在几步之遥,双手插兜,玩味地看着二人:“我是不是打扰二位了?”

  “……”

  “……”

  坐上车,罗伊摸着下巴,饶有兴味地道:“看不出来我的乖侄女原来有了喜欢的人了。”他又烦恼地道,“可是你还这么小,你让我大哥怎么想啊?”

  柏瑾脸上热度未消,不耐烦地瞪了他一眼:“你不要再说了!”

  她只急着跟裴聿光说话,完全忘了罗伊也要来的事情。

  “你到底什么时候离开啊?不要再呆在A市了!”

  罗伊大感难过:“你怎么能这样说呢?我还想帮你开家长会呢,我从来没有帮人开过家长会。”

  “……”柏瑾瞪他,一字一顿道,“不用了。”

  她找谁开家长会,也不会找罗伊开家长会啊。

  两人一路吵嘴,到枫林别苑时,柏瑾没好气地道:“我先下车了,这件事你不要告诉别人啊。”

  她拉开车门,罗伊忽然又问道:“连大哥也不说吗?”

  柏瑾顿了顿,扭头看他。

  罗伊神色严肃地望着她:“你有了心仪的对象,你想瞒着大哥吗?如果你是想结婚的话,我想大哥一定有他心仪的人选——”

  柏瑾把钥匙扣冲着他扔过去:“要结你结去!”

  她气冲冲走了,罗伊降下车窗:“乖侄女!我是为你好!家世差距太大你是不会幸福的!还会被分走财产!”

  柏瑾气得跺脚,一溜烟跑了。

  她哪里不知道家世差距带来的影响,可她觉得……裴聿光不会的。

  因为他是本来就会发光的人,他的未来一定很漂亮。

  *

  冯珂睡到下午三点才爬起来,脑袋依然又涨又晕,她打开门,二楼很安静。

  从楼梯朝下看,客厅里乱糟糟的,这几天都没有叫保姆来收拾。

  她洗了把冷水脸点了个外卖,就听见隔着门,王敏在书房里打电话。

  “为什么没有办法?!我请你们,不是让你们给我说没有办法的!”

  “不管他出多少,我们都要把股份买回来!”

  “……不行,这绝对不行!”

  冯珂从来没听过王敏用这么疾言厉色的语气说话。

  她迷茫地望着前方的电视机,屏幕清晰地映出她精神萎靡的模样。

  紧接着,书房传来一声杯子被砸碎的声音。

  冯珂呆怔了好一会儿,才想起问问冯政的情况,拿出手机想给冯政的秘书发短信,却发现她已经被秘书删掉了好友。

  万幸,冯政还有另外一个秘书。

  她点开这个秘书的朋友圈,却发现这个秘书在一个小时前还在愉快的发朋友圈。

  【我们公司终于要被收购啦!听说新老板的福利待遇超好,呜呜呜,终于可以摆脱魔鬼老板和烦死人的老板女儿了!】

  冯珂气得双眼赤红。

  她们以为是谁在给她们发工资?!

  这么烦人,不要干这份工作不就好了?!

  现在老板有麻烦,就这样欢天喜地的发朋友圈!她们以为自己是什么东西?!

  冯珂气得发语音将秘书骂了一顿。

  又打算发信息找王敏公司几个和她关系不错的练习生,却发现他们竟然已经把冯珂移出群聊。

  她愣了好一会儿,正好微博推送消息过来,她才知道,原来这批练习生以为公司要出大事,于是扒上了对家公司,最近正趁着王敏焦头烂额之际,在和她打擂台。

  一个个话说得那么好听,现在她妈还没倒呢,就跑了!

  冯珂气得掉眼泪,不由得又想起裴聿光来。

  如果是裴聿光……她觉得,他是不会在困难时抛下她的。

  可现在……

  她忍不住将茶几上的东西全部扫到地上,才满腔缓解了心头的怨气。

  冯珂紧紧握着手机,眼泪啪嗒啪嗒砸在膝盖上。

  都怪柏瑾,这一切,都怪柏瑾!

  她把自己的人生,全都搞乱了!

  她望着电视机里的自己,仿佛看到了柏瑾一样,目露怨恨。
设置 恢复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