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科幻小说灰姑娘陷阱

第72章 高利贷

作者:鲤查      字数:4403      更新时间:2020-10-17 04:50:22

  “少说废话!你不知道吴华会签?这一笔一笔的钱,可都是你俩借出去的,俗话说得好,有借有还,赶紧的,还钱吧!”男人说着将一份纸质合同扔在桌上,摔得啪的一声响。

  裴兰怔怔地看着合同,似是不敢相信,她颤巍巍地翻开合同,看清上面的数字,眼前又是一晕:“五、五百万?!”

  这比她家原本的债务还要多!

  柏瑾站在旁边听了半晌,总算听明白了。

  有人用裴兰的名义去借了高利贷,足足借了五百万。

  不过柏瑾也知道,裴兰这肯定是被人坑了。

  她默了默,抱着纸箱爬起来,往旁边挪了几步,打开了冰箱……

  王老三正跟裴兰说着话,扭头一看,呵,那个丫头居然在心无旁骛的收拾冰箱!

  “喂!那个丫头!你跟裴兰什么关系?!”

  柏瑾正好把排骨塞进冷冻室,听见声音,讪讪地转过头:“我……是来找我同学的。”

  王老五恍然,是裴兰儿子的同学。

  他道:“那这样的话,就跟你没什么关系,你要走赶紧走,别妨碍哥几个干活儿!”

  他音调拔高,面上的横肉抖了抖,足够叫人胆战心惊。

  柏瑾关上冰箱,走到裴兰身边:“把合同给我看下。”

  裴兰拿着合同,似乎还在跑神。

  柏瑾蹙了蹙眉,从她手上夺过合同翻看。

  王老五皱了皱眉,好笑地道:“你个丫头还看得懂合同啊?行了啊,哥几个现在放你走呢,要走赶紧走啊!别说哥几个欺负未成年丫头啊!”

  柏瑾翻了几页,总算翻到了合同约定的款项,不仅本金五百万,年利息还高达百分之四十!

  柏瑾把合同放回茶几上,拿出手机查了查,随后冷静地看向王老五:“这个合同犯法了。”

  王老五“呵”了声:“你跟哥几个讲法律啊?那你说我犯了哪条法律啊?再说了,你搞清楚吧小妹妹,是这家人欠了钱,我们只是来要钱的,我们借出去那么多钱,还拿不回来,我们才冤枉啊!”

  “现在法律国定年利率超过百分之二十四的都无效。”柏瑾弯腰,拿起合同翻了几页,面朝王老五几个道,“你好好看看,你们的合同约定的年利息,可是百分之四十。”

  王老五扭头对同伴笑道:“这丫头真逗。”

  他干脆地踹开茶几,大大咧咧在裴兰对面坐下:“实话跟你说吧学生,这种合同就是你情我愿,你以为签的时候人家不知道是百分之四十?人家知道的啊,可他们宁愿背负这么高的利率,也要跟咱借钱,你说我但凡是个正常人,我借还是不借啊?”

  柏瑾眉头未松:“诡辩!”

  王老五猛地一拳砸到茶几上,将茶几砸出个凹坑,惊得裴兰抖了抖。

  他冷冷望着柏瑾:“别多管闲事了学生,我是看你是个学生才不搭理你的,别给脸不要脸了。”

  柏瑾才不怕他:“现在是你搞不清楚状况,你这是犯法的。”

  王老五怒极反笑:“我说你这学生怎么听不懂人话啊?我说的话有那么难理解吗?”

  旁边伙伴道:“五哥你跟她说什么呢,把她撵出去!”

  说着一个男人就冲过来揪住柏瑾的衣领。

  裴兰惊得站起身:“等等,等等,你们轻点,她还是个姑娘……”

  “一会儿才轮到你呢!”

  王老五一脚将她踹回沙发上,裴兰吃痛,捂着肚子好半晌没爬起来。

  柏瑾被揪住领口,往门口推搡,她扭头瞪向那个男人:“你快点放开我!”

  男人乐了:“你还瞪我呢你,现在的丫头胆子都这么大的吗?”

  柏瑾被他拽住领口,前脖颈勒得慌,她一边扯回自己的领口,一边反驳:“你们搞清楚,你们在做违法乱纪的事!”

  王老五道:“等下。”

  柏瑾已经被塞在门边了,又被拽着他领口的男人拖住,两人回头,王老五神色阴鸷的站起身:“臭丫头,你再说一句违法乱纪试试?”

  柏瑾微微笑了笑:“怎么?听着刺耳?”

  王老五绕开沙发,大步朝柏瑾走了过来,扬手就要给这个言辞嚣张的丫头一点教训!

  他的手高高扬起,还没落下,忽然砰的一声,拽着柏瑾的男人惨叫一声,捂着脑袋跌倒在地上。

  柏瑾只觉得一股轻柔又不容置疑的力道将她拉离门口,随后跌入一个温柔的怀抱中。

  裴聿光嗓音微哑:“你们是谁?”

  柏瑾抬头,只看见他线条完美的下巴。

  裴聿光心头一阵后怕,他不知道自己晚回来一步,柏瑾会遭遇什么。

  他反手将柏瑾护在身后。

  王老五看着倒在地上额头冒血的同伴,又看了眼面前握着酒瓶子的裴聿光,气笑了:“你他妈——打我兄弟是吧?!”

  裴聿光抬手,将酒瓶磕在墙壁上,瓶身砸出利刃,他面色冷厉,嗓音沉冷,不疾不徐问道:“你们有什么事吗?”

  他的声音听起来还算友好,但王老五知道,面前的少年,态度并不友好。

  玻璃锯齿泛着冷光,砸酒瓶这熟练的,一看小时候就没少砸。

  王老五冷笑一声:“行,老子给你一块儿记在账上!裴兰是你妈?”

  裴聿光蹙眉,眸光微凝:“她怎么了?”

  “你他妈回来得正好。”王老五狠狠踹了一脚防盗门,“裴兰借了老子们五百万!现在期限到了,叫她给老子把钱拿出来!”

  裴聿光一怔,瞳孔猛地一缩。

  “不是的。”柏瑾扯了扯他的衣服,生怕他气疯,“这是高利贷,是违法的。”

  “臭丫头你再给老子说一遍违法?!”

  裴聿光警惕地盯着王老五,眸光中带着戾气:“你说话给我放尊重点。”

  王老五怒极反笑,他妈的,这年头欠钱的才是大爷吧?!

  三人进了屋,王老五抬了抬下巴:“给老子好好看看那个合同!”

  裴聿光依旧将柏瑾护在身后,弯腰拿起合同,率先看向裴兰:“你签的?”

  裴兰还在恍惚,她不敢相信最信任最亲密的吴华竟然背叛了她!

  闻言,她缓缓道:“我、我怎么可能会签?”

  裴聿光冷冷扯了扯嘴角,他觉得裴兰干出什么事也不稀奇。

  裴兰说完,又深吸了一口气,重重捶了一下茶几:“是吴华!是吴华背着我签的!我根本就不知道!我在他公司上班!他拿着我的身份证,说要让渡股份给我,让我做股东——”

  “你白日做什么梦”裴聿光毫不犹豫打断她,冷静地翻着合同,“我先看看。”

  他觉得裴兰被坑也很正常,一开始他看吴华就觉得他心术不正。

  王老五不耐烦地道:“能不能看快点?你们一个个都要翻一遍,这合同白纸黑字落得清清楚楚,还能看错?!”

  裴聿光目光冷然从他面上扫过:“就算是合同,那也有假合同、无效合同、有效合同之分。”

  “……”王老五是真要给这两个学生气笑了。

  这什么玩意儿?读书读多了脑子都读秀逗了?

  王老五拍着茶几:“那你他妈给我好好看!把合同背下来最好!恩?!我倒要看一个合同还能做得了假?还能看出花儿来啊?!”

  裴聿光安静地低头看着合同,柏瑾抬头望着他,他似乎注意到了她的目光,侧过头来,目光柔和地望了她一眼,眼中带着安抚。

  柏瑾看着他轻轻颤动的睫毛,心头涌上一阵心疼。

  这什么破事啊。

  她默默握着手机,摸到了按钮。

  裴聿光翻完合同,淡淡道:“合同我看完了,你这合同有点问题。”

  王老五这句话已经听腻了,点了根烟:“你说说,我这合同有什么问题。”

  他发现现在的学生脑子一根筋,他今天就把这根筋掰回来瞧瞧。

  让他们还敢不敢跟他扯合同!

  裴聿光指着合同下角裴兰的签名:“这不是我妈的签名,而是吴华冒名签的,过错不在我妈,是你们借款方没有做到审核义务。”

  王老五不耐烦地翻出一张复印件:“这他妈身份证复印件都在呢,要不是你们把身份证复印件交给我,我能有这玩意儿?!”

  “吴华是她公司老板,要拿到她的身份证复印件很轻松。”裴聿光淡道,“你有证据证明这钱我妈花过吗?我妈和这债务无关,她也说过这钱不是她借的,她甚至都没花过债务一分钱。”

  王老五冷笑:“我哪儿知道她花没花过?我还趴在她床底下看啊?”

  裴聿光反问:“那就是没有证据了?”

  “……”王老五被问得烦躁极了,“你一直逼逼叨叨问我这些做什么?我只想让你还钱!”

  “我只是希望你找到真正欠债的那个人。”裴聿光冷静地看着王老五,“这笔借款你没有证据证明是用在我妈和吴华共同生活上,我妈也明确表示钱不是她借的。”

  “当然我们验笔迹,也能知道这名字不是我妈签的。”

  “五百万,也明显超出了我妈和吴华的共同生活需要,这笔钱你应该向吴华追讨。”

  裴兰抖了抖,拽住裴聿光的袖子,嗓音也颤了颤:“我给吴华打电话……他的手机已经是空号了。”

  “这么大笔借款,跑路也很正常。”裴聿光看向王老五,“我建议你赶紧去找吴华。”

  王老五他拍案而起:“我他妈就只认这个合同落款的人!我管他是谁!吴华也好王华也好,反正落款是你裴兰!我就找你!你现在给我还钱!不还我就天天找你麻烦!找到你还为止!”

  裴兰一听差点晕过去,她哪里来的这么大笔钱!她家里都还欠了几百万没有还清!

  尽管王老五凶神恶煞,裴聿光也只淡淡道:“那好吧,我们就走法律途径。”

  裴聿光之前在听说吴华是开借贷公司的时候,为以防万一,就已经在网上查好了。今天这种情况,也是他预想之一。

  他只是没想到裴兰真的这么倒霉。

  好在这个可以完全从法律角度解决。

  王老五当然知道他们这种高利贷,真要计较上法庭,是违反法律的。

  他一脚又将沙发踹开:“你他妈今天不还钱是吧?!不还钱,那行,今天可不能让哥几个白来一趟,来来兄弟几个,看看家里有啥可以抵押的,带走带走!走之前把家里通通给我砸一遍。”

  裴兰慌了,尖叫道:“不行!快住手!”

  裴聿光拉住她:“让他们砸。”

  事后再报警。

  思及,他垂下眼睑,遮掩了眼中的冷光。

  这时柏瑾忽然道:“不准砸。”

  家务都是裴聿光在做,他们把家里砸得乱七八糟,岂不是又要叫裴聿光收拾?

  她正要从裴聿光背后走出来,裴聿光警惕地一把将她按进怀里,大手轻轻拍着她的脑袋,低声道:“别说话。”

  柏瑾被迫埋在他的怀里,揪住他的衣襟:“不行,不能让他们砸!”

  裴聿光搂紧了怀里的女孩儿。

  随便吧。他心道,东西砸了还能有,人砸了就真没了。

  王老五怒声:“你他妈再给我说一遍?!”

  他忍这两个学生很久了!

  王老五扬手将花瓶从桌上掀下去,砰的一声,砸碎在地板上。

  “你们他妈再说一句,连你们一起打!”

  裴聿光目光倏地一冷:“你敢动他们,我也会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王老五说着果真走了过来,裴聿光飞快将柏瑾往身后推:“进房间!”

  柏瑾下意识抬头,裴聿光正看着他,王老五在他身后,却举着一个不知道哪儿搞来的啤酒瓶!

  柏瑾蓦地勃然大怒:“人呢!”

  裴聿光微微一怔,还来不及问,就见门口霍然窜进来几个身材健硕的高大男人,来人身手矫健,三两下就到了柏瑾跟前,将王老五按在地上,手段干净利落。

  裴聿光皱起眉头,正要嘱咐柏瑾,柏瑾就一边理了理乱糟糟的头发,拉住裴聿光道:“把他们押到警察局去,收高利贷还这么嚣张,把律师找来,吃了多少都给我吐出来。”

  裴聿光惊诧地垂眸看向她。

  柏瑾连忙抱紧他的腰,撒娇道:“哎呀,真是吓死我了,你抱抱我呀。”随后他又踮起脚尖,在他耳边轻轻道,“是保镖啦,你不要生气哦。”

  裴聿光及时搂住她的腰,低头替她整理了下乱七八糟的帽子,疑惑地问:“保镖……随时都跟在你身边吗?”

  柏瑾眼神一飘,“恩”了一声。

  裴聿光怔了怔,倏地,面颊通红。

  那岂不是之前……每一次都被保镖全程围观?!
设置 恢复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