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科幻小说灰姑娘陷阱

第66章 作弊

作者:鲤查      字数:3351      更新时间:2020-10-17 04:50:19

  常怡是坐在袁芷柔旁边的同学,柏瑾也不知道哪个班的。

  她回到座位,似乎对柏瑾毫不关心。

  但柏瑾一看到和冯珂相关的人和事,都会觉得莫名有点什么。

  期中考试的第一节是语文,这是柏瑾的弱项。

  她的语文是柏之栋请国内的老师教授的,但柏瑾学完一整套体系就没有再学。

  然而语文真正的难关,高中才刚刚开始。

  开考铃声一响,柏瑾沉下心,慢慢做题。

  语文的监考老师是年纪有名的8班班主任,他脾气暴烈,对学生格外严格。

  据说8班学生平时见到他就跟老鼠见了猫似的,被镇压得不敢反抗。

  由于姓雷,被学生叫做雷震子。

  柏瑾花了一个半小时把试卷写完,又检查了一遍,随后才放下笔。

  总算可以休息了。

  她将答题卡和试卷按照要求叠好,这时,常怡忽然朝她看过来。

  ——这是常怡整场考试第一次看她。

  柏瑾眉心一跳。

  常怡冲她挤眉弄眼的笑了笑,笑容像是对待朋友一样亲热。

  柏瑾更觉诡异。

  忽然,常怡手腕一翻,竟朝柏瑾抛出一个纸团来。

  那个纸团轻轻撞到了她课桌的侧面,落在地上,骨碌碌滚了一圈。

  柏瑾心头一突,下意识抬头,台上的8班雷震子果真探头朝这边看了一眼,似乎察觉到了什么,他干脆地站起身,走到过道口,一眼就看见了柏瑾桌旁落着的纸团。

  柏瑾哪怕想做点什么也已经来不及了,雷震子快步走下讲台,将纸团捡起来,看了柏瑾一眼:“这什么?”

  柏瑾摇头:“不是我的,老师。”

  雷震子仔细看了看,这纸团……有字。

  他将纸团展开,发现上面的确有字,写着选择题和古诗词。

  他冷笑一声,看了眼柏瑾,又转身看了眼柏瑾旁边的同学:“你的?”

  柏瑾旁边的同学是12班的,忙不迭摇头:“不是不是老师,你问问别人,我也不知道从哪儿飞来的。”

  雷震子又看向前排的袁芷柔。

  袁芷柔毫不犹豫帮柏瑾:“老师,这不是我的,余光看到是我从旁边飞过去的,柏瑾是不会搞这些小动作的。”

  雷震子挑了挑眉,又看向袁芷柔旁边的常怡。

  常怡果敢地道:“老师,这是柏瑾扔给我的。”

  好了,有人承认了。

  雷震子直接道:“你俩跟我出来。”

  柏瑾叹了口气。

  走到走廊,雷震子靠在门框上,捏着手里的纸团问柏瑾:“你扔的?”

  柏瑾摇头:“老师,不是我扔的,这个应该可以查监控。”

  她记得每个教室都有摄像头的。

  常怡果断道:“老师,就是她扔给我的,我语文又不好,所以提前跟她沟通好了,让她扔给我。”

  雷震子气笑了:“还‘抢功’呢?别急,一会儿就轮到你。”

  常怡噎了噎。

  雷震子侧目睨了教室上方的摄像头一眼:“你俩该不会有人知道摄像头没开,所以故意驴我的吧?”

  柏瑾一愣,这么重要的联考,摄像头居然没开?!

  她侧头看向常怡,却发现常怡一点也不惊讶,眉梢反而隐有得意之色。

  她或许通过其他渠道,早就知道了摄像头没开。

  柏瑾坚持道:“雷老师,我自己不可能作弊,也不会传纸条给别人,而且刚才袁芷柔也作证,这个纸条不是别人给我的么?”

  常怡:“对呀,我是叫你传给我的呀,但是你没写阅读,所以我给你,让你写上阅读啊。”

  “不可能。”柏瑾斩钉截铁道,“就算答案一样,不是我写的东西,也会留下证据,只要对比一下就知道了。”

  雷震子将纸团铺展给柏瑾看。

  只见上面不仅写了选择和古诗词,还有不同字体的一句话:“阅读也写一下吧”。

  雷震子又进教室,把柏瑾的卷子拿出来,边看边道:“我觉得这上面……是你的字啊。”

  柏瑾定睛,刚才没注意,这个纸团上的字迹……的确和她几乎一样。

  柏瑾恍然,这得是早就计划好的吧?

  雷震子扬了扬下巴:“老师也不是不讲理的人,来,柏瑾,你怎么说?只要你说得通,也让常怡没话说,老师会相信你的。”

  柏瑾送了口气,她听说7班的“老妖婆”重男轻女,很多时候都不给人说话的机会,还以为大名鼎鼎的雷震子也是这样的。

  “老师,我能看一下那个字条吗?”柏瑾问。

  常怡皱眉:“老师,不行,万一柏瑾忽然把字条撕了,谁给我清白?”

  “你有什么清白可言?不管这字条是谁传的,你都是个处分,区别是处分大小。”雷震子嗤笑道。

  常怡:“……”虽然常怡也清楚,但被雷震子这么明晃晃的怼,她还是气闷。

  她憋着气道:“老师你不能因为柏瑾成绩好,我成绩不好就区别对待啊。”

  雷震子还真就区别对待了,对柏瑾道:“赶紧看。”

  柏瑾接过字条,又看了眼自己的答题卡,还真看出差别来,有两道选择题不一样。

  她指了指这两道题:“这两道题……为什么和我选择不一样。”

  常怡道:“你故意写错的,你想着我是差生,不能写得全对,才故意乱写的,咱们不是提前沟通好的吗?”

  雷震子没说什么,只是拿着试卷对比答案,看了半晌,他掀了掀眼皮:“柏瑾真的是故意写错的是吗?”

  常怡的态度理所当然:“肯定啊,我总不能和柏瑾一样,做得全对吧!”

  柏瑾淡淡道:“你比我还自信,这几道题我都没把握全对。”

  越是基础的题型,越考验人对基础知识的掌控。柏瑾自认,自己要真那么厉害,语文成绩还能比费雪低啊。

  雷震子慢吞吞地道:“行吧,我知道了,你俩直接去年级办公室等着吧,考完试我过来。”

  教室里骚动起来,雷震子扭头:“说什么话呢?!”

  柏瑾和常怡默默收拾了东西去办公室等待。

  年级办公室没有人。

  柏瑾眼看着常怡慢悠悠在办公室接水喝,抬了抬眼皮:“是提前准备好的?还特意模仿了我的字迹?”

  常怡看了她一眼:“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冯珂叫你做的”柏瑾不免又感到疑惑,“哪怕处分你也愿意?”

  这可是联考,出了作弊这样的事,肯定会处分。

  高二下学期还吃个处分,这得什么时候才消得掉啊?

  常怡还是道:“这不是你传给我的么?”

  柏瑾差点笑了,死鸭子嘴硬。

  考完试,雷震子风风火火进来,看了两人一眼:“现在你们老老实实再说一遍啊,不要在我面前耍心眼。”

  常怡飞快道:“雷老师,这是我拜托柏瑾传给我的,我怕考差了被我爸说。”

  雷震子又看向柏瑾。

  柏瑾淡道:“雷老师,不是我传的,我和这个纸团上的答案不一样吧?”

  常怡暗暗斜了她一眼,不一样又怎么样,她说辞都想好了,是柏瑾故意改的。

  “如果雷老师还有任何疑问。”柏瑾目光渐渐认真,“我们可以进行笔迹鉴定。”

  “……”常怡差点气笑了,她也太喜欢给自己加戏了吧?还笔迹鉴定?

  她以为自己是谁啊?

  雷震子道:“行吧,我知道了,常怡是吧?你12班的?你叫柏瑾给你传答案是吧?”

  常怡斩钉截铁:“是的。”

  雷震子扫了两人一眼:“这是要处分的,你俩明白吧?”

  常怡没吭声,柏瑾蹙了蹙眉:“可是老师……”她顿了下,又决定等章风或者年级主任来了再说。

  这个锅她可不会背。

  雷震子忽然看向常怡:“我问你啊,为什么这个柏瑾传给你的答案,会和标准答案一模一样啊?”

  常怡一顿,纳闷地看着雷震子:“什么意思?”

  雷震子:“我就直说了,柏瑾自己的答案都没这纸团上对得多,你哪儿来的答案啊?”

  “……”连柏瑾都震惊了,这个常怡不是说成绩不好么?

  难道她其实语文成绩非常好?

  顿了顿,她又飞快反应过来。

  难道说是……提前就知道了答案?

  常怡呆愣了好久都说不出话来:“……怎么可能啊雷老师。”

  雷震子道:“刚才在考试,我没空听你们掰扯。现在到了办公室居然还是这个说辞。”

  “常怡,你这个字条的答案可是全对啊,柏瑾她的试卷都对得没你字条多。而且,我看你的试卷和你的答案也不一样啊,你这个答案,哪儿来的?”

  这什么转折啊?冯珂到底坑的谁啊?!

  常怡心慌了:“怎么可能呢老师?你对比过了么?会不会是误会啊?”

  “我眼睛那么大,看得清清楚楚,能是误会?”

  要是常怡手上的是标准答案,那可就牵扯到另外一个问题——或许是考卷泄露。

  常怡也明白这一点,吓得不轻,哆哆嗦嗦道:“不可能的老师,这不可能是标准答案的……”

  柏瑾心下稍定,看着黑了脸的雷震子,微微笑道:“雷老师,既然这个纸团既不是我的,也不是常怡的,就问问常怡,她到底是从哪儿来的吧?总有个来处吧?”

  冯珂既然很喜欢做这种事,那也该吃点苦头。

  她现在倒很好奇,冯珂是从哪里搞来的答案了。

  雷震子拍案而起,惊得常怡一哆嗦。

  他暴露不止,凶巴巴地吼着常怡。

  监考回来的老师都站在旁边看,章风一进门就瞧见柏瑾:“柏瑾,你在这儿做什么?”
设置 恢复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