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科幻小说当炮灰男配有了公主系统[娱乐圈]

第73章 第 73 章

作者:罗子逢      字数:9283      更新时间:2020-10-17 04:47:34

  “你为什么会知道?”夏菁瞳孔猛地放大,已经完全无法再淡定了。

  她那么想赢,求着公司一定要拿下这个综艺节目的资源,是因为她花费了高额的积分后,通过系统了解到张导会在最后的关头为胜利者设置一个大奖。

  而这份大奖,就是易捷导演的《追击》。

  受之前退圈的影响,夏菁现在暂时无法再去涉足音乐圈,只好退而求其次的开始演戏。

  如果她的一部戏就是易捷的新作的话,那不管是风评还是起点,都是非常好的。

  夏菁自己是通过这种手段知道,那骆臻呢,他为什么会知道?

  骆臻不回答,依旧坐在地上保持着原来的姿势动都不动,眼睛看着地面,好像在专心致志的等着时间过去,然后一枪了结了她。

  其实不管是关于《追击》还是关于夏菁只有一次复活机会的秘密,他都是今天才知道的。

  在小鸟把所有的豆子全都分开后,脑海里传来了任务成功完成的声音。

  就在骆臻以为自己可以先放下任务,把时间全都集中于游戏上时,系统突然出声道:【灰姑娘任务二开启,美丽的灰姑娘因为拥有魔法的南瓜马车,而获得了三个无比幸福又无忧无虑的夜晚。】

  【任务开始后,三个带有魔法的南瓜马车将会进入公主的包裹中,有了它,不管公主想要去什么地方,都能立刻办到(但不能超过一百平方公里)。

  南瓜马车的玛法将于午夜十二点之前消失,请公主不要浪费珍贵的魔法。】

  骆臻理解了一会儿,有些不确定道:“所以这还是个福利任务?”

  【对哒,任务也是有感恩优惠的。】

  骆臻顿时感觉自己好像在这里办了张卡一样,任务说的很清楚,午夜十二点之前不用的话,这个能力将会消失,同时又还有范围限制。

  “……时间有限制吗?”

  【最长不超过五分钟,但五分钟内可以即刻回到原来的位置。】

  也就是说,不能超过,但可以少于,并且越短越好。

  骆臻从包里拿出那三个新鲜出炉的魔法南瓜,这些南瓜真的很小,就只比他的拇指头大了一点,最顶端还有一根细细绿绿,绕了个圈的瓜蒂。

  他拿起其中的一个小南瓜,思索了一阵,然后趁着摄像不在的时候,说出了第一个自己想去的地点:“那就去,夏菁附近吧。”

  话音刚落,他就从一片杂草中央,来到了另一片杂草中央。

  正当骆臻想要说什么的时候,突然听到身后有声音响起:“我的线索是‘需要用到剪刀’,但这个范围太广了啊,能想到什么?”

  他藏在树后,回过头看了一眼,发现夏菁正对着镜头自言自语着,应该是在跟直播间的观众进行互动。

  “需要用到剪刀。”骆臻跟着默读了一遍,把这个信息记到心里。

  周围除了夏菁和她的跟拍以外,就没有其他人了,所以骆臻动都不能动,一旦发出声音被发现之后可能就会出大问题。

  他靠着树干,在心里不断的计算着时间,同时打起精神听身后传来的对话声,一句话都不漏过。

  【宿主,只剩下三十秒了,回去吗?】

  除了刚过来时听到夏菁说出了自己的线索,等下的将近四分钟里,她再也没有说出什么有价值的信息了。

  系统的催促声传来,正当骆臻准备点头说回去时,另一句话终于跟着过来了:

  “我只有一次复活机会了,所以一定要慎重。”

  她话音刚落,那个藏在树后的身影也刚好在这一秒彻底消失。

  回到原位后,等了大概一分钟摄像才回来。

  骆臻好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点了点头:“走吧,我们加快速度。”

  第二次也是这样,依旧是找了个摄像不在的时候,骆臻拿出了第二个南瓜。

  他之所以选择去张导那里,其实还是想听听看,能不能得到什么个游戏相关的线索,但没想到一过去就看到张导和副导演正在聊天。

  聊天的内容正是第七关的真正宝藏,也是这个节目最后的奖励——《追击》的一个角色。

  张导和易捷关系好,两人以前也有过合作,在张导的建议下,易捷同意拿出一个节目的角色来添彩头。

  但易捷显然不会是拿自己的心血去开玩笑的人,所以在番位上并没有明说,看样子是要看到时候究竟是谁拿到了奖励再确定了。

  但即便如此,易捷导演,黄熙编剧,光是这两个名头传出去,就没有谁不心动了。

  哦,纪越除外。

  骆臻默默纠正了自己的想法。

  ……

  看着他好像完全不紧张,夏菁双唇蠕动,最后终于忍不住的说道:“行,我答应你,我身上确实有线索,只要你把我放了,我就把线索给你。”

  “行,我答应你。”话是这么说,但他却动都没动,连枪的位置都没有移动半分。

  夏菁皱眉看他:“你不把我放了?”

  “我赞同你这个提议,但不打算马上实行。”骆臻似笑非笑的看着她,“我手里已经有几条线索了,如果能在四十八分钟之内想出答案,就不在需要你的线索了。”

  话说的很客气,但意思却让人很愤怒,简而言之,他并不会就这样把她给放了。

  看着骆臻依旧专注的低头看地面,夏菁眼睛里的怒火都好像快要喷出来了。

  【其实计划都已经准备好了,你还不打算开始吗?】

  系统的声音让夏菁逐渐回神,她何尝不想现在就开始计划,但盛璟昭那边好像出现了什么问题一样,她不能保证东窗事发时,他一定会帮她。

  权衡了许久,她还是摇了摇头:【再等等。】

  九十九……

  蛋白质……

  兄弟……

  只有一次机会……

  骆臻不断的思考着这几个看上去毫无任何关联的词语,如果说节目组给的线索都是彼此相光,一环扣一环的话,那肯定要解出其中一个,才能知道剩下的。

  那从哪个先开始?

  毫无疑问,应该是那个看不出所以然的谜语。

  骆臻捡起一根树枝,在空地上一遍又一遍的写着各种形式的九十九,从大写到阿拉伯语,从英语到德语,八大语言都被他写了个遍,但还是觉得自己没有什么线索。

  这之间,夏菁无数次的想跟骆臻搭话都被他屏蔽了。

  最后,夏菁终于受不了了,大喊道:“你到底要不要线索!”

  “闭嘴。”骆臻终于有反应了,但除了这冰冷的两个字以外,连个眼神都没有给她。

  为了拍摄的方便性,在围绕着七号藏宝点的这一片区域,节目组都是安装了摄像头的,毕竟成员之间的争夺,如果还要带上跟拍,就显得有些碍手碍脚的了。

  身边没有了摄像,夏菁被这句话气得磨牙,已经彻底忘记了表情管理。

  弹幕:

  “我的天,夏菁这表情,有点吓人啊。”

  “前面的,人家这么不客气的跟你说话,你生不生气?”

  “那前面的,人家在解谜你这么一直吵,你生不生气?”

  但凡是涉及到骆臻和夏菁的弹幕总是很容易吵起来,这一次也不例外:

  “我早就想说了,夏菁粉丝未免也太虚伪了吧,骆臻摆明了就是不想跟你们爱豆有什么关系,一个个还在那忆往昔呢?”

  “前面的什么意思,骆臻能去星秀营还是夏菁推荐的吗?”

  “哈哈哈你们是想笑死我?星秀营难道不是报名选秀就能上吗?”

  “都这么久了,这些虚假兄弟情也就没必要了,你们明里暗里拉踩骆臻的时候还少吗?”

  ……

  弹幕吵得昏天黑地,骆臻依旧在埋头苦想着,系统知道他在沉思,也不好开口bb打断他,现在夏菁来做了这讨人厌的事,它就赶紧趁着这个机会说道:

  【这要是数学题就好了,一百减一等于九十九谁都知道。】

  “你说什么?”

  【啊?我说这要是……】

  骆臻感觉自己好像捕捉到了什么:“不是,最后一句。”

  【一百减一等于九十九?】系统重复了一遍,【我还知道一百零一减……】

  它后面的废话骆臻就没心思听了,系统说的对,一百减一等于九十九,那“九十九”猜一个字,不就是大写的百去掉一笔吗?

  那不就是……

  树枝在地面上划动,留下一个“白”字。

  白?

  皮肤白?

  姓白?

  白珉?

  骆臻下一秒就想到了自己身上,所以说这条线索是想要提醒他,真正的答案和他自己有关吗?

  可是,兄弟和蛋白质又是什么关系。

  骆臻下意识的伸出手,想要在自己的膝盖上敲击几下。

  这是他思考的习惯,但此时因为他一只手拿树枝,另外一只手举着枪,根本就没办法做到。

  他强制自己把注意力从这个小习惯上移开,专注到问题上来,但视线却下意识的朝着右手看去。

  电光火石之间,一个念头猛然蹿了出来“我想到了!是指甲!”

  每到这个时候,系统都觉得自己宛若一个废物:【啊?】

  “白是指白色,兄弟——‘兄弟手足’,手上和脚上是白色,而且还是由蛋白质组成的东西是什么?”

  那就是指甲呀。

  夏菁看到骆臻突然抬起头,问道:“还有多久你才能行动?”

  她以为骆臻是改变主意了,赶紧说道:“还有二十分钟。”

  下一秒,骆臻果然挪开了枪。

  但他没有找夏菁要线索,而是直接起身走了。

  “你不要线索了?!”夏菁匪夷所思。

  骆臻脚步都没有停顿,他放掉夏菁并不是因为他想要线索,如果夏菁的保护时间只剩下一分钟了,那他肯定会毫不犹豫的等这一分钟过去,然后淘汰她。

  但还剩下二十分钟?

  那还是算了,他没那么多时间跟她耗。

  胜利近在咫尺,他没必要为了她一个人,放弃最后的成功。

  骆臻加快速度的来到山洞对面,在离那里还剩一段距离是趴下,利用茂盛的灌木丛遮掩自己。

  在山洞前面,站着举着枪的林钰浩和卢雨,两人一边走一边观望周围,显然是想要在这最后一个地点进行伏击。

  骆臻想了几秒,拿出小刀小心翼翼的削了一小块指甲盖下来。

  然后找了个摄像头照不到的角落,一手拿出了小南瓜,一手从地上捡起一块石头:“行,现在开始最后一次。”

  【宿主要去哪里?】

  “山洞口,刚好在屏风的位置,千万别弄错了。”要想不留下任何可疑的点,地点非常重要。

  【好,已经设置成功,现在开始吗?】

  从骆臻选取的这条路线过去,摄像头绝大部分是位于死角,照不清晰的,在人的高速移动下,应该只可以看到一小块衣角。

  他脱下马甲,在说出“开始”的那一刻,用力的把马甲甩了出去。

  盯着这里的导演赶紧站了起来:“快快,移动摄像头,骆臻过去了!”

  因为考虑到环境问题,有些摄像是存在死角的,所以除了这些固定摄像头以外,导演还准备了一批可移动的摄像头。

  工作人员按照要求操纵起来,但来来回回转了好几圈都没有发现骆臻:“导演,骆臻已经跑过去了,只看到一团黑影。”

  “我去,他的腿是怎么长的。”

  不仅是导演,屏幕前的观众都是只看到了一团黑影划过,然后再去看时,就发现一块大石头落在了山洞外的草地上,发出了巨大的响声。

  已经被骚扰了好几回的林钰浩和卢雨,同时被吸引了注意力,举着枪看过去的时候,丝毫没有注意到身后屏风处的动静。

  只有关注着那里的观众看到了:

  “我去,工作人员那里为什么多了一把枪?是谁的?”

  “是骆臻的!你们快看,屏风后面是不是他!”

  “卧槽了,骆臻一个明星,究竟为什么跑的这么快的!”

  观众发现的时候,林钰浩和卢雨也发现了。

  骆臻在进入屏风后就故意发出了大的声响,但等两人反应过来想要进去时,却被工作人员拦住了:“进入山洞,不可以携带枪支。”

  卢雨顾不得了,赶紧把手里的枪支交上去,但这样一来,等他走进山洞的时候,骆臻已经站在圆台的前面了。

  “小臻,你跑进来也没用,你知道答案吗?”卢雨示意林钰浩去外面等着,只要骆臻答不正确,出去了就直接淘汰他。

  “卢大哥,你知道吗。每个人只有一次答题的机会。”骆臻转头看向他。

  “线索上说的?”这点卢雨还真的不知道,他拿到的线索太少,相当于两眼黑。

  “对。”骆臻点头。

  卢雨不解:“那你告诉我这个,是想要说什么?”

  “意思就是,如果没有足够的把握我不会进来的。”

  他的意思已经很明显了,卢雨马上就反应了过来:“你找到答案了?”

  骆臻对着他笑了笑,没回答,把手里的那块指甲盖放进了小黑盒里,然后又把盒子放在了亮着灯光的圆台上。

  看着他肯定的笑容,卢雨那一刻只有一个念头:

  以后再也不跟骆臻上同一档节目了。

  ……

  虽然节目组的奖励骆臻和夏菁已经知道了,但其他人包括屏幕前的观众是完全不知道的。

  所以当张导笑眯眯的把合同递给骆臻的时候,所有人都惊呆了。

  纪越和舒情还好,他们平常就不缺这种资源,但剩下的人,尤其是林钰浩快要羡慕死了:“导演你不早说,早知道真正的宝藏是这个,我拼了命也要赢好吗!”

  张导笑道:“就是要不知道才有惊喜,谁叫你之前不认真。”

  他说的没错,荒野求生正式收官的这一天,热搜榜上和节目有关的话题直接占了七个,其中就有一个是专门讨论奖励的。

  《追击》作为一部还没有开机的戏,就这样一分钱不花的蹭了一个极大的热度。

  榛果们快要开心死了,他们正愁白珉在天艺的地位下降之后,骆臻会没有什么好的资源,但没有想到《锦衣夜行》才刚杀青没多久,现在又来了个大制作的《追击》。

  虽然番位还没定,但这可是大荧幕啊,骆臻作为一个完完全全的新人,只要能上都已经很不错了。

  在各种各样的声音中,结束完节目的众人就马不停蹄的乘坐当天的飞机赶回了国。

  导演组其实是有心开个告别会,但几人的行程都实在是太忙了,所以在机场简单的合了几张影之后就分开了。

  骆臻原本是打算直接回骆家的,毕竟骆母在他刚下飞机的时候就打电话过来了。

  但白珉却直接告诉他,晚上有个推不掉的饭局。

  在电话里来不及问,和白珉见上面之后才知道,要去吃饭的人是易捷和黄熙。

  “啊?”骆臻有些懵,“是角色的问题吗?”

  “对。”白珉转动方向盘,骆臻现在风尘仆仆的,肯定要先回去洗个澡才行,“易捷的态度还是有些犹豫,我找了点关系,打算请他吃顿饭。”

  想要拿下什么项目,应酬的地点基本都在饭桌上,这一点对于娱乐圈来说更是如此。

  骆臻只愣了几秒就回过了神:“那我要准备什么吗?”

  “台词你已经背的很熟了,应该没什么要准备的了。”白珉笑着看向骆臻,“你放心,易捷不是那样的人,但凡他有一点这样的苗头,我都不会让你去。”

  骆臻自然是相信白珉的,唯一让他纠结的是他的酒量,如果到时候要喝酒的话怎么办。

  想到这里,他开口问道:“易捷和黄熙,他们喝酒吗?”

  白珉递过去一个信息:“他们两都是东北的。”

  言外之意,就是要他自己体会了。

  骆臻懂了,赶紧开始cue系统:“狗系统,养兵千日用兵一时,快说,你有没有什么能帮助喝酒的东西?”

  【有啊。】系统在商城里扣扣搜搜了半天,【有一种解酒丸,效果很好,不管多高度数的酒,喝下去就跟白水没什么差别。】

  【但有一个坏处,就是只能压制三个小时,时间一到,醉意会直接一股脑的涌上来。】

  骆臻在心里算了算时间,点点头:“三个小时,够了。”

  他们到家的时候是下午六点,白珉让骆臻赶紧整理一下,争取七点之前出门。

  在这一方面,男艺人比女艺人要方便很多,骆臻洗了个澡,换上干净的衣服后就出门了。

  他们七点准时到达饭店,白珉在前台报出自己的名字,服务员点了点头把他们带进了包厢。

  “现在上菜吗?先生。”

  白珉摇头:“不用,十分钟以后上。”

  易捷是个很守时的人,说好七点过十分到就一分钟都不会晚。

  果然,等到菜刚刚上完没多久,易捷和黄熙就一起出现在了门口。

  简单的寒暄之后,谈话就直接进入了正题,易捷手里举着一杯橙汁,开口道:“你之前去试镜了,荒野求生的游戏也是你取得了胜利,那份合同我既然已经签字了,就说明是有效的。”

  骆臻点点头。

  他顿了顿,继续说道:“但是你试镜的片段,我和黄熙看了很多遍,你不是周星源。”

  骆臻原以为当时有资方的插脚后,易捷就直接放弃他了,但没有想到,他竟然还看了很多遍试镜吗?

  “易老师,我有点不懂。”骆臻确实是不懂,不是自夸,他自以为自己把试镜那天的剧本揣摩的比较透彻了,最后传达出来的效果应该是不差的。

  “你身上,没有周星源的感觉。”黄熙一直蒙头喝茶,这还是他第一次主动说话,“骆臻,你知道周星源是个什么人吗?”

  骆臻不知道,他连完整的剧本都没看过。

  他只能凭借试镜那天,其他角色的片段来推测:“是一个正直,有着自己的报复,为了理想可以拼尽一切的人民警察。”

  黄熙缓缓摇头:“你说的这些,每个警察都有。我当时在写剧本的时候,我问我自己,为什么这个人要是周星源,他一个刚从学校毕业的,凭什么?”

  凭什么?

  凭的自然是和其他人与众不同的特质。

  “我知道在剧本没有给你看的情况下,想要你回答出这些是有些为难了。”易捷道,“但在签合约之前,剧本是必须要保密的。”

  “那天之所以让你们试镜那个片段,就是想看看能不能从你的身上找到周星源的影子。”他放下手里的橙汁,“但是抱歉,骆臻,我找不到。”

  骆臻笑了笑,倒是没太失望。

  易捷和黄熙进来后,从他们连喝酒的打算都没有就能看出,他们并不打算再和他多说些什么,回过来这一趟,也是看在天艺和白珉的面子上。

  “多谢易老师和黄老师的指点。”他站起来,举起面前的酒杯,“我敬你们。”

  黄熙没想到他听到他们这么说了,还一点情绪都没有,愣了愣只好如实答道:“我还要开车,就不喝了。”

  易捷倒是想拒绝,但看人小孩挺真诚的份上,还是举起了被子,隔空碰了碰。

  骆臻直接一干而尽,易捷还有保留,只喝了一小半。

  入口的酒又辣又裂,显然是白珉专门根据他的习惯准备的。

  但他一个喝惯了这种酒的人觉得没什么,那骆臻一个南方人竟然也能喝的惯?

  易捷有些诧异,但还是放下了酒杯,说起了正经事:“你们节目组的那份合同还是生效的,目前为止,你可以演的,也能给你的,就是男四号,你愿意吗?”

  电影的男四号可不像电视剧。

  有些主角重头戏的电影,里面的男四号甚至只有几分钟的镜头,那已经不能称为男四号了,就是一个没有番位的配角。

  骆臻点点头:“愿意,只要能拍戏,男八号我都愿意。”

  他这话倒是把黄熙惹笑了:“你这么说幸好是我们剧组,警局里面基本都是男人,这样是其他剧组,没那么多男人戏,连男八号都没有了。”

  骆臻笑道:“说起来,易老师,黄老师,你们知道我在锦衣夜行里面也是演的男四号吗?”

  他主动打开了话匣子,易捷不好一走了之,只能接着聊下去:“是吗?那部戏不是还没播呢。”

  注意到易捷想要离开的小动作,正准备站起来挽留他的白珉目瞪口呆,骆臻可以啊,竟然就这么消无声息的把人留了下来。

  易捷年纪不大能取得让整个圈子都侧目的成绩,除了有天赋之外,更多的,还是对导演事业的热爱。

  听着骆臻说他在拍锦衣时和吴导讨论的种种问题,忍不住开口道:“对,那个地方的分镜肯定要用长镜头才行。”

  他说完,还看向黄熙:“我就不喜欢有些人,拍戏全都是短镜头。”

  “那可不是技术问题,演员全都找流量去了,演技不好,镜头完全不敢在脸上停留,可不全都是短镜头了?”黄熙笑道。

  他们没有提到其他人的名字,没有任何八卦和爆料,但三人之间的话就这样让人慢慢的难以插进去了。

  白珉捏着手机,真的想问问骆臻他是从哪里学到关于这些导演和剧本的知识的。

  但他又不能打断他们,只好招了招手,让服务员接着上菜。

  几人专业知识的话题没有聊多久,很快,喝开了的易捷就开始了回忆自己的往昔。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桌子上的酒一杯一杯的见底,就连推脱说不喝酒要开车的黄熙,此时都一身酒味了。

  “小骆你要懂得吃苦啊,年轻的时候吃得苦,都是以后的财富啊,我和黄熙,我们两刚大学毕业的时候,拿着本子一家公司一家公司的找,结果没有谁看得上我们……”

  黄熙打断易捷醉醺醺的回忆,开口道:“快十点了,你那猫不是晚上十点要定期吃点东西吗?我们要回去了。”

  “哦哦,对,小美要吃东西了。”易捷拿着外套站起来,拍了拍骆臻的肩膀:“小伙子你有前途啊,我进了圈子这么多年,就没见过比我更能喝的。”

  “等着,杀青宴的时候我们再喝,到时候一定要一分高下!”

  现在马上就要到药效截止的时间了,骆臻其实已经开始有些晕了,压根就没听清楚他说了什么,只点了点头应付道:“行,我们一分高下!”

  “小臻你在这等我,我去把两位老师送出去。”

  白珉交代完,扶着他们走了出去。

  虽然喝了不少,但易捷和黄熙的酒量确实好,除了脸上有点上头以外,脚步都不怎么虚浮。

  喝了酒自然就不能开车,白珉拨通早就联系好的代驾的电话,让他赶紧过来。

  等车的期间,易捷笑了笑道:“白珉,这些年了,还是你有眼光,又签了个好苗子啊。”

  “哪里哪里,还是新人,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混上头啊。”白珉谦虚道。

  易捷喝了酒整个人都变得爽快了不少,直接道:“行了,我也不给你扯圈子了,你以为我看不来小骆在灌我们酒呢。”

  他这话说出来,白珉被吓了一跳,原来没喝糊涂啊。

  正准备找个借口解释一下的时候,就听到易捷又说道:“不过这酒确实应该灌,我差点就错过了一个好苗子啊。”

  “啊?”白珉更懵了。

  “我看错了,他是周星源。”看着自己的车慢慢开过来,黄熙道,“最开始我和老易犹豫的,就是这孩子太过沉静,身上没有周星源的冲劲。”

  “你能想象吗,一个才二十出头的孩子,竟然看着比我还老气。”黄熙笑道,“但今天他和我们喝酒的样子,他不是骆臻,他就是周星源。”

  黄熙的酒量没有易捷的好,说道这里已经有些语无伦次了。

  车在他们面前停好,白珉本来打算让代驾把他们送回去,自己回包间找骆臻的,但黄熙却推了推他:“白珉,你去把小骆喊过来,我们一起走。”

  “对,现在不早了,省的来回折腾了,正好顺路。”

  易捷也道,顺路正是他们刚刚喝酒的时候发现的。

  “那行。”白珉正不放心把骆臻一个人丢到包间,赶紧就去把他叫了出来。

  骆臻现在除了觉得头有点晕之外,什么不对劲都没有,意识都还很清明。

  到了车上,易捷继续跟他追忆过去的时候,他的样子,完全不像是喝了酒的人。

  坐在前排的白珉:“……”

  我看不是因为顺路才要送骆臻吧,估计是你们还想找个人侃大山呢。

  车开到楼下,白珉看向骆臻:“小骆,没问题吧,我先送两位老师回去,要不要我先陪你上去?”

  “不用,两位老师再见。”骆臻摇头,叮嘱了代驾一句“慢点开,注意安全”之后才朝着电梯走去。

  “怎么样,还剩多少时间?”他问道。

  【还有两分钟。】系统回答。

  两分钟,十一层楼……

  如果是按照平时正常的电梯速度那已经足够了,骆臻甚至还能沉着的打开门,把自己丢进沙发里。

  但今天老天好像偏偏和他作对一样,电梯一直卡在了九楼没有下来,而楼梯间又在进行防火改造,不能出入。

  眼看着时间越来越少,只差了几十秒的时候,电梯终于打开了。

  清洁工拖着垃圾走出来:“不好意思啊,今天打扫晚了点。”

  骆臻来不及说没关系,只点了点头就赶紧按下了楼层。

  他速度已经不慢了,但到达十一楼的那一刻,人刚好出电梯的时候,突然就感觉到一股醉意铺天盖地的袭来,脑子里像是塞满了棉花一般,浑浑噩噩的。

  骆臻摇了摇头,在眼前的走廊终于不天旋地转了之后,才松开扶住墙壁的手。

  【宿主,您还好吗?还要买一颗解酒药吗?】

  “不用,这还剩几步路啊,我肯定没问题。”骆臻确实没问题,他速度虽然慢,但还是很顺利的来到了门口,至少没有摔跤。

  他拿出钥匙,锚摸索着开门,但突然发现,钥匙好像怎么都插不进锁孔。

  “这是怎么回事……”

  门突然从里面被打开,受到惯性的影响,原本趴在门上的骆臻直接倒在了开门的那人身上。

  “小臻?”

  熟悉的声音在头顶响起,骆臻抬起头,努力拼凑重影后点了点头:“是我,纪老师?你回来了?”

  纪越有些迷惑:“什么?”

  什么叫回来了?

  骆臻继续点头:“你不是去非洲了吗?”

  听到完整对话的系统扶额:【……完了】
设置 恢复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