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玄幻小说四方寺(网王)

第114章 终章 舞动来生

作者:坎离      字数:11714      更新时间:2020-10-17 04:45:05

  见过师傅之后,我出寺门见了一趟迹部以及小光,另外还打了一通电话给弦一郎,通知他们接下来的日子我要翘课、翘约……翘掉所有的活动,而四方寺在直到我的生日当天之前闭门谢客!不管他们的表情如何,也不管他们的具体想法,我急冲冲地交待完毕之后又急冲冲地回了四方寺,接下来的整整十天,四方寺所有的成员都因为我和青衣的一个设想而行动了起来……

  出乎意料,似乎也在意料之中,没有人对这样一个设想提出疑义,首先被争论的直接提升到该用什么样的音乐。所有的生灵偏好都不一样,除了我这个几近半音痴的人没有发表意见之外,所有的灵展开了一场大战,按照个人的性格,华丽的、粗犷的、唯美的、恬静的……在争吵了半天未果的情况下,师傅难得最终拍板:“最熟悉灵魂波动的是灵犀,用什么音乐最契合最能成功自然由灵犀决定!”青衣附议,我附议,音乐的事情就落到了灵犀的身上!

  而灵犀也不负所望,在他后山的居所一阵倒腾之后,他拿出了一张绢帛,赫然是被他很严肃、很细致地保存了很久的一份曲谱。整个曲谱不是惯见的五线谱,自然更不是简谱,而是宫商角羽徽的古中文曲谱,每个字我都能认得,连起来却怎么也不懂是什么意思,更神奇的是,所有的文字不是写在那绢帛上的,而是整体织就在上面的,这样的认知让我心底直咂舌。

  当曲谱被拿到我们面前的时候,除了我们两个人类和卜晨、陶里、倾城以及朱离他们,老一辈的灵都有一瞬间的瞳孔收缩,这让我更明显的感觉到这份曲谱的来历不凡!灵犀介绍说,这份曲谱被他称为《灵魂的烙印》,传说中的效果十分贴近我此次祈福的要求,而具体来历我没有多问,我只要知道我成功的希望又扎实了一分,这就够了!

  曲谱的事情被毫无疑义的敲定,灵犀就拉着师傅去偏殿练习了,临走前师傅那如丧考妣和灵犀灿烂的表情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我非常不厚道地握拳朝着师傅挥了挥,很有气势的说了一声:“师傅,加油!”

  回头就看到了剩下的灵一付很灿烂的笑容,我立刻后知后觉的想起,祈福舞的主体还在舞蹈上,而跳舞的人是我,那就是说……

  一阵鸡飞狗跳之后,余下的人的任务如下安排:蔽日和织素联手设计制作我的舞蹈衣服,衣服上将被极尽可能的安排上能够增幅祈福舞效果的符咒(但我严重怀疑更多的将是没有任何实际效果的美丽花纹);遮天和朱离他们则去研究练习可能产生增幅效果的阵势,临走的时候,熙凛将倾城也一起拎走了,据说倾城也不可或缺;卜晨负责我和师傅所需要的食物,转身去了厨房;而隐策则迎着青衣的目光,说了一句:“我回本体了!记得到时候唤醒我!”,然后也消失了;剩下我和陶里被青衣一脸灿烂的拉到了祭坛边上,青衣声音很温柔,很有诱惑力,而我和陶里则很有志一同的本能小抖了一下,然后我抱着陶里,感受他身上温暖的长毛,以超级无辜的眼神看着青衣……

  青衣的笑容有一丝丝的僵硬,然后很快的回复正常状态:“小风,看清楚哦,我会跳一遍祈福舞……嗯……这将和斋藤或者你跳的有所不一样,当然,作为祈福舞来说并没有谁对谁错的问题,有的只是效果或者说是感觉的不同……看清楚吧!”除去抽筋使坏的时候不算,青衣的话难得地有一丝丝正常的拖沓,而我只能更无辜的看着他,悄悄的小拉了陶里的一撮长毛,我们两个很用力的点头保证。

  没有音乐,观众也只有两个,但既便如此,从踏上祭坛的那一刻开始,青衣的表情就变成了从未有过的严肃,而整个四方寺的气场也都开始了莫名的变化……我稍微抱紧了陶里,目不转睛的看着青衣,不由自主地一阵佩服:强悍!

  青衣平静地朝着我看了一眼,然后开始舞动……

  青衣长得很祸水,这已经超越真理成为了公理的存在,但我仍旧没能想到当青衣跳舞的时候,祸水的级别居然会如此几何级的飞速增长……还是那套永不改变的着装,没有绚丽的花纹,没有绵软舒长的水袖,更没有华丽的背景布置……什么都没有……但当青衣舞动起来的时候,所有的一切变得极其的华丽,变得极其得震撼,这种震撼直达灵魂!我的眼睛本能地追逐着青衣尽显华丽的动作!

  不长的时间,青衣的变化……嗯……或许是四方寺的变化就影响到了我的视觉效果,青衣的周围丝丝的灵力在凝拢,本来这并不奇怪,而奇怪的是青衣和陶里都似乎并无所觉,当我意识到这个状态似乎只有我看到的时候,灵力已经几近凝实——一个和青衣长相一模一样,仅仅瞳色稍有区别的帅哥……安倍晴明?!我的思维一瞬间的打结,不用这么……这么……

  一个美丽的微笑,我的脑袋直接当机:不用连笑容都那么像吧!难道还是青衣?可虽然相似,但仍旧不是啊?!难道是幻觉?

  眼前的微笑越放越大,最终变成了“哈哈哈”的声音,我无力的自我催眠:幻听啊幻听……

  “小风!”华丽的声音彻底的打断了我的催眠,我有点无奈地看着眼前似是凝实其实是透明的帅哥,一边害怕着可能麻烦的到来,华丽的声音变得温柔,“我是晴明!安倍晴明!”

  我本能地对着晴明微点了一下头表示知道,但心里却开始了止不住的腹诽:不用着重强调了,你一开口我就能万分肯定你的身份了,你一强调,我脆弱的小心脏就开始紧缩,千万不要有什么麻烦的事,我很笨,更怕麻烦……

  “呵呵!”一声轻笑直击灵魂,我直觉的尴尬:心里想的肯定被这个更加祸水的祸水知道了。晴明没有揭穿我内心的腹诽,而是继续以温柔而华丽的声音开口:“谢谢你,谢谢你给青衣带来了新的希望!”一个短暂的停顿,晴明的脸色一肃,而我也不自觉的正色,“四方寺风,我的弟弟安倍青衣就拜托你了!”

  我自然而然的点头:“我会和青衣、和其他灵和四方寺,甚至我会寻找我的亲人、爱人、朋友,永远很他们在一起!”

  一个标准的阴阳师礼,晴明笑得很温柔也很满意,我放下陶里很自然的回了一礼,再抬头就看见晴明的身形越来越淡,不是散成灵子还于四方寺,而是真正的消失,我不由自主的问了一句:“你去哪儿?”

  晴明的虚影给了一个极其虚幻的微笑:“我那傻乎乎的弟弟总算有人答应照顾了,此时不走更待何时?”

  我还没来得及抗议“傻乎乎”这个形容词绝对有悖现实,就见晴明微笑着彻底消失了,而他最后的微笑绝对有点诡异……接着……

  “小风~~四方寺风~你到底看清楚了没有?!”青衣难得带着些许咆哮的声音很恐怖的在我耳边响起。我立刻回神,就见青衣一脸的危险,而陶里则是对自己什么时候坐在了地上的迷惑,我尴尬地扯了扯嘴角,硬着头皮瞎扯:“の……那个……刚刚阳光太好没看清楚,您能不能再跳一遍!”

  阳光很温暖,青衣笑得很漂亮,可是我却感到了冬天十足的凛冽寒意……

  当日子消耗到第十天的时候,我终于见到了久违的师傅,我还没来得及有任何表示,甚至没看清他的表情,师傅就已经很直接的一把抱起我,“哭”得那叫一个稀里哗啦:“风儿,师傅好可怜啊~~~师傅的手已经变成了白萝卜了……呜呜……”一边说一边还要腾出一只手现给我看……

  本来我还想诉苦来着,这么多天我才真的是绝对过得水深火热啊,就因为在青衣跳舞的时候我没有看清楚,可那也不能完全怪我不是,我本来是很认真很认真的看的,要不是晴明那绝对一肚子坏水的灵魂出现打岔了几句,我能走神么?我能没看清楚么?

  可惜,这些理由我不能跟青衣说,我怕他会更进一步的发飙!!结果就更可想而知了,这些天,青衣一直很温柔的笑看着我学跳,嘴里却永远都是“不行,重跳!”“不对,重来!”“小风,你还是没看清么?”“小风,跳的时候要忘了舞步,要忘了格式,不能那么僵硬!”……反反复复,复复反反,直跳得我脑袋打结,肌肉打结,我绝对怀疑青衣整我的可能性非常高,但我没有勇气说……于是,我也过得非常水深火热啊!可就这样也才换得青衣一声“马马虎虎”!

  思绪千回百转,我只能聊胜于无地拍了拍师傅,很没有诚意的安慰师傅:“没关系的师傅,反正以前也是胡萝卜,现在还比以前白嫩一点了,不亏的!”

  师傅的“哭声”戛然而止,而我的眼前也就呈现了一张比以往任何时候都邋遢的脸,师傅哀怨的吸了吸声音:“风儿,以前真的是胡萝卜么?我已经很注意保养了,怎么还会是胡萝卜呢?!”说完还不信地又瞅了瞅自己的手,似乎是想透过现在的状态看清以前的模样!我黑线,灵在笑。

  “好了!”青衣唤回了我们无厘头的对话与表演,转问灵犀,“斋藤的小提琴怎样了?”

  “马马虎虎!”灵犀回答的很快,师傅很委屈,我一想到青衣同样的“马马虎虎”我也感同身受的很委屈,不过没人理我们。

  “那试一遍吧!”青衣的结论很干脆,稍稍示意了一下庭院的草地。我和师傅只能没有任何疑义的开始……

  虽然师傅看起来比以往更邋遢,但是他那天才的本质并没有任何的减弱,经过灵犀“马马虎虎”的训练似乎已经更加增强,因为连我这个对音乐仅停留在好不好听级别的半音盲都很肯定他的琴拉得很好,那琴音似乎是为我的舞步量身打造。

  没有任何滞碍,我和师傅的合作很快结束了,我跟师傅对望了一眼,都从对方的眼里看到了比较满意的意思,我转眼望向青衣,而他也总算给了个稍微有点进度的评价:“不错……”

  我知道青衣很想在不错之后来一个但是,不过他没有机会了,因为织素火急火燎的冲到了我们面前,脸上是抑制不住的兴奋,而蔽日则悠哉游哉的跟着飘到了我们的面前。

  “小风!小风!”织素很兴奋的两声连读,而我却很不给面子,只是笑得有一点点勉强的看着他,等待他的下文。

  “小风,你看,这套衣服漂亮么?!看看!”织素的手上凭空出现了一套一看就很符合他华丽风格的衣服,上面华丽的花纹晃得我一阵头晕。

  我硬着头皮迎着织素兴奋的表情开口:“你确定那上面的花纹是能让祈福舞效果的?”

  我这一句话立刻捅了马蜂窝,织素的声音变得十分激烈:“怎么不是,怎么不能?你看这,这一圈全都是灵魂之眼,这边是精灵的祝福,这边是心灵的叹息……”

  看着织素完全没有尽头的反驳,我本着死道友不死贫道的原则适时打断了他:“那我的衣服有了,师傅不需要换装么?”

  这句话十分有效,织素的声音猛然停止,然后眼睛陡然变亮,把衣服交到了我的手里之后立刻扑向了师傅:“斋藤!你怎么又变得那么邋遢了,这一次绝对要好好给你拾掇拾掇!”

  “啊!不要!”师傅一声鬼叫,立刻以更快的速度在院子里开始乱蹦……

  这一天就在大家观赏师傅和织素免费的追逐戏码中结束了,而我捧着手里的衣服,很认真的思考摆脱这套衣服的可能性有多高……假设了很多种方法,也设想了很多种可行性,我终究没能摆脱这套华丽的衣服,也迎来了最重要的一天!其实,我本来还抱着今年这一天不行,下一天、下一年……总有一次能成功的,可是青衣说,错过了这一天这一次的机会,要等下一次可行性机会的话那将是很久以后,到那时我们这帮人类肯定没有活着的了!青衣的这句话打断了我的妄想,也害得我那天大半个晚上都在研究天上的星星,想看看是不是因为明天会是什么九星连珠或是XX星联体的日子,可惜,除了临睡前还是满脑子的星星外,没有任何结果,只知道这次祈福舞是只能成功不许失败了!

  **********

  最重要的一天如期而至!

  天气很晴朗,挺阳光明媚的,如果不考虑温度只看看太阳的话绝对是春暖花开的日子,在四方寺似乎四季常青的环境下,春暖花开的感觉只会更为明显,如果能够不用穿华丽的衣服,或者不用当着那么多人的时候穿华丽的衣服的话,我的心情肯定会更加的春暖花开,然而,现实是残酷的……

  我把手缩在水袖里很隐蔽地扯了扯腰带,中空的铃铛却很不给面子的微微响动了一下,然后就见本来很陶醉的织素不意外的皱眉抗议:“小风,这样拽衣服太不华丽了!”接着,织素的表情立刻变得星星眼,“啊,真是太完美了,这套衣服!小风,再试试水袖的长短变化,注意灵力的均衡!”

  “不要!”我很果断的拒绝,“从今天天不亮被你拽起来开始,我已经试了不下百遍,再试的话我都怀疑我是不是人都要成伸缩的了!”

  “噗——”边上看戏看了很久的蔽日很突然的笑了出来,我敢用我的人格保证,他这一声笑绝对不仅仅是在笑我和织素的互动,因为他的笑实在突兀而且诡异,果然……

  “怎么会这样?不会吧!砰——”一声难以置信的大呼小叫,紧接着是一声清脆的撞击声。

  文太?我下意识的看向蔽日,很自然的发问:“怎么回事?”

  蔽日给了一个不明所以的笑容,但实在是太勉强了,他那恶作剧的笑意怎么都掩饰不住。我只能心中暗叹一声,很明智往外朝着声音的来源地走去。一出卧室的门才发现,外面的阳光真的很好,然后才发觉,现在似乎已经离正午没几个小时了……换句话说就是,我起码被织素折腾了近五个小时?!!

  我甩了甩晕了的脑袋,快步往四方寺外走去,沿路走来才发现今天的四方寺该常青的树木显得格外的苍翠,而草地也是绿意甚浓,只是可能为了稍微与现在冬天的时令相符合,所有的绿意少了一点鲜嫩,多了一些深沉,整体不显得突兀而已!

  对这所有的一切,我只来得及反应到或许跟在本体睡觉的隐策有关就戛然而止,因为在通往四方寺的小径半路正上演着一场让人啼笑皆非的戏码……

  看情形,应该是小光他们先到,因为青学的在结界的里面,而小景他们应该是第二个到,因为冰帝的一半在里面,还有一半在外面,而接着到的应该是真田他们,因为立海大的除了幸村和真田其他的都在结界外面,最后到的应该是白石和小金,因为他们两个都在外面……当然,这只是看情形,至于具体情况么?

  “砰!”又是一声脆响,文太抚着额头不可思议地大呼,“怎么会这样,不可能的吧!”

  而慈郎在边上似乎愣愣地看着文太撞了好几回了,而他的表情也凝固在疑惑夹杂些许找到好玩的事物的兴奋,他在文太“撞墙”的地方来来回回走动了好几次,很佩服地问文太:“文太,你怎么会演得那么像的,明明没有东西,你居然还能撞出声音,呐呐,告诉我你是不是去学了类似口技的绝活,都没有告诉我的说!”

  随着慈郎的这一句话则是一声更大的碰撞,还有夹杂着呼痛声的小金的大嗓门:“部长,这太神奇了呐!再来再来!”砰!

  在场所有的人一起黑线!我轻拍了一下额头,无力地往那好大的一群走过去!

  “小风!”首先发现我的是黑羽,她在结界的那一边,手里还拽着小岛,而小岛的手似乎是不确定的抚着眼前的空气,而立海大的其他人也有点疑惑的看着眼前的空气,仁王眯着的狐狸眼更是闪烁着不明所以的光芒……一时间,所有有着狐狸或者朝着狐狸方向发展的人类的眼神都很神奇!

  “咳~”我稍微轻咳了一下以掩饰自己的尴尬,然后环视了一下众人我就已经想到出现这种状况的可能原因,我先行礼,“谢谢大家能来四方寺!”接着,我有点尴尬的开口,“嗯,因为某些小小的原因,所以,某些事情出现了一些小小的偏差,不过不要紧的!”

  在场除却单细胞的似乎都明白了我有限没头没脑的解释,知道多说了其实也解释不清楚,我上前一步首先往真田弦一郎的方向:“弦哥哥,把请柬给我好不好?”

  弦一郎没有任何废话的把他手中的请柬给了我,而所有的人都在注视着我,这种感觉很不好,我只能硬着头皮左手托着请柬,右手附在上面,一抹灵力缓动,然而请柬上的名字却没有多出来,腰带和头发上的中空铃铛却因为我灵力的运用而清脆地响起来,在这被注视着的安静的环境中感觉更不好!一声微弱却绝对清晰的笑声在我的耳际飘过,我发誓:这绝对是青衣的“杰作”!

  我将请柬还给了弦一郎,没做任何解释,只是再往前几步站定在结界面前,深吸一口气,然后伸手附在结界上,身上的灵力毫无保留的宣泄而出,铃铛的声音立刻变得急促而尖锐,靠近我的人都退后了一步,整个结界轻微的晃动了一下,却又瞬间变回原来的状态……

  我脸上的表情除了僵硬还是只能僵硬,一阵腹诽:什么时候有机会肯定要把青衣关小黑屋!!

  “小风,怎么了?”一句话把我从腹诽中拉回现实,眼前就是隔着结界一脸受了小惊吓表情的文太。我立刻缓和表情,刚想说没事,突然之间灵光一闪……

  我很自然地给了个大大的笑容:“没什么!知道么?四方寺的大门除了钥匙这一种开门工具还需要一个咒语开启这看不见的门哦?”

  我这句天外飞仙的话让很多人有点被雷到的感觉,我相信在暗中看好戏的千年妖灵肯定也会有一丝丝的疑惑,我灿然一笑,对着天空的方向用古精灵语喊了一声:“安倍青衣!”

  “砰——”所有在结界外倚着结界的人都不由自主的往前踉跄了一步,而文太因为整个趴在结界上很自然的就把我扑倒在地了!顾不得屁股的疼痛,我露出了一个大大的笑容:对青衣而言,这个名字真是最好用的咒语啊!

  身上力量一轻,文太已经被弦一郎拉了起来,白毛狐狸已经是明显看好戏的状态,果然弦一郎的脸有够黑而幸村的微笑有够危险……

  “太大意了!”一声清冽的声音自身后传来,我也顺势被拉了起来,我后知后觉地傻笑着转身面向小光:“呵呵!绝对的意外,意外!”

  “小风,小风,刚刚那个真的是咒语么?是什么意思?怎么听不懂?”慈郎在清醒状态永远活力的声音解救了我。

  “咒语!居然有咒语!太好玩了!小风,这是怎么弄的!”小金的声音更加洪亮,就在我的身后响起。

  我很迅速的再次转身面向慈郎他们:“厉害吧!这是古精灵语,翻译过来的意思就是……芝麻开门!”随着我一个有意的停顿和快速的揭晓答案,耳际传来很明显的笑声,蔽日在幸灾乐祸!

  “真的吗?真的吗!”慈郎和小金对我的回答表示了十二万分的兴趣,可他们还没能具象化的表示他的兴趣,安倍的眼睛悚然发亮,一把扑向我:“小风,你居然会古精灵语,那是什么?教我,教我!”

  场面顿时进入新一轮的混乱……

  **********

  “风儿,就快到时间了,还不请你的朋友进去?”师傅邋遢的声音难得如此及时的解救了一场混乱的升级,也解救了可怜的我。

  我尚未来得及回答,就听黑羽一声发现新大陆似惊奇:“斋藤师傅,你今天好帅啊!”

  我很迅速的转头,在场所有人的视线也因为黑羽的话而集中在了师傅的身上,师傅今天出奇的不邋遢,我几乎立刻下意识的附和:“师傅,你没发烧吧!”然后感觉说错话立刻补充,“师傅,我的意思是你今天真的很帅!”

  我那越抹越黑的话惹得师傅的表情变得很精彩,夹杂着尴尬、无奈、郁闷……而周围还夹杂着点点不敢放肆却又实在忍耐不住的轻笑……

  “各位,先进去吧!”隐策的声音听着永远是那么温和舒服、恰到好处,简直就是救世的神明!

  我很崇拜的看了隐策一眼,然后立刻态度完全十分良好的向在场的所有人做了一个很标准的邀请姿势!

  不管存在怎样的心思,不管拥有怎样的表情,大家或快或慢都往寺里走去,而师傅和我作为主人一个往前领路,一个则等待他们先行,不幸的我成为了等待的那一个。然后,所有走过我跟前的人都给予了或深或浅的疑惑眼神……汗!

  “刚刚的咒语……真的很有趣!什么时候我能也学学这个古精灵语么?”这样的兴趣外加不能忽视的一闪而逝的冰蓝……我除了狂汗只能更尴尬的笑~~~~

  总算将所有的人送进了四方寺,刚跨进大门,我还没来得及喘口气,蔽日笑意十足的脸就在我的面前放大,声音也随之在耳边轻轻吹气:“青衣有请哦,小风!呵呵!”

  我很本能的抓住了手边的“东西”——小光!

  “NO,NO!”蔽日的手晃得很优雅,“不能带援兵的哦!”我心拔凉!

  “小风,不用担心!不会有事的!”这句话从隐策的嘴里听到还是比较有安慰感的。但是我仍旧可怜兮兮的看了小光一眼,更安慰的是从他的眼中我也看到了担心。

  我有点恋恋不舍地晃开了小光的手,一步三回头地跟着蔽日去往青衣处,一阵阵的自我可怜:青衣会不会因为这安倍二字直接把我给吃了!想到这里,我的脸色更是难看了!

  “等等!”一个轻攥外加一声坚定的轻声,回头,小光就站在我的身后直视蔽日,“一起!”

  蔽日的表情一愣,然后笑得更开了却没有再次拒绝或反驳,只是轻晃着在前领路……看到他没有出言反对,我立刻很高兴攀在了小光的背上,指着前方很大意的说了一声:“小光一起!下一座大山——青衣!”

  和室,正堂。

  青衣一脸很严肃的正经,他身上的灵力浑厚醇正绵绵不断的朝着我散发……我只能勉力地在这灵力风暴中撑着,没有任何依靠……因为小光被拦在了和室的门外,包括蔽日一起!

  我奋力在这样的局势中抬头,给了一丝挺谄媚的笑容:嘻嘻!

  青衣的表情一愣,随之灵力的漫延也一愣,然后也是一笑,压力顿减!青衣的表情恢复了平常,声音里带了点无奈,但也强撑着刚刚的愤怒,开口:“说说吧!什么时候见过那家伙?”

  “什么什么家伙?”我一时没反应过来,本能的反问。

  青衣的表情变成一种被无视的生气,然后很快的暴跳而起:“还能有谁?还能有谁?!当然是晴明那个家伙!你肯定见过他!他跟你说什么了!那家伙是不是还活着!我就知道那家伙肯定不会就这么轻轻松松安安分分的死的!太过分了!……”

  我绝对愕然的看着已经处于暴走状态的青衣,然后心领神会地轻声开口:“嗯,见过了!”青衣所有的动作及言语一滞,然后回复优雅的坐在我的面前等待我的继续。我没敢拿乔,很老实的继续陈述,“就在你跳完整的祈福舞的时候!晴明就从整个四方寺的虚影中凝结而成,就在你的身后,然后他说了一句‘四方寺风,我的弟弟安倍青衣就拜托你了’,然后就消失了,真正的消失了!”我着重了语气在“真正”这一个词上面。

  青衣的表情很奇怪,然后只喃喃了几遍:“是吗?果然……”

  然后……

  “好了!时间快到了,小风,我们一起去宴会吧!”青衣优雅的起身,如此优雅的建议,我一脸的呆滞!

  青衣朝外走了几步似乎是发现我还没有多大动静,于是又折回来,朝着我绝世一笑:“快点哦,小风,接下来的事情很重要,我们,所有四方寺的成员要一起努力,帮助你……舞动来生哦!”

  我被最后青衣的一个眨眼给雷到了,完全的雷到了,却被他最后的“舞动来生”给感染了,自然的拉住他伸出的手起身,往外走,遇到小光,然后另一只手被小光瓜分……然后再加上笑得很诡异的蔽日,我们一行人往后院走去!然后……

  “那是我的!文太,不准抢!”慈郎的声音。

  “啊,青学的!这是我好不容易抢来的,不准抢!”文太的声音。

  “谢谢了,这个真的很好吃呢!大石,要不要也来一个!”菊丸的声音。

  “部长,这个很好吃,要不要也来点,啊呜!”小金的声音

  “小不点!这个是我的了!”桃城的声音。

  “不要!”龙马的声音。

  “真田,真是很美好呢!”幸村的声音。

  “……太松懈了!”真田的声音。

  “晴明大人肯定喜欢这个!”安倍的声音。

  “才不是,肯定是总司大人的最爱!”黑羽的声音。

  ……一片严重的混乱啊~

  我们一行的状态挺诡异,所以很快的引起了在座各位的一级反应,有志一同的目瞪口呆!

  “欢迎各位来到四方寺!”青衣表现的很自然,一个伸手,一个欠身,礼仪表现的无可挑剔,也很自然的吸引了所有人的眼神,“各位都是小风所邀请的好朋友,但今天不仅是小风的生日,也是四方寺的传统祭祀节日。马上就到祭祀的时间,所以请各位很认真的看小风跳祈福舞哦,这可是很重要的哦!”

  青衣在“邀请、祭祀、认真、祈福舞、重要”这几个词上重点关照了一下,很如愿的得到了众人的重视,不过更多感兴趣的眼神集中在我的身上,尤其是安倍,我很严重的怀疑她肯定把我当成了传说中的灵异事件的主角!

  我轻微地撇了撇嘴,放开带了点担心的小光,勇敢往前一步,开口:“谢谢大家今天的到访!嗯……相信大家都知道对于传统的建筑总有一些传统的仪式,而今天恰巧是四方寺一年一度的祈福祭祀!”我停顿了一下,以询问的眼神瞟了青衣以及师傅一眼,两个人的表情没有变化,没有阻止我的趋势,于是我接着说话,“四方寺的祈福舞传承千年,有一点点的特别,尤其今天的祈福舞,所以需要各位很认真的看!”想到某一点,我璨然一笑:“今天的祈福舞由我跳,跳得怎样不知道,但是这是四方寺近百年或者根本是千年以来第一次邀请非四方寺成员来参加的,所以……跳得正确与否相信大家也看不出来!”

  一阵哄然,所有的人、灵都笑了!

  “连手冢也没有参加过么?”幸村的声音在一片笑声中很清晰的表达了出来,沉默!

  “当然!”我毫不犹豫地回答,当然也稍显歉意的看了一眼小光,得到了一个平和的微笑。我放心的朝着所有人深深一个鞠躬,很诚恳的说话:“大家都是我的朋友,我很喜欢大家,很高兴能跟大家成为朋友,我希望,来生,再来生,我们大家永远是朋友,是亲人!所以!”我坚定地看了看众人,“请大家仔细的看我的舞蹈,拜托了!”又是一个深深的鞠躬!

  “当然!”这一次是所有人共同的回答,同样是毫不犹豫!我很高兴,自然地漾了一个笑容。

  “那么!”青衣轻拍了拍手,总结,“大家沟通愉快,合作愉快!那么请手上还残留着点心的各位先解决手上的,十秒中之后我们要开始今天的重点项目。而没有准备好的人,接下来的超级蛋糕就没有他的份喽!”

  配合着青衣的话的是卜晨从厨房推过来的那一个层层叠叠的超级豪华版生日蛋糕,目测保守估计这肯定不是在厨房做出来的,因为厨房的大门没有那么大……

  一瞬间,慈郎、文太等一众贪吃的各位很听话的消灭掉了手上的所有!

  我很尴尬,青衣却对这样的状况很满意,一个优雅的手势,所有的灵很优雅的退场,祭坛边上就剩下我和师傅。我能看见所有的灵在走出后院场地的时候又变成了灵的状态,隐策再次进入了他的本体,青衣则很优雅的坐在了树上,熙凛他们按照各自属性方位坐镇四方寺的四边,倾城就悬在了我的头上,遮天和蔽日张开翅膀整个成维合之势在高空的结界边上悬停围住了祭坛,卜晨和陶里占据祭坛南北坐定,灵犀则背对祭坛面向众人随意坐定……一切似乎准备就绪。

  所有的观众似有所觉,也有点正襟危坐的态势,我对着所有人轻轻一笑,然后对着师傅互相一点头,深呼吸一口气,一步一步地走上祭坛……

  “舞动来生么?!”我的心里思绪起伏,我与在坐的各位,尤其是与小光生生世世的缘分就在这一跳了,说不紧张那是骗人,说紧张,我却也知道这种情绪于我没有一点好处……那么……

  “小风,不用紧张,用心就好!”青衣的声音难得正常平和的在我耳边响起,有一点点感动的感觉,偏头见师傅以及小光脸上轻微的担心,小光能见到灵,那么现在的阵势他肯定也感觉出什么了,感动的感觉愈发明显!

  我再深呼吸一下,轻攥了一下拳头,松开,轻甩了一下衣袖,然后转身,朝师傅点头示意,面对所有人给了个笑容!

  “铮——”师傅轻拨了一下琴弦,示意开始!

  旋转!这是祈福舞最基本的舞步,也是简单与复杂仅一线之隔的基本!最完整的祈福舞就从这最简单也最繁复的旋转开始……身上的铃铛随着我的灵力涌动开着附和着琴音很节奏的响起,衣服上的符咒开始发光,水袖随着舞步的繁杂与简单开始长短不一的变化……

  所有姓四方寺的灵、人一瞬间灵力涌动,熙凛他们和遮天蔽日的两厢阵法结合的很完美,再加上青衣和隐策对整个四方寺的维护控制,我能感觉到四方寺、我、师傅以及小提琴上的灵力波动越来越醇和明显,更重要的是我、小提琴以及在座各位之间的联系变得明显而紧密了,恰在此时,灵犀的幻境适时开始,而我也才知道卜晨和陶里的联合居然也有着幻境的能力,而且带着陶里的空间性质……

  师傅的琴音循序渐进,不骄不躁却十分地有效,我也是第一次感觉如此投入且顺畅的舞蹈……所有的生灵都很投入,不管是祭坛上还是祭坛下,不管是演员还是观众,不管是灵还是人!

  渐渐的,随着《灵魂的烙印》渐趋高潮,有人的心底开始悄然绽放属于个人灵魂烙印的花朵。意料之中的是人与花朵的组合,比如幸村的紫色鸢尾,迹部的粉色玫瑰,慈郎的薰衣草,周助的翠绿仙人球,真田的白菊……差别只在花的些微不同上,比如紫色的鸢尾却带着耀人的金色边纹,就如幸村本人一样更神祗更迷蒙;粉色的玫瑰繁复的让人怀疑那玫瑰的品种,银灰色的花萼及花梗却衬托除了这种繁复的华丽;仙人球的刺闪耀着现实中所没有的温柔的粉色光泽;白色的雏菊刚毅却若隐着让人安心与温暖的光晕……

  舞曲到达高潮的时候,所有人的灵魂烙印都一一呈现,而唯独小光的心底仍旧一片清明,这让我有一丝丝的紧张,金银铃的声音渗入了一丝丝急促!

  “主人,不要分心!”熙凛的声音清冽而具有穿透力,迅速的抚平了我心底的一丝焦躁,我很清晰的感觉到所有的灵在尽力,师傅也在尽力,灵力的完美控制融合都尽心而为……

  我静下心,随着师傅的琴音,尽我最大的悟性兢兢地舞动,我用我的灵魂低喃:“契约,并不是永恒,承诺,并不是永恒,真正的永恒发自灵魂的深处,来自最初的最初,不需要誓约,不需要承诺,灵魂的永恒牵绊与魂俱来,时间、空间、法则是这一切的见证!来生、再来生、再再来生……生生世世……”

  这一次的舞蹈绝对是四方寺所有生灵最完美的配合,如果这一次的舞动都不能成功的话,那么我相信今后再没有比这更好的机会,我所能做的只有尽力更尽力,我所希望的唯一只能是成功,绝对没有然后!

  终于在舞曲就要结束的时候,我能听到小光的心底有一摸细微却清脆的碎裂声,然后,在他心底那属于他的灵魂烙印悄然绽放……一朵晶莹剔透,闪耀着醉人光华的……冰凌花……

  所有阵中的灵和人动作不变却有着思维上转瞬即逝的停顿,然后就是青衣的声音在我们所有人的耳边响起:“有趣,真是很有趣呢!”带着满满的满意和笑意!

  不用深究这话的意思,我只要知道这一次的祈福舞达到了我们所期望的效果,这就很值得我们所有的生灵高兴了!我的舞步没有任何滞碍,很顺畅的移、顺、转,接着是结束的最后旋转……

  舞动来生!

  我们的生命还很长,我们的缘分将更长,生生世世,生生世世!

  ——全书完——
设置 恢复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