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玄幻小说四方寺(网王)

第99章 九十九章 思念的琴声

作者:坎离      字数:2042      更新时间:2020-10-17 04:45:00

  出了校门就看到就被那辆华丽的四轮车已经很恭敬地等在了那里,司机叔叔制服笔挺地站在车子旁边,一个很恭敬的“请”的手势,我就和迹部上了车,然而……

  我看着车窗外的司机叔叔,再看看坐在驾驶座上的迹部,喉咙绝对干涩地问:“小景哥哥开车?……如果我没弄错,你……好像……还没有成年……”

  迹部撇过头看了我一眼,华丽的表情展露无遗,华丽的声线也自然响起:“本大爷还需要考虑这些?!”语气里满是对这种所谓开车的年龄限制的不屑!

  我吞了口口水,所有的话卡在喉咙口说不出来,心底却是不住地哀嚎:你不需要考虑,我要考虑的啊!!我害怕!!

  没有人能听到我心底的哀嚎,随着车钥匙的转动,车子就以非正常的速度起步,风驰电掣之间我很干脆地死抓住座位的边沿,我发誓:以后不仅灵开的车不能坐,连人开的车都要好好考虑一下!

  我就光紧张来着,根本没看清经过了哪些路,等人终于放心下来的时候,车也就真正停了!我自然地随着迹部下了车,而此时坐快车的后遗症也就显现出来了——腿软!

  迹部很及时地扶了我一把,皱着眉出声:“太不华丽了!”

  我死扒着他缓和肌肉的反应,嘴也没闲着地回答:“是小景车开得太快、太不华丽了!”

  “叫本大爷哥哥!”迹部直接的反应居然是这个。

  “小景!”我撇了撇嘴,郁闷了他一下,自然也松开了他,径直往陵园里面走去,死都不管身后某人严重不华丽的表情。

  陵园特有的静谧让我的心境很快地适应了这里的氛围,不同于普通森林的郁郁葱葱,陵园的森林所特有的一种气息再没有比此时更明显地笼罩在周身……

  “朱离、熙凛、苍御、靡渊、倾城!”我轻声喃喃了他们的名字,肩膀两侧就很自然地被他们瓜分了,倾城则飞在了我的面前,这一次,他们没有遇见森林的活泼,只是很静默地待着……

  我回头望了一下迹部,询问的眼神换来迹部自进陵园之后就很严肃的表情更严肃:“跟着我!”连本大爷都省了……

  我默默地紧跟在迹部的身后,穿过一座座或大或小,或华丽或朴素,但终究充满着死亡所特有气息和氛围的墓碑,心情自然也跟着变得越来越肃穆……现在我鲜活地站在这里,站在这死亡丛中,可不用多少年,我也将换得这样的一抔黄土,师傅也是、小光也是、小景是、弦一郎是……都是!

  一阵悠扬的琴声打断了我的思维,那是小提琴特有的音色,悠扬而奇异地触动心弦的深处,随着我们的移动,声音越来越清晰、越来越震撼,直至我随着迹部的步伐停住,声音则更是完美地呈现在了我们的面前,自然也有那拉琴的人……

  我们跟凤叔叔就隔着几座墓碑,从这个角度看过去,初冬半晨所特有的阳光毫不吝啬的倾泻而下,凤叔叔的身上就镀上了一层金色的光芒,银色的长发轻铺在肩头、背上,自然也有着混合金色光芒的特有感觉……我的心底一阵不由自主地感叹:这才是现实版的精灵啊!

  “主人!”熙凛一阵轻唤,声音虽仍旧清冷,却蕴含着特有的韵律,直刺思维的中心。

  我瞬间制止了心中的感叹,也自然随着熙凛的比划再次望向凤叔叔,这首曲子似乎已经到了高潮部分,曲子上所特有地带着点点哀伤、点点思念以及满满意欲传达喜悦的初衷完美地融合在了一起,又完美地释放到了空间当中,并超越空间、甚至意欲超越时间……而凤叔叔的的琴弓上出现了一对华丽的天使翅膀,甚至他的身后,阳光也凝聚成了一对无形的透金的翅膀!随着琴声地更趋高潮,小提琴的琴身上一个小小的人形精灵悄悄凝聚,不似花木精灵,它没有翅膀,只是手里也拿着一把形态一模一样的小提琴,虚幻的琴声与现实的琴声完美地融合在了一起,使音乐的穿透力变得更强、更强、更强……我一瞬间这样觉得:或许,这样的琴声真的能够穿越时间与空间,或许真的能让已经死去甚至转生的灵魂听到!

  琴声由高亢变平直至自然地悄无声息……一曲终,精灵、天使的翅膀也都消失无踪,整个陵园一瞬间的凝滞之后又回复了正常的状态,但我总觉得陵园里所有的墓碑都跟着音乐的消失而轻轻的叹息……

  “冰姬~~”凤叔叔一手轻轻地拿着小提琴,一手轻轻地抚上了母亲的墓碑,没有过多的语言,轻轻两字,如玉的声音中充满着无限的思念!

  迹部轻轻地拍了我一下,然后走先,并开口打招呼:“凤叔叔!”

  凤叔叔顺着迹部的招呼很自然地看向我们的方向,也自然地回答:“小景来了!”平静的语气,没有表示好奇也没有惊喜,平静得让人舒服,却紧接着心里涩得慌!

  “凤叔叔!”我稍微挥了挥心里产生的涩意,侧过一步站在迹部的身边开口打招呼。

  凤叔叔一个愣怔,然后却是了然的一笑,如玉的容颜一瞬间似乎受阳光感染而变得温暖,少了一分刚刚平静时的冷意:“是小风对么?”

  “是的!”我的喉咙口一阵干涩,慢慢地走向他,不知道为什么,就这么一句简简单单带着肯定句的问句,我也就这么简简单单两个字的回答,可是我的心底地涩意却总也不住的往上涌,眼泪很自然的滑下,声音也变得哽咽,“凤叔叔,我妈妈一直都很幸福,不管是生亦死,她一直很幸福!今生虽与你无缘,但她终究一直敬你、诚心喜欢着你的!”这从那些照片中母亲的笑容中完全可以看得出来,而给母亲照相的就是凤叔叔……只是这样的喜欢性质不同而已……
设置 恢复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