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科幻小说徒弟她又娇又软

第47章 诬陷「柒」

作者:君一醉      字数:3457      更新时间:2020-10-17 03:34:07

  “你们来此,不也是打探神机阁的机密么?”黑衣蒙面人开口反问,竟是个清亮的女声。

  “什么机密?”冷无霜刚一问完,身旁的机甲龙举起右爪向她抓来,冷无霜拽着卫子喻,猛力将人往后一拉退开数丈。

  一具、两具、三具……接二连三,右侧甬道里挤进了很多的机甲龙,圆形拱门那边的机甲龙也追了进来,看着地牢内顷刻塞满的活动的机甲龙,冷无霜心中也没底了。

  这些东西,不是活物,也不算死物,每具机甲龙都是由机关术所造,依赖的都是自身零件运转,如果把吞吴放出来,它也没地方站,完全施展不开。

  白悦和宁肃并没有急着出去,白悦也不可能丢下冷无霜,一群机甲龙此刻已经将她和宁肃赶到了地牢中央,打得激烈。

  “想要出去的话,只能先破了这机甲龙阵了。”那黑衣蒙面人开口说完,三只机甲龙便向她扑了过去,她边打边退,往左侧甬道靠近。

  冷无霜此刻也无暇顾那黑衣蒙面女人,跟卫子喻一起出剑抵挡向他们围攻上来的机甲龙。她运起全身灵力,不破剑在手中飞快刺出数招,劈到机甲龙身上冒出一连串的火花,却没有任何作用。

  这东西根本砍不伤!冷无霜和卫子喻被数只机甲龙联合咆哮着围攻,那巨爪多次向他们抓来,打得难分难舍,但人毕竟不如机关所造之物,精力有限,地牢内的机甲龙也越来越多,将他们困在中间完全无法抽身出去。

  只有那黑衣蒙面女人,独自一人退进了左侧甬道,机甲龙挤不进去,只有一具跟着挤了进去,铁皮擦着甬道两边的墙壁,嗤嗤冒出高热火花来。

  “你们先打着,我就不奉陪了!”那黑衣蒙面女人对着地牢中的冷无霜等人大喊了一声,转身就跑了。

  该死!冷无霜暗骂一声,飞身跃到空中,骑上了一具机甲龙的头,翻转着身体仰下去,一剑灵力击出,一道灵光划出荡在冲上来的一只最大的机甲龙脖子上,那机甲龙并无痛觉,继续高声咆哮着,抬起左边爪子,就往冷无霜身上砸。

  白悦一边打机甲龙,一边注意冷无霜这边,她之前的伤本来还需要慢慢将养,能躲则躲,遂还保留着些许体力,但冷无霜一直在全力奋战,此时明显体力不济了,眼看着那只机甲龙的爪子就要抓住冷无霜了,白悦闪身躲开攻来的机甲龙,飞身上前,踏在那机甲龙的后足上跃过去。

  血蝶剑红光泛起,被机甲龙右爪挥开,白悦什么都顾不上了,冲到冷无霜面前,张开双臂,那机甲龙的左爪落下,一瞬间鲜血四溢,白悦的背被机甲龙尖锐的铁爪抓得皮开肉绽!

  这一切来得太快,冷无霜还没回过神来,白悦已经用她小小的身躯替她挡住了着拧下脑袋的致命一爪。

  冷无霜眉头瞬间皱起,眼露惊恐,浑身冒出肃然杀意,她的大脑一片空白,她完全没想到,白悦会冲上来,会为自己挡下这一击,她的小徒弟,用自己弱小的身躯,去护住她的命!

  翻起身跃下来,冷无霜心中吃痛,呼吸困难,“啊——!”她撕心裂肺地怒吼一声,浑身灵光大作,丹田澎湃,不破剑铮声强烈震动,飞快挽出数道剑花,绕着机甲龙周身划出几十条剑痕。

  “嘭!”地一声,那只机甲龙零件尽毁,倒在地上不动了。随着那只机甲龙倒地的声音,卫子喻和宁肃双双往她们这边看来,只见冷无霜周身金光白光混作一团,脸上布满凌人的寒意,她将白悦抱在怀里,月白的衣袍被鲜血染得绯红。

  “仙主大人这是……”宁肃双目大睁,愣愣地问身旁不远的卫子喻。

  “她破境了,化神境。”卫子喻也深觉不可思议。

  四年,无忘到化神,冷无霜用了四年。

  “这是怎么回事?!”白宇的声音从左侧甬道传来,一行数十名神机阁蓝衣弟子跟着白宇一起走入。

  看着地上最大的那头机甲龙零件散落一地,其他机甲龙全部在暴动状态。白悦浑身是血,冷无霜周身金光震得那些机甲龙不敢上前,卫子喻和宁肃正在与其他机甲龙混战。

  他扶住头,跃到空中,衣袖飞起,那蓝色袖中击出五星形状的暗器往那些暴动的机甲龙脖子下方打去。白宇掷这暗器的手法独特,但凡袖中飞出去的五星暗器,全数打中了机甲龙脖子下方的机关,那些机甲龙缓缓收起攻势,整身队列整齐,一具接着一具,挤到右侧和对面的圆形拱门,消失在长长的甬道里。

  “机甲龙的机关怎么被开启了?”白宇疾步走到冷无霜面前,蹲下身要去检查白悦的伤势。

  白悦脸色惨白,此刻已经陷入昏迷,冷无霜更是心里痛得难以忍受,整个人陷入一种极端的恐惧中,双手紧紧抱住白悦,目光空洞,见来人对着白悦伸出了手,灵力运起,不破剑凌空飞速往白宇袭去。

  “无霜仙主,你先冷静一点!为易欢丫头治伤要紧!”白宇没想到冷无霜会攻击她,对她现在的状况一时不明,看到不破剑过来险险躲了过去。

  卫子喻和宁肃停下了手,已经往这边走了过来。见冷无霜现在这般模样,对白悦的看重他们皆是心知肚明。

  “掌门仙主,不能耽搁了,易欢师妹会出事的!”卫子喻大声冲她喊了一句。

  冷无霜这才回过神来,抬脸已经泪流满面,她哽咽着出声望着卫子喻:“救救她……”

  白宇见冷无霜神志稍微清明,看着自己一手带大的孩子真在她怀中脸白如雪,脆弱无比,心中也是一阵吃痛,急忙蹲下身,抬手摸上白悦的脉,脉息微弱到几乎不可察觉,又探了她的呼吸,气若游丝……

  “伤得如此重,只怕……”只怕回天乏术了,白宇后半句话,已经完全说不出来,他微闭上眼,心中十分难受,自己不该气昏头脑,将白悦关到地宫来,这一切都是他一手造成的,白宇跌坐在地上,一时失神懊恼手足无措起来。

  “不!不!我一定要救她!”冷无霜周身金光大振,将卫子喻和宁肃等人刺得睁不开眼。

  金色玄光中,冷无霜面带着泪水露出一个淡淡的微笑,她一手抚上白悦的眉眼,将身上灵力尽数往白悦眉心灌去。

  “仙主大人!快住手!这样你会修为尽失的!”宁肃大惊,但冷无霜此刻明显什么话也听不进去了。

  卫子喻眉头紧皱转动眼珠,人已悄悄踱步到冷无霜身后,伸手往她背上一按,点在了冷无霜的昏穴上,冷无霜急火攻心,一口鲜血喷出,便倒在白悦身上昏睡过去,卫子喻这一手,强行阻止了她为白悦灌输灵力。

  “快,抱出去!”卫子喻在宁肃和白宇一脸错愕下急忙开口道:“劳烦白阁主木鸽送信至隐月山庄求苏承鸿庄主赠起死回生丸施救,我们立即动身前往洛阳。望他途中来汇合!”

  白宇听到此处,勉强回过神来,他竟然把这一茬忘了。

  隐月山庄老庄主苏承鸿,药农出身,神医妙手,精心坐庄数十年,炼有起生回生药丸一枚,是隐月山庄的镇庄之宝。

  白宇立即从地上爬起,从冷无霜手中抱过白悦,匆忙往外跑。卫子喻和宁肃一人搀扶冷无霜一只胳膊,将人带出了地宫。

  冷无霜再睁开眼睛时,她躺在一辆精致的马车上,马车四平八稳疾驰在林间小路,冷无霜伸手撩开马车窗帘,外面金黄枫林一片,灿灿耀眼。卫子喻策马行在她旁边,见冷无霜撩开窗帘,立即对她说道:“掌门仙主,我们现在往扬州赶,苏老庄主也正在往这边赶,易欢师妹喝了血参汤续命,就等苏老庄主的起死回生丸了。弟子失礼,点了您的睡穴。”

  起死回生丸,冷无霜这时整个人灵台清明,已入化神境的她整个人一休整便缓了过来。对,当时她急火攻心,没有想到这一点,若不是卫子喻临危不乱当机立断,只怕白悦就要险些丧命了,她悔恼万分,同时对卫子喻感激不尽,开口道:“多谢,她人呢?”

  “在前面马车里。您对易欢师妹……”卫子喻想问些什么,但他觉得似乎又显得多余,于是一句话说了一半,再没有勇气说下去。

  “嗯,她胜过我的命。”冷无霜自然知道卫子喻想问什么,便不再隐瞒什么,毕竟一路走来,她对白悦如何,种种情态早就被身旁的人收入眼底,卫子喻那般聪慧,不可能不知道。

  “弟子明白了。”卫子喻闷闷答道,既然白悦有人以命相护了,而且是修为能力远胜于他的掌门仙主,他便守在二人身边,尽力护她们周全也好。

  冷无霜不再多说什么,起身撩开马车的门帘,一跃而上,落在了前面的马车上。

  她钻进马车,白悦安静地躺在里面,身边是那个跟白悦关系不错的神机阁十七弟子。

  “仙主大人,您醒了啊。”十七换了一身箭袖弟子袍,正在给白悦用棉帕子擦额头的微汗,见到来人,先是一脸错愕,随后立即往旁边给冷无霜挪了挪位置。

  “我来吧。”冷无霜从他手里拿过棉帕子,动作轻柔地看是给白悦擦汗。

  白悦眉头微皱,合眼躺着,此刻忍在昏迷之中。

  冷无霜心疼至极,那握着棉帕子的手都有些微微颤抖,十七感觉自己有些多余,失然起身,撩开门帘钻了出去。

  狭小的马车里,只剩下冷无霜和白悦二人。冷无霜长长呼出一口气,低下头,轻轻吻了吻白悦惨白得毫无血色的唇。

  她的背被刺穿了,伤及肺腑,虽然现在止了血,但看上去与死人一般无二。

  冷无霜脑海里跳出她奋不顾身挡在自己面前,一句话未说就受此大创的情景来,心又开始阵阵绞痛,难以呼吸。

  傻丫头,你怎么这么傻?
设置 恢复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