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言情小说九零年代凤凰女

第97章 第九十七章

作者:洲是      字数:4876      更新时间:2020-09-20 15:08:45

  hi~小天使,如果看到我就代表你的购买比例不足哦。

  李秀琴只笑笑没说话,他们哪能知道当妈的心,什么事都得为孩子操心,她不担心女儿收不到录取通知书,只担心女儿没有被心仪的学校和专业录取,庆幸的是,夏清录取的正是她的第一志愿。

  尘埃终落定,既然通知书收到了,就准备请大舅一家来吃饭,权当一家人高兴高兴。

  转天,李广海开拖拉机带着一家老小过来了,他去年年初结的婚,媳妇是个温和懂事的女人,婚后很快怀了孕,现在孩子已经八个月大了,脸蛋肥嘟嘟的特别可爱。

  “姑,姑爹,妹妹们好。”

  李广海的媳妇祝小美抱着孩子从拖拉机上下来,笑着跟夏家人打招呼。

  “哎,浩浩睡着呢?路上热吧?赶紧进屋吹吹风扇,别把孩子热坏了。”

  浩浩小脸红扑扑的,一抹后背的衣裳,已经湿透了。

  李国富的身体情况比前两年好了不少,但还是得拄着拐杖,只不过一开始要拄两根,现在拄一根就行。

  夏清她们端椅子、洗水果、倒茶,还打了盆井水让大家洗把脸。

  “小清出息了,咱们村历史上没几个考上过清大的吧?”

  “还能有几个,有两三个就顶天了,这几天我给人拉货,人家总问表妹考的怎么样,一说市状元大家都夸呢。”

  李广海买了辆拖拉机专门用来拉货,农闲的时候靠这个也能挣不少钱,以前还想着去城里打工,自从他爸出事,去城里打工的心思就淡了,结了婚有了孩子后自然更不想离家,一家人忙着十来亩地,开开拖拉机,小美还在家做些手工拿到镇上卖,日子过的还是挺不错的。

  家里的饭平时由夏清负责,今天大家说什么也不让她下灶,就让她陪着小美说说话,帮着带昊昊。

  进屋后,可能是大家说话太热闹,昊昊睁开眼睛醒来,不哭不闹,眼睛一开始懵懵的,后来发现这不是熟悉的环境,就开始四处看,小美笑着给孩子擦汗,让夏清帮她从帆布袋里拿一件干净的上衣,天气热,穿一件手工缝的小红兜就行了。

  夏清看着昊昊藕节似的手臂,还有圆鼓鼓的肚皮,让人忍不住想用手戳一戳。

  李秀兰、大舅妈,还有夏家三姐妹在厨房忙活,夏志民带着广海、李国富到前头小店看点,还从柜台里拿了包红牡丹分。

  李广海看了出言阻止,“姑爹,咱不抽这么贵的,抽根红河就行。”

  夏志民自然没听他的,笑着说,“没事儿,咱自己开着店,招呼几根烟还不行?”

  说着,给李家父子分了烟,点了火,三人一起吞云吐雾。

  李国富跟夏志民平时不大抽,老农民,挣钱不容易,烟再便宜也得花钱买不是?能省则省。

  李广海呢,从开拖拉机开始就抽上了,就跟喝酒一样,抽烟也算一种拉近距离的交流方式。

  今天的午饭很丰盛,有鸡有肉有鱼,还有大舅妈拿手的蛋饺、醋溜鱼片,男同志喝酒,女同志喝汽水,夏雯完全实现了当年可以每天喝汽水的愿望,家里就卖呢,也算提前踏上了人生巅峰。

  “来,小清,哥敬你,你不仅给夏家争了光,也给咱老李家争光了。”

  夏清跟着举起杯子,笑着道了谢。

  李广海敬完夏清又去敬夏禾、夏琳,说的话也差不多,以为他完事了呢,结果他把整桌人敬了个遍,连正在给孩子喂饭的小美都没越过,夏清就知道,他肯定是喝醉了。

  果不其然,由于喝的太高兴,李广海跟夏志民都醉了,李国富因为受伤的缘故喝的不多还保留着几分清醒,吃了饭李秀琴让他们回屋睡会儿,饭桌跟厨房交给几个女儿收拾。

  八月中旬,夏清开始准备开学的行李,跟当年二姐一样,添几身新衣服,李秀琴给了她五百块钱。

  “当年给你二姐两百,今年给你伍佰,一是街上东西比以前贵,二是你自己争气,这事我跟你二姐已经说了,她不会有什么想法,你看明天让你大姐还是二姐陪你去?”

  李秀琴的这个“争气”,不仅仅是考的好,还有那四千块奖励的意思,按理这钱夏清不给家里也说的过去,但既然孩子懂事,李秀琴自然也更心疼她一些。

  “我跟二姐去吧,她说要跟我一起回校呢,我们一块去买票。”

  夏清这么说了,李秀琴又多拿了一百给她,让姐妹两买车票去,这次夏志民就不陪她们一块去了,毕竟现在不是当年,夏琳首都都去了,还怕在县城走丢了吗?

  第二天姐妹两就起早往县城赶去,主要是买车票,因为夏琳说,县城的衣服都是过时的,让夏清留着钱去首都买,那边的衣服又便宜又好看,夏清本来也不急着买衣服,自然愿意接受她的意见。

  夏琳说的首都卖衣服便宜的地方是指那些批发商场、小商店,甚至夜市、路边摊,如果去商场的话,衣服是绝对不能便宜的。

  买了车票后,两人在街上吃面,夏清准备付钱的时候夏琳抢了先。

  “我来吧。”

  “妈给我钱了。”

  “你留着吧,我这两年偶尔做些小兼职还能挣一点零花钱,你还小,去学校花钱的地方多。”

  说完,夏琳直接付了,夏清心里一阵感动,挽着她的胳膊说,“姐,你怎么这么好呢。”

  夏琳笑着拍了拍她的脑袋,“这就是好啦,从小到大我跟大姐什么时候亏过你们,哪次有好吃的不是先让你们挑。”

  夏清没有原主的记忆,但通过这两年的相处也知道,夏家姐妹的感情一直很好,没有那种相互嫉妒、攀比的习性,她们知道独木不成林的道理,只有相互扶持才能走的更远。

  吃了饭,两人一起去买衣服,只花八十块钱买了一件T桖一条牛仔裤,去的还是两年前光顾过的服装店,后来断断续续来过几次,老板娘已经认识了她们。

  “呦,姐妹两今天又来逛街啦?”

  “是啊老板娘,我妹妹上大学了,过来选一身新衣服。”

  老板娘惊讶道,“考上大学啦?是哪个学校啊。”

  老板娘见过夏家四姐妹,知道老大是大学生,老二在首都上大学,老三老四成绩都挺好,没想到一转眼老三也考上大学了,人家这基因怎么这么强呢,几个孩子都这么优秀,自家的浑小子不爱读书,上了初中就不肯再上了。

  夏琳骄傲的说,“清大,我妹是这次的市状元,全省第二。”

  夏清有种捂脸的冲动,对家人这种随时随地充满骄傲自豪介绍自己的行为内心感到非常羞涩。

  “真的?”老板娘的声音不知不觉高了好几度,看夏清的眼神都跟之前不一样了,这就是名牌大学金字招牌的魅力,就像古时候人们崇拜状元、进士一样,不明觉厉。

  所以付钱的时候,不用她们还价,老板娘主动给了个最低价。

  八月末,姐妹两在家人的送别下,一起踏上了北上的火车,在车上熬了一夜,坐了十多个小时,终于到达了目的地。

  她们到站是下午三点多钟,外面像蒸笼一样的热,姐妹两拖着行李箱随着人潮前进。

  “你是新生,学校应该安排了接新的同学,仔细看他们举的牌子。”

  夏清肯定得先去学校报道,否则没有地方住,带着行李逛街也不方便,夏琳也得先回学校安置呢。

  她倒是问夏清需不需要陪着一起去学校报道,夏清婉拒了,毕竟不是真正的十九岁小姑娘,再说当年夏琳也是一个人过来报名的。

  两人在车站走了十来分钟就出了一身汗,终于在路边看到了清大接新的牌子,姐妹两赶忙拉着行李去了。

  今年负责接新的是学生会,轮流安排过来,五个人一轮,在夏清之前,有一个男生正在登记。

  “两位童学,是咱们清大的新生吗?”

  漂亮的女生总会让人眼前一亮,两姐妹一出现,几个男生立刻热情的上前询问。

  夏清点头,“我是新生,需要填什么表吗?”

  一位戴着眼镜个子挺高的男生递了张表给她,“填个基本信息就行。”

  他们也是有工作任务的,比如接新工作完成后做个统计,今年一共接了多少位新生,相较去年是增长了还是减少了,完成度如何,后续可能还会从新生们所填的信息表中进行抽样调查,目的就是让大家保持工作的热情,对待新生要像春天一般的温暖,让新生们第一站就能感受到学长学姐们对他们的关照和体贴。

  说到底,这份表没多少意义,但形式还是要做的,所谓“凡做过的工作,必须留下痕迹”,这是学生会主席庄凡的名言。

  “是啊,你哥好险醒没成植物人,现在不仅醒过来了,还能拄着拐杖走两步,我知足了,真的。”

  李国富坐在椅子上听大家说话,三伏天,椅子上还垫着一层棉垫子,这也是落下的后遗症,就跟关节炎风湿病一样,体质变差了。

  跟众人的唏嘘不同,李国富自己想的挺开,出院前经过伤残鉴定,他失去了劳动能力且部分生活不能自理,判定施工方赔偿两万块,加上之前剩下的那万把块钱就是三万块左右。

  李国富说,“我现在还能自己动动,又不是瘫在床上,受点苦有个三万块也值当了,我就是在工地天天搬砖也得十来年才能挣回来不是?”

  杨香枝叹着气跟李秀琴说,“你看,他就是这样,别人为他着急他倒好,一点都不带着急的。”

  李秀琴拍着嫂子的手安慰,“嫂子,我哥就是苦中作乐,你说不这么想能怎么办呢。”

  李国富点头,“你嫂子就是不禁事,我总安慰她没关系,医生说了,我要是坚持活动以后情况说不准什么时候就好转了,每天淌眼泪也没用啊,生活该过还得过不是?”

  他又跟夏志民提,想把家里的房子推了重新盖,“广海也该娶媳妇了,趁着手里有钱,先把房子盖起来,你们的钱我也留下来了,等会儿就让你嫂子拿给你们,这次谢谢了,都是为了我啊,让你们跟着遭罪。”

  他知道妹子喝农药的时候,比自己受了伤还难受,这才叫亲人,血脉相连,甘苦与共。

  厨房里,姐妹四个跟表姐李月芬一起准备午饭,李月芬已经二十九了,比夏禾大了七岁,模样长得像舅妈,个子不大高,中等身材,看上去很面善,她嫁到镇上,在粮管所当统计员,丈夫是兽医,今天本来要跟着她一块过来的,但临时有事等办完事才能来。

  夫妻俩结婚八年,生了一个儿子,日子过得还不错,这次李国富出事,她也去城里照应了两天,但家里有生病的婆婆,不能久待,等李国富情况稍稍稳定后就回来了。

  “小琳看着都是大姑娘了,考上首都的大学也挺有本事的。”

  她自己没考上过大学,一直羡慕几个表妹学习好,可以说每个农村青年都有一个大学梦,但能考上的不过凤毛麟角而已。

  李月芬的做饭手艺不错,烧公鸡,红烧鱼,还有几个带荤的小炒,主食有米饭有馒头,爱吃哪样吃哪样。

  正值暑假,李月芬的儿子周飞也来了姥姥家,直到吃饭前夏清才见到他们,之前不知道跑到谁家玩去了,李月芬的丈夫周成俊也到了,戴着副眼镜,挺斯文的样子。

  吃饭的时候,话题都在李广海、夏禾跟夏琳身上,要给李广海找对象,夏禾的年龄也不小了,说什么女孩子得早些挑,否则好对象都被别人挑走。

  “你们关心表哥就行,我可不着急嫁人。”

  “怎么不着急了,你表姐像你这么大的时候都有小飞了。”

  “小禾跟我不一样,她是大学生,毕业都得二十三。”

  “那就更得抓紧了啊,二十三谈对象,二十四结婚,二十五生娃,这都算晚的。”

  夏清无比同情大姐,暗自决定以后少参加这类聚会,还没毕业就催着找对象,有对象了催着结婚,结婚了催着要孩子,这些话题真是什么时候都不过时。

  李秀琴看出大女儿不乐意听这个话题,帮着她把话题转到了侄子身上,“小禾比广海小,确实没广海着急,今天回去我就托人看看,有合适的就给广海说。”

  吃过饭长辈们继续闲聊,姊妹几个收拾餐桌和厨房,杨香枝从屋里拿了六千块钱出来,其中五千是还给李秀琴跟夏志民的,另外一千块说是给夏琳考上大学的奖励,其实就是因为李秀琴的事特意补偿的。

  李秀琴跟夏志民自然不可能收那一千块,推脱了半天,最后在杨香枝跟李国富的坚持下只肯收了一百块,夏禾考大学那年,舅舅舅妈也是给的一百块。

  夏家六口没有留下吃晚饭,下午就回去了,紧跟着夏志民就把村长借的那三千块还了,建房也提上了日程。

  夏家的院子只有三间,用院墙围着的,得在院墙外另建一间小屋,村长同意他们占用部分自留地。

  夏志民请了相熟的瓦工过来,争取两天内盖好房子,水柳村的村民们这才知道,夏家要开小卖部了。

  “前阵子不是为了借钱的事跟刘春萍闹了一场吗,怎么现在还有闲钱开店?”

  “听说秀琴她哥出院了,不仅没瘫,工程队还赔了一笔钱,估摸着是还钱了。”

  “这店开起来能挣钱吗?”

  “应该能吧,家里炒菜缺个油少个盐什么的就去买呗,反正乡里乡亲的,还能坑人不成?”

  建房的事交给瓦工,夏志民没事盯着看,夏天闷热,大家都是起早贪黑干活,中午休息,地上铺张凉席直接睡,午饭由夏家管,有荤有素还有不限量的绿豆粥,放在井水里冰镇过,非常消暑解热。

  没两天功夫,一个十平方米的小房间建好了,开了窗户、安了门后,夏志民找了辆拖拉机到县城去找周全贵把陈列柜跟货架拉了回来。
设置 恢复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