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武侠小说万物皆可进度条

172,无上法宝炼狱之门

作者:姜末鸡蛋      字数:3712      更新时间:2020-09-03 22:37:54

  因为周围浓雾弥漫,苏神秀也不太想追赶,免得落入敌人暗算,只是看另外一具阴魔夜叉的尸体,心中暗暗盘算:“这阴魔夜叉果然是铜筋铁骨,九阶的飞剑,竟然不能伤他,如果把这一身皮肉炼成护身铠甲,岂不又是一件宝物!”

  不过他的这种想法,立刻就被玲珑当头泼了一盆冷水,说道:“主人还是不要痴心妄想了,这些阴魔夜叉之所以能够刀枪不入,全仗地底深渊有无穷无尽的玄阴之气,除非主人想在此定居,如果回到地面上,别说是九阶飞剑,随便一件法器都能轻易把他们打死。”

  苏神秀略微有些失望,不过他身家颇丰,也不甚在意,又问玲珑道:“你看这些迷雾有些什么古怪,莫不是陷入了什么阵法当中?”

  玲珑想了一想,摇了摇头说道:“应该不是阵法,我没有感觉到阵法运行时的元气波动,况且刚才那两个阴魔夜叉还能自由出入,真的陷入阵法当中,他们自然也进不来。”

  苏神秀点了点他,倒是有了几分安心,既然不是阵法,便也不用顾忌,再次架起遁光,寻了一个方向飞去,打算先飞出这片雾霾,再想办法回到地面。但是还没等飞出百余里,却忽然听见隆隆声,从前面的雾气当中,隐隐映出一个雄伟的黑影。

  苏神秀连忙停住剑光凝神戒备,紧跟着就看到一尊巨大的石门缓缓飞来,那座石门全用白色玉石雕成,竟然足有百余丈高,两旁门柱镶龙画凤,门板上面浮动着无数古怪文字,仿佛记载了亘古而来的史诗传说。

  苏神秀心中大惊,却不太敢靠近,只是看着那座石门就隐隐感觉到一股奇异的吸力,仿佛要把他的魂魄都给吸了进去似的。

  而且在那石门中间的缝隙中,还在向外渗漏着丝丝白气,那些白气离开石门,立即迎风暴涨,变成一团雾霾,快速向四周扩散开来。

  “原来四周这些雾气竟是从这座石门里面出来的!”苏神秀恍然大悟,又不禁向那石门多看了几眼,却忽然感觉一阵头昏眼花,身子摇晃两下,险些跌到地上。

  幸亏这时玲珑突然大叫一声道:“主人,不可在此久留!这是炼狱之门,乃是上古时候太上天魔炼制的无上法宝,自从太上天魔寂灭之后,这件法宝也随之消失,没想到竟会出现在这。”

  苏神秀听见脑海中传来玲珑的声音,顿时眼睛一亮,猛然惊醒过来,不禁大声叫道:“炼狱之门!太上天魔炼制的无上法宝!”

  玲珑似乎对那座炼狱之门十分忌惮,听出苏神秀似乎有些心动,连忙劝道:“主人,千万不可妄动贪念,这座炼狱之门乃是法宝中的王者,就算参悟大千世界的纯阳强者,也不可能将他收服。”????

  正在苏神秀想要说什么时,又忽然听见玲珑叫道:“主人!主人!刚才你的心神已受那炼狱之门的气息侵染,赶快精气凝神,摒除一切杂念,否则一旦在心中留下破绽,以后永远难以补救!”

  苏神秀如梦方醒,?“区区一件法宝也敢欺我!待到来日我修炼大成之时,必要将你炼化,永世为奴,永不解脱!”苏神秀不禁大怒,心中暗暗发誓,回头又看一眼那座炼狱之门,眼中陡然闪过两道凶光。

  那座炼狱之门似乎感觉到了苏神秀心中怨念,竟是轰然一震,从门缝里面,闪电似地飞出一溜乌光,对准苏神秀便当头打来。

  苏神秀没想到心中一丝怨念,竟然被那炼狱之门察觉,正想催动万象玲珑塔护身,却忽然感觉无极五行碑突然射出一道精芒,在空中划出一道匹练,正好截住那道乌光。

  ?“嗯!原来是得了纯阳道人的一件法宝,怪不得敢如此张狂,还想炼化本座,当真不知死活!”从那炼狱之门当中滚滚传出一个苍老古拙的声音。

  “主人快走!千万不要跟他纠缠!”

  ?“哈哈哈!玲珑小丫头竟然也在,看来你这小子果真福缘不浅,非但得了纯阳道人的传承,还把玲珑这丫头也搞到手了!不错!不错!”

  炼狱之门的器灵大声笑道,好像逮到了无价之宝,那白玉石门突然开启,里面居然显出了一方宇宙,无数星辰聚成庞大的星云缓缓转动,巨大的恒星散发着无穷的热量,充满生机的行星,一闪而逝的流星,还有吞噬一切的黑洞。

  却还没等苏神秀看清,就从那炼狱之门里面,传来一股强大的几乎不可抗拒的吸力。

  苏神秀还来不及挣扎,就已经被吸了进去,紧跟就听身后轰一声响,那两扇白玉石门再度关闭。

  而眼前那宇宙万象也随之消失,取而代之的却是一片,锦竹翠柳的园林小院。

  苏神秀落到这园林当中,抬眼一瞅就看见一尊大青石上懒洋洋的坐着一个十一二岁的幼童,与那苍老的声音却格格不入,身上只穿了一件鹅黄色的短褂,眼睛盯着身前的一方棋盘,聚精会神,心无旁骛。

  苏神秀猜出这名童子十有八九就是炼狱之门的器灵,虽然心中怨怒,却也不敢造次,见那童子似乎无意理他,索性在一旁寻了一处干净草坪一坐,凝神静气,开始修炼。

  直有七八个时候之后,苏神秀把体内的先天灵气运行了足有三十六个周天,那童子才放下棋子,扭头向他望来,似笑非笑道:“你这小子也有些定力,落入炼狱之门当中,还能若无其事。”

  苏神秀收敛法力,发现此处灵气浓郁无比,这数个时辰修炼,竟让他受益匪浅,体内的先天灵气更加精纯了几分。

  “这座炼狱之门当中,倒是一处洞天福地,我才修炼这片刻功夫,就顶得上外面苦修数月,如果能在这修炼一年,缔结金丹也易如反掌。”

  苏神秀心中默默想道,不过以他现在的修为,练到金丹境界,也是迟早的事情,也不用耿耿于怀,好整以暇道:“前辈神通广大,想要杀我易如反掌,况且我已落入瓮中,生死存亡全在前辈一念之间。假若前辈想要杀我,就算吓得屁滚尿流,也是于事无补,前辈若不杀我,我又何须害怕?”

  那童子点了点头,却忽然又戏谑道:“那如果现在我说,只要你吓得哭爹叫娘向我求饶,我就放你离开,你又当如何呢?”

  ?“那样我就立刻跪地求饶又何妨,只有活着才是真实,其他所有全是虚妄,自家实力不济,便要俯首帖耳,这时还要逞强,岂不自寻死路!”苏神秀淡淡说道,仿佛理所当然,丝毫不见惭愧。

  那童子不禁露出一丝古怪神色,旋即又大笑道:“哈哈!想不到混元派那些刻板的老古董,竟能教出你这样一个妙人儿。有趣!有趣!”

  苏神秀微微一愣,但是略一思量,立刻想通其中关节,必是这炼狱之门的器灵,看出他体内结成五行剑阵,才料定他是混元派的弟子。

  尤其自古以来仙魔两道,互相攻杀不断,几乎势不两立,炼狱之门乃是魔道至宝,被他误会是混元派的弟子,恐怕是要凶多吉少。

  苏神秀急忙解释道:“前辈怕是有所误会,我本是无量剑派的弟子,五行剑气的口诀也是意外得来,并非是混元派的真传。”

  那童子眼中精光一闪,又在苏神秀身上扫视一遍,才微微点了点头道:“倒是我看走眼了,你的本源功法果然是无量剑派的路数,只是五行剑气浮于在外,掩盖了无量剑派的功法模样,一时之间难以察觉。不过我倒是有些奇怪,你一个无量剑派弟子,又如何能够得到,混元派的镇教之宝的?”

  苏神秀淡淡一笑道:“还不是靠杀人夺宝,只是运气好些罢了,似乎那人在混元派有些根基,竟带着记录五行剑气的玉符,可惜只有前面四重,后面几重功法口诀,只怕再也无缘得到。”

  那童子听罢,沉默了片刻,忽然说道:“混元派的五行剑气确实不愧为当世绝学,如果修炼到极高境界,法力简直深不可测。当初曾有一位混元派的长老刚刚演化元胎,仅凭元神第三重境界和一把真形级数的飞剑,就能与我分庭抗礼。若非后来我不惜耗费元气,演化六道轮回,也还杀他不死。”

  苏神秀刚才听见玲珑提醒,就知这座炼狱之门强大无比,至少也有媲美纯阳的实力。

  而那位混元派的长老,仅凭合道的修为,就能与他抗衡,虽然最后落败,也足以傲视天下了。

  尤其修炼越到后来,境界之间的差距越大,就像苏神秀现在修炼到罡煞合一境界,凭借一两件厉害法宝,战胜金丹境界的高手,也算不得多么惊世骇俗。

  但是练成温养的高手,想要抗衡元神高手,却几乎是不可能的。

  而修炼到元神之后,每差一个境界,都有天壤之别,法力相差百倍,根本不能抗衡。

  那位混元派的长老,能以合道境界与炼狱之门争锋,足以可见五行剑气的威力是何等凶悍。

  这时那童子又接着说道:“不过这五行剑气唯一美中不足,就是修炼进境极其缓慢,等于同时修炼五种功法,而且越到后面修炼越难。许多号称天才之人,甚至练成不灭元神,也仅仅能把五行剑气修炼到第七重。”

  苏神秀一听,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冷气,心中暗忖道:“为何我修炼起来是一蹴而就,转眼就能水到渠成,而他说起来,就如此困难了?”

  那炼狱之门的器灵,专能探听别人心思,察觉苏神秀所想,不禁大声笑道:“你这小子身怀无极五行碑,自然不知别人修炼五行剑气如何艰难,修炼五行剑气最难之处,就在凝练先天五行之气。先天五行之气乃是鸿蒙开辟之时,混沌破碎,阴阳分开,形成的五种先天灵气,如今早已分散于天地之间,方圆千里也难寻到一丝。唯独你那无极五行碑,乃是纯阳道人以先天五行灵物练就,蕴含无穷先天五行之气,修炼起来自然事半功倍。”

  苏神秀这才恍然大悟,怪不得他每次修炼五行剑气,都会从无极五行碑当中涌出一股热流,原来那股热流就是先天五行之气。

  但是令他有些疑惑,这炼狱之门的器灵,不厌其烦的解说五行剑气,恐怕也不是随意闲聊。

  那童子看他一眼,便又微微一笑道:“正巧当初我与那人交手,将他杀死之后,夺了不少好处,其中就有一部记录《五行真解》的玉符,一共十三重心法口诀,倒是可以借你一阅。”

  苏神秀蓦地一愣,那五行剑气不是只有九重么,怎么出来了十三重口诀了?
设置 恢复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