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武侠小说万物皆可进度条

166,先天魔宗的白衣少女

作者:姜末鸡蛋      字数:2433      更新时间:2020-08-31 22:29:07

  苏神秀在那高塔上,潜修了十余日,把体内的五行阵法修炼的坚固无比,对于五行之理有了一个大概的了悟这才心满意足收了法力。

  却在这时忽然听见远处传来雷霆般的一声巨响,惊得苏神秀眉头一皱。

  急忙到窗口向外望去,只见数百里外,一处山坳里面,突然冲起漫天黑气。

  那一股黑气在半空中弥漫开来,阴风惨惨,鬼气森森,竟然把周围数十里全都罩在下面。

  苏神秀不禁吃了一惊,那黑气汹涌之处,正是卢家庄的所在。那天他拿出一件七阶法器做饵,就是为了让乔飞等人前去试探一下卢家庄的虚实,没想到十几天没有音信,却一下弄出这么大动静。

  但是那卢家庄离此还有三百余里,苏神秀虽然眼力非凡,也不可能完全看清。

  连忙祭出天河剑,化作一溜幽光,向卢家庄飞去。天河剑与他心神相连,犹如带了一只眼睛过去。

  苏神秀操纵天河剑向卢家庄飞去,远远就看见那滚滚黑气下面,一座建在山坳里面的庄园,早已成了一片废墟。

  只有废墟中间,撑起一道光幕,里面聚拢数十名容颜娇美的少女。

  在那废墟上空,悬浮一名道人,手中托着一个青黑色的大葫芦,葫芦口中不停喷出黑气,翻翻滚滚,鬼哭狼嚎,似有无数龙虎狻猊咆哮厮杀。

  苏神秀暗暗心惊,心中默默忖道:“这老道好厉害的手段!恐怕又是一位修成金丹的高手,那大黑葫芦不知是什么法宝,喷出许多黑气,看这气势喧嚣,虽然比不上十万魔兵,却也极不好惹。”

  苏神秀一面猜测那老道来历,一面操纵天河剑敛去宝光,慢慢靠近过去。废墟里面已经倒下不少尸体,那天在酒楼见过那名修成罡气境界的老道竟然也在其中,胸口破开一个血洞,早已经死去多时了。此外还有一些狐妖,死去之后现出原形,只是尾巴与寻常狐狸不同,有的长着两条,有的长着三条。

  这时那老道将黑气放尽,把那葫芦在腰上一挂,对着下面大声叫道:“卢婉秋!你再不出来,贫道我可就要把你这些狐子狐孙杀绝了!”

  那老道说罢,将双手举起,开始缓缓按下。

  半空中的黑气顿时生出感应,随他手势滚滚下压。

  然而就在此刻,忽然从天而降一道金光,足有数十丈长,宛若一抹惊鸿,霎时将那黑气劈开一道口子。

  那老道却不惊反喜,哈哈大笑道:“卢婉秋!你终于忍不住出手了吗!当年你杀我徒儿,毁我清风观基业,可曾想到今日也有毁家灭族之难!”

  “哼!若非卢家姐姐正要准备渡过风火雷劫,就凭你这妖道,岂敢在此撒野!”伴随着一阵银铃般的话音,一名清丽如水的白衣少女缓缓降下,身畔围绕一口尺长短剑,寒光烁烁,明亮如电。

  那少女容貌已是极美,却给人一种冷若冰霜的感觉,一双杏眼尽是漠然之色,仿佛高高在上,俯视芸芸众生,根本不似凡人。

  那老道看她一剑劈开漫天黑雾,心中不禁多出几分忌惮,恶狠狠叫道:“你是哪家女娃,贫道乃是大洼山祁连洞金川老祖门下,与卢婉秋那贱人有不共戴天之仇,劝你少来参合,否则必有大祸!”

  金川老祖乃是旁门散修当中有名的能手,七百年前已经修成不灭元神,非但是神通广大,而且睚眦必报,若是寻常小门小派,还真不敢轻易招惹。

  不过金川老祖的名头,并没有吓住这女子,只见她冷笑一声,不疾不徐道:“金川老祖隐居大洼山多年,一心修为,不问世事,会为了你一个后入门的弟子出头,与我先天魔宗为敌?”

  那个老道一听,顿时脸色大变,先天魔宗乃是魔道诸宗之首,修成元神的长老就有三十多人,他师父金川老祖,也万万不敢得罪。

  但是他与卢婉秋有不共戴天之仇,这次也是算定卢婉秋正要渡劫,这才趁机前来报仇,如果放弃大好机会,日后复仇希望更加渺茫。

  那老道进退两难,心中畏惧先天魔宗的凶名,又不甘心放弃复仇机会,暗暗盘算道:“这少女不过罡煞合一的修为,尚未缔结金丹,比我还逊一筹。不如我先将她逼退,再杀卢婉秋那贱人,料那先天魔宗纵然凶横,也未必会为了一个狐妖兴师动众。”

  那老道拿定主意,索性把心一横,大声叫道:“小丫头!劝你莫要多管闲事,速速退去还则罢了,免得误了自家性命!”

  这女子冷笑一声,便也不再多言,直接扬手一指,身畔那飞剑忽然绽放万千繁花,好似朵朵金莲,洒下一片金光,向那老道卷去。

  “哼!雕虫小技,也敢在你家道爷面前献丑!”那老道怪叫一声,又把腰上那大黑葫芦摘了下来,对准飞来的剑光猛的一摇,葫芦嘴里传出一股吸力,竟然异想天开想把这女子的飞剑收去。

  这老道也是无甚眼力,居然没看出那女子的飞剑竟然是一件法宝,他大黑葫芦虽然十分厉害,但充其量只是一件七阶法器,与法宝相比何止天壤之别。

  其实这女子只是受人之托,一听那老道自报家门,乃是金川老祖的弟子,便也没想伤他,只需逼退便是。没想到这人不识好歹,这才动了杀机,纵起一溜剑光,顺那葫芦吸力,猛的刺了过去。

  那老道还以为飞剑被他葫芦吸住,不禁自鸣得意,却做梦没想到,那金色剑光来到近处,突然向外一震,立刻挣脱出来,紧跟着对准那大黑葫芦狠狠撞去,顿时就听轰的一声,那大黑葫芦哪受得住道器一击,当即被捅出一个大窟窿。

  那老道本拟用自家法宝,收去这女子的飞剑,却没想到弄巧成拙,眼睁睁看着那飞剑毁了他得意法宝,又化作一抹金霞,围着他身上一绕,就将其腰斩两截。

  原本凭那老道金丹境界的修为,也不至如此不济,却是他自绝生路,想用法宝去收这女子的法宝飞剑,犹如开门揖盗,陷自己于死地。

  不过那老道被拦腰斩断,却没有立刻死去,只听他惨叫一声,再也无暇寻仇,连忙抓住被斩断的下半身,卷起一溜青光,就向远处遁去。

  这女子见他逃走,也没急着去追赶。那老道被一剑腰斩,已是元气大伤,就算接好肉身,修为也要废去大半。况且这女子多半也不愿与金川老祖结成大仇,索性留他一命,总算留些余地。

  这时看见大敌败走,下面那些被困的狐妖才松了一口气,纷纷上前千恩万谢。

  这女子也不与她们攀谈,只是点了点头,然后架起遁光,转眼已经不见了踪迹。

  一直等她走远,苏神秀才偷偷收回天河剑,心中暗暗忖道:“看来这卢家庄也不简单,竟然与先天魔宗有些渊源,我原想趁火打劫,捉来几只小狐狸,现在来看还是不要轻举妄动,免得惹来杀身之祸。”
设置 恢复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