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言情小说娇宠冬官

第四百六十一章 再起波澜

作者:绯我华年      字数:4353      更新时间:2020-11-22 23:40:32

  顾晟一贯的冷冷淡淡。

  袁宝儿笑着把带来的东西放下来,朝着其中一个好奇张望过来的孩子招手,“快过来,这些都是给你们的。”

  孩子看着袋子里满的滚出来的吃食立刻心动了。

  才要走过来,就被年纪大些的孩子拽住。

  那个大些的孩子警惕的看过来,“你们是什么人?”

  “我们是外乡人,”袁宝儿的口音一听就是外乡人,她索性直言不讳,“我的孩子马上要过生辰,我身在千里之外,便想着帮助他人,也算是为她积攒福气。”

  袁宝儿说这话时,忍不住感慨,想起当年生女儿时艰难以及后来的思念,忍不住感慨万千。

  孩子神情微动,眼里闪过一抹情绪。

  顾晟立刻盯着他,神情又冷了几分。

  孩子察觉自己情绪被感知,忙收敛回去。

  不同于顾晟的警惕,袁宝儿对孩子有着天生的怜爱,她又朝着孩子们招手。

  这一次有两个孩子过来,最小的那个见状,忙也跟着跑了过来。

  袁宝儿笑眯眯的拿了一套放在她身前比量,有些不大满意,“好像大了点。”

  她说着就要放下,那孩子却一把抓住。

  软软的小手带着微微的汗,十分紧张的看着袁宝儿,“可以的。”

  她奶声奶气的说着,小手紧紧的抓着裙子不肯放开。

  袁宝儿见状笑了,“别急,都是你的,我只是想起还有一套,大小应该合适。”

  她松开手,去找出另外一套粉色的小裙子。

  这一次大小刚刚合适。

  袁宝儿很满意的放到她手里,孩子也很喜欢,小手紧紧的攥着不放。

  其他孩子也都分别挑了适合自己大小的出来,袋子里还有几套被单独摆放到一边。

  袁宝儿留意到,那些衣服都摆的整整齐齐,显然是在确定不合适尺寸之后,又给叠了回去。

  这一点点的小细节,让袁宝儿对这些孩子的好感大增。

  “都去试试,看看有没有不合适的。”

  她笑眯眯的说道。

  孩子们的脸上露出欢喜的笑容,但他们并没有走,而是看向戏子。

  眼见戏子点头,他们才真的带着衣服进去屋里。

  屋门关起来,里面传出孩子们的笑声和讨论声。

  戏子见顾晟和袁宝儿虽然面色各异,但都很有耐心的等着?便走了过来。

  “孩子们难得穿新衣裳?有些欢喜过头。”

  这是在解释为什么他们这么久都还没出来。

  袁宝儿理解的笑了笑,“我小的时候?得了新衣裳也是欢喜很久。”

  戏子嘴角挑高?看向顾晟,见顾晟眼角都不扫过来?只眼神柔和的看着袁宝儿。

  显然,过来这里并不是他的主意?但他愿意为了完成女伴的心愿陪同。

  戏子立刻知道应该怎么做?他适度的跟两人拉开距离,只跟袁宝儿讲这些孩子。

  多大了,都喜欢什么,都擅长什么。

  比如?那个十分警惕的孩子?他反应很快,身手敏捷,家里爬高的事情都由他来完成。

  最小的那个孩子十分聪颖,哪怕没有钱去学堂,只在外面偷着学?回来也会背。

  再比如院子里年纪最大的女孩子,她的手很巧?能用草编成漂亮的席子。

  戏子展示得十分起劲,孩子们出来听到只言片语?就猜到他在说什么。

  眼见袁宝儿含笑望过来,几个孩子都不好意思起来。

  袁宝儿笑着招来几个孩子?温柔的看着他们。

  不得不说?这几个孩子长得都很不错?只是之前被破败的衣裳和脏兮兮的外表,遮掩了他们的样貌。

  这会儿穿新衣裳,他们就把头脸拾掇干净,看起来竟然有点像寻常人家的孩子。

  袁宝儿瞧着几个孩子拘谨的排排站好,希冀的看过来的样子,心里有些触动。

  她不由得看向顾晟。

  她记得布衣卫是有下属的,那里会接收一些孤儿,用来培养将来的新生力量。

  顾晟果然明白她的意思,微微点头。

  袁宝儿思忖片刻,拉住想要说话的顾晟,温柔的跟戏子道:“我们还有事情,不能在此久留,若有事,就在望来客舍留话,我们若是离开,也会跟掌柜说明。”

  戏子欲言又止了片刻,微笑点头,“多谢两位慷慨,这些已经够多,以后还是不麻烦两位了。”

  袁宝儿笑了笑,朝孩子们挥了挥手,带着顾晟离开。

  待到走远,顾晟这才问她:“你不想他们过好日子?”

  袁宝儿轻轻叹了口气,“吃饱了穿暖了,却未必就是好日子。”

  “布衣卫说是权柄极大,可底层的那些却没有大家想的那般好,这些孩子各有所长,若是有选择,我想他们应该更想过普通人的生活吧。”

  布衣卫,说是职业,其实就等同于卖身。

  一旦脱离组织,若是平安退下来的到还好,若是犯了错的,基本没有囫囵个回去的。

  袁宝儿虽然想让他们衣食无忧,却也不想让他们付出那样大的代价。

  顾晟默了默,布衣卫就是这样一个组织,哪怕他如今已经是隐形的布帅,也没有资格,更没有能力去更改。

  大夏的布衣卫何止千万,每个人更是想法多多,他没办法一一纠正,只能继续沿袭昔日的传统。

  两人晃悠这么久,早就该回去了。

  顾晟特特让人去客舍传了话,带着袁宝儿回去。

  走到半路,就见才刚传话的兄弟急急赶回来,“大人,您吩咐的那人找来了。”

  顾晟转头看袁宝儿。

  那意思是,这事是你揽的,你看怎么办?

  袁宝儿上前半步,问他:“怎么回事?”

  那人跑得有些急,到跟前还再喘,“说是小豆子出事了,想请大人帮忙。”

  小豆子就是那个跑得最快,爬上爬下,十分利索的那个。

  那孩子看着很有成算,可其实情绪外漏,并不像个安分的。

  “先回去看看,”袁宝儿和顾晟一块往那处院子赶去。

  此时的院子七零八落,早已没有才刚的整齐。

  几个孩子形容狼狈,两个年级笑得哭的脸都成了花脸。

  “人呢?”

  袁宝儿进来,没看到戏子,也没看到小豆子,只看到几个年级更小的孩子。

  年纪最小的狗娃见到袁宝儿,哇的一声哭了起来。

  他哭的太伤心,口齿都不清楚,袁宝儿好容易才听清楚,是周家把人带走了。

  “为什么要带他们走?”

  袁宝儿问,狗娃茫然的摇头。

  顾晟侧头,立刻就有人去调查,没多会儿回来回禀。

  是戏子前阵子去周家唱戏,没唱好,周家不满意,要抓他抵债。

  “抵债?”

  袁宝儿怀疑自己听错了。

  布衣卫重复一遍,又道:“说是他们唱戏的戏服是周家珍藏的,是留兰香留下来的,十分珍贵。”

  “他给弄脏了,要他赔偿。”

  袁宝儿很奇怪,“他是戏子,没有自己的衣裳。”

  “听说是周家定的规矩,要他必须穿那身唱才行。”

  所以这就是讹人呗。

  袁宝儿秒懂了。

  这就是周家设了个局,只要戏子上钩,就等于被算计了。

  “周家跟闵家有些关系,”布衣卫很小声的说道。

  袁宝儿看向顾晟。

  顾晟面无表情的扯了下嘴角。

  这次回去就收拾了,根本没必要顾忌。

  “召集人手。”

  他如此交代。

  袁宝儿却拦住他,“先带几个好手过来,把人救出来要紧。”

  顾晟自来就是,只要不是原则性问题,从来都是袁宝儿说什么就是什么的。

  他立刻给布衣卫示意,没多会儿就有一队模样精干的汉子过来。

  顾晟走过去,跟他们低声说话。

  汉子摊开一章图纸,那竟然是周家的府宅设计图。

  几人商量着把事情敲定,只等到天彻底黑透,众人便开始行动。

  袁宝儿本想跟着一道。

  不想顾晟十分坚决的拦下她。

  “救出来,他们也不能留在这里,你先把孩子们带出去,等我过来汇合。”

  元宝儿一想也是这么个道理,便带着孩子们往镇子外去。

  夜里,顾晟带着人,消失在夜色当中。

  袁宝儿心里是觉得他们一定没有问题,可是总是忍不住担心。

  就在她有些忍受不了,想要让人去探查之时,只见一队黑影急速靠近。

  袁宝儿没吭气,只安静的等着,直到确定来人正是顾晟一行人,这才从藏着的地方出来。

  顾晟也在找她,见她平安无事,便拉着她道:“先走。”

  众人顾不得说什么,又继续赶路。

  如此走了将近十里,确定身后没有追兵,顾晟这才停下来。

  火把亮起,袁宝儿才发现顾晟脸色不对。

  “你怎么了?”

  “没事,”顾晟满不在乎的说道。

  袁宝儿握着他的手,发现他手心都是冷汗,脸色也很苍白。

  “你怎么了?”

  她声音有些急,明显十分担心。

  顾晟怕她急坏了,就道:“压了下,可能伤到肺腑,等回去喝两贴药也就好了。”

  袁宝儿抬头望远处,从这里已经影影绰绰的能看到军营。

  “先回去几个人,带副担架过来。”

  袁宝儿急得不行。

  顾晟却把人拦住,温声跟袁宝儿道:“我不能那样回去。”

  袁宝儿才刚就是急得蒙了,这会儿也反应过来,他的确不能躺着回去。

  “那就先带军医过来。”

  这次顾晟没有阻拦。

  布衣卫飞快奔回去,带着人过来。

  军医听到伤的是顾晟,吓了一跳,忙过来诊脉。

  反复切了几次,他脸色转缓。

  “只是震动上了心脉,将养一阵子,也就好了。”

  “没有大事?”

  袁宝儿问。

  军医摇头,“大人底子好,只要好生沿着,十天也就好了。”

  确定没有大碍,袁宝儿才放下心。

  经过这段时间的修整,顾晟的脸色也比才刚好了许多。

  众人这才往军营里去。

  戏子和孩子们这会儿才知道两人身份不同。

  但此时他们没有后路,只能跟着他们来到军营。

  将要到时,顾晟指了指远处的几个帐篷。

  “去那边,帮着干点什么。”

  袁宝儿不愿他们入布衣卫,那么很多事情就不适宜让他们接触。

  顾晟给他们指的地方是伙房。

  那里事不是很多,人员也简单,最重要的时,那里的都是招来的人,待到大战之后,他们都是可以归家的。

  戏子初来乍到,不明所以,心里也知道跟顾晟比起来,袁宝儿更靠谱,所以在听到顾晟吩咐之后,他立刻看向袁宝儿。

  袁宝儿也跟着点头,交代他们,“过去吧。”

  戏子一听袁宝儿也这么说,这才过去。

  顾晟等他咒怨,才低低哼了声,表情不虞。

  袁宝儿勾唇一笑,抚了抚他肩膀,陪着他回去营帐。

  一路上,顾晟神色自若,偶尔还跟袁宝儿低声细语。

  形容举止跟平常没什么两样,根本看不出有伤。

  可是进去营帐个,确定没有人看到,他脸一下子就变白,豆大的汗珠子肉眼可见的冒出来。

  “你怎么样了,”袁宝儿情急,下意识的抱他起来,大步流星的冲去塌边。

  正要伸手,想说帮忙得军医见状,嘴巴微张,一时都说不出话来。

  袁宝儿并没有留意,她还在询问顾晟。

  反而顾晟瞧见军医张口结舌的异样,笑了笑。

  “开药吧。”

  军医忙拱手,狼狈的跑了出去。

  袁宝儿还奇怪的看了眼,又忙着去给他倒水。

  顾晟胸口发闷,没有什么胃口,只随意喝了口,便放下了。

  没多会儿,汤药煎好了。

  因为担心消息走漏,汤药都是军医亲自动的手,并且装在食盒里拎过来的。

  顾晟几大口把汤药干了,疲惫的往后倒。

  袁宝儿赶忙把枕头放好,扶着他躺好。

  军医又诊了会儿脉,确定脉息比才刚平稳许多,便道:“这药大抵对症,先喝着吧。过两天再看情况。”

  顾晟这会儿才刚不疼,他不想说话,就眨巴两下眼算是同意了。

  袁宝儿送走军医,又赶紧回来,服侍在顾晟左右。

  顾晟难得享受这样的待遇,温香软玉在侧,体贴小意时刻,这样的日子,哪怕胸口不适,也十分快活。

  然而,这样的好日子没过两天,就传来周家出事的消息。

  “死了?”

  顾晟很是奇怪,那位周大郎,他还没来得及去收拾,人就死了。
设置 恢复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