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科幻小说遇见花开遇见你叶南弦沈蔓歌

第1357章 那也得你抢的过呀

作者:叶南弦沈蔓歌      字数:3465      更新时间:2020-10-18 16:07:50

  “蔓歌,你还在吗?”

  萧钥没有听到沈蔓歌的回复,以为信号不好,连忙问了一声。

  “哦,我在。”

  沈蔓歌立马回神,回道:“大姨,这个凌千羽到底是什么人啊?可靠吗?我听说方正正在拉拢他。”

  “他掌控者凌家的所有生意,现在更是把生意做大了,做的全世界都是,财富堆积如山,方正现在没有得到矿脉,国库紧张,自然是希望有人可以支援国库的,这个时候凌千羽就是他眼中的香饽饽。不过在这件事儿上,千羽自己会处理好的。你放心好了。”

  听到萧钥这么说,沈蔓歌再次问道:“他做什么生意啊?”

  “医药。医学器材,医药品,甚至还有抗癌药的研究,以及疑难杂症的一些治疗都有涉及。现在人怕死,凡是有钱的都希望能够演唱自己的寿命,所以这个行业很是火热,不过没有那个金刚钻,也揽不到这个瓷器活。千羽是医学博士后,甚至还在研究医学课题,是个不可多得的人才。”

  沈蔓歌很少听到萧钥如此对一个人评价这么高的,如今从她的嘴里都是凌千羽的好话,倒是让沈蔓歌有些不相信了。

  “大姨你亲眼所见吗?没准这个男人是身边养着能人来夸赞自己呢。”

  “不可能。”

  萧钥十分肯定的回答让沈蔓歌不想在说什么了,但是对这个凌千羽还是多了很多兴趣和探究。

  “好吧,大姨我先挂了,去看看表哥。”

  “好。如果他有什么事儿,让他去找千羽。”

  沈蔓歌点了点头就挂了电话。

  方悦悦这个时候回来了,看到沈蔓歌若有所思的样子,低声说道:“是不是在担心二哥?”

  “恩。”

  沈蔓歌知道方悦悦是方泽这边的,自然也没瞒着。

  “我和你一起去二哥那里看看吧。”

  “我自己去吧,你还是留在这里,万一方正的人过来的话,你不在就说不清了。”

  沈蔓歌想到青鸾都被突击检查了,谁知道这个方正在搞什么鬼。

  方悦悦倒是没想到这一点,听到沈蔓歌如此说,不由得点了点头。

  “那你小心点。”

  “好。”

  沈蔓歌从密道离开,来到方泽宫殿的时候,方泽正好要出门去寻他们,看到沈蔓歌的时候特别担忧。

  他一把将沈蔓歌给拉了进来,让阿然出去看着,这才低声问道:“你没事儿吧?”

  “没事儿。”

  “他呢?”

  方泽值得是叶南弦。

  沈蔓歌也回答了没事儿,方泽这才松了一口气。

  “我父亲也不知道怎么了,从来不赖我这里的,今天居然过来找我,当时如果你们在的话,没准就碰上了。简直太险了。”

  方泽现在想起来还觉得一身冷汗。

  沈蔓歌倒是没心思和她说这些,而是快速的说:“表哥,你身体没事儿吧?”

  “没事儿啊,怎么了?”

  沈蔓歌便把张宇的事儿说了一遍。

  方泽听完脸都白了。

  “这个于峰!简直就是个混蛋!”

  方泽气的收紧蹦出,恨不得立刻去宰了这个混蛋,但是现在还不是时候。

  沈蔓歌有些担忧的说:“你还不明白吗?我在担心你。他能给张宇下毒,没准就能给你也下毒。而且我求证过了,大姨那边应该也是中毒了,不过最后的结果还没出来,所以我才来告诉你。”

  方泽对自己的生死倒是看得开。

  他低声说:“即便我真的中毒了,现在也不可能找医生查看的。蔓歌,这里是宫里,宫里的人都有好几颗心,你不知道谁是你真正的朋友,没准你刚去看了医生,后头就有人知道你中毒的消息了,到时候父亲如果以养病为借口把我囚禁起来,我就什么都做不了了。你明白吗?”

  沈蔓歌看着方泽心如死灰的样子,不由得有些难过。

  他应该是早就活够了吧?

  或许从辛迪死的那一刻他就活够了,只是仇恨支撑着他走到现在,如果让他知道辛迪的死是大姨一手安排的,方泽能否承受得住?

  沈蔓歌不知道,也不敢让方泽知道。

  她低声说:“或许有别的法子,大姨对我说你可以去找凌千羽,他是大姨的人。”

  “凌千羽?”

  方泽微微一愣,随即有些不可思议的看着沈蔓歌。

  “我妈真这么说的?”

  “是。”

  “你可以联系上我妈?”

  f国现在闭国,一般情况下信号是出不去的,在这里只有用f国专属的线路才可以,可是沈蔓歌居然可以和萧钥联系,不由得让方泽有些意外和惊喜。

  沈蔓歌低声说:“是南弦,他黑了一条线路,接通了我们国家的线路,但是时间不能太长,每天也就只能打一个电话。”

  “原来如此,我妈还说什么了?”

  方泽一直都想着和萧钥联系,但是却始终联系不上,如今有了萧钥的消息,自然是想要询问一些的。

  沈蔓歌却摇了摇头说:“没什么了,就是说凌千羽是可用之人,你可以放心的用。”

  “凌千羽。”

  方泽念着这个名字,眉头微皱,不知道在想什么。

  方悦悦也说过凌千羽,这么出色的人为什么会帮助自己,先前方泽还想不明白,现在却都明白了。

  原来是因为母亲的关系。

  他是萧钥的人,所以才帮助母亲来帮助他。

  果然是缘分匪浅。

  想通这一点之后,方泽放心不少。

  “正好明天他会被邀约进来参加宴会,我趁机让他给我看下,如果真的中毒了,我们再想办法。”

  听到方泽并不是一心求死,沈蔓歌才松了一口气。

  “好。”

  “你和叶南弦也小心一点,这里处处危机四伏的,特别是于峰,那个人简直就是个鬼,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盯上你们,所以你们千万千万要小心。”

  提起于峰,方泽就恨得牙根痒痒。

  方正想让他和于峰握手言和,这怎么可能?

  他和于峰之间有血海深仇,谁都不可能放手的,势必是不死不休了。

  沈蔓歌点了点头,低声说:“你自己也小心一点,在这里我们不会和你常联系,你自己有事儿的话多找我们。”

  “好。”

  这一刻方泽深刻的感受到沈蔓歌的关心和担忧。

  这种感觉除了辛迪以外,再也没有人给过他了,如今又多了一个沈蔓歌。

  对方泽来说,沈蔓歌才是自己的妹妹,亲妹妹。为了沈蔓歌让他去死都可以。

  他就是这样一个人,对他好的,他可以以命相保,对他不好的,他自然也会记恨一辈子。

  “那我先走了,南弦那边恐怕会担心,表哥,你别忘了,明天一定要让那个凌千羽给你看看。”

  “好。”

  方泽终于笑了,笑的毫无负担,笑的有些开怀。

  沈蔓歌见他笑了,突然想起了刚才那个医生。

  这两个人笑起来的时候还真的有点像,不过样貌不一样罢了。

  想到自己在想什么,沈蔓歌有些无语了。

  这要是让叶南弦知道自己在想一个男人,估计要气疯了。

  一想到那个男人吃醋的样子,沈蔓歌就忍不住的勾起了唇角。

  “表哥我先走了,回见。”

  沈蔓歌快速的离开了方泽的宫殿,归心似箭的朝着叶南弦的地方走去。

  现在那个男人不知道该有多担心自己呢。

  想到这里,沈蔓歌的脚步也加快了许多。

  回到青鸾这里的时候,方正已经走了,青鸾亦然拿着酒杯一个人喝着,闷闷的,有些伤感,有些失落。

  沈蔓歌本想着先去见叶南弦的,此时被青鸾看见,顿时把她给叫住了。

  “嫂子,你来了?来陪我喝点吧。“

  “我着急找你叶老大。”

  沈蔓歌说完抬脚就走,就听到青鸾低声说:“今天是我母亲的忌日。可是他来我这里只字未提我母亲一个字。我以为他来这里是为了我母亲,却没想到他只是为了一个名不经转的侍卫。在他眼里,任何人都比我母亲重要。我母亲就是一个悲剧,可是他既然不喜欢她,为什么要强了她呢?为什么还要生下我?”

  青鸾是真的难过的。

  这么多年了,她从来都没和任何人说过这件事儿。就连叶南弦都没有。

  她一直表现的不在乎,一直告诉自己她就是个孤儿,没有期待自然就没有失望,可是今天在母亲的忌日这一天,方正来了,她还是有所期待了。

  可是最后方正却连一个字都没有说,甚至都不记得她的母亲是谁了。

  青鸾觉得十分可笑和讽刺。

  这样的男人到底为什么还活着?

  为什么还觉得自己该是所有人的主宰呢?

  如果没有他,母亲或许会找个普通人结婚生子,然后过完这一生的,可是因为他,母亲英年早逝,甚至死的不明不白的,现在更是被所有人遗忘、

  沈蔓歌想要离开,但是脚步实在是太沉了。

  青鸾的悲伤太沉重,让她一时间走不开了。

  她回到了青鸾的身边坐下,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这么低沉的样子不适合你。”

  “那什么样子适合我?”

  青鸾有些自嘲的笑了笑。

  沈蔓歌低声说:“自信,光芒万丈才适合你。”

  青鸾顿时楞了一下。

  她从没想到有一天会从沈蔓歌的口中听到这样的评价,不由得低声说:“别以为你拍我马屁我就不会和你抢男人了。”

  “那也得你能抢得过呀。”

  沈蔓歌十分欠揍的回答让青鸾顿时如鲠在喉。

  “你可以滚了。”

  “得嘞。公主你慢用,我就先去见老公了。”

  沈蔓歌屁颠屁颠的走了,青鸾顿时傻眼了。

  这个女人还真的是一点都不掩饰的嘚瑟加炫耀啊!

  此时沈蔓歌才不管青鸾怎么想呢,她迫不及待地想要见到叶南弦,却在靠近卧室的时候听到了一声嘤咛声,顿时心猛地沉了几分。
设置 恢复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