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科幻小说情定一生无悔过叶南弦沈蔓歌微澜子墨

第1371章 你就是故意的

作者:叶南弦沈蔓歌      字数:3254      更新时间:2020-10-24 01:03:28

  叶南弦带着沈蔓歌出来之后找了一个隐秘的位置藏了起来,沈蔓歌却有些担忧的看着青鸾的房间问道:“他们俩真不会有事儿吗?”

  虽然她是希望青鸾能够找到良配,不再惦记她的老公的,但是内心里也是真的担心青鸾的。

  感情这事儿不是你看这谁和谁好就能合适的,就像是如人饮水冷暖自知,这一点沈蔓歌还是希望青鸾能够好好找到自己的感情的。

  叶南弦低声说:“凌千羽看青鸾的眼神不一样,应该是喜欢她的。再说他的人品我问过三叔了,三叔说可以信任。青鸾这些年也是蛮苦的,如果可以找到属于自己的幸福也未尝不可。”

  “可是凌千羽对她会不会做出什么事儿?”

  想到凌千羽说的媚药,沈蔓歌多少有些不放心。

  “放心吧,凌千羽还不至于做那么没品的事儿,最多就是吓唬她一下而已,青鸾这些年过得顺风顺水的,身后又有擎天盟支持着,自然有点自视过高了。如今能够有人让他受受挫折也是不错的。”

  这一点叶南弦倒是看得开。

  “你故意的把?”

  沈蔓歌看着叶南弦,多少有些猜测。

  叶南弦却笑着说:“现在你倒是成了她闺中密友了?怎么?不怕你老公被人惦记了?”

  “你果然是故意的!”

  沈蔓歌才不管叶南弦说了什么呢,转身看着外面的情形,眸子微微眯起。

  “于峰离席了。”

  叶南弦的神情也肃穆起来。

  “你呆在这里别动,我跟去看看。”

  “不行,我要和你一起去,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想一个人行动。于峰现在是我们共同的目标。”

  沈蔓歌一把抓住了叶南弦的手。

  叶南弦有些无奈的看着沈蔓歌,只能妥协。

  “好,但是你得听我的。”

  “说的我什么时候没听你的似的。”

  沈蔓歌嘟囔着,这可爱的小表情简直让叶南弦百看不厌。

  他牵着沈蔓歌的手悄悄地跟在了于峰的身后。

  于峰朝着后面走去,却越走越荒凉,越走越偏僻,沈蔓歌和叶南弦有了一丝警惕。

  “蔓歌,你听我说,前面拐弯的时候你离开,自己找个地方躲起来。我总觉得于峰好像是知道我们在身后了。”

  这种感觉沈蔓歌也有。

  这一次她没有再和叶南弦争,而是听话的在转弯的时候快速的消失了。

  对于身后沈蔓歌的消失,于峰微微皱眉,终于在不远处的空旷处停了下来。

  这里十分空旷,根本没有任何可以藏人的地方,叶南弦下意识地躲在了柱子后面,就听到于峰冷笑着说:“出来吧。”

  叶南弦闻言淡定的走了出来。

  “我该说什么?好久不见?还是别来无恙?”

  于峰和叶南弦的暗中交手也有些时日了。现在能够面对面的说话倒也确实算是好久不见了。

  “什么时候发现我们的?”

  叶南弦淡淡的问着,到没有任何的慌张。

  于峰看了他一眼,看着这个被自己父亲和大伯算计,却又脱颖而出的男人,不得不承认他是优秀的。

  可是这个优秀却是自己的敌人,有点不好。

  “从你们进入老三房间的时候就知道了。或者墨云清也是你们救走的吧?“

  “是有如何?”

  果然是在那个时候。

  看来这红外线检测还真的挺高级的,没想到军事上的安保系统居然被方正用到了监视自己人的身上,却也意外的暴露了他和沈蔓歌的存在。好在现在沈蔓歌不在,叶南弦多少有些安慰。

  于峰淡笑着,对上叶南弦总比对付方圆那个蠢货要好得多。

  他淡定的拿出一只烟点燃,甚至十分有好的递给了叶南弦一支。

  “抽吗?”

  “戒了。”

  叶南弦左右看了看,本以为于峰会在这里设下埋伏,却没想到这里空无一人,好像就他自己。

  他倒是有些胆量。

  “你居然单独见我?不怕我现在就把你给抓了?”

  “不会。”

  于峰抽了一口烟,淡淡的说着,然后指了指一旁的石头,自己率先坐了过去。

  叶南弦也没矫情,过去之后也坐下了。

  近距离看于峰,发现他其实长得还是和方正有点相似的,不过因为母族的关系,容貌并没有那么出众。可是男人的容貌本也不是决定能力的一点,于峰要是为善的话,应该也会有一番作为的,可惜了。

  见叶南弦在观察自己,于峰也没阻止,而是淡淡的说:“其实你可怜,我又何尝不可怜?你被方倩算计,好歹你还有个人护着你长大,而我呢?我有父有母,却过着孤儿的生活,甚至连自己的姓氏都得隐藏着。你是叶家的大少爷,吃喝不愁,可是小时后我却要为了一口吃的和比人争抢,甚至打架,浑身遍体鳞伤的。这样算起来我比你可怜的,叶南弦。”

  “不一样的,我的一切是你和你父亲大伯算计的,本来我也可以拥有美好的一家人,拥有甜美的生活,而不是处在这尔虞我诈的斗争之中,可是因为你们我失去了这一切。你的悲苦是你父亲和你大伯给与的,是你们自作自受。如果不是心存恶意,你也算是一个世子,怎能活的如此卑微?这一切要说怪的话,怪你父亲和方正才是。”

  叶南弦说话毫不留情面。

  于峰楞了一下,随即冷笑着说:“看来你是不打算和我和解了?”

  “和解?你做了那么多错事儿,怎么会觉得我能和你和解?先不说我个人情感如何,就说我的身份,我的职责也不允许你逃过法律的制裁。不要以为你的真实身份爆出来你就能逃脱了,你的国籍可是在我国。你做下的那些事儿可都是大罪。如今你感觉你是回国了,回到了自己的家乡,可是实际上呢,于峰,你是叛逃出国,罪不可赦。我的任务和职责就是将你引渡回国,接受国人的审判,接受你该得的惩罚。”

  叶南弦是有信仰的人,更何况于峰对他对沈蔓歌对萧家和霍家所做的一切,必须要做出一个交代。

  于峰的眸子有些冷了。

  “我本以为可以和你好好聊聊,如果你识时务者的话,我还可以给你f国阁老的位置,你不考虑一下吗?”

  叶南弦突然就笑了起来。

  “阁老的位置应该很高了把?据我所知,这个位置的认命是需要国主同意的,怎么?你就那么肯定方正会让我做你们f国的阁老?”

  “他?呵呵。”

  于峰冷笑着说:“我的悲苦可都是他造成的,说是给我和我父亲补偿,但是什么东西能够补偿我和我父亲这些年所失去的一切?我父亲本来可以做个亲王,逍遥自在的在国内拥有众人的尊敬,可是却抛弃了身份去做一个什么韩啸。更是让我母亲去伺候叶知秋那样的人。不管他的目的是什么,都不该如此利用我们家人。我们一家三口一直都在被他利用,这国主的位子是谁的还不一定呢。”

  从这些话里,叶南弦听出了什么,这于峰怕是真的想要谋权篡位的。

  “可是这一切都是你父亲心甘情愿做的不是吗?也是方正和你父亲对我们国家的矿脉有所觊觎才做出这样的牺牲,你在不平什么?”

  “心甘情愿?谁告诉你我父亲是心甘情愿了?这一切都是方正逼得!当年我还没出生,不过太医已经诊断出我是个男孩,方正就用我的命逼着我父亲不得不离开过家,不得不放弃自己的王位去你们z国寻找财富。可是我出生之后呢?为了利用我母亲,他找人把我送到了z国的孤儿院,更是告诉我母亲只有去z国才可以找到我,这才让我母亲不得不放弃王妃的身份去了你们国家。如果不是他的算计和逼迫,我们一家三口怎么可能这么多年都聚不在一起?如今我母亲死了,她临死之前都没有见过我父亲。而我父亲这些年一直都没有回归故土,这一切都是方正造成的。他现在却还大言不惭的说补偿我和我父亲?拿什么补偿?给个爵位,给点荣华富贵就可以弥补我们一家人这些年付出的一切吗?这f国是我父亲和我母亲扛下来的,这些年如果不是我父亲源源不断的给他财富,他能有今天的地位?这本来就该是我和我父亲的!等着我父亲找到矿脉的入口和方法,方正也就没留下来的必要了。至于他的那些儿女,我也不会留着他们,特别是方泽!”

  说起方泽的时候,于峰整个人充满着暴戾。

  就是这个混蛋一刀一刀的剐了他的母亲,这个仇他一定要报,他也要让方泽尝尝被万刀凌迟的痛苦!

  叶南弦有些想笑。

  这就是方正所谓的兄弟同心?

  原来人一旦没有了信仰,是真的可以邪恶到让人发指的地步的。

  于峰对方正存着心思,方正对于峰和方毅又何尝不是呢?

  他绝对没有表面看起来的那么和善。

  叶南弦的脑海里快速的翻滚着,他突然觉得利用方毅和于峰对方正的怨恨或许可以真的将方正给拉下来,而且这些年方正做了什么,他的子女未必知道,但是方毅绝对是知道的。

  只要方毅能够给出证据,那么方正自然是逃不掉了。只是现在的形势让他有些为难,他该怎么做才能挑起方毅和方正之间的斗争呢?
设置 恢复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