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言情小说永夜支配者

第三十三章 大胆的猜测

作者:肃冬      字数:2284      更新时间:2019-10-06 18:25:38

  西斯廷首相的马车是他当初找银行贷款买的,用以维护自己身为王国首相和旧党贵族的体面。

  其空间宽敞,造型华丽,就算里面塞了三个人,也丝毫不显得拥挤。

  此时此刻,望着坐在自己对面的艾伦·约克和伊莎贝拉,想到刚才那受惊的马匹,还有对面两人神秘莫测的手段,西斯廷首相深深吸了一口气,回答道:

  “约克先生,您了解女王陛下和新党对光明教会真正的态度吗?”

  “有所耳闻,”艾伦礼貌笑道,“但关于具体情况,还需要首相阁下多多指教。”

  西斯廷首相认真地看了他一眼。

  他知道艾伦是在试探自己的诚意。

  “据我了解,”首相犹豫片刻,开口道,“女王陛下虽然名义上是光明教会的信徒,是教皇冕下亲自加冕的君主,但根据她最近的种种动作可以看得出来,她很希望摆脱教皇领的影响,自己成为布雷登王国境内的教会领袖。”

  “确实,”艾伦点了点头,“作为一个有野心的君主,她可不希望屈居人下,哪怕那个人是教皇。”

  你果然比我了解得更多。听到这话,西斯廷首相默默在心头感慨道。

  然后他继续说道:“至于新党,则是他们的想法和光明教会的教义从根本上产生了分歧。

  “光明教会主张克制物欲,勤俭节约,清心寡欲侍奉神灵,把希望寄托于死后荣升女神的神国;而新党的那些工厂主和银行家们,却凭借着法师塔发明的魔动蒸汽机、魔动纺织机等等一系列发明,创造了大量商品和财富。

  “他们倡导享乐,倡导消费。毕竟,如果所有人都像光明教会所要求的那样清心寡欲,他们手中的商品怎么能卖得出去呢?”

  “所以光明教会就选择与你们这些旧党贵族合作?”艾伦意味深长地看着他。

  “是的,”首相点了点头,“或许在光明教会的眼中,相比蒸蒸日上的新党,我们这些只求守成的贵族就要更容易相处一些。

  “他们希望借助我们的力量,在布雷登王国的范围内遏制新党的思潮,从而维护教会的权威和国民对女神的信仰。“

  “听上去很有道理,”艾伦淡淡评价,然后话锋一转反问道,“只是这跟你偷偷运送魔导炮到费朗王国有什么关系?”

  “不瞒您说,约克先生,”首相坦然说道,“我听亚克·奈尔加大主教说过,其实自从女王陛下即位、新党崛起以来,教皇冕下便察觉到布雷登王国的信仰不如以前那样坚定了,对于女王陛下和新党那群人表面上服从、背地里不以为然的态度更是感到不满。

  “教皇领很希望给布雷登王国一点颜色看看,让这群不听话的信徒们乖乖臣服在教会的权威之下。”

  “那教皇为何迟迟不动手呢?”艾伦问道,“按照现在的趋势,随着魔法师们对力量本质的探索,法师塔只会变得一天比一天强大,光明教会只会渐渐地失去先机。”

  “约克先生,您知道光明教会最忌惮布雷登王国的一点是什么吗?”

  “法师塔?默林斯阁下?黑暗神殿?或者那些去探索无尽位面不知所踪的传奇法师们?”艾伦很配合地猜测道。

  “都不是,”首相摇摇头,“是魔导炮。

  “王国首都的魔导炮,历史比法师塔还要悠久,据说在‘建国者’诺曼一世建立这个王国的时候就已经存在。

  “布雷登王国的历代统治者都是普通人。他们没有任何超凡能力,却能在光明、黑暗两大教派以及为数众多的魔法师的觊觎下长期占有这么一大片领土,很大程度依靠的便是这些魔导炮的力量。

  “据说,如果首都所有的魔导炮一齐发射的话,连传奇法师也无法抵挡。

  “但时至今日,这些魔导炮一直被掌握在王室的手中。没有人知道这些强大的魔导炮究竟是如何运转的。”

  “原来如此,”艾伦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那么你们这次偷偷摸摸把魔导炮运往教皇领,便是希望教皇冕下能够破解魔导炮的秘密,从而帮助光明教会在布雷登王国境内树立权威?”

  “算是吧,”西斯廷首相的脸上露出了一丝苦涩的微笑,“不过教皇冕下真正的心思,可不是我们这些人能够看得透的。”

  “但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你们这次要运到教皇领的,并不是那些真正的古老的魔导炮,而只是仿制品,甚至只是未经测试的原型机。”艾伦微微皱起眉头。

  他知道的比我想象中还要多。西斯廷首相默默在心头感叹。

  “确实如此,约克先生,”他耸了耸肩,回答道,“因为那些真正的魔导炮,只有王室成员才知道它们在什么地方,才知道该如何驱动它们。我们连见都见不到,更别说把它们运走了。

  “这便是我知道的全部信息了。”

  说完这话,首相长叹一声。

  他知道,自己现在已经算是彻彻底底地背叛了亚克·奈尔加大主教。

  不过,既然奈尔加大主教不把他当盟友,甚至想要暗中夺取他的性命,那他又何必忠于对方呢?

  而对于他的话,艾伦·约克并没有立即回应。

  他只是静静坐在对面,右手指尖轻轻敲击着座位的扶手,发出有规律的“哒哒”声,似乎在思考着什么。

  望着对面这个处变不惊的年轻人,西斯廷首相的心里忽然冒出了一个大胆的猜测:

  这一系列事件背后的幕后黑手,会不会就是艾伦·约克?

  他的父亲和兄长都是新党成员,而他自己也是法师塔的学员,他有充分的理由做出这样的事情。

  若非如此,他绝不可能在如此恰当的时机,赶到这个小巷,把自己救下来。

  可望着艾伦那张年轻得过分的面孔,首相又感到极为不可思议。

  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艾伦·约克现在还没有成年吧!

  一个未成年的小子,怎可能做出这种滴水不漏的算计?怎可能做出这种时机上恰到好处的布局?

  首相摇摇头,果断否决了这个猜测。

  在他看来,艾伦·约克应该也只是浮于表面的一颗棋子罢了。真正的执棋人,应该是他的父亲威廉·约克伯爵。

  那位肯特郡领主富可敌国、人脉广阔,而且一向为人老道、处事精明。

  他有一句众所周知的名言:“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不能被收买的人。如果有,那便是价没有给到位。”

  很有可能,便是威廉·约克伯爵收买了汉斯少将的某位手下,泄露了这个关于魔导炮的秘密,设局促使自己下台,目的是让新党上位执政。

  想到这里,西斯廷首相突然不寒而栗。

  …………

  感谢吔穌的1000打赏!感谢抄录姬的500打赏!感谢NewNight、犹格之父的100打赏!

  
设置 恢复默认